11 月 9

gfkwf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妖怪茶話會笔趣-第2404章 “表裏不一”熱推-75saq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古小瑭与何猷一起把萧师傅送到了武馆门口。
途中遇到了也要回家的学员。
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在看清何猷后变成了惊讶。
“阿、阿猷?”
……
何猷默默的盯着他们看。
不太明白他们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
学员们顿时都露出了有些尴尬的讪笑。
“你……”
“你的棉被呢?”
还是有人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这段时间他们都习惯看到一个裹着棉被的人出入武馆了。
短短的时间里,他们对何猷的印象都差不多变成裹棉被的人了。
乍然见到没有裹着棉被的何猷,他们难免都觉得震惊了。
……
“在休息室里。”
何猷过于耿直的回答让众人有些被噎住的感觉。
古小瑭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
“……不是。”
学员们收拾心情,详细解释了自己的疑惑,“我们是想问你怎么不裹着棉被了?”
“你这几天不是一直裹着的吗?”
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肯取下来。
还说了很多莫名其妙、古里古怪的话。
有学员看向古小瑭,“小瑭,你知道?”
……
“不是很清楚。”
古小瑭“睁眼说瞎话”。
“阿猷不就是这样让人摸不着头脑吗?”
“当时他为什么裹上棉被你们知道吗?”
……
众人:……
他们面面相觑。
唔。
他们还真不太清楚。
虽然好像阿猷跟他们说了不少。
……
他们明白古小瑭的意思了。
之前何猷裹上棉被的原因他们不知道。
紅樓之一夢一殺 香溪河畔草
现在阿猷取下棉被的原因他们大概也很难理解吧?
总之……
“阿猷,你取下棉被就好。”
至少不会让人一眼看去就知道这是一个奇怪的人了。
他们对阿猷的要求不高。
不要引起别人的围观就好。
神級礦工 夏夜如
……
“哦。”
何猷有些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
其实他有些走神了。
毕竟刚刚才知道了妖怪是真实存在的,而且自己的身边就有妖怪……那只妖怪还跟了他好多天……
他需要些时间消化。
他现在的心脏还跳的很快。
……
“就送到这里吧。”
萧骁停下脚步。
“萧师傅,我帮你叫了车。”
古小瑭笑着晃了晃手机。
重生工業帝國 寂寞的螞蟻
“抱歉耽误了你这么多时间。”
“今天谢谢你了。”
本来抱着试试看的念头,没想到真的解决了阿猷的问题。
果然。
跟萧师傅的偶遇就是老天爷在帮他啊。
……
“谢谢。”
萧骁笑了笑。
古小瑭摆手,“萧师傅真是客气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
车子很快就停到了几人的身前。
萧骁上车。
“再见。”
他对车外的两人挥了挥手。
……
“萧师傅再见。”
古小瑭笑容满面,声音响亮。
萧骁注意到了前方司机看向后视镜的带着几分奇怪与好奇的眼神。
他没有在意。
他听见了在古小瑭的声音落下后响起的何猷的声音。
很轻。
但他听见了。
……
“萧师傅,再见。”
……
媽媽教育我要做個好人
车上放着舒缓的音乐。
萧骁略微开了一丝窗户的缝隙。
丝丝缕缕的寒风争先恐后的涌入。
驱散了几分车内的滞闷。
……
萧骁脸微侧。
清冷的色调映入眼中。
他看了一眼驾驶座。
嘴唇微动。
“你一直跟着我作什么?”
母皇
“有事?”
……
“没事。”
清冷的声调却说着类似“无赖”的话。
“所以才跟着你。”
……
难得遇到一个能够看见它的人类。
又对它没有恶意。
它没有多想,看这个人类上了车,它便也跟了上来。
正如它刚才所言。
它没有什么事。
那么跟着这个人类看看也未尝不可。
至少,这个人类能够跟它聊天。
这段时间,独角戏……它唱的有些多了。
唔。
也不能说独角戏。
那个人类也是给了它反应的。
它觉得挺有趣的。
所以同样的把戏才乐此不疲的玩了蛮久。
但是,若是对方能再多一些反馈,它觉得……也可以试试。
……
萧骁的眼底泛起丝丝的笑意。
这只百幻蝶的实际性格跟它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反差有些大。
不过,他家院子里的那只百幻蝶也是。
要不是接触过,大部分人也难以想象它实际是一个非常惫懒的性子。
难道……
百幻蝶都是这么“表里不一”的吗?
萧骁若有所思。
不过,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小小的疑惑。
“百幻蝶不是不喜人类的吗?”
为什么他都在城市里遇到两只百幻蝶了?
……
他家院子里的那只百幻蝶是特殊情况。
毕竟是变成“琥珀”了。
洪武至尊
也算是身不由已的被带到了人类的社会。
但是,从琥珀里出来的百幻蝶,还有眼前的这只百幻蝶,它们都没有表现出对人类明显的恶意与抗拒。
反倒……
他家院子里的百幻蝶对人类是漠不关心。
但眼前的这只,他怎么觉得……对人类挺感兴趣的?
……
“很多人类我都不喜欢。”
清冷的声音没有犹豫的响起。
“但也有些人类我不讨厌。”
……
“比如何猷。”
萧骁微笑。
“嗯,他不讨厌。”
詭仙記 醉獨
似乎飞累了,百幻蝶落在了萧骁空着的肩膀上。
“他很好玩。”
“明明一心想要见到妖怪,却被我吓得这么惨。”
“还以为一床棉被能挡住什么。”
要不是看他裹着棉被的样子太好笑了,为了多看几天,它就顺着对方的意思没有一下子吓得太过。
凡事要细水长流。
不过,这个人类的出现让它对那个人类本就趋淡的兴趣又减淡了几分。
显而易见。
这个人类危险很多。
但也有趣很多。
尤其……
它绕着这个人类飞了一圈,然后又落在了原先的肩膀位置。
一只、两只……
这个人类的身边跟着两只妖怪。
胆大的人类。
虽然那两只妖怪似乎看上去实力不是很强的样子。
但不可否认。
这个人类在它心里的危险系数又上升了好几个点数。
这个人类……
不简单。
……
其实明智的做法,它应该对这个人类敬而远之才对。
它不清楚对方是敌是友。
就算现在它没有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恶意,但这并不意味着以后他就一定不会伤害它。
偏偏,它隐约知道,这个人类有能力伤害到它。

