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7

iead0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港片裏的警察 應道玄-第三百二十二章 無題看書-wq7ua

港片裏的警察
小說推薦港片裏的警察
房间里传来了十分动感的音乐,但是在此时的马军心里,原本悦耳的音乐一点也不好听了,相反,还有些刺耳。
因为这震耳欲聋的音乐实在是太影响他工作了。
可是,他又没办法,总不能破门而入吧!
港岛虽然不像霉利坚那样未经允许闯入别人家会被人打死,但是即便是警察也不能随便进入别人家的。
因此,马军只能老老实实的敲门,同时放开喉咙大声的叫喊,期望能够引起里面的人的注意。
然而,他的想法很美好,现实却很糟糕。因为,此时的房间里并不是像他想得那样正在开派对。
也许是因为马军刚从霉利坚回来的缘故,在他的认知里,开派对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即便是大白天也经常有人在家里开派对。
是以,他忽略了此时是身在港岛,这里的人们虽然生活偏西式化,但是大部人的作息还是延续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传统东方生活的。
因此,大白天开派对的人不是没有,但那只会出现在吃穿不愁的半山豪宅,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事实上,就在马军在外面拼老命的叫门的时候,房间里正上演着血腥残忍的一幕。
房间的主人,也就是马军要找的那个和贺家年有一腿的男人,此时已经被五花大绑的固定在了一张椅子上。
他的脸上有着不少的淤伤,有些还出血了,显然是被打得不轻。
但这些都不重要,甚至这个男人自己也没有在意,因为,他面前有着更让人惊恐的东西——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面对这随时有可能射出子弹的枪口,被揍一顿留下的淤伤什么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被绑在椅子上的男人一脸的惊恐,冲着用枪指着他的白人男子不算的摇头,嘴里也不停地喊道:“不要,不要杀我!”
然而,面对他充满恐惧的样子以及颤栗的话语,白人男子没有半点心软的意思,他甚至完全无视了眼前的这一幕,闭着眼睛哼着歌,身子也随着音乐扭动了起来。
一边摇晃着身子,一边从放着录音机的柜子旁来到了被绑的死死的,和贺家年有一腿的基佬旁边后,伴随着音乐的节拍,白人男子的枪口抵在了和贺家年有一腿的基佬的额头上。
嘭!
枪响了,子弹射穿了和贺家年有一腿的基佬的头颅。由于子弹带来的巨大冲击力,他的头被撞得上仰,原本充满了惊惧的眼睛迅速地失去了光泽。
没有消音器的枪,开枪的时候枪声是很响的,但是,在充斥着堪称噪音的音乐声的房间中,这一声枪声却又显得不那么明显了。
然而,即便是在不明显,还是被在外面的敲门的马军觉察到了异常。曾经在霉利坚当过警察的他对枪声格外的敏感。
只不过,因为有嘈杂的音乐干扰,下意识的,马军贴近了房门,想要听听房间里的动静。
也就在这时,房间里又传来了一声枪响,一颗子弹穿破了木制的大门,从马军的鼻尖划过,顿时把他吓了一跳。
这恐怕是马军离死亡最近了一次了,若非房间里的人也不知道马军在什么位置,而马军又恰好因为想听听里面的动静,所以歪了一下头,这颗子弹恐怕已经穿透马军的头了。
“有危险!”
这个时候,马军根本来不及后怕,也没时间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多年锻炼的本能让他直接往下一蹲,然后顺势往左手边一个前滚翻,躲到了一旁的墙后面。
这一系列动作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与此同时,数枚子弹再次穿透门板,从马军刚刚站的位置飞过,射入对面的墙内。
“来晚了!”
暂时脱离了危险,马军也立刻意识到自己来晚了一步,他要找的人恐怕已经被杀人灭口了。为今之计,只能抓住凶手,才能挽回一些颓势。
马军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想到这,他当机立断,枪口立刻对准了门锁,一枪将其打碎,紧接着,他深吸了两口气,做好了冲进去的准备。
也就在这时,房间里的音乐声戛然而止,紧接着传来了一阵玻璃破碎声,里面的人似乎是跳窗逃走了。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马军连忙一脚踹开大门,然后马上冲了进去。
当他进入房间后,立刻就在这个布局不算复杂的房间里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基佬。他眉心的伤口还在往外冒着血珠,显然是没救了。
出于警察的职责,马军还是过去查看了一下,想确认对方是否已经死亡,也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死者怀里躺着的一个炸弹,以及,上面正在倒计时的显示屏。
“该死!”
看着只剩下五秒钟的倒计时,马军暗骂一声,掉头就跑。好在房间不算大,在炸弹爆炸的最后一刻,他冲出了房间外,躲过了炸弹的冲击波。
这个炸弹应该只是一个土制炸弹,所以威力并不算大,并没有炸毁这栋楼,也就让成功躲到走廊上的马军身上只是多了些被震落的墙灰。
“FUCK!”
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后,马军再次冲进房间里,四下张望了一下,立刻发现房间里有一扇窗户被打破了,玻璃碎了一地。
马军立刻跑到窗前,把头伸出去一看,顿时发现这扇窗户外居然有一座楼梯,一个身影消失在通往楼上的楼梯拐角处。
可惜,任凭他再怎么骂,偷走了的凶手也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面前。无奈之下,他只好转身下楼,打电话找警署的同事来处理案发现场。

