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5

z270l火熱都市言情 鬥羅之諸天升級討論-第五百八十四章試探鑒賞-7q5st

鬥羅之諸天升級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升級
“施主,若是如此,你还愿意吗?”
法海严肃而认真的话语,在空中飘荡着,令的许仙眉头紧皱。
一旁的许娇容见状,怒其不争,又是打了一掌,连忙开口应道。
“愿意,愿意,我们是一万个愿意呀。”
一边内心骂着许仙不开窍,另一边却是脸上堆着笑容应着。
这天大的喜事,他们如何能够不愿意呢。
能够把许仙的婚姻大事解决了,她也算是对九泉之下的父母有个交代了。
“呵呵,这个可是要施主亲自回答才行。”
法海不为所动,这一次,他到来,就是为了试探下许仙。
顺带撮合一下许仙和白素贞。
你们不是要谈情说爱吗?
他法海来当这个红娘!
我看那些人能拿他有什么办法。
“这个………”
许仙有几分犹豫,对方素味蒙面,他又如何能下定决心。
“施主若是不知,可沿着这条路,一路行至城东十里坡,那里有一处白姓人家。”
法海一指一个方向,对着许仙轻轻一道,随后转身离去。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许娇容愣了一下,则是瞬间明白了过来,对着法海道谢。
“还愣着干啥,还不谢谢大师指点。”
看着许仙愣着和木头一样,许娇容脸色一怒,压着许仙道谢着。
法海和辛十四娘两人一路而行,同样是奔城东而去。
路上,辛十四娘有几分欲言又止。
“说吧。”
看出了辛十四娘的心事,法海停顿了下来。
“我不明白,你为何要撮合他们?”
本来辛十四娘就不信,白素贞一个修仙之人,会喜欢一个普通人。
现在看着法海居然撮合这一对,不禁傻眼了。
人妖殊途,彼此之间,怎么能相互结合。
这么简单的道理,法海不可能不懂。
可是懂了,为何还要撮合他们。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法海口中喃喃而道,一时间,辛十四娘瞪大了眼睛,盯着法海离去的背影。
这真的是得道高僧?
这真的是法海?
另一边,钱塘镇里。
“你,现在就给我去城外十里的白庄。”
许娇容听到法海的点拨,一回来,就把许仙给安排了出去。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姻缘之事,可是大事,不得不急呀。
“姐,你这让我准备一下嘛,我………”
许仙还准备说点什么,就见一个包袱被抛了出来。
“你要是没把人带回来,你就别回来了。”
坚定的话语,下一刻,许仙直接被赶了出来,大门紧闭了起来。
看着如此一幕,许仙不由无奈了。
蔚然一叹,拿起包袱,摇了摇头,向着城外而去。
既然大师都说有姻缘了,那他也只能去看看了。
就在许仙踏入城外之时,高空之上,法海和辛十四娘两人注视着。
“也不知道这个傻小子能不能过关?”
高空之上,辛十四娘看着许仙这般模样,总觉得不靠谱。
一旁的法海沉默不语,只是注视着许仙的一举一动。
密林之内,许仙一路沿着小道而行。
