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0

0rfci精华都市异能 大唐醫王 線上看-第三十二章 關鍵時刻鑒賞-ym13i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孔文秀也好,尉迟敬德家的长媳也好,都没有能从房奉珠这里拿到自己想要的镜子……不光是她们,几乎所有来俱乐部的贵人们都没有能够拿到。
牢骚自然是满腹,但是也没有哪个不开眼敢公开抱怨。
毕竟这里的主人是韩王妃,背后站着的是大唐的韩王。而不考虑实际权势的话,在大唐敢说自己比韩王地位要高的,也只有皇城里的那位皇帝陛下了。更别说人家韩王妃本身也不是什么“弱势群体”,娘家可是房玄龄!
长安城中敢欺负这位的,恐怕还真是没几个!
所以在房奉珠明确表示短时间内没有玻璃镜的供应之后,无论关系密切的孔文秀,还是家里有矿的尉迟家长媳,都只能无奈的放弃了那点小心思。
只不过……
当一个浑身散发着“雍容华贵”气息的少女走到房奉珠身边,低声问了一句:“婶婶,真的没有了吗?”的时候,她却有些犹豫了。
有些心虚的四下里看了看,房奉珠低声道:“大王说了,最近会送给……咳咳,给你们每个人送上一面,放心等着就好了。”
“啊?真的吗……”
“嘘……小点儿声!”
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房奉珠赶紧扯了扯来人的衣袖,低声道:“这事儿不要张扬,别让别人听到了!”
对于大王的决定房奉珠自然是不会反对,但是却也头疼的很。
隐隐的,房奉珠也有后悔了。
后悔当初没有考虑大王的那番话,把这面镜子给带到了俱乐部来,而且……甚至她还通过李氏等人的口,把将来优先把玻璃镜卖给俱乐部的会员这种事儿页说了出去!
结果就是虽然申请入会的人数量大增,但是房奉珠本人也被烦的够呛!
而且让她无奈的是哪怕她觉得这些人烦的很,也不能表现出来,甚至还要耐心的一遍遍解释,一遍遍说明——倒不是说房奉珠怕她们或者怕她们身后的势力,而是没有这个必要。而且既然当初开了这家女子俱乐部,自然而然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比如说眼前的这位公主,房奉珠就很不喜欢,但是依然要小心的应对着。
因为除了对方是皇帝的亲女儿之外,同时还是李元嘉的侄女。甚至于如果算起另外一层关系的话,对方还是房奉珠的弟妹……
没错,咱们大唐的亲戚关系就是这么的乱!
说到这里的时候,恐怕已经有很多人猜到了这位少女的身份——没错,正是大唐的高阳公主,也就是房俊即将过门的老婆!
对于李元嘉来说,这亲戚关系乱得很。
但是对于房奉珠来说……或者说对于这个时代的人们来说,这种亲戚关系却相当的普通,没什么好纠结的。
只不过自己的这个侄女或者说弟妹,房奉珠真的不太喜欢。
高阳很漂亮,无论长相还是气质都对得起她公主的身份,但是接触了几次之后房奉珠发现,这个侄女……嗯,兼即将成为的弟媳性格上着实有点不讨人喜欢。
太过于骄傲,也太过于功利了。
比如说刚来的时候,明明就是冲着俱乐部里的各项设施和游戏,甚至于来自韩王府的美食,但是高阳始终都是一副仰着脸看人的样子,似乎对所有的人和东西都很是不屑的样子!
和长乐、豫章等人相比,可以说完全不同。
甚至就连房奉珠这个嫂子……嗯,兼婶婶身份的韩王妃,高阳也颇有些看不上眼的意思,态度相当的微妙,都不顾人家才是这个俱乐部的真正主人。
但是,当玻璃镜的消息传出来之后,高阳的态度立刻就变了。
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还是那一副高傲的样子,但是到了房奉珠这边,立刻就变得通情达理、温柔体贴了。
所以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房奉珠怎能喜欢?