10 月 28

ruk5o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2382章 浴缸裏的珍珠鑒賞-l5vec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谢谢。”
萧骁微笑,“不过不用特意。”
“你什么时候方便的话,可以给我带些。”
….
“那萧师傅,你就敬请期待吧。”
娃娃眯眼笑道。
萧师傅之前帮了她还有花店长那么大的忙,一次的甜点根本不足以表达她的谢意。
怎么说,也要多来几次。
她可是向来有恩必报的。
不是男生才讲义气。
她自认身为女生,她也是很讲义气的。
……
“萧师傅,再见。”
三个女生跟萧骁挥手。
萧骁转身向男生宿舍楼走去。
“嗷呜~”
饕餮催促道。
……
萧骁毫不意外某只妖怪的急切。
刚才一听到秀秀说给他送了很多的甜点,某只妖怪就来精神了。
虽然他已经习惯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见食眼开。
……
“嗡嗡嗡~”
萧骁拿出手机。
“你今天电话真多。”
一边的诸葛云转脸看来。
课上都打来好几个了。
“是同一个?”
“老三,你还是接一下吧。”
认识萧骁的人都知道,这人从不接陌生电话。
又喜欢静音。
有时候要通过电话找到人还真要费些功夫。
……
“不是同一个。”
这个是熟悉的号码。
萧骁接通了电话。
……
“萧师傅。”
“花店长。”
……
萧骁收起手机。
“花店长有事找我。”
“我去一趟花店。”
……
香火成神道
“行。”
张博摆手,“你去吧。”
“三哥,不吃了中饭再去吗?”
赵律正看了看时间。
……
“哎,老幺,你这话问的。”
诸葛云摇头,“既然花店长这时候打电话来找老三有事,到时候还能不请人吃饭啊?”
“老三是要去吃大餐了。”
“我们就食堂走起吧。”
……
萧骁打车到了花店。
刚下车-
“萧师傅。”
一直注意着窗外的单哲起身快步走出花店,迎向萧师傅。
美女的近身兵王
“你来了。”
……
两人刚要走进花店。
那年輕狂
随即走出来的店长微笑着摇摇头,示意两人不要动。
他转身关上门。
“走吧,都这个时间了。”
“我们找个地方吃饭,你们在饭桌上慢慢聊。”
……
单哲恍然。
也是。
他急忙道,“我请客。”
“萧师傅,花店长,你们想吃什么?”
……
店长笑笑。
“你问萧师傅就好。”
“我就是一个陪同的。”
……
最后单哲选了一家安静的私家菜馆。
他要了一个包间。
在服务员给他们上碗碟的时候,他忍不住说道,“萧师傅,我打了你好几个电话……”
结果愣是一个没有打通。
……
原来之前的陌生号码是单哲。
萧骁微笑。
“我不接陌生来电。”
……
单哲:……
看在他打了这么多个的份上您也好歹接一下好吗?
他苦笑。
“后来没办法了,我就来花店找花店长了。”
唐少之寵你入骨
“我拜托花店长帮我联系萧师傅。”
“幸好,这次你接了。”
“我-”
“二位,点完菜再聊可以吗?”
不一樣的彼岸花 秦迷
店长举了举手里的菜单。
这样也好让服务员早点离开。
即使这么多年了,对于他人过于炽热的目光他还是不太适应。
……
“好。”
萧骁接过店长手里的菜单。
他也注意到了几个有意无意围在店长身边、眼睛放光的服务员。
对于店长的无奈,他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
单哲的面上露出几分焦急。
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
……
单哲抬眼。
服务员刚好退到了门口。
“咔嚓~”
服务员带上了门。
……
“萧师傅。”
单哲迫不及待的开口。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什么。
伸出手。
合拢的五指缓缓张开。
掌心上是一颗……圆润的珍珠。
……
珠质圆润。
形态完美。
室内的灯光打下,珍珠流转出温润的光泽。
像是涟漪似的一圈圈扩散开去。
……
店长嘴巴微张。
好漂亮的一颗珍珠。
漂亮的都有几分不真实感了。
……
“……萧师傅。”
即使已经看了无数遍,单哲仍旧有些为这颗珍珠目眩神迷。
他深吸一口气。
“这颗珍珠是我在浴缸里发现的……”
前晚,萧师傅他们几人离开后,他去浴室里把浴缸里的水放掉就回房间睡觉了。
醒来已经是凌晨了。
拉上窗帘的房间一片漆黑。
….
在床上出了一会神他又睡去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窗帘的缝隙中透出明亮的天光。
驱散了几分房间里的黯淡。
….
睡得太久,他的头有些涨。
肚子又很饿。
也许是终于解决了“心腹大患”,也许是睡迷糊了,他整个人懒懒的,提不起什么劲。
他叫了外卖。
吃了几口便吃不下了。
他有些恍惚。
说起来,他真的有很久没有吃过外卖了。
因为除了外出聚餐或者应酬,他的三餐都被锦瑟包了。
他每天拿到公司里的饭盒从来都是同事们赞叹羡慕的对象。
他也一直觉得很骄傲。
还有开心。
……
明明是不久前发生的事情,他却觉得过去很久了。
……
他摇了摇头。
犹豫了很久,他慢慢的走到了浴室门口。
洗个澡整个人应该会清醒很多……
……
他愣在浴室门口。
呆呆的看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
脑子里一片空白。
什么也没有想。
……
突然,他一个激灵。
他用力的敲了敲自己的头。
然后,他终于打开了浴室的门。
刑名師爺
……
不大的浴室顿时一览无遗。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浴缸。
随即他为心里些微的失落而感到好笑的摇了摇头。
事到如今……
他只是有些不适应……
……
他走到浴缸前。
下一秒,他睁大了眼睛。
那个……是什么?
……
他蹲下身子。
伸手捡起吸引他目光的物什。
珍珠?!
……
他很惊讶。
他家的浴缸里怎么会有珍珠?
还是一颗这么漂亮的珍珠……
武俠女主在我家
……
他的眼中浮现惊艳。
他举高手。
珍珠的光泽落入他的眼中,让他有些失神。
……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似乎想到什么,他急忙低头仔细搜寻了一遍浴缸以及整间浴室。
……
没有。
他有些累的靠坐在浴缸上。
除了这一颗珍珠……
他盯着手里的珍珠。
眼神渐渐的迷醉起来。
他再没有发现其它的珍珠。