骤然间,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公子,救命呀。”
“公子,还请救命。”
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的消瘦,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女子则是头戴面纱,身躯之上,有着斑斑血迹,很是狼狈。
“两位,你们这是?”
许仙一愣,低下身来,正准备扶起两人,但下一刻,密林一旁,跳出一苍老老者。
身穿道袍,手中拿着铁剑和道符。
“且慢!”
老者一来,就口中大喝,神色狰狞。
许仙被这突兀的一幕,弄的一愣,但下一刻,还真停了下来。
“施主,那女子乃是妖孽,救不得。”
老者到来,一指指着下方的面纱女子,对着许仙而道。
“公子,不要停他胡说,我虽是妖,但我却从没有伤过人。”
面纱之下,女子急忙开口解释,但一句我是妖,就令的许仙不断后退。
妖呀,那可是妖呀。
“施主,切莫听信这妖女胡言乱语,她………”
“师傅,求你放过倩儿吧,徒儿求你了。”
老者话语没说完,就见那消瘦青年直接跪了下来。
一颗头磕在地,不断地向着老者求饶着。
“孽徒,你居然为了这妖女说话,你真是鬼迷心窍了。”
老者大气,这消瘦青年,正是他的徒儿。
但却是喜欢上了一个妖。
一个抓妖的人,居然喜欢上了妖。
并且为了这个妖,不惜叛出了师门。
他气呀,这种不孝之徒,简直令他气炸了。
一旁的许仙,听到这般的对话,心里也是明悟了几分。
这弟子和女妖相爱,师傅不允许,所以就这样了。
“师傅,我和倩儿是真心相爱的,你为何要拆散我们。”
消瘦青年哭诉着,他不懂,他不懂自己的师傅为何苦苦相逼。
“师傅,你总说世间之人,有好有坏,那么妖为什么就不能一样呢?”
“我和倩儿相处多年,她从未伤害过他人,更是行医散药,救济他人,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功德,你何苦相逼呢。”
话语之声回荡,听的一旁的许仙都是一愣,一愣的。
内心之中,觉得青年说的有几分道理,不自觉的不再感觉那般恐怖了。
“呸,妖就是妖,人人得而诛之,又何必讲那么多。”
老者口中不屑,眼神之间杀意外漏,却是令的许仙毛孔收缩,心里一凉。
“妖孽,受死。”
手中铁剑飞出,化为一道流光,直奔面纱女妖而去。
“娘子!”
消瘦青年大喝,身躯飞逝而来,却是径直的挡在了女妖身前。
“不要,相公。”
惊呼之声,就见铁剑飞逝,随着一声轻响,直接将男子洞穿。
鲜血飞溅,浸染当场。
许仙愣住了,无声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相公,你怎么这么傻?”
泪水婆娑,面纱女妖眼眸之中,泪珠不断低落。
看着眼前相爱之人,一点点的离去,悲痛万分。
“娘子,不要哭,无论在哪,我…都………陪…………”
男子的手缓缓升起,口中的话语断断续续,但还未说完,就已经断气。
“相公!”
悲鸣之声回荡,下一刻,就见面纱女妖紧紧抱住男子,下一刻,铁剑一推,直接将自己洞穿。
眼眸之中,有着一丝甜蜜和解脱。
“相公,我也一直陪着你。”
喃喃话语,深情至极,一旁的许仙,看着这一幕,愣愣无神。