8 月 22

ezjzd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港片裏的警察-第三百一十五章 焦屍相伴-28bim

港片裏的警察
小說推薦港片裏的警察
随着应泽逐渐靠近尸体,空气中似乎弥漫着若有若无的焦味,隐约中还带有一丝肉香。
说起来,尸体应泽也算是见过不少了,但是烧焦的尸体,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看着眼前这具几乎要碳化的尸体,再加上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味道,应泽隐约觉得胃部有些不适。
好在他意志力足够坚定,才没有直接吐出来。
好歹也算是个小领导了,若是真的出现这样的场面的话,那这人可丢大发了。
另一边,马军倒是一副很自然的样子,完全没有任何不适,不仅如此,他还直接蹲在尸体旁边观察了起来,仿佛眼前这具焦尸是个绝色美女一样。
看来,他在大霉利坚当警察的时候已经锻炼出了一颗强大的心脏。
尸体在高温下已经面目全非了,想要从外貌认出他的身份明显是不可能的,只能寄希望于法医的尸检能得到一些线索或者能够找到一些证明死者身份的物件上了。
从西九龙总区警署赶过来的法医钟发白正在对死者进行初步的尸检,不过很可惜,因为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缘故,初步的尸检并没有获得有用的信息。
想要得到有用的线索,必须要把尸体带回去,进行更加深入的解剖才行。
简单和钟发白交流了几句之后,应泽也没有再围在尸体旁边,毕竟他并不是法医,光在这看着尸体可看不出什么来。
站直了身子之后,应泽转头就加入到了对现场的勘察中。
此时的港岛警务处,还没有专门搜集检验证据的法证部,现场勘察还是得靠刑警,所以,耐心和细心非常重要。
按照以往的经验,应泽以尸体为中心,开始在他周围勘察了起来。
尸体所在的位置是废弃仓库后面的地上,周围堆砌着很多的杂物,又脏又乱,给搜证带来了极大的难度。
尸体不远处有着一个大坑,坑里装满了无色的液体,靠近了可以闻到一股刺鼻的汽油味,显然,这些液体并不是水,而是汽油。
据钟发白所说,焦尸上也残留着汽油的味道,装满汽油的大坑和焦尸之间的地上也残留着不少的汽油,从这一点推断,死者生前应该掉进过大坑里。
再然后,应该就是有人在死者从坑里爬出来之后,点燃了他身上的汽油,使得他被焚烧致死。
从现场的线索来看,应泽觉得自己的推测八九不离十。
那么,问题来了,活活把人烧死,这得是多大的仇啊!这显然不是一起简单的案子。当然啦,前提是这人的确是被烧死的。
这一点,就要靠法医来验证了。毕竟,活着被烧死和死后被焚尸可是完全两种不同的调查方向。
前者要么是意外,要么是有深仇大恨,调查方向很明确;而后者就麻烦多了,若是没有足够的线索的话,恐怕又是一桩悬案。