只不过就算心里再怎么的腻歪,高阳终究也是她的“侄女”,同时马上也要成为自己的弟媳妇,所以房奉珠还是要保持着亲热的态度。
反正玻璃镜早晚会给她,提前说一声也没什么。
而且……
想到房俊和高阳马上就要举行的婚礼,房奉珠这心情真的是相当的复杂,看向这位高阳公主的眼神也变得古怪了起来……
……
就在高阳为了暂时得不到的镜子而烦恼,房奉珠为了弟弟即将迎娶的媳妇而头疼的时候,在距离长安城千里之外的西域高昌国,同样有两个人因为一件事情而感受不同。
大总管侯军集,终于下定了决心。
当然严格来说,也不是侯君集下定了决心,而是长安城中的李世民最终下定了决心——他不想饶恕对方的不敬,或者说不愿意轻易放过这个杀鸡骇猴的机会,给侯君集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收到命令的第二天,大军就动了起来。
不会离开就对高昌国展开进攻,但是毫无疑问的是,大军上下立刻就知道了这个结果,而一直都在翘首期待的王翰与黄仁也终于迎来了一个答案。
两个人,心情大不相同。
王翰自然是欢喜雀跃,满心的兴奋,几乎在得到消息的一瞬间就冲出了自己的营帐。在他一连串的命令之中,整个“医疗队”迅速的行动起来——盘点物资,准备用具,等待着上他们的战场。
而在王翰的身后,是一脸死鱼样的黄仁。
别的不说,万一要是哪个家伙不开眼,专门冲着他们来呢?或者说万一要是谁的弓箭射的不准,飞到了自己头上来呢?
反正一想到这些可能性,黄仁就很慌,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至于说把两人一切都看在眼中的马原则是嘴角一抽,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觉得好笑还是担心。但是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这一次的高昌之战,绝对将会是他们这些人一辈子的关键时刻……

9 月 7

5f3oj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醫王討論-第二十九章 達成一致推薦-9ps1q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是我的风格?
听了这句话之后,李元嘉的表情也变得古怪起来,心里面也是相当的无语。
他当然听出来了皇帝的意思,这是拿之前玻璃……嗯,甚至纸牌、麻将和大地主的高价来说事儿呢!
大概来说,应该是讽刺?
毕竟李元嘉身为大唐的亲王,不担搞出了一些“奇淫技巧”的玩意儿,还用很高的价格拿出去售卖,皇帝一直都是有些不太满意的。只不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皇帝一直都没有真正的禁止他去做而已。
关于这一点,李元嘉心里很明白。
他知道如果自己当初先拿出来的不是曲辕犁,不是白纸,而是纸牌之类的东西,而且后来又改进了翻车,并且还让木匠们的效率大增……当然了,还有去年那十年一遇的大旱灾加成,都让李元嘉的“喜好”有了另外一层外衣,皇帝肯定是无法容忍他如此胡来的。
说到底,李世民还是个实用主义者。
虽然自己弟弟做生意这种事儿确实有点膈应,不过曲辕犁和翻车等存在,给大唐带来的也是实打实的好处。而且铁锅炒菜和桌椅板凳等“发明”,李世民自己也颇为喜欢。再加上李元嘉这小子只是喜欢工匠之事并且做做生意而已,总比某些让皇帝恼火的兄弟要强,所以也就默许了下来……
在无语的同时,李元嘉更多的则是开心。
因为他能很明显的听出来老二的意思,那就是这事儿啊……
成了!
不用对方把话说的太直白了,李元嘉就知道老二已经彻底下定了决心。
他必须要体谅一下自己的二哥,毕竟老二是大唐的皇帝,李元嘉总不能非要等到他说出“这生意我做了”这句话之后,才能猜出答案吧?
那未免就太不上道了。
所以眼看着老二已经彻底心动,并且一脸“漫不经心”的开始和自己探讨一面镜子多少钱的问题,李元嘉自然是心领神会,瞎扯了几句后嘿嘿一笑道:“二哥,这镜子嘛……就像我刚才说的,做之不易,除了长乐、高阳她们之外,臣弟是肯定不会免费往外送的,谁想要就要花钱买!只不过……”
“嗯?只不过什么?”
眉头一挑,李世民似笑非笑的问道。
“咳咳,只不过臣弟的本事,也就在长安城里面了。”
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李元嘉继续说道:“一出长安城的话,距离近一些还好,距离远一些的话……唉,臣弟实在力有未逮啊……”
“力有未逮?”
“呃……”
看到皇帝表情一动的样子,李元嘉嘴角顿时一抽。
这个成语,还没有出现么?
犹豫了一下,他赶紧解释道:“嗯,就是力所不及的意思……咳咳,二哥,总之一句话,长安城之外的买卖,您这边能不能帮臣弟一把?”
赶紧岔开话题的同时,李元嘉心中也是腻歪的很。
妹的!
这老小子今天叫自己过来什么意思,他当然知道,而且之前说了那么多也是围绕着这一个话题。结果明明是送钱的事情,偏偏还要说的像自己要求着对方一样。
这感觉,真的让人腻歪。
不过,谁让对面坐着的是皇帝呢?