9 月 4

6dlwx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鬥羅之諸天升級》-第五百八十三章再見許仙讀書-fpb20

鬥羅之諸天升級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升級
“嗯?”
船舶之上,白素贞眉头紧皱着,看着在自己面前的法海,不知其来意。
“法海大师,不知我又何因果?”
犹豫了下,看法海不似要动手,白素贞不由开口问道。
“我观施主与那许仙有千年之缘,今生结下红鸾姻缘。”
法海口中轻道,不由抬起头,看向了白素贞。
内心轻笑,不是都说他法海不懂爱吗?
那他法海就做一次红娘。
我倒是要看看那些背后之人,又有何办法。
“呵呵,法海大师,你说笑了。”
不失礼貌的笑了两句,白素贞内心可是丝毫没有想要以身相许的打算。
毕竟她一心修炼,只为成仙。
又怎么可能舍弃成仙之路,自毁仙路呢。
“是不是说笑,施主不日便会明白。”
看着白素贞此刻尚不明白,法海轻轻摇了摇头。
不明白无所谓,那些人会让她明白的。
“施主,这根姻缘一线牵送给施主。”
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根红色的细绳递给了对方,法海也不等对方回应。
对着身旁的辛十四娘点了点头,两人直接踏空而去。
“仙人呀。”
一旁的船家看着法海踏空而去,眼中有着深深的敬意。
这才是得道高僧,仙人姿态呀。
“姐姐,这和尚送你何物?”
小青看着白素贞手中的红绳,心里好奇,拿了过来,摆弄了半天,却是丝毫没有反应。
“什么嘛,一点也不好玩。”
将红绳丢了回去,脸上浮现一丝不悦。
“小娘子,这可不是玩的东西呀,这可是大师送来的姻缘呀。”
一旁的船家看着小青这般,不由开口大笑着,对着对方解释道。
“姑娘,法海大师可是有名的得道高僧,能够得到他的点拨,可是天大的福气呀。”
看着白素贞手中的红绳,船家都有几分羡慕了。
一句句话语,令的白素贞愣神良久,才回过神来。
低下头,看着手中的红绳,下一刻,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走吧,小青。”
道了一句,白素贞转身离去,眼眸之间,有着一丝坚定之色。
她白素贞,绝对不会嫁给许仙!
另一边,空山烟雨之间。
“你就这么确信她会嫁给那个叫许仙的书生?”
辛十四娘看着远处呆头呆脑的许仙,怎么也察觉不出对方哪里好了。
那白素贞可是修仙千年的蛇妖,又怎么可能为了这样一个凡人,放弃仙路呢?
报恩的方式有千千万,给许仙一世荣华富贵不好吗?
“人世间最难猜的就是情爱。”
法海同样看着下方,其口中缓缓而道。
“情不知缘起,一往而情深!”
淡淡的话语道出,辛十四娘内心不由一紧,犹如小鹿乱跳一般。
目光不争气的看了一眼法海,但很快驱散。
不过,很快辛十四娘就疑惑了?