表面上的线索收集得差不多了,另一边,马军大概是看腻了尸体,走过来询问应泽道:“头,查得怎么样了?”
应泽摇摇头道:“单凭表面的线索还不能得到结论,具体什么情况,恐怕还得等尸检报告出来才能下判断。”
“那我们该怎么做?”
马军虽然是从霉利坚回来的,但是他并没有喧宾夺主的意思,一直在征求应泽的意见,显得十分谦逊。
“先调查一下死者的身份吧,看看有没有别的线索。”
由于暂时无法确定死者的真正死因,所以应泽并没有急着下命令让人去进行盲目地调查。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这就去调查死者的身份。”
马军是个急性子,话音未落,他便转身想走。
应泽连忙拉住他道:“你着什么急啊,你才刚回来,对这些都不熟悉,还是交给那几个姑娘们去办吧!”
“她们?”
马军一脸质疑之色,显然是怀疑姑娘们的能力。
应泽笑道:“你还真别小看她们,论找人,她们可不比那些老警察差。”
“她们这么厉害吗?”
马军一脸的诧异。
“嗯,她们真的很厉害!”应泽点点头道,“那边那个年纪最大看到没有,霸王花出身,不但自身综合素质过硬,曾经的队友现在也都是警队的中坚人物,关系老铁了。”
应泽怕马军不信,便向他介绍起了组里的女警,首先介绍的自然是霸王花出身的艾米。
至于为什么先介绍她嘛?
自然是因为她在众人中能力最为出众!
“霸王花?那是什么?”
“你可以理解为女子飞虎队!”
由于霸王花存在的时间不算长,所以马军并没有听说这个专门由女警组成的特种部队。不过好在飞虎队还是声名在外的,应泽这么一说,马军马上就明白了。
“那那边那个呢?”
马军随手指了指另一边的张晓敏,询问应泽道。
“他舅舅叫胡信。”
“胡信?”
“就是咱们的署长。”
“呃,我明白了!”
马军虽然莽了些,但也不是不通人情世故,立马就明白了其中的奥秘。
“这妹子虽然是个菜鸟,但是专业学得不错,而且心思细腻,很适合做调查工作。”
“刘小七的话,她爸曾经是混社会的,什么三教九流都门清,哦对了,咱们组的线人大部分都是她曾经的小弟。”
“那边的蓝嘉文的话,倒是没有什么背景,不过可以用俩字来形容她!”
“那两字?”
“聪明!”
“聪明?”
“是的,聪明!”
“怎么说?”
“这么跟你说吧,她是霉国南加州大学毕业的,博士学位。”
“……”
“哦,差点忘了,还有那个关晓娴,直接就被安排到我这了,她的来头可是比张晓敏的还大。”
听完应泽的介绍,马军忽然觉得自己弱爆了。
论家世,他比不上关晓娴;论关系,他比不上张晓敏;论学历,他比不上蓝嘉文;论实力,艾米也不一定输给他,这跟传闻中的完全不一样好吗?
叹了口气,马军没再提自己去调查死者身份的事,转身就走,大概是想找个地方自闭去吧!
应泽也没理他,现场勘察得差不多了,作为领导的他该开始安排工作了。

8 月 20

283m5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港片裏的警察 起點-第三百一十四章 馬軍加入-il1gd