10 月 18

kjsz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妖怪茶話會討論-第二千四百七十七章 線索分享-07ls7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看我发了那么多信息、打了那么多个电话,有空的时候回个信啊。”
我的神仙相公太黏人 賈賈
小朱有些忿忿,“说声自己现在很忙也好……”
……
“……他跟公司请假的理由是什么?”
注意到萧骁举到他面前的手机,店长愣了一下,原话问出了上面的问题。
他把手机开了免提。
这样萧师傅也能同时听到对方的回答了。
……
“理由?”
小朱被问住了。
“不知道。”
“好端端的我特意去问这个干什么?”
“……但他请的是年假。”
小朱顿了顿,还是回道。
这还是别的同事见阿哲很多天没来随口问领导的。
“阿哲把年假都请了。”
“加上双休日,有七天。”
“今天是第四天,下个礼拜阿哲就回来上班了。”
“……大概是跟女朋友出去玩了吧……”
小朱撇嘴,“他倒是开心……”
他却因为跟爸妈吵架的事烦心了好几天了。
想找个人说说又死活找不到人。
那个混小子。
有异性没人性!
……
“你不知道?”
店长有些惊讶。
原来他是单先生第一个倾诉的对象吗?
意识到这一点后,对于单先生的情况,店长总觉得自己又多了几分责任感。
……
“知道什么?”
小朱疑惑。
睡前加點料 瘋狂卡紮菲
……
“单先生一直在为女朋友的事情苦恼。”
毕竟要论了解单先生,小朱肯定比他跟萧师傅了解。
也许小朱会知道些什么。
所以,店长没有隐瞒单先生的情况。
这也是为了让小朱能把单先生家的地址告诉他。
……
“啊?”
小朱愈发疑惑了。
“为女朋友的事情苦恼?”
“苦恼什么?”
“他不是很喜欢他的女朋友吗?”
“他们吵架了?”
……
“应该……不是吵架……”
店长也不是很能清楚的界定单先生与他女朋友间的问题所在。
“……”
一时间,店长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单先生纠结的状况。
那需要花些时间。
“……单先生想跟女朋友分手。”
最终,店长只是说出了单先生的目的。
……
“分手?!”
小朱惊讶。
“好好的怎么要分手了?”
“什么事吵的这么厉害?”
小朱眉头皱起,面上露出了几分担忧。
“阿哲很喜欢他女朋友的……”
“我想要见见他女朋友,大家一起约出来吃个饭、认识认识……他却推三阻四的,说女朋友害羞。”
“不喜欢见生人。”
“这是有多害羞啊……”
想起当时自己听到这个理由的心情,小朱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就像是不想见他的借口。
是嫌弃他吗?
这导致了他其实对于单哲女朋友的印象并不是非常的好。
……
“连个照片都不肯给我看。”
小朱继续数落单哲的“罪行”,“那个小气鬼。”
“他们都交往快两年了,我却连人家女生的面都没有见到一次。”
“这像话吗?”
十七歲去飛行 山曉著
“他们干脆以后结婚都不要请-”
店长的话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小朱的声音消失在了喉咙间。
结婚?
店长说他们要分手了……
还结婚?
都要分手了还结什么婚?!
……
“到底怎么回事?”
小朱催促。
他现在满脑子的雾水。
顧盼笙婚
这段时间,他尽在为自己的事情烦躁苦恼。
而阿哲……
因为请假,他一直都没有看到对方。
电话又打不通……
出于这些主客观的原因,他也就没有怎么想起阿哲。
结果却被人告知了这么一个大消息……
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复杂。”
店长苦笑。
“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们一起去见见单先生。”
“你可以当面问他。”
……
“当面……”
犹豫了一会,小朱下定了决心。
“好。”
“我带你们去他家。”
“从他有了女朋友后,我就没有去过他家了……”
小朱咕哝了一句。
“你在花店?”
小朱的声音清晰了几分。
“嗯。”
店长下意识应道。
異世之逍遙小王爺 風流大帝
……
“我过来找你。”
小朱很是干脆,“等我一会。”
随即,电话被对方更加干脆利落的挂断了。
……
店长微微一愣。
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看向萧师傅。
虽然萧师傅也听到了……
“小朱过来了。”
……
“嗯。”
萧骁点头。
……
“萧师傅,单先生……是出了什么事吗?”
电话打完了,小朱过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店长刚好趁这个机会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你知道了什么?”
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不然,萧师傅不会是在跟他聊了一会天后,才突然提出了这个要求。
可是他说的那些话……
有什么能发现的吗?
他……不知道。
……
“嗯。”
萧骁五指合拢,“发现了一个线索。”
……
“线索?”
果然。
店长的眼睛有一瞬的睁大。
“是什么?”
被他忽视了的线索是什么?
……
“店长,你刚才对小朱说的话没有错。”
萧骁翘了翘嘴角。
……
店长一愣。
他对小朱说的话?
超級直播系統 向一
哪句?
他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啊……
尤其其中还有几句半真半假的话。
……
“单先生的确在店里落了东西。”
萧骁微笑。
……
哎?
出乎预料的话让店长满脸的惊讶。
“单先生真的在店里落了东西?”
他随口乱说的。
只不过是为了让小朱告诉他们单先生家地址的一个借口而已。
没想到……
却是歪打正着吗?
……
“什么东西?”
店长有些迫不及待的询问。
花店他差不多天天都会打扫卫生。
要是有不是花店里的东西他应该会发现才对……
他竟然一直没有发现……
他有些懊恼。
是自己打扫的时候太马虎了吗?
從荒野開始的萬界遨遊
……
“不是我发现的。”
萧骁笑了笑。
“是英招给我的。”
……
英招?
那位守护者?!
店长反应很快。
这样萧师傅之前奇怪的表现也说的通了。
原来那时候是守护者在把线索给萧师傅吗?
……
见店长又惊又悟的神色,萧骁知道对方猜出了英招的身份。
他弯了弯嘴角。
刚要说什么,他若有所觉的转头。
店长一愣。
他下意识顺着萧师傅的目光看过去。
……
下一秒-
“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声响起……

10 月 17

kx92a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四百七十六章 兩個問題閲讀-uov7e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不是跟他说话,萧师傅又能跟谁说话呢?
可是很快,店长就发现了。
不是的。
萧师傅不是在跟他说话。
萧师傅根本就没有看他。
几息的疑惑后,店长的脑中灵光一闪。
鳳戲江山 雨落長安
守护者?!
萧师傅告诉过他,他的花店里,有一个神秘的守护者。
难道……
萧师傅现在就是在跟那个神秘的守护者说话吗?
……
店长的心跳倏忽加快。
他不由得捏紧了放在桌上的双手。
……
英招点头。
就是那个家伙。
神经兮兮的。
它不喜欢那个人类。
因为他,花小子愁眉了好几天了。
这才好了没几天,花小子又想起那个人类的事情,就又开始愁眉不展了。
……
萧骁的手指轻轻摩挲着英招给他的鳞片。
显而易见,这不是一片普通的鳞片。
这么梦幻的色彩与过于精致的外形……
是……妖怪的吗?
可是……
他没有感受到妖气。
倒是……
他凑近鳞片。
有水的味道。
……
又是善于收敛妖气的妖怪吗?
萧骁发现,现在遇到的妖怪愈来愈“狡猾”了。
明明看到它们的人类越来越少,妖怪们的警惕性却越来越高。
他微微笑了笑。
不管是不是,总要去验证一下。
万一……
老幺说的故事的“升华”版也许就要在现实里出现了。
……
“花店长。”
萧骁转眼看向店长。
“是!”
店长下意识叫道。
随即意识过来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夸张与慌乱了,店长不好意思的笑笑。
“萧师傅,你说。”
心里却是抑制不住的好奇。
刚才……萧师傅真的是在跟守护者说话吗?
因为过于专注在这个问题上,以至有些忘我了,所以对于萧师傅的叫唤他的反应才那么的大。
……
萧骁弯了弯眉眼。
“能麻烦你向小朱问一下单先生的情况吗?”
國民校草寵上癮 錦夏末
“比如,单先生这几天有去上班吗?”
“要是没去上班的话,能麻烦你问来单先生的家庭住址吗?”
……
店长一愣。
權力之巔
黑道公主的紫色之約 薰衣草之羽
哎?
“这个……”
他有些不是很明白萧师傅这样做的意图?
他张嘴想要问直接问萧师傅。
话出口却变成了,“好。”
他再次愣了愣。
然后摇了摇头。
大概是因为萧师傅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这么一想,他也不纠结了。
他拿出手机。
“……幸好当时罗奶奶一定要我跟小朱互相换了电话号码。”
“不然,就只能去店里找两位老人家要小朱的联系方式了。”
……
店长拨通了号码。
手机里传来机械的电子音。
……
“没人接。”
店长又拨了一遍号码。
……
第三遍了……
店长的心情愈发的焦急起来。
怎么回事?
是对方不接陌生电话吗?
不对啊。
他的来电应该是有姓名提示的。
不管怎么说,看在两位老人的面上,就算小朱不喜跟他接触,也不会做的太过分。
拒接电话什么的……应该不至于……
……
“……喂。”
手机里处传来一道压抑着不耐的声音。
还透着几分疑惑。
……
店长微微松了一口气。
总算打通了。
不过,疑惑?
店长苦笑。
他不知道小朱的疑惑是疑惑从来没有打过电话的人给他打了电话,还是……
他早就已经被对方拉黑了。
豪門罪愛Ⅱ殘忍契約 雨歸來
对方根本不知道这个号码的主人是他。
……
“小朱,我是-”
“我知道你是谁。”
对方不客气的打断了花店长的话。
“花店长,你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
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态度的不佳,后面一句话男子明显放缓了语气。
……
店长不介意的笑笑。
“小朱,你跟单先生是朋友对吗?”
店长循序渐进。
没有一开始就开门见山。
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他可不想把对方“吓跑”了。
……
“单哲?”
小朱脱口而出。
他的朋友……又姓单……
这个姓可不多见。
他一下子就说出了他认识的朋友中姓单的那位。
……
“嗯,就是你的那位朋友单先生。”
店长微微颔首。
“能-”
“你认识单哲?”
小朱惊讶的叫声打断了店长的话。
店长不在意的笑笑,“单先生前面有段时间经常来花店买花。”
“算是店里的常客了。”
“哦哦。”
小朱恍然。
“是买给女朋友的吧?”
“那小子自从交了女朋友,就跟个乖宝-咳、典范男友一样。”
“三句话不离女朋友。”
“天天给我们塞狗粮、秀恩爱。”
“我们都要吃腻了。”
小朱玩笑似的抱怨。
说起自己的朋友,小朱的语气好了很多。
……
店长微微皱眉。
从小朱的话来看,最初的时候单先生跟他的女朋友真的很恩爱。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单先生对这份感情失去了热情?
因为恐惧?
店长想到了单先生的那些话。
他摇了摇头。
还是先专注在现在能做的事情上吧。
“小朱。”
“单先生今天有去上班吗?”
……
“没有。”
“他请假了。”
“怎么了?”
小朱反问。
他不太明白花店长问这个问题的用意。
……
“那你知道单先生家的地址吗?”
店长问出了第二个问题。
……
“阿哲家的地址?”
小朱惊讶。
“你要阿哲家的地址干什么?”
却是没有说他知不知道单哲家的地址。
……
这份警惕让店长笑了笑。
“我有事找单先生。”
“单先生上次来我店里,说了一些他的事情。”
“情绪不是很好。”
“我有些担心他。”
店长说的半真半假,“而且,我今天才发现,他有东西落在我的店里了。”
“我想把东西还给他。”
……
“哎,这么麻烦干嘛?”
小朱下意识摇头,“还用你特意给他送去?”
“我给他打电话-”
手机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几秒后,“……给我吧。”
“下次我见到他还给他。”
……
小朱的改口让店长猜到了什么。
“你最近有见到单先生吗?”
……
“……没有。”
小朱又变得有些烦躁起来。
“谁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电话不接。”
“信息不回。”
“要不是他至少还知道跟公司请了假,我都要以为他人间蒸发了。”
“搞什么啊……”
小朱小声埋怨,“什么事这么忙……”