咦,你不是和尚吗?
怎么比她还懂这个?
“走吧,我们去钱塘。”
前方路远,许仙不过一介凡俗,还是需要多多磨炼一番的。
两人身影一动,直奔远处的钱塘而去。
另一边,位居仙岛的身影睁开了眼眸,眉头一蹙。
右手掐诀而起,周身法力涌动,显然在推演着什么。
“咦?命运有变动了?”
口中惊呼出声,白素贞的命运仿佛被人拨动了一般。
“好胆,居然敢坏我佛门之事。”
身影有了几分怒意,下一刻直接消失不见。
钱塘之内,古桥之边。
法海和辛十四娘两人坐于一个摊前。
“你小子,让你好好考取功名,你不干,今日非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不可。”
“别呀,姐姐,我错了。”
街道之间,巷口之处,两道身影匆匆而来,一前一后。
为首之人,正是之前离去的许仙。
身后跟着的,正是其姐姐。
“咳咳。”
轻咳两声,位于身后的辛十四娘微微起身,口中轻喝。
“指引迷途君子,提醒久困英雄。”
“莫问姻缘何去,有缘千里相会。”
话语之声落下,虽然不大,却是清晰可见。
一时间,追打的两人顿时注视而来。
就见一个算命摊子前,坐着一个和尚,顿觉几分怪异。
“咦,法海大师?”
和法海有过一面之缘的许仙,顿时认了出来,口中惊呼。
身后追来的女子,听到法海二字,也是惊呼了。
“施主,看来我们有缘。”
法海微微一笑,对着许仙示意,一指桌前的位置。
许仙仿佛也是懂了,不过靠了过来,坐了下来。
“大师,你怎么在这里摆摊了?”
看着和尚算命,许仙觉得有几分怪异。
“嘿,你个臭小子,居然敢说大师。”
刚问完,许仙就被打了一掌,许娇容一脸怒意的看着他。
佛门得道高僧,怎么能够如此无力。
“哈哈,无事,只是佛渡有缘人!”
法海轻笑,不在意的开口道。
一旁的许娇容连连道罪,而看似愚笨的许仙,则是仿佛开光了一番。
“大师,你是说我是有缘人?”
轻声的开口,许仙疑惑了?
他从小可都没有什么好运气的,就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没错。”
法海也不拖延,直接毫不犹豫的道出。
“我观施主前世,有一宿世姻缘,千年之期已至,姻缘不日将至。”
法海有模有样的推演着,口中神色庄重的道出。
“啊……大师,是真的吗?”
一听到许仙有姻缘将至,许娇容激动了。
正所谓长姐如母,许仙是其一手拉扯大的。
能够看到许仙成家,也算是了却心愿了。
而许仙则是挠了挠头,有几分愣神。
“出家人不打诳语。”
法海点了点头,但却是又欲言又止,犹豫了下,还是继续开口。
“不过,这姻缘事关重大,需要施主有大恒心,大毅力。”
法海话语道出,却是令的许娇容和许仙两人一愣。
“这姻缘乃是天定,两人虽有千年姻缘,但此生将历经磨难,唯有两人携手同行,才能拨开云雾见月明。”
法海道出,神色不由严肃了几分,态度端正了起来。目光看向了许仙。
“施主,若是如此,你还愿意吗?”