所以哪怕心里膈应的很,李元嘉也只能是满脸的堆笑,说着自己都觉得无聊的话——不过想想的话,人家李老二也一直忍着自己这几年“喜好工匠之事”和“做生意”的事情,帮助他压下了皇室各路人马的不满……
这么一想,李元嘉也就没什么怨言了。
“行,就交给朕吧!”
在李元嘉“几次三番”的“请求”之后,皇帝似乎最终拗不过他,点了点头笑道:“回头我让内府局人去找你就是了……”
“是,多谢二哥!”
压下心头的兴奋,李元嘉深吸了一口气,开心的笑了。
内府局,内侍省的六局之一。
内侍省是唐朝的说法,放到清代的话应该就是内务府?反正就是掌管皇帝的一切“私人事务”,说白了就是专为宫廷内部服务的机构。内府局的话就是掌管财货的地方,让他们和李元嘉的韩王府合作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李世民轻描淡写之间,就把玻璃和镜子的五成利润拿到了手中。
是的,五成!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兄弟俩早就形成了一个默契——上次聊这个的时候,李元嘉就明说了给皇帝五成利润,自然无需再多言。
而这五成利润,将会是一笔庞大的数字!
或许最开始的时候不会太多,毕竟李元嘉除了送亲朋好友和侄女、妹妹们之外,还要满足长安城中各个权贵们的需要,但是最迟到五六月份,当城外的工坊中玻璃和镜子的产量上去之后,就要给皇帝足够的甜头了。
一个月几十块玻璃和十块镜子,怎么也要保证的。
这样一来,李世民每个月少说也有上万贯的收益……而且别忘了,这只是暂时的,一旦等到明年的时候产量大增,数量翻上几番,那利润就是打着滚的往上涨……
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打算,李世民自然是连连点头,脸色略有些不自然的道:“呵呵,不急,不急,这种好东西自然是要先让长安中人用上才对……咳咳,十一郎,我记得你的人跟着去了高昌,可有消息传来?”
很是生硬的,皇帝转移了话题。
而看到了李世民眼中闪过的那一抹尴尬,李元嘉眨了眨眼睛,心中了然。
啧啧,竟然“害羞”了?
所以眼皮子跳了跳,李元嘉心里面嘟囔了一句“这就是又想当那啥,又想立那啥吧”之后,干脆的也转移了话题,笑着摇头道:“前几日有消息传来,说是大约在年底抵达西域,但是具体现在情况如何,臣弟真的不是太清楚,也不敢打听太多啊……”
……
靠,写的越来越烂的,好烦躁!

9 月 4

q9mwi精品都市小说 大唐醫王笔趣-第二十八章 是你的風格熱推-x0fx4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等等?呵呵。”
两眼一眯,李世民看向弟弟的眼神立刻就变得古怪了起来:“十一郎,你老实的告诉我,这个所谓的等一等,是不是有什么谋划?”
“呃……”
眼皮子一跳,李元嘉顿时有些无语。
不过想了一下之后,他也不敢“欺君”,马上就点头道:“二哥,一方面是因为臣弟想要把前面做出来的玻璃送给亲朋好友,包括长乐、高阳她们……”
“嗯?你要送给丽质她们?”
听到这里的时候,李世民忍不住打断了弟弟的话。
“对,没错。”
察觉到皇帝眼神中的微妙变化,李元嘉心头一突,赶紧笑道:“虽说这玻璃镜确实是个稀罕物,但是……二哥,臣弟想要卖的贵一点,又怕她们觉得太贵了,所以干脆就先送一批给长乐她们……您想啊,咱们大唐的公主们都在用的东西,再贵应该也有人买的吧?”
“……”
听了他的这番话,皇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一会儿后才没好气的说道:“合着你把注意打到了自己侄女身上,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哈哈,也不全是啊!”
察觉到皇帝眼中的那一抹光芒渐渐散去,李元嘉心头一松,笑着说道:“毕竟玻璃镜这种东西,公主们应该也会很喜欢……算是两全其美嘛!”
“哦?那小泰、小恪他们呢?”
“他们?他们我就不给了!”
眨了眨眼睛,李元嘉毫不犹豫的说道:“这东西只有在女人身上才会发挥最大的价值,男人的话……呵呵,他们想要也可以,到时候花钱买就是了!”
听了弟弟的这番话,李世民眼中的最后一抹异色终于彻底的褪去了。
而察觉到这一点之后的李元嘉,心头也彻底的放松下来——真不是他过于小心,或者说李世民疑心太重,实在是因为大唐一朝,公主们的影响力可不算小,有的甚至比一些亲王的影响力还要大一些!