港片裏的警察
小說推薦港片裏的警察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就溜走了,转眼间,离应泽和马军见面便过去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里,马军没有再来找应泽,应泽也就渐渐淡忘了和他说起过的事情。
这天一早,应泽又如往常一样来到警署,刚打算先喝杯鸳鸯丝袜奶茶,顺便玩几把超级马里奥,就看到了匆匆走进他办公室的司马美丽。
作为警署署长的秘书司马美丽可不会随便出现在什么的办公室,如果出现了,那么恭喜你要去面对署长了。
很荣幸,今天面见署长的机会落到了应泽头上。
“署长,找我有什么事啊?”
自从那次抓殭尸的事情之后,应泽和署长胡信的关系一向很不错,所以,在私下见面的时候,他们之间都挺随意的。
“你不是说你们组人手不够嘛,警署新来了一个警长,就分到你们组吧!人家可是从霉国回来的高材生,你可不要怠慢他!”
也不知道最近胡信是怎么了,居然没有卖关子,应泽一进来,他就把事情给说了。
应泽闻言,心中先是一阵奇怪,因为这个时间,警队刚招收一批警员应该还在警校训练,不应该有人才对。
随后,当他听到这个新来的警长居然是从霉国回来的时候,他顿时升起一个不好的念头,看着胡信试探性的问道:“署长,这个警长该不会叫马军吧?”
“诶,你怎么知道?”
胡信一脸吃惊地看着应泽道。
应泽闻言,顿时一阵无语,难怪前几天马军会突然对他说请多关照,当时应泽还以为马军是想在港岛做些生意什么因此说的客气话,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情况。
他手底下已经有一群娘子军了,各个都是女主角级别的,虽然现在还没遇上什么事,但其实已经可以预见,日后肯定会有不少和她们相关的麻烦事。
单是这事,已经很让人头大了,现在要是再来个男主级别的马军,日后的鸡飞狗跳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哦,对了,你和金麦基关系不错,上次应该已经碰过面了,认识他也不奇怪。”
不等应泽回应,胡信已经自己把理由脑补上了。
上司如此他贴心,应泽当然不会泼他冷水,更何况,胡信说得也没错,他的确是在马军第一次来港岛的时候就认识他了。
“行吧,这家伙就交给我吧!对了,他人呢?”
署长亲自开口了,应泽自然不好拒绝,满口应了下来。
胡信笑着点了点头,道:“人还没到,你先回去吧,等人来了,我就让他直接去你们那报道。”
“行,那我先回去了。”
应泽说完,便离开了胡信办公室。
…………………………………………
“泽仔,我来报道了!”
回到办公室没多久,马军就来报道了,大大咧咧的他人还没到,声音已经传进来了。
“诶,来新人啦!”
在座的妹子虽然是菜鸟,但只是缺乏经验而已,并不代表她们傻,一听这话,立马就猜到了声音的主人为何到来。
“来了,自己找地方做,最近没什么案子,你先熟悉熟悉。”
应泽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正好赶来报道的马军也走了进来,都是老熟人了,也没有必要客套,应泽直接就安排道。
“行,以后的日子,就请各位多多关照了。”
马军也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了,所以,应泽组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因此,他没有表现得一惊一乍,很自然地和众人打招呼。
队里的几个女警也不见外,纷纷回应着马军的问候,身为颜控的艾米更是直接扑到了马军的身边,拉着他东问西问了起来。
这一幕自然落到了应泽眼里,看了两眼之后,应泽便无视了马军投过来的求救的眼神,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刚打算打开游戏机撸上一波,这时,他桌上的电话忽然响了。
“喂,哪位?”
“XX街XX路的一间仓库发生命案,请尽快前往现场调查。”
“收到!”
应泽脸色一沉,回应了一声之后,迅速挂断了电话。
随后,他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道:“XX街XX路的一间仓库发生命案,立刻行动!”
说完,他带头走了出去。
马军等人也不含糊,刚刚还在说笑的他们立刻收敛了起来,然后迅速的跟在了应泽的后面。
重案A组算上马军也才七个人,不算留守秘书的关晓娴,两辆车足矣。应泽开了一辆车,马军开了一辆车,一人载着俩妹子匆匆赶往现场。
二十分钟后,一行人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是深水埗一个极为偏僻的区域,都是些废弃的仓库,平时根本没有什么人会来。
此刻,这里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军装警员们正在处理现场。
“死者的身份,死因都查清楚了吗?”
处理现场的军装都是老熟人了,应泽也没和他们客气,下车之后,从衣兜里拿出手套戴上,然后就往里走。
一边走,他一边询问起军装警员已经勘察到的情况。
“死者为男性,年龄不明,身上并没有携带身份证明,所以目前还不知道他的身份,死因的话,看样子应该是被烧死的,具体死因,还得看法医检验的结果。”
军装很快就把他看查到的线索汇报给了应泽和重案A组的其他人,听完他的讲述,应泽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这次的死者居然是被烧死的,这下子就难办了。有道是水火无情,相比于其它的死法,烧死和淹死的案子是最难收集证据的。
所以,应泽一听死者是被烧死的,一颗心立马沉了下去。
虽然觉得案子可能有些难办,但是再难办还是得办,应泽沉默了片刻之后,立马就安排起了工作。
处于对妹子们的照顾,应泽便没有让她们去看尸体,而是让她们去配合军装进行现场勘察了。
至于他自己,则拉着马军去了陈尸现场进行搜证。
尸体陈尸的位置在废弃的仓库后面,应泽带着马军穿过仓库之后,一眼就看到了躺在不远处的尸体。
在尸体旁边,法医钟发白正在对它进行初步的检验。
“真够恶心的!”
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应泽吐槽了一句之后,便朝尸体走去。