8 月 30

m820s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鬥羅之諸天升級-第五百七十七章即墨事了熱推-ab76q

鬥羅之諸天升級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升級
“轰隆!”
巨响传来,滔天巨浪之下,一声声痛苦的哀嚎之声回响。
高空之上,真龙俯瞰着下方的蝼蚁,他可以轻易的灭杀他们。
但此刻却是要看着他们痛苦的死去。
龙女的经历,在他的眼中浮现,他要将这一切,加在这些人的身上。
远处的高山之上,法海袈裟飞过,放下一群无辜可怜之人。
此刻的山巅,辛十四娘愣愣的看着眼前一幕。
虽然她见到龙女那样,她也愤怒。
可是,她也没有想过,要屠杀这么多人。
“唉。”
一声叹息,法海看着这一幕,无力阻拦,其实内心之中,也不想阻拦。
这些人都是吃了那什么长寿丸,体内有了龙女的龙血。
平日还没有问题,此刻被真龙引动,已经陷入了癫狂。
看着在巨浪下挣扎,痛苦的众生,法海眼中有了一丝迷茫。
佛救世人,可是眼前这些人又真值得救吗?
从小在金山寺中长大,法海听多了佛法,但此刻第一次质疑了佛法。
尤其是陈小明的记忆之中,各种以自身为根本,实力超脱世界的大佬。
那样的存在,又怎么会信佛。
也许这世上本没有佛,只是一些人的实力太强,众生信仰他们,也就有了佛。
法海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思索了很多。
“咻。”
就在众生接受苦难之时,远处的天空之上,一道祥云漂浮而来。
七彩霞光涌现,照耀天地虚空。
“真龙,你已报了仇,又何必牵连无辜,住手吧。”
净莲之上,一道庄重的身影缓缓浮现,身旁有着金童玉女,一手捏指,一手持净瓶。
一挥手,甘露降下,就见滔天巨浪,顷刻间退了下去。
即墨之地,苦苦挣扎的众生,此刻得救了。
一个个的跪伏在地,口中颂着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菩萨。
“哼,你敢阻我?”
真龙口中冷笑,对于到来之人,丝毫没有疑惑。
“真龙,你迷了心智。”
到来的身影口中轻喝,一挥手,就见甘露再度飞出,三光神水化为一根根冰棱,刺向了真龙身躯。
“滚!”
真龙顿时暴怒,身躯之上,龙息涌动,口中龙源一口灼光喷出。
下一刻,就见三光神水化为的冰棱,顷刻间化为虚有。
“你还不够资格,回去换大的来。”
真龙不屑,一挥手,滔天巨浪涌出,却是连同到来的身影一同包裹而下。
一时间,到来的身影迟疑了,犹豫了下,还是一咬牙,直接退了出去。
“别呀,菩萨别走呀,救救我们吧。”
“救苦救难的菩萨,求求你,救救我吧。”
“别走呀,你不是菩萨吗,你怎么能走呢?”
“………………”
一声声哀嚎,祈求之声,但到来身影却是没有停留,径直离开。
“哈哈哈,一群自不量力之人。”
真龙大笑,却是尽情的折磨着这些人。
凡是与龙女有关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而另一边的高山之上,辛十四娘看着菩萨出面,本以为会有转机。
但菩萨居然直接走了,丢下那些人,独自一人跑了。
“这………我没看错吧?”
那可是救苦救难的菩萨呀,居然就这么走了?
这和辛十四娘所听闻的不一样呀。
“唉。”
一声叹息,那自然是菩萨,只有当佛自己都自顾不暇之时,谁还有心来管你。
第一次,法海见到了实力面前,连佛都要退避三分的。
“走吧。”
看了一眼山腰之处的众生,法海没有停下再帮他们。
接下来的路,要靠他们自己。
“啊………这就走了?”
辛十四娘还有几分不舍,不甘心。
“不走,还能做什么。”
法海摇了摇头,一句话直接让辛十四娘愣住了。
的确,连菩萨都溜了,她留下来也是白搭。
远处的天空,法海缓缓而去,身后的即墨之地,真龙在进行着一场屠杀。
辛十四娘显得有几分沉默,跟在法海身后,不知不觉间,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驻地。
“你到了,该分开了。”
看着下方,法海平静的道了一句。
即墨之地的妖气结束了,他也要换一个地方了。
真龙的出现,让他明白,实力的重要。
内心中,对于佛的信念渐渐的变了。
“喂,好歹经历了这么多,就想这样把我丢下?”
看着法海要离开,辛十四娘急了,谁说她要回去的。
“嗯?你到了,不回去?”
指了指身下,当初带着对方,就因为对方是妖,可以感知,也对即墨之地熟悉。
现在事情结束,自然没必要带个拖油瓶。
“回不去了,我已经被赶了出来。”
默默地低着头,辛十四娘缓缓讲述了起来。
而法海则是听的一个头两个大。
自己被那山神给套路了。
看着眼前这个无家可归的女妖,法海揉了揉眉头,有心想要拒绝。可是还是没法忍心。
“唉,服了。”
叹了一口气,法海最终还是没法忍心。
“好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开口应了下来,辛十四娘顿时脸上露出笑意。
“嗯嗯,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法海看了一眼,摇了摇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吧。”
选了一个方向,法海径直而去,辛十四娘缓缓跟在身后。
而就在两人离开之后,下方的云雾之间。
一位老妪正笑着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
“嗡…………”
身后传来波动,下一刻,就见一位穿着甲胄的男子走了过来。
“事情怎么样了?”
“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了。”
老妪口中应了下来,下一刻,身影退去,波动消散。
一直到良久之后,老妪才深深的舒了一口气。
直到此事,老妪才颇为担忧的看了一眼法海离去的方向。
对方身上怀有佛种,未来前途无量。
可惜,佛教已经崛起过一次了,众多势力,不可能再让佛教崛起了。
法海这个身怀佛种之人,必然会受到各方势力的关注。
老妪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下,将辛十四娘送过去,是好还是坏。
“唉,一切都只能靠你自己了。”