比如说长公主李丽质,除了受皇帝宠爱之外,还是赵国公家的长媳!再比如说房俊那未过门的媳妇高阳公主,将来搞出那么多的事情,要是光有一个公主的名头的话,怎么可能?!
所以不管皇帝怎么想,李元嘉谨慎一些总是好的。
这是重生以来他的处世之道,也是打算这辈子坚持下去的一个风格——哪怕将来年龄老了,还有要继承自己亲王爵位的嫡长子,还有其他成为郡王或者公侯的儿子们,李元嘉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来。
说白了,他就想当一辈子的闲王,没兴趣搞其他的。
而且就算是想搞,他自认为也没有那个本事啊。
上辈子管几个人都焦头烂额,李元嘉哪里敢搞什么造反的勾当?别的不说,光是一个培养势力就足以让他焦头烂额——清楚的认识谁能相信谁不能相信,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外科医师能搞定的事情。
这辈子也就是投了个好胎,不然的话,恐怕就真的只能靠卖“手艺”过日子了!
所以一直以来,尤其是在李世民面前,李元嘉是严格遵守着自己立下来的规矩,除非特殊情况,绝不和朝中大臣们,尤其是自己的侄子们搅合在一起。
除非像李泰想要学数学,李恪想要马车和水泥这种事情,李元嘉才不会拒绝。而这种事情就算是被皇帝知道了也绝对不会有事儿,毕竟现在几乎全长安的权贵们都知道韩王好数学,好工匠之事,为此还特意写了一套关于数学的书……
扯远了。
放下心来之后,李元嘉这才嘿嘿一笑道:“二哥,您想啊,丽质她们可都是咱们大唐的公主,地位最高也是最尊贵的一群人,她们用的东西……呵呵,别说长安城中的那些贵妇们,恐怕就是高丽、突厥的贵妇们,都会抢着用吧?”
“呃……”
听了他的这番解释之后,李世民脸色有些黑的同时,也是心中一动。
没错,大唐皇帝是不太懂广告的概念,不过却能听懂弟弟这番话的意思。而且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这事儿还真是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毫无疑问,大唐的公主们就是长安的时尚风向标。
正常情况下只要丽质她们谁穿了一件新衣服,或者用了一件什么新首饰,虽然那些贵夫人们不敢直接用一模一样的,但是在不逾制的前提下,某些细节上却能模仿个十足十!甚至于一些胭脂水粉,只要是公主们用过的都会价格暴涨,大受欢迎。
就算不知道什么叫名人效应,可是道理李世民还是懂得。
这就是为什么听了老十一的话之后,皇帝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然后立刻就心动了的原因:“十一,如此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这一面镜子往外售卖的话,恐怕价值不菲吧?”
“呵呵,那是自然!”
眨了眨眼睛,李元嘉咧嘴一笑道:“今后一两年内,每个月最多就是十块八块的玻璃镜面世,价格便宜了怎么行?臣弟初步想着……嗯,一面镜子一千贯,二哥以为如何?”
“嗯?一千贯?”
听了他的话之后,李世民的面色变得古怪了一些。
而皇帝的反应则是让李元嘉心中一惊,下意识的睁大了一些眼睛——奇怪了啊!听到一千贯这个数字,不是应该大吃一惊的么?就像当初皇帝知道一面玻璃的价格时那样么?
一时间,李元嘉这心里有些忐忑了起来。
在他的预期之中,皇帝应该是一副震撼的表情——贞观十三年……哦不,贞观十四年的时候,一千贯绝对是一笔大数字,哪怕皇帝也不可能熟视无睹才对。所以在李元嘉看来,皇帝应该是震撼之余,表达一下自己的担心,或者愤怒才对。
毕竟这是大唐初年,对于奢靡还是颇为戒备的。
但是李元嘉怎么也没想到的是,皇帝竟然是如此一副风淡云清的模样,只是表情上看起来略有些……嗯,意料之中的感觉?
“呵呵,一千贯啊……”
就在李元嘉心中有些忐忑,搞不清楚皇帝到底在想些什么的时候,李世民微微眯起了双眼,轻笑道:“虽然比我预想的要高不少,但是仔细想想的话,确实是你韩王的风格嘛……”
……
抱歉,重感冒,惨透了。

8 月 29

vgc2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醫王 線上看-第二十五章 偶然所得相伴-sn6kf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大王,大王!”