8 月 17

du6oi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港片裏的警察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三章 再見馬軍閲讀-ocw19

港片裏的警察
小說推薦港片裏的警察
翌日。
枫林大厦的新闻已经成为人们口中热议的话题。
这不,应泽一路从家里到警署的路上听到了不少相关的话题。路上顺手买来的报纸上也给了不小的篇幅给这件事。
不得不说,应泽已经有些佩服港岛的这些记者了。
今天凌晨时分发生的事情,这才过去几个小时,就登上了报纸杂志的封面,这效率,比警队的狗仔队还要高啊!
难怪狗仔队的名头最终还是被这些记者给抢走了。
来到警署,应泽还没走进办公室,就听到了一阵叹息声,原来,是张晓敏她们几个姑娘在惋惜失败的任务。
“真是可惜,差一点就抓住那家伙了!”
这是张晓敏说的,性格比较温婉的她说话也是温声细语的。
“算他运气好,要不是遇到脏东西,老娘早就把他大卸八块了。TNN的,早看他那双色咪咪的眼睛不爽了。”
会这么说话的,应泽手底下也就只有在从小混迹社会的刘小七了,装了一阵子淑女的她早就装不下去了,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就是说啊,难得遇到这么有趣的任务,居然失败了,真是倒霉!”
蓝嘉文也是个大大咧咧的性格,说起话来也挺爷们的。
“这么热闹啊!”
应泽推门进去,打断了她们的谈论。
“应sir!”
几女连忙开口打招呼道。
也许是曾经被膏药国占领过的缘故,港岛其实是也是一个挺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尤其是在这个年代,下级面对上级的时候,问候是必须的。
“一个个的,跟我还这么客气,这次的任务也不算失败,你们不还阴差阳错地挖出个大料嘛,后面的事情李sir他那边会继续跟进的,你们就先放松放松吧!”
由于辖区内并没有什么恶性案件出现,重案组也就没什么事急需处理,所以暂时还算比较清闲。
应泽自然也没有催她们去工作,毕竟现在他们在查的都是些陈年旧案,这些玩意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搞定的。
实际上,陈年旧案这玩意,若不是遇上犯罪分子自投罗网,或者刚好遇到什么巧合得到线索的话,基本上是没有破案的希望的。
宽慰了妹子一句之后,应泽也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最近事情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不少报告需要他整理签字的,已经好几天没有认真工作的他,打算今天全都处理了。
认真工作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晃就到了中午。
因为应泽说了让女警们先放松放松,所以她们约好了去外面打牙祭。大概是看应泽忙碌的样子不忍心打扰他吧,整个办公室只有他一个人被扔下了。
“这帮家伙,去吃好吃的也不叫我一声,大不了我买单啊!”
有钱就是有底气,应泽现在都已经把买单挂在嘴边上了。
这是以前的他绝对做不出来的事情,因为以前的他根本不出门。
伸了个懒腰,应泽便往警署的食堂走去。只有他自己一个人,也就懒得往外跑了,打算去食堂随便吃点什么就算了。
就在这时,刚迈出脚步的他就听到了一阵手机铃声,是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我去,差点把手机忘了。”