8 月 18

pmv72精华小說 鬥羅之諸天升級 txt-第五百六十六章追妖讀書-9xr72

鬥羅之諸天升級
小說推薦鬥羅之諸天升級
庄园之内
法海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辛十四娘,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放走的妖可不是什么善妖,手上沾满了鲜血,与不少人结下了因果关系。
“刚才和那妖对视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眼中有的是愤怒。”
弱弱的开口解释道,刚才是一时心急,此刻辛十四娘才想起对方的身份。
“就因为这个?”
法海眉头紧皱,就因为这个,就敢阻拦他?
法海不禁疑惑了起来。
“嗯,我相信他是有原因的。”
辛十四娘缓缓抬头,话她都说了,此刻也没有了后退之理。
抬头与法海对视着,丝毫不怂。
“你或许察觉不到,但我可以感受的到。”
同样为妖,辛十四娘可以感受到那鱼鳞妖的愤怒。
那愤怒之中,有对爱失去的悲痛。
也因为这个,她才拦了下来。
法海迟疑了下,正好身后的李宁匆匆而来。
“小施主,妖抓到了吗?”
李宁一到,就急忙忙的开口询问道。
法海微微转身,看着对方到来,犹豫了下,还是问了出来。
“你与那妖究竟有何瓜葛?”
法海内心还是信十四娘的,此刻问出,却是令的十四娘内心松了一口气。
“啊………这………”
突然的喝问,令的李宁一惊,有点措手不及。
“最好如实告诉我,否则我现在就离开。”
对于这些油嘴滑舌的商人,法海直接开口威胁道。
“别,别,小施主,我说。”
眼见法海要走,李宁开始急了,一把拉住,却是开口了。
这一年多时间,他找了不少,也就法海最有本事。
所以李宁也不想让法海这么走。
“小施主,我们到那边坐下聊吧。”
一指不远处的小亭,李宁在前面引路。
法海和辛十四娘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等到众人坐下,李宁这才缓缓开始讲述。
原来即墨之地,几年之前曾经遇到过妖怪。
一头母妖,在这东海之滨作乱。
即墨之人,为了斩妖,特意从各地请来的捉妖师傅。
最终,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将对方斩杀了。
可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一头公妖。
寻着痕迹找了过来。
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李宁缓缓讲完,辛十四娘愣住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小施主,求求你,帮忙收了吧。”
李宁一脸陈恳的祈求着。
法海目光多看了对方几眼,没有说话,直接带着辛十四娘回到了住所之内。
一路回到住所,辛十四娘都是闷闷不乐的。
显然,她没有想到,会是妖杀了人。
人杀了妖,之后妖来复仇。
法海看着辛十四娘深思之中,他同样也在思考着。
李宁说的故事,可以解释的通。
可是鱼鳞妖连续几次的助纣为虐,也让法海在意。
若是一般的妖,肯定不会说这样的话。
这不得不让法海怀疑,李宁的故事还有一部分隐藏了起来。
只是那一部分,法海不知道了。
不过,抓住那鱼鳞妖,一切自然就解开了。
法海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你说,妖杀人,人杀妖,这样下去,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深山之中修炼,世间之艰苦,辛十四娘根本不懂。
此刻听到妖杀人,人杀妖,显然乱了她的心神。
“为了什么吗?”
法海此刻也是微微愣住了。
活的比辛十四娘还少,法海还真不懂这个。
不过仔细翻看了下陈小明的记忆,法海沉默了下。
“也许为了生存吧。”
不确信的答了一句,下一刻,两人陷入了沉默。
即墨之地,小镇以外的一处洞穴之内。
“滴答………滴答…………”
紫色的血液滴落而下,一道长满了鱼鳞的身影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处理着伤口。
法海最后的一击扫射,虽然歪了,但还是擦伤了他。
此刻一边忍着疼痛,一边包扎起了伤口。
待到一切结束,身影才躺了下来,满头大汗。
“等我,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
口中喃喃道,身影一点点的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
庄园之内,法海和辛十四娘早早就已经收拾了一番。
昨夜已经决定先抓妖物,等到抓到再说其他。
此刻两人出发,却是在小镇之内寻找起了妖物。
昨夜对方逃走,但留下了血迹。
显然对方已经受伤了。
只要找到血迹,沿路追踪就可以。
“这边。”
同样为妖,辛十四娘显然被法海的感触更加灵敏。
不过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找到了血迹。
“嗯,看来是沿着这边走的。”
看了一眼血迹的落点,对方显然是奔着一处而去的。
与辛十四娘对视了一眼,两人也是直接追了上去。
血迹一路来到小镇之外,却是失去了踪迹。
“嗯?在这里消失了。”
仔细查看了下四周,却是再也没有痕迹了,而一旁的辛十四娘则是走到一旁的河边。
“是借助河水逃走了吗?”
法海同样也是猜测到了。
只是看着河水而下,法海也不知道对方究竟逃到了何处。
“在上面!”
沉默之中的辛十四娘开口道,一指一个方向。
“嗯?”
法海眉头一皱,有点疑惑了。
这明明没有线索呀。
“我再想,如果我是他,受了伤,会往哪里逃。”
辛十四娘微微转身,缓缓分析道。
“那里,应该是最适合躲避的地方,有山有树有沟壑。”
法海沿着手指的方向看去,那里的确地形复杂,躲避之处很多。
“走,去看看。”
点了点头,既然追到这里了,法海出声,带着辛十四娘走了过去。
一路多是茂林碎石,阴暗角落很多,法海和辛十四娘两人刚刚踏足,却是停了下来。
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碎石之上,一滴紫色的妖血再现。
两人对视一笑,沿着血迹一点点的摸了过去。
直到在一处山洞入口之处,停顿了下来。
看着入口之处的妖气弥漫,法海将辛十四娘拉至身后。
“小心。”
小声的提醒一句,随后缓缓踏入山洞之内。
“嗯。”
被法海护在身后,辛十四娘点了点头。
而就在两人一步步向山洞而去之刻,就见领头的法海骤然心里一突,一股危机之感而来。
“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