“……”
听到身后的呼喊声,李元嘉的眉毛跳了几下之后,很是无奈的停下了脚步。不过在转身的时候,他的脸上还是堆上了笑容:“卢国公,可是有事?”
“嘿嘿,确实有些许小事。”
猛地搓了搓自己的一双大手,程知节凑上前低声道:“大王,就是刚才那镜子……不知道大王那边还有么?您也知道,家中的女儿甚是爱美啊……”
“……”
眼皮子又跳了几下之后,李元嘉强忍着没让自己翻个白眼。
爱美?
老程家的小女儿今年不过十几岁,确实正是爱美的年纪……不过话说回来了,不管是哪个年龄的女人,只要有条件的,又有哪个不爱美的?
而且……
老程家的闺女,他李元嘉又不是没见过!
虽说程知节的几位夫人相貌都不差,但是……不得不说,在见过了老程家的闺女一次之后,李元嘉的脑海中就留下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简直就是盛唐时期的丰满!
再加上一双遗传自程知节的小眼睛,以及她那个年龄特有的青春美丽疙瘩痘,在一个现代人眼中着实和美丽挂不上边……
“咳!咳咳!”
脑海中刚刚泛起了程家小姐的面容,李元嘉就轻咳了几声,拒绝让自己想下去了。
倒不是说不愿意回忆,而是觉得自己用如此的标准去评判一个少女,心中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的惭愧。
不过无论如何,在镜子这件事情李元嘉还是不愿意马上答应的,所以笑了笑之后说道:“卢国公,不是本王不愿意,实在是……唉,这镜子做起来实在是费劲,整个王府能做的也就那么一个人,没办法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元嘉叹了口气,显得颇为为难。
当然了,推托之词而已。
虽然事实上现在能够做好玻璃镜的工匠确实不多,但是一个月下来,终归还是能做成几面的。如果运气好一些的话,做出十几二十面也不是不可能!而如果把那些工匠们手滑做出的残次品也加上的话,那数量就更多了。
只不过在李元嘉的计划中,还不到把它们拿出来的时候。
首先第一点,残次品他是绝对不会往外卖的。
实际上,虽然韩路成他们竭力反对,但是李元嘉依然决定把所有做出来的残次品全部砸碎,一件不留!
原因也很简单,他不允许玻璃镜的逼格降低。
一面相对完美的小镜子卖一千贯的话,或许残次品也能卖个几百贯,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但是李元嘉心里同样很清楚,对于那些愿意花一千贯买一面镜子的人来说,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其他人花几百块买一面,哪怕那是不完美的瑕疵品!
说白了,这小小的玻璃镜,恐怕会成为大唐最顶级的奢侈品,从而成为某些人眼中地位或者财富的象征。
此外……
就算早就计划好了用玻璃镜子来圈钱,但是对于现在的李元嘉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先满足自家人的需要。
家里的王妃就不用说了,李元嘉早就准备好了一面同样完美的玻璃镜,可是还有舅舅宇文士及那边,舅妈李氏和小丫头宇文修多罗,至少要准备两面吧?还有老丈人房玄龄那边,岳母和房奉珠的大嫂,也要准备两面吧?还有李元嘉的姐妹,以及他的那些个侄女们,总不能等到将来卖给她们吧?
李承乾、李泰和李恪他们,李元嘉是绝对不会送镜子的,倒不是说不舍得,实在是考虑到了政治上面的因素,他怕有人误会自己故意结交甚至讨好这些皇子们。而且一想到未来这兄弟几个都要为了皇位争个你死我活,李元嘉就更不愿意掺和进去了。
最多……
咳咳,到时候可以给晋王李治送一块过去。
毕竟那是长孙皇后的嫡子,而且因为年龄等方面的因素,现在也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就算是韩王与之交好应该也没有人会胡乱猜疑什么……当然了,李元嘉绝对不是因为知道晋王才是未来成为大唐皇帝的那一个,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但是皇室的那些公主们,李元嘉可不打算从她们身上赚钱!
一块镜子的真实成本,真心不高,而从自己妹妹或者侄女身上圈钱,李元嘉还没有混蛋到那个程度。
所以这样算算的花,基本上未来两三个月的玻璃镜产量就都被预订了。
卢国公也好,赵国公也好,无论你在朝中的地位多高,多么受皇帝的宠信,都必须要往后排,而且都必须要花钱买!