10 月 16

2zbgd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四百七十五章 鱗片熱推-nnj3a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店长苦笑。
单先生说到自己晕倒的事也很是尴尬与不好意思。
“所以单先生也不确定那晚看到的到底是真的……还是他在酒精与光影下的错觉?”
“第二天,单先生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
“还是被他的女朋友叫醒的。”
“跟之前一样。”
“他女朋友叫他起床上班。”
“餐厅里早饭也做好了,是他喜欢的皮蛋瘦肉粥,还有煎蛋香肠……”
“一切都跟之前一样。”
“但是……”
“即使不确定,单先生的心里还是留下了疙瘩。”
……
“他女朋友有限制他外出吗?”
萧骁若有所思。
最強三界神話
……
“这个……”
店长一愣。
随即他摇摇头,“不知道。”
“单先生没有说到。”
“……不过,限制……应该没有吧?”
那也太夸张了。
而且,虽然最近除了上次……上次也是隔了许久……但是再之前,单先生可是经常来花店的。
来的时候单先生都是一副热恋中的幸福模样。
一点也没有自由被限制的束缚感。
……
“因为你说他觉得女朋友对他的占有欲和控制欲很强.”
“但他说的那些似乎并没有体现出这两点。”
萧骁的手指漫不经心似的一弹。
饕餮向后一个翻滚。
稳住身形的饕餮抬起的脸上一片恼怒。
萧骁似笑非笑。
身为客人,怎么可以从主人家的碟子里拿点心?
……
英招住在花店里。
也算是花店的主人了。
……
精靈青春:追妻漫漫長路 我笑容可掬
饕餮撇撇嘴。
主人就是要招待客人才对。
这么点点心,哪里够它吃?
……
看着某只理直气壮的妖怪,萧骁有些好笑的摇摇头。
点心是店长准备的。
店长可不知道还有饕餮这个大胃王客人。
……
“……”
店长沉默了一会。
然后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口吻说道,“接下来的……只是我的猜测。”
“除了单先生说的那些……”
“我觉得单先生还隐瞒了什么……”
“很重要的……”
“我觉得……那才是单先生想要分手的主要原因。”
“……但是,这毕竟是单先生的私事。”
“单先生愿意跟我说,我听着。”
“单先生不说,我也不好多嘴问什么。”
店长笑着摇摇头,“说到底,我与单先生也不过是花店的店主与来花店买花的客人的关系。”
他们不是能够推心置腹的朋友。
实际上,他觉得……单先生跟他说的已经多的出乎了他的预料了。
大概……
单先生真的为此苦恼了很久。
这种事也真的不太好跟人说。
是不知道怎么跟人说。
也是不好意思跟人说。
……
所以,单先生愿意跟他说,这份信任让店长有些感动,也有了些责任感。
总觉得自己既然听单先生说了这么多,就有些没有办法对单先生的情况听过就算、漠不关心了。
……
“虽然我心里是很想多问问的。”
店长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担忧。
“但是单先生的状态不好。”
“这让我愈发的想要知道单先生多一些的情况,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够帮助单先生的?”
“……也让我不敢表现的太过。”
“我怕刺激到单先生。”
因为这份顾虑,到最后他也只是安慰了单先生几句。
他做不了更多。
我那可怕的弟控姐姐與靈異調查社-激萌小橘子
只是……
若是单先生觉得他是可以信任、可以倾诉的对象,他愿意当一个安静的听众。
……
“单先生,我在做新花茶。”
“若是你愿意的话,欢迎你后面过来尝尝。”
“喜欢的话,可以带些回去。”
“算是对你一直以来支持这家花店的回礼。”
……
“只是小小的赠礼。”
“不成敬意。”
誅錦 商璃
“希望你不会嫌弃。”
……
店长犹记得当时单先生的表情还有回答。
也许是因为倾诉,单先生的表情比一开始放松了不少。
他笑着说-
“好。”
……
“可是那之后半个月过去了。”
店长的言辞间难掩忧色,“他没有再来。”
“当然,也许是临近年末,单先生很忙……”
“但我总对他说的那些话有些耿耿于怀。”
透視之眼 星輝1
“……不知道单先生跟他的女朋友相处怎么样了?”
单先生有没有提出分手?
应该……是没有的……
若是有的话-
作为也算是了解大概情况的知情人,按照常理来说,店长觉得单先生应该会来告诉他。
可是没有。
……
店长摇了摇头。
“抱歉,我有些想多了。”
他伸手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
“主要今天小朱的事让我又想起了单先生的事。”
想起了上次与单先生谈话时的情况。
因为时间而愈发淡去的担忧又重新清晰了起来。
不过……
正如他之前也说过了。
他做不了什么。
那么,与其在这里杞人忧天,还不如不要多想。
顺其自然就好。
希望这次跟上次一样。
时隔许久,等他偶然抬头望向门外,能看到在门口踟蹰的单先生。
……
“抱歉,萧师傅。”
店长突然反应过来。
“我好像尽跟你说些不太开心的事了。”
之前小朱的事虽然不是他说的。
却是因为他的要求,罗奶奶才告诉了他们。
现在他又说了单先生的事情……
店长有些歉意的笑笑。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最近好像大家都遇到了不少的事情……”
……
萧骁微微摇头。
“是我好奇,花店长才告诉我-”
嗯?
萧骁摊开手掌。
英招把一片薄如蝉翼、几近透明的……鳞片放进他的手里。
如意蛋 大風刮過
……
这是……
萧骁看向英招。
……
店长奇怪萧师傅未尽的话。
嘴巴下意识的张开。
下一秒,他却阖上了嘴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萧师傅的样子……他似乎此时不应该打扰萧师傅。
店长安静的坐在一边。
等待着萧师傅对他的解释。
不管是借口也好,还是事实也好……
……
“是那个人类身上的。”
与娇小身形不符的沉稳声线在萧骁的脑海里响起。
那个人类……
“是指单先生?”
……
萧师傅的出声有些吓了店长一跳。
他下意识的以为萧师傅在跟他说话。
毕竟……
这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10 月 15