应泽一拍脑门,一脸无语的拿起了手机。他不禁有些怀念智能手机了,穿越前,他自从用上智能手机之后,再也没有忘记过拿手机。
“喂,你好,哪位?”
应泽询问道。
话音刚落,就听到话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喂,泽仔,是我,马军!”
“马军!怎么会是你啊?你不是回灯塔去了吗?”
应泽有些诧异,他还真没想到打电话给他的会是马军。
说到马军,上次的案子过去都快俩月了,他早就回灯塔述职去了。虽然有夏侯武的关系,但是应泽其实和他接触并不多,所以在他回霉利坚之后,他们直接就没有联系了。
没想到今天会接到他的电话。
“老弟,有时间吗?出来吃饭,我请客!”
马军十分豪气地说道。
应泽:“???”
听到马军的话,应泽现在满是问号,他似乎和马军没有这么熟吧!
“地址!”
“XX饭店!”
“马上到!”
应泽说完,立马挂断了电话,然后飞一般的跑了出去。
有人请吃饭,不去是傻蛋。
应泽当然不会当傻蛋,所以,十分钟后,他已经端坐在饭桌前面了。
“来得够快的啊!”
马军震惊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应泽,长大了嘴说道。
应泽道:“有人请客,那必须快啊!”
“有道理!菜我点过了,来,我们先走一个,今后可要你多多关照了!”
马军点点头,似乎真觉得应泽说得有道理,端起倒满的酒杯对应泽说道。
“多多关照,关照啥啊!你来自最发达的霉国,我来自最落后的种花家,应该你关照我才对。”
换做一般人,肯定是不敢在上班时间喝酒的,奈何应泽不一般啊!别说一杯啤酒了,就算是一箱子喝下去,不要十分钟也都被分解干净了。
所以,他并没有拒绝马军的敬酒,直接一饮而尽了。
面对应泽的质疑,马军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劝应泽喝酒,菜上来了就劝应泽吃菜。
当然,嘴里也是不是的念叨几句,神神秘秘地,只说过几天应泽就知道了。
见状,应泽也没追问,反正他今天只是来蹭饭的,专心蹭饭就行了,日后的事情,当然是日后再说了。
“话说,你不在霉国待着,怎么又来港岛了,难道又有任务?”
酒过三巡,应泽再次向马军打听起他再次来港岛的目的来。
这次马军倒是没有再隐瞒,直说道:“霉国的工作我已经辞了,以后也不回去了。”
“???”
应泽一脸懵逼地看着马军,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这年头,居然有人会放弃霉国的绿卡,放弃霉国公民的身份,这听起来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一样。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是自愿加入霉国籍的,当年要不是我妈一定要带我去霉国,恐怕我现在都当上警务处长了。”
马军也许是喝多了,居然开始吹起牛来。
应泽当然不会信他的鬼话,不过,对于马军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应泽还是很佩服的。
毕竟,这个年头的港岛人都在想着怎么往外跑,像马军这样往回跑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可见,他骨子里深爱着这个国家。
几轮交杯换盏之后,马军醉了,应泽便在附近找了家酒店让他睡下,自己则飞快的返回了警署,继续着没有完成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