还是那句话,李元嘉必须要和他们保持距离。
所以无论程知节如何的纠缠,他始终就是一句话——暂时没货,最快也要三四个月之后才行。
而李元嘉的这个反应,无疑让程知节急了。
不过就在他两眼一瞪,准备不顾面子死缠烂打的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卢国公,这里可是大殿之前,大兴宫内,你多少也要注意一点吧……”
听到这个声音,李元嘉和程知节同时扭头看去,然后同时看到了梁国公房玄龄的身影。
“……”
讪讪的一笑,程知节不吭声了。
虽然很多小说里都把这个家伙写成了“胡搅蛮缠”的性格,但是实际上能够在大唐成为政坛的常青树,卢国公怎么可能是那样的人物?至少在当朝宰辅房玄龄的面前,他程知节肯定拉不下脸来继续纠缠一个年轻人。
更何况,这个年轻人还是大唐的韩王!
虽说手里面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只要李姓不倒,那李元嘉就是大唐最顶尖的人物,就算他是卢国公也不能轻慢的。更何况现在还有人家韩王的老丈人房玄龄在,程知节就更加不敢造次了——要论在朝中的地位,他和人家梁国公可没法比。
所以哼哼唧唧的几句之后,程知节也只能是悻悻的离开了。
而等他一走,房玄龄马上就是眉头一皱,走到李元嘉身边低声道:“大王,今日那玻璃做的镜子……”
“呵呵,偶然所得而已。”
不等房相把话说完,李元嘉就轻轻一笑,脸都不红一下的淡然道:“本来是想着就给奉珠用用的,不过后来一想,有好东西自然要进献给陛下一面,所以今天就直接带过来了……”

8 月 19

4kw6i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醫王 愛下-第十六章展示-exvq8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检查了一遍箱子,确定各种记录都在之后,李元嘉并没有细看。
事实上根本就不用去看他也知道,那些数据好看不了——自家的妹子十岁都能嫁给程处亮那个憨货,民间的敢想?而且皇家也好,一般的贵族也好,多多少少还知道女人身子没有彻底长开的时候,生孩子很危险,普通老百姓有几个在乎这个的?
更别说这年头没有各种避孕措施,天一黑,可不就是造小人么?
所以从去年李灵夔送来的各项数据中,他就已经知道了结果,今年更多的统计数据不可能改变这个现状。而且李元嘉还知道,这种现象还将继续持续上千年的时间!
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一样。
未来的欧洲和美国其实也是如此,不光是生孩子太早,实际上生孩子多对寿命的影响也很大。所以很多人认为避孕技术的发展是解放妇女的一大进步,这个说法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扯远了。
忙乎了一番之后,李元嘉早早就睡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他的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大王,大王,该起身了!大王,大王……”
然后当李元嘉迷迷糊糊的被房奉珠叫起来的时候,往装了玻璃的窗户外面一瞧,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奉珠,什么时辰了?”
“没有,还有一个多时辰呢。”
一边招呼着春烟她们上来词后,房奉珠一边轻笑道:“不过满打满算的话,时间上也不算宽裕……赶去宫里还要时间,所以大王您可不能赖床了。”
“呃……”
眼皮子一跳,李元嘉立刻清醒了过来。
对啊,今天可是元正日。
平时的早朝李元嘉可以不去,这是皇帝特批的……或许在别人看来这是皇帝的惩罚,但是知情人都知道,这可是韩王所独有的恩宠。
但是今天不一样,元日的大朝会要是不去,李老二是要揍人的。
“天颜入曙千官拜,元日迎春万物知”,这首诗的作者虽然还没有出生,但是却把大唐元日朝会的情形描绘的很生动。还有他的另一句诗“一片彩霞迎曙日,万条红烛动春天”,则说明了元日朝会的重要——众官员拂晓即已按品阶方位列队等候,烛火通明的仪仗有“火城”之称。
天亮的时候官员们就要在大兴殿排好队,身为亲王的李元嘉还要站在最前面的那一排,绝对是不能迟到的。
所以一个激灵之后,李元嘉从床上爬了起来。
而早就准备好的侍女们自然是一拥而上,有给李元嘉洗脸的,有给他梳头的,剩下的则是把衣冠和鞋子准备好,就等着往他身上套了。
反正对于现在的李元嘉来说,也已经习惯了。
先不说你非要事事自己动手会不会让人觉得怪异,就说习惯了这种伺候之后,想要回到过去一切自己来的状态,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句话,放在那个时代都是通用的。
所以就那么站着享受几个人的伺候,李元嘉并没有什么不安的感觉。
习惯了就好。
古人的衣服虽然布料不多,色彩也比较少,但是却一点也不简单,尤其是贵族士族们的服饰更是相当的繁复。至于说到了亲王级别的李元嘉,平日里穿简单一点也就罢了,花不了多少时间,但是到了元日朝会这样的大日子,那一身衣服穿下来……
房奉珠亲自动手,愣是给他穿了一炷香还要长的时间!