chpq8火熱都市小说 妖怪茶話會 雲渺仙-第二千四百七十三章 朱棟展示-1omgr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我们接受不了。”
“这房子是我们唯一的财产。”
“卖了房子,阿栋又要辞了工作……”
“我们住哪里?”
“我们吃什么?”
“他有想过吗?”
老太太有些沙哑的声音里透出了几分尖锐,“他连自己住哪里、吃什么都没有想过吧?”
“他简直是被猪油蒙住了心!”
……
“罗奶奶,您别激动。”
店长轻轻拍着老太太的背部,帮老人顺气。
萧骁倒了一杯水递给老太太。
“罗奶奶,您喝些水。”
……
“谢谢。”
老太太有些颤巍巍的接过水杯。
萧骁的手在下方护着。
……
抿了一口水后,老太太的情绪平复了些许。
她这才注意到……“哎,菜都上来了?”
“真是的。”
“我都没有注意到。”
老太太一脸的懊恼。
次元型月系統
“你们赶紧吃啊。”
老太太催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快吃,快吃。”
……
萧骁与店长拿起了筷子。
……
见两个年轻人吃了第一口菜,老太太露出满意的神色。
“……哎~”
老太太轻声叹了一口气。
见两个年轻人看过来,她急忙道,“你们吃你们的。”
“我说我的。”
“也不妨碍不是?”
……
“老婆子也就跟你们抱怨抱怨。”
老太太的手指摩挲着杯壁。
她自然没有抱着这两个年轻人能帮上忙的想法。
花店长的朋友不用说了。
都不认识阿栋。
花店长……
跟阿栋的接触也不是很多。
他们夫妻俩之前还希望阿栋能多跟花店长来往的。
花店长是一个好孩子。
长得好,脾气好。
他们夫妻俩都很喜欢花店长。
只是,阿栋对花店长的感觉跟他们不一样。
似乎跟花店长不是特别投缘。
儿子还曾开玩笑的跟他们说,要是他总是跟花店长在一块,就没有女生看上他了……
这些对话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
他们夫妻俩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跟儿子心平气和的谈话了。
因为,最近儿子来找他们说的只有那一件事。
……
“阿栋之前还会带朋友来这里。”
老太太记得儿子做的每一件事,“他那个朋友后来有女朋友了,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了。”
仙王之王
“阿栋怎么就不向他那个朋友学学?”
老太太嘟哝,“也找个女朋友,一起出去吃吃饭、逛逛街什么的……”
“而不要总是想些有的没的……”
……
“哎,花店长。”
老太太突然想到了什么,“阿栋的那个朋友你认识吗?”
……
“单先生吗?”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若清風依舊
英雄聯盟之巔峰王座(英雄聯盟之韓娛巨星) Iced子夜
店长点头,“算是认识吧。”
他第一次见到单先生,是来店里吃饭的时候。
单先生与小朱坐在一起吃饭。
后来在自己的花店里他又遇见了来买花的单先生。
他还有些吃惊与意外。
感慨缘分的奇妙。
……
单先生来花店的次数多了,他跟单先生就熟起来了。
说是熟,也就是单先生来花店买花的时候他们可以随意聊天的程度。
但在花店之外,他们并没有任何的接触。
他跟单先生,算是相处融洽的花店老板与顾客吧。
超級玩具 余之雨
……
“哦哦。”
老太太点点头。
“要是那孩子能劝劝阿栋就好了。”
“都是年轻人,他比较容易理解阿栋,也比较容易说动阿栋吧。”
“像我们两个老家伙,每次不管我们说什么,阿栋都说我们不懂……”
“我们也就没话说了。”
他们是不懂阿栋说的东西。
但他们是真心为自己的孩子好的。
他们不希望孩子在平顺的人生路上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他们不愿意见到自己的孩子吃亏。
那孩子怎么就不明白呢?
……
“花店长,你要是有机会见到阿栋的朋友,帮我们跟他说说,让他劝劝阿栋。”
老太太也只是顺口一提而已。
如今这个局面,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蜀山劍俠在異界
只能跟儿子耗着。
希望儿子看在他们这么固执反对的份上,能放弃自己的想法。
……
“好。”
店长微微颔首。
“要是我见到他的话。”
其实,单先生现在也是自顾不暇。
想到上次的谈话,店长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是因为快要年底了吗?
怎么觉得大家都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他也一样。
之前要不是有萧师傅帮忙,这个年他怕也是过不好了。
……
“谢谢。”
老太太笑了起来。
她缓缓站起身子,“好了,老婆子不打扰你们年轻人吃饭了。”
“谢谢你们听老婆子说了这么多。”
“老婆子再不回厨房,老头子都要以为老婆子失踪了。”
當湖十局 藍湖紙
……
老太太离开了。
……
店长对萧骁不好意思的笑笑。
“萧师傅,是不是耽误你时间了?”
不然,他们早就吃好了。
现在菜也有些凉了。
……
萧骁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不介意。
他笑了笑。
“其实那位小朱我不是第一次见到了……”
萧骁向花店长简单说明了他们之前的两次遇见。
……
花店长恍然。
“这还真是巧了。”
随即花店长露出了苦笑,“看来小朱的确跟罗奶奶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分歧。”
竟然都不顾场合的发脾气了。
“哎~”
花店长叹气。
“阿栋有阿栋的目标。”
“但老人家也有老人家的考虑。”
“希望他们能找到双方都能接受的办法。”
“好了好了。”
花店长笑起来,“不聊这个了。”
他明明一开始的目的是想请萧师傅尝尝这里新出的点心。
要是尽聊这些不开心的事,再好吃的点心也没有那么好吃了。
这就有违他的初衷了。
“萧师傅,快吃吧。”
“再拖下去,这菜就真的太凉了。”
……
吃完饭,萧骁又到了店长的花店里。
“萧师傅,这是我自己做的花茶。”
店长把蒸腾着袅袅白雾的搪瓷茶杯推向萧骁。
……
“谢谢。”
萧骁不太喝花茶。
当然,他并不讨厌花茶。
只是花茶不是他的第一选择而已。
……
“很好喝。”
太古仙人在現代
萧骁微笑,
花香与茶香很好的结合在一起。
啜饮一口,有着像是吃了满嘴的花一样的奇妙感觉。
……
“萧师傅,这些点心你也尝尝。”
店长把装着点心的碟子往萧师傅的方向推了推。