然后,当然就是吃早饭了。
房奉珠她们一个个紧张的要命,生怕耽搁了今天的朝会,但是参加过去年元日朝会的李元嘉却知道,要是自己不提前吃饱了再去的话,今天上午可就要受罪了。
元日朝会的仪式,那可是真的又臭又长!
按照大唐礼部的规定,元日朝会在大兴殿上举行,除了文武百官……咳咳就是朝中的那些大佬们之外,殿上还要陈设礼乐、历代宝玉、车乘,尽全力显得仪仗胸大,庄严肃穆。而且在皇帝衮冕临轩之时,太子、皇后、百官、朝集使以及皇亲国戚都要穿着盛大的朝服一同参加。
那声势,平时可是很少见的。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太子李承乾、亲王、诸公们要敬献贺礼,中书令要上奏地方的贺表,黄门侍郎要奏祥瑞吉兆……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祥瑞之类的;户部尚书要上奏诸州的贡献之物,礼部尚书要上奏诸蕃的贡献……
大佬们一个个的露脸,礼物一堆堆的献上。
要不然临近过年的时候,天下各州的刺史们为什么要派下属回长安?说白了,除了要给皇帝送礼之外,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来表忠心的!
光是念一遍,就要多久?
不吃饱喝足一点,李元嘉可不觉得自己能熬到皇帝赐宴那一会儿。所以虽然外面天还黑着,但是玉娘精心准备的早餐还是让他胃口大开,吃了一屉的小笼包,另外还喝了两碗粥。
时间差不多的时候,李元嘉准备出发了。
“嗯,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临出门前,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下人们交代事情的房奉珠,李元嘉突然低声的问了一句。
“大王放心,已经准备好了!”
微微欠身,韩路成同样低声道:“按照您的吩咐,只准备了一面,单独放在了一个小盒子里面……大王您确定不把它放进礼单之中嘛?”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韩路成略有些忐忑。
元日朝会上向皇帝“进贡”算是一个惯例,李元嘉这个当弟弟的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一般情况下也要遵照一定的规定……当然了,回头皇帝还用回赐一些东西,基本上是不会亏的。只不过正常来说,进献的东西都是要放入礼单之中的。
但是这一次,大王非要亲自带着,这就是让韩路成有些不安了。
“呵呵,放心吧。”
看到韩路成的表情,李元嘉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摆了摆手笑道:“放进礼单的话,陛下恐怕连看都不会看一下,哪里比得上我亲自送上去?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对了,让人把另外那一面给我准备好,等我回来就要用了……”

8 月 17

o3lz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醫王討論-第十五章 一直統計下去看書-rppn3

大唐醫王
小說推薦大唐醫王
(上一章结尾失误了,一来古代行军没有那么快,二来根据史料记载,大军应该是贞观十四年抵达……不好意思。尽力弥补一下。)
抵达高昌,并不等于马上就要开战。
嗯,事实上……
从西域到长安,一趟下来就算是快马换骑,少说也要十几二十天,要是不着急的话至少个把月,所以韩路成收到的消息不过是“预估”而已。
说白了,就是根据大军行进的速度判断的结果。
所以了解了这些之后,李元嘉除了遥望西方,暗暗祈祷黄仁他们别出什么乱子之外,也只能是耐心等待着后续的战报——反正大唐征讨高昌这件事情本身没什么好说的,肯定是大胜而归,就看王翰他们试验的结果如何了。
眼下的重点,还是即将到来的元日大朝会。
元日,又称三元之日,即岁之元、时之元、月之元。
穿越过来之后李元嘉才知道,原来一直到了西汉的时候,才把正月定为岁首,正月初一日定为新年。后来又把新年前一天称为除夕,为“月穷岁尽之日”。
对于大唐来说,元正日也是一年中最重要的日子之一。
新年前后,要放假的。
所以有时候李元嘉也会忍不住琢磨,上辈子春节放七天假,是不是也参考古代的设置?只不过上辈子的时候,最开始是初一到初七,后来是除夕到初六,而在大唐这个时代,则是前三后四而已。
但是对于官员们来说,这一天不可能真的放假。
元日朝会,四方来贺!
所以年前的最后一天,当潞州刺史,也就是徐王李灵夔的使者登门拜访,恭恭敬敬的送上一大波礼物的时候,李元嘉毫不意外,也很是开心。
“呵呵,你先下去吧!”