10 月 7

hik6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妖怪茶話會 愛下-第二千四百五十七章 你們回去吧熱推-9vg2a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眼镜男指了指身边桌子上的单子,“喏,去看看。”
“我跟我朋友可都得了内伤。”
“知道什么是内伤吗?”
“那可不比外伤。”
“你知道我们要花多长时间来养伤?”
“这段时间我们不能去工作,谁来养我们?”
“要是我们因此丢了工作,谁来负责?”
“再说,就算我们养好伤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要是真的留下后遗症了,我们的一辈子就都被你们毁了。”
“这是多严重的后果,你们知道吗?”
“知道吗?”
耳钉男跟着重复了一遍。
满脸的气愤。
……
“……”
娃娃张口无言。
……
“抱歉。”
店长上前一步。
“你们要多少赔偿款?”
“我会尽力凑齐的。”
……
“还是店长是明白人。”
眼镜男抬了抬自己的眼镜。
“对了,我差点忘记一个重要的问题了。”
眼镜男摇头。
为自己的失误。
“店长,那花店是你租的?还是买的?”
要是租的……
那之前的有些话可都白说了。
一家租的花店能榨出什么钱?
那家店根本就不是店长的。
……
“是我买的。”
店长垂眼。
花了他全部的积蓄。
他还办了借款。
就在不久前,才刚刚还清。
他不喜欢租赁。
他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花店。
只是属于自己的。
……
娃娃抿紧嘴唇。
店长……
没办法了吗?
不仅店长要坐牢,店长的花店也保不住了……
娃娃的眼角泛起了灼热的湿意。
眼前一片模糊。
怎么可以……这样……
……
“那就-”
“咚咚~”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眼镜男的话。
“进来。”
疤痕警察沉声道。
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刚才寸头警察把这几个小子的前科告诉了他。
他就说自己的眼光不会有错。
这几个小子果然不是好东西。
但是,就算知道他们不是好东西又怎么样?
他们没有犯罪。
言语上的挑衅无法构成犯罪。
对没有犯罪的人,警方无法做什么。
当然,不管有什么理由,动手打人就是不对。
至少下手知道个分寸也好啊。
像那位……
疤痕警察看向萧骁。
难怪一直没有半点慌张的模样。
看来对自己下手的轻重很有把握。
……
“闫队。”
年轻的警察身板笔直,伸手敬礼,“局长让你过去。”
……
疤痕警察一愣。
这时候叫他过去?
他起身。
“你们看好他们。”
叮嘱了微胖警察与寸头警察一句,疤痕警察大步走了出去。
……
微胖警察与寸头警察互相看了看。
面上皆是露出了几分不解。
……
“好了,我们继续。”
眼镜男一点都不在意疤痕警察离开。
不如说,疤痕警察离开更好。
那个样貌凶狠的家伙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简直让他如芒刺在背。
他都搞不清楚、究竟他们谁才是道上混的了。
明明是警察。
却长得比黑道还黑道。
……
眼镜男竖起五指。
“五万?”
娃娃眼含期冀。
……
“……”
眼镜男翻了一个白眼,“打发叫花子呢?”
“五十万。”
“一人。”
……
“什么?!”
娃娃大叫。
“五十万?!”
“你怎么不去抢?!”
还一人五十万?
那不是一百万?!
……
“怎么?”
“嫌多?”
眼镜男冷笑。
“我们还嫌报少了呢。”
“店长威武霸气,毁的可是我们两个活生生的人。”
“哪有-”
娃娃咬住了下唇。
受伤的是对方。
他们连反驳都无法理直气壮。
都很心虚。
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反驳惹怒了对方。
让对方提出更加过份的要求。
……
“萧师傅。”
房门又被推开。
孟辑熙走了进来。
“你跟你的朋友们跟我来。”
……
“店长,娃娃,我们走吧。”
萧骁微笑。
……
“哎?”
娃娃一脸问号。
走?
走去哪里?
而且只是他们吗?
那他们呢?
她的眼角瞥向眼镜男几人。
……
“走吧。”
萧骁冲女生眨了眨眼睛。
女生神色一怔。
虽然满头的雾水。
但是……
她拉住店长的衣袖。
“店长,我们走吧。”
……
“啊?”
店长下意识的随着女生的力道迈开了脚步。
可是……
他看向萧骁。
萧骁微微点了点头。
……
“哎?!”
待店长与女生走出了房间,扫帚头男生从位置上弹跳而起。
“等等!”
“你们去哪里?”
“我们的赔偿还没有谈好呢!”
“等-”
……
孟辑熙收回挡住对方的手。
“你们几位麻烦继续留在这里。”
随即,他看向萧骁,“萧师傅,我们走吧。”
“嗯。”
萧骁走出房间。
最后的孟辑熙阖上了门。
……
“砰!”
扫帚头男狠狠踢了一脚房门。
“什么东西?”
“叫我们留下就留下,我们-”
……
眼镜男收回拦住扫帚头男的手。
“这里是警局。”
“不要冲动。”
“现在我们是受害方。”
“不要让他们抓住把柄。”
……
“那我们就待在这里?”
耳钉男踹了一脚椅子。
椅子脚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
“嗯。”
眼镜男点头。
“等着。”
“要是他们不给我们公平公正的结果……”
“我们就只能让大众舆论来评判一下了。”
……
门内的动静让女生全身一个激灵。
孟辑熙眉梢微挑。
“破坏公物。”
……
“走吧。”
孟辑熙在前面带路。
萧骁抬脚跟上。
店长与女生互相看了看。
虽然满肚子的疑惑……
但出来都出来了,他们也不介意再等一会了。
他们默默跟了上去。
……
“好了,你们回去吧。”
孟辑熙在警局大门处停下,转头看向众人。
……
“……哎?!”
女生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秀秀青梅竹马话里的意思。
她张大了嘴巴。
不是……
“就这么让我们走了?”
不是!
“店长也能一起走?!”
她跟萧师傅本来就无所谓。
随时都可以离开。
重点是店长。
店长也能跟他们一起离开吗?
难道……
“是让店长回去做准备?!”
……
“做什么准备?”
孟辑熙奇怪。
“坐牢的准备。”
女生脱口而出。
“噗~”
孟辑熙喷笑出声。
“我头一回听说,坐牢还要准备的。”
“准备什么?”
“洗漱用品?”
“换洗衣物?”