关心了一番弟弟的身体之后,李元嘉笑眯眯的摆了摆手道:“年后走的时候记得带人来一趟,我给徐王准备一些日常的用物……嗯,另外我会再派几个匠人过去,给徐王府建造一些东西。”
“是,大王。”
对于这样的命令,徐王的使者自然是不敢反对,立刻躬身应是的同时,眼中也忍不住流露出了一丝艳羡之色。
韩王送的,那肯定是好东西啊!
作为徐王李灵夔的心腹手下,他对于这位韩王可是再熟悉不过了,知道每年这位爷都要给自家大王送好几次东西——除了一些日常用的物事之外,最让人羡慕的无疑就是韩王府中那些工匠做出来的新鲜玩意儿了!
所以徐王的下属们都知道,虽然远离长安,但是潞州那边却从来不会缺少长安城中最新鲜的好东西,有些甚至比长安还要早。
这一次,自然也不例外。
毕竟是新年,按照以前的惯例,韩王送的好东西绝对不会少。
带着满心的期待,使者回去准备元日的朝会了。而李元嘉则是等对方离开之后,随口问道:“韩路成,我让你筹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回大王的话,都准备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韩路成无奈的点了点头——很是心疼,但是他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因为大王对那个自己的一母同胞弟弟可是从不吝啬,这会儿说什么都没用的。
也就是几十块玻璃,两块镜子而已,算得了什么?
而且这些玩意儿要是往外卖的话最少几千贯,但是真正价值几何,韩路成这个王府的大管家可是心知肚明啊……
“那好,等他们离开的时候一起送过去!”
满意的点了点头,李元嘉一边拿起刚刚那人带过来的书信和礼单,一边笑着说道:“不过这次灵夔倒是送来了不少的好东西……对了,里面有一箱是书,你让人去找一下,给我搬过来!”
“是,大王。”
欠了欠身,韩路成赶紧出去找了。
而李元嘉则是眨了眨眼睛,心中万分期待了起来——穿越过来这么多年,其实该搜罗的书他基本上都已经搜罗齐了,对于弟弟派人给自己买的所谓孤本并没有太大兴趣。但是刚刚在看完了李灵夔的亲笔书信之后,那个箱子里的几本资料却是宝贵异常,绝对不能有失!
只不过他的这点心思别人就不知道了,所以一直在旁边默默看着的房奉珠皱了皱眉头,劝诫道:“大王,徐王送给您的书改日再看吧。明日一大早您要去参加朝会,还有许多事情要准备呢!”
对于王府的女主人来说,给夫君准备明日所需的一切无疑才是最重要的。
身为亲王,大唐阶级金字塔最顶端的大人物,明日的李元嘉可是要盛装出席,穿上专门为这一天准备的套装。这一身衣服光是穿上,就要至少两柱香的时间,更别说还要“梳妆打扮”,提前点好要送给皇帝的礼物等等。
要是出了什么岔子,丢人还算是小事儿,惹得皇帝不高兴就麻烦了。
“呵呵,放心放心。”
拍了拍老婆的小手,李元嘉笑眯眯的说道:“我就是清点一下,很快就完事儿了。”
“呃……”
翻了个白眼,房奉珠无奈的说道:“大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您如此的看重?”
眉头一挑,李元嘉笑着说道:“就是我让灵夔在潞州统计的那些数据,比如说生子早晚对女人寿命的影响之类的……呵呵,之前不是也曾经看过么?”
“啊?还要继续统计?”
“呵呵,当然啊!”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李元嘉认真的点头道:“这种东西你也明白,人数少了没什么说服力,只有数量多了,才能让他们明白一个事实,那就是对于女人们来说,并不是越早生孩子就越好!甚至于不能看生头胎时的死亡率,还要看后续十年、二十年甚至更久时间内的死亡率,以及生孩子多少对寿命的影响!”
“……”
听了他的话之后,房奉珠顿时默然。
死亡率、头胎之类的话,她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上一次看到徐王送来的统计资料时,李元嘉就已经详细给她解释过了。
那些数字,绝对可以算得上触目惊心!
只不过从小受到的传统教育,让房奉珠一直都心有疑虑——她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不是真的!或者说,那些人的死,到底和年龄有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心有些慌的同时,房奉珠突然也想要看看徐王统计的那些数字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元嘉眨眼笑道:“所以只是一两年怎么够?别说去年、今年,明年,只要可以的话,这些都要一直统计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