10 月 4

1bkr1超棒的小說 妖怪茶話會-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 喜歡妖怪的孩子鑒賞-v00wr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少年风风火火的走了。
老人站起身子,“我们也走吧。”
“师父让我们回去吃饭。”
……
周霖虽然面色不耐。
却还是跟在了老人的身后。
老人好笑的微微摇了摇头。
师弟这口不对心的样子从小到大就没有变过。
……
“蒋老。”
“周先生。”
茶馆经理迎了上来。
“刚才跟周先生一起的少年拍了茶馆的照片。”
要不是知道少年是跟周先生一起来的,他们就要出面阻止了。
不管少年拍照的目的是什么。
茶馆清幽。
茶馆的主人不愿意有太多人扰了这里的清净。
而且,这间茶馆也算是妖师们的一个聚集地了。
自然还是低调些的好。
……
老人一愣。
随即便是明白的笑了笑,“没事。”
那孩子是怕自己下次来的时候找不到这家茶馆吧。
……
“好的。”
茶馆经理颔首。
然后笑着道,“那个少年打车回去了。”
“一副很着急的模样。”
……
“他是很着急了……”
老人眯眼。
此时看出窗外。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
“我们走了。”
蒋老慢悠悠的向茶馆门外走去。
周霖因为茶馆经理提到了少年的事脸色不是很好。
不过,在茶馆经理的印象中,这位周先生的心情似乎一直不是很好。
他也习惯周先生的这幅面貌了。
他微微弯腰。
“二位慢走。”
……
“萧师傅。”
老人笑呵呵,“周奕那孩子后面真的又来茶馆了。”
“还不止一次。”
老人也是有一次去了茶馆从茶馆经理那里听说的。
说之前跟周先生一起来过的少年后面又来了好几次。
每次都是来找周先生。
但到目前为止,少年还没有一次遇到过周先生。
……
“这倒不是师弟特意避着那孩子。”
对于师弟,老人自是了解的。
“师弟怕是早就忘了这件事了。”
“师弟其实不太常去清苑。”
“就算记着这件事,师弟也不会因为那孩子会去清苑里找他,就改变自己的计划,不去清苑。”
师弟不会做这种类似“示弱”的行为。
“我当时也跟那孩子说了。”
“师弟是偶尔会去清苑。”
“遇不遇得到……就看那孩子的运气了。”
“看来,那孩子的运气不是很好。”
老人摇摇头。
“但我倒是遇到了去清苑找师弟的那孩子。”
他跟那孩子却还是有几分缘份的。
……
“那孩子一开始没认出我。”
老人也不是很意外。
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过去好几天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是这个少年的目标。
被遗忘了也很正常。
……
“但在我要离开的时候,他认出了我。”
想到当时的场面,老人笑了笑。
“那孩子真是嗓音洪亮。”
叫他的声音全茶馆都听到了吧?
然后,那孩子对茶馆经理弯腰道歉了好久。
……
“那孩子没有问我要师弟的联系方式,只是问我知道师弟什么时候过来茶馆吗?”
“我说我不知道。”
师弟不是小孩子了。
凡事有自己的安排打算。
他这个做师兄的哪里能一一清楚?
……
“我问他为什么不问我要师弟的联系方式?”
“那孩子不像是这么轻易放弃的性子。”
“结果,那孩子就顺水推舟的问我要师弟的联系方式了。”
老人笑了笑。
“我拒绝了。”
“我可不是故意耍那孩子。”
老人为自己解释。
“我就是有些好奇。”
那孩子先是一脸的失望。
但是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毕竟这个答案他大概一开始就有些猜到了。
……
“我会见到叔叔。”
“让叔叔愿意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
少年一脸的信誓旦旦。
“老人家,我会努力的!”
……
当时,老人有些忍俊不禁。
“好。”
“你努力。”
……
“功夫不负苦心人。”
“还真让那孩子遇到了来清苑的师弟。”
“据茶馆经理说,师弟被那孩子缠的简直一副要杀人的表情。”
老人的声音里泄出几分笑意,“经理不放心,给我打了电话。”
“等我赶到的时候,师弟跟那孩子都不在了。”
“是师弟先走了。”
“那孩子也走了。”
……
“到目前为止,那孩子在清苑里遇到了师弟两次。”
“我第一次见到师弟那么不胜其扰的样子。”
“哦,也不算是。”
老人脑中灵光一闪,“师弟对萧骁小友也是很苦手的。”
毕竟,师弟跟萧骁小友的理念有很大的分歧。
每次遇到难免产生冲突。
只是,萧骁小友是他的好友,萧骁小友自身又实力强大,师弟对萧骁小友也是很烦躁的吧。
……
哎?
萧骁笑了笑,“我这是被周师拉入了黑名单吗?”
……
“哈哈~”
老人朗笑,“有我在,萧骁小友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
“那孩子跟萧骁小友自然不一样。”
老人突然有些感慨。
师弟对那孩子烦躁是因为那孩子只是一个普通人。
又是一个孩子。
师弟脾气再不好,也不会对一个无辜的孩子做什么。
而师弟的黑脸在那孩子那里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师弟就没有其他威慑孩子、让那孩子远离他的手段了。
……
“那孩子真的很喜欢妖怪。”
他有跟那孩子聊过。
那孩子眉飞色舞、双眼闪闪发光的一直在说妖怪的话题。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样的孩子。”
“也许正是因为那孩子看不到妖怪吧……”
老人垂眼。
看得到妖怪的孩子……
他看到更多的……是被误解、被孤立……那些孩子的眼中是害怕、是无助……
因为看不到……
“所以才能对妖怪一直抱有好的看法。”
“认为妖怪就是他看的那些书里、影视剧里描绘的样子。”
……
“啊,我没有说妖怪都是不好的意思。”
老人解释。
他知道萧骁小友的身边有很多的妖怪。
他从来也不是师弟那样、只要是妖怪就都是坏的看法。
……
“我知道。”
萧骁微笑。
……
老人眼角的皱纹舒展。
“只是,妖怪也不全然是那孩子想象中的样子。”
“不知道有一天……”
老人住了口。
“……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一天。”
……
老人笑着摇摇头。
未来的事谁说得准?
他们能说的也就是现在的事了。

9 月 25

5l6st都市异能小說 妖怪茶話會笔趣-第二千二百三十三章 各執一詞鑒賞-68dak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这可……
呵呵。
娃娃扯了扯嘴角。
她这是……一败涂地啊。
……
“你要是不想赔钱也可以。”
眼镜女笑了笑,“让店长回来。”
“这块表是在花店里摔坏的,我们可以直接跟店长谈。”
……
那更加不可以了。
娃娃下意识的就拒绝了这个选择。
是她自告奋勇、坚持要帮店长看店。
结果却惹出了麻烦,还要店长来帮她善后解决。
这样的话……
她以后还有什么脸皮再来找店长?
就算不论这个,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这么简单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
她现在就是希望店长迟些回来。
不然刚好撞上这一幕,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
“店长不在?”
琉璃看了一圈店内。
果然,除了她们,没有其他客人,也没有像是店长的人。
……
“嗯。”
娃娃点头,“店长有事出去了。”
“我在帮他看店。”
……
琉璃抽了抽嘴角。
这店都帮忙看上了。
看来这丫头进展不错啊。
……
不过……
对方的提议也有道理。
“不叫店长回来吗?”
毕竟是在花店里发生的意外。
对方想要店长回来谈判,她觉得是一个合理的要求。
就像学生在学校里与人发生冲突造成意外,学生的家长最先找不是对方家长、而是学校一样。
……
娃娃刚要摇头,突然想起自己对对方的说辞是电话没有打通,她的态度是同意叫店长回来的。
她张了张嘴。
“……电话没有打通。”
“店长今天有事情要办,大概要下班或者更晚的时候才能回来。”
……
嗯?
琉璃神色一顿。
这丫头……难道是不想店长回来的?
外人看不出来,她一眼就看出来这丫头一开始想说的不是这些话。
为什么?
啊!
琉璃觉得自己怎么变笨了?
还能有什么为什么?
在帅哥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呗。
不想在帅哥面前丢脸,不想给帅哥惹麻烦。
更不想以后不好意思来找帅哥。
再加上自己的事情要自己解决……
不。
这点只是附带。
毕竟这丫头都给她打求救电话了。
主要原因还是帅哥。
琉璃叹气。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了解这个丫头了?
……
迟秀珂笑了笑。
“要赔多少钱?”
……
娃娃一愣。
随即摆摆手,“等等。”
“既然都拖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愿意莫名背下这个黑锅了。”
要是一开始,这钱给了也就给了。
还能显出几分她不与人计较或者说不在乎这些钱的大气。
但现在-
在她与对方经过了据理力争后再给钱,她怎么想怎么觉得憋屈。
这不就是在打之前说那些话的自己的脸吗?
她都能想象对方到时会说出什么话了。
还有那轻蔑不屑的口气。
“早给了不就好了。”
“浪费时间。”
“之前说了那么多,不还是要赔钱。”
“该赔的钱就是要赔的。”
……
啊。
想想就火大的不得了。
娃娃咬牙。
她是无辜的。
凭什么要被人这样说?
……
“什么黑锅?”
眼镜女脸色不渝,“你是说我们冤枉你?”
“我们这么多双眼睛还比不上你的一双眼睛?”
眼睛女皮笑肉不笑,“事实都摆在这里了。”
“还要狡辩。”
“你态度好点,说不定安妮还能让你少赔点。”
“毕竟她也不差这些钱。”
“但你坚持不认错的话,那就照价赔吧。”
“反正你这么硬气,我想你也看不上那些少赔的钱。”
……
双方各执一词。
事情陷入了僵局。
……
琉璃与迟秀珂面面相觑。
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娃娃要打电话过来了。
至于说多叫些人……
是因为对方有……五人。
所以,娃娃不想在人数上落了气势吧。
不过,重点不在人数上。
而是这件事中娃娃显然是弱势。
……
娃娃有说谎的可能。
毕竟手表的赔款不低。
虽然具体金额她们不知道,但从娃娃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是娃娃承担不起的价格。
但对方……没有说谎的必要吧?
手表是真的坏了。
表盘上的裂痕清晰可见。
而且摔的这么厉害,也不知道手表内里的芯子有没有损坏?
越贵的东西越脆弱。
这是常识。
若是芯子也坏了……
那不等于要赔对方一个新的手表了?
……
“可以把发票给我看一下吗?”
萧骁扫了一眼女生手里的袋子。
这个手表显然是新买的。
刚买来就摔坏了,难怪对方的心情很糟糕。
……
女生直接把装手表的盒子连同袋子一块丢给了萧骁。
一脸的高傲。
眼镜女笑了,“难道你以为我们在讹钱?”
话里满是不可思议。
身边的同伴都笑了。
……
“……”
琉璃拉住娃娃。
微微摇了摇头。
这时候就不要激化矛盾了。
尤其在己方处于弱势的情况下。
娃娃不甘的阖上了嘴巴。
什么呀?
这些人真讨厌。
……
迟秀珂秀眉微蹙。
微沉的眼色中透出了一丝凛然。
萧师傅是她的恩人,亦是她很尊敬的人。
她不喜欢她们对萧师傅这般轻慢的态度。
……
制止了娃娃犯浑后,琉璃侧身看向萧师傅手里的发票。
下一秒,她睁大了眼睛。
大脑有一瞬的空白。
多、多少钱?
她眼花了吧?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
“你没眼花。”
娃娃低低的声音在琉璃的耳边响起。
琉璃嘴巴张大。
半天发不出一点的声音。
……
“……这、这么贵?”
琉璃用了十分的力道,才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音量。
但扭曲的音调却是无法控制了。
……
“……嗯。”
娃娃点头。
就是这么贵她才不能认下这件事。
再说本来就不是她的错。
也幸好不是她的错。
因为对方的言之凿凿,她回忆了无数遍自己之前的行为。
听到对方的声音,她扭头、起身。
然后她听到了什么落地的声音。
虽然这么说起来……真的很巧合……
时机正好。
但是,她确定……她没有碰到任何东西、任何人。

9 月 18

cuaaq精彩都市小說 妖怪茶話會 ptt-第二千二百一十八章 計蒙與女孩分享-3fhob

妖怪茶話會
小說推薦妖怪茶話會
这种肯定的语气……
莫名的让计蒙觉得有些火大。
再说,它为什么要知道人类的故事?!
……
“没关系,我告诉你。”
“算了,故事有些长。”
“还是不说了。”
计蒙:……
“简而言之,那个故事就是四个字。”
“恩将仇报。”
“唔,你现在也想这样做吗?”
萧骁眸色转深。
计蒙瞳孔急剧收缩,全身僵硬。
“咚~咚~咚~”
剧烈的心跳声敲击着它的鼓膜。
它冷汗涔涔。
四肢冰凉。
甚至连动一下手指,它都发现自己办不到。
……
“……叻叻~”
计蒙艰难的发出了两声笑声。
“怎么……怎么可能?”
“我……我就是……一时……太高兴了……”
“不小心……做的……有些过头了。”
“……抱歉。”
计蒙的气势彻底的焉了。
……
待发现萧骁大人眼里的金色褪去后,计蒙憋了一会终于缓缓的吁了一大口的气。
虽然脸色仍旧不是很好看-
也不知道是被吓的多一些?
还是因为自己在一个人类面前吃瘪多一些?
总之,计蒙暂时没有了动静。
……
萧骁发现女孩的手还伸着,微微弯了弯眉眼,“俞欣欣,你可以把手收回去了。”
“……啊?”
女孩呆呆的出声。
她一直处于有些、不、是非常懵的状态。
无论是被大哥哥轻易抹去的印记,还是刚才妖怪的爆发……虽然好像立即被大哥哥镇压了……
短短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
萧骁看了一眼女孩的手,“一直举着,不酸吗?”
女孩愣愣的随着大哥哥的视线看向了自己的手。
不说还没有感觉。
一被大哥哥提醒了……
“酸。”
女孩老实的点头。
……
“那还不放下?”
萧骁失笑。
是刺激太大了吗?
这孩子怎么呆呆的?
……
“哦……”
“砰!”
“哎呦!”
女孩发出了低低的痛呼。
细细的眉毛纠结在了一起。
好痛。
……
看着揉着自己的手肘的女孩,萧骁微微摇头。
“还好吗?”
女孩手收的太快,手肘碰到了桌面。
由那一声响亮的撞击声可见女孩的手肘撞的不轻。
原来现实中也有这么笨手笨脚的女孩。
萧骁有些开了眼界的感觉。
他还以为这是只存在书里与影视里的角色特质。
再加上女孩那过份胆小的性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是一个特别的女孩。
……
“……没、没事。”
女孩捂着自己的手肘,眼角隐隐有微光闪现。
……
女孩低下头。
面上、心里全是沮丧与尴尬。
好丢脸。
眼角余光瞥见自己空无一物的手腕内侧。
女孩伸手摸上去。
真的……没有了。
满腹的疑惑压下了女孩的尴尬与懊恼,她抬起头,“大哥哥,这个……”
她手掌朝上,露出自己的手腕内侧。
“没了……”
……
“嗯。”
萧骁微笑,“没了。”
“你跟它分开了。”
“以后,它不会再跟在你的身边了。”
……
“……”
女孩出神的盯着自己的手腕内侧。
呆怔的面色让人一时无法辨清她在想什么。
……
“不高兴吗?”
萧骁温声道。
“不希望跟它分开?”
……
计蒙一脸怪异的瞅了萧骁一眼。
什么话?
这胆小鬼巴不得它立即消失。
它也巴不得这个胆小鬼立即消失。
光是看着这个胆小鬼,它就满腹的火气。
……
女孩摇了摇头。
不是……
又摇了摇头。
也不是……
两次的摇头是不同的意思。
女孩自己都糊涂了。
……
萧骁的面上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
“是吗?”
……
大哥哥似乎理解了她的意思?
女孩眨了眨眼睛。
“……我高兴的。”
“我一直很怕它。”
女孩的声音很低。
即使在安静的室内也让人听得有些不真切。
“……我第一次见到它……”
“那是奶奶的一个玉镯子……”
“我偶然翻出来的。”
“玉镯子上有裂纹。”
“不是很好看。”
“我出于好奇,把玉镯子带到了手腕上。”
“……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
“玉镯子碎了。”
“不。”
女孩微微摇了摇头,“是化成齑粉了。”
“我吓坏了。”
“根本不敢告诉奶奶。”
“回家后,我才发现手腕内侧上多了一个印记。”
“我一开始以为是脏东西。”
“洗了很久。”
“但怎么都洗不掉。”
“我尝试了各种办法。”
“然后我听到了……声音。”
……
萧骁了然的看了一眼计蒙。
是听到了计蒙的声音吧。
……
计蒙咧开嘴角,满是嘲讽。
当时它刚出来,它以为自己自由了。
开心的跟个傻子似的。
结果……
它发现它根本无法离开那个女孩太远。
想起那时犹如高空坠落的心情,计蒙带着几分恶意与故意的对萧骁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萧骁眉梢微扬。
倒也没有跟这只妖怪计较。
“啡啡~”
不过,腓腓却是满脸的恼怒。
小妖怪睁大眼睛狠狠的瞪了回去。
……
傲慢的人类。
计蒙没有在意腓腓的瞪视,对于萧骁的态度它捏紧了拳头。
这是不把它放在眼里吗?
它……它也没有办法。
计蒙泄气。
它打不过对方。
虽然没有实际的打过,但它心里其实是知道这一点的。
……
“……我转头……”
想到那时的惊悸,女孩不由得大声喘了一口气。
……
“没事了。”
萧骁安慰女孩。
他能理解女孩的害怕。
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妖怪……任谁都会被吓一跳。
若是当时出现在女孩身边的是类似腓腓这样的妖怪,女孩也许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帅气各有各的理解。
毕竟在有些人眼中,狰狞也可以称作帅气。
但对于可爱,萧骁认为,大部分人的认知还是很一致的。
……
“嗯。”
女孩两只手交握在一起,嘴唇隐约泛白。
“我当时吓坏了。”
尖叫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她像是缺水的鱼一样,只是徒劳张着嘴巴。
“它好像很生气……”
她就更害怕了。
她以为自己要被吃了。
极致的惊悸下……“我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