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月 29

jh3ax熱門言情小說 帝國星穹 ptt-三五、大局佈置鑒賞-wjr8y

帝國星穹
小說推薦帝國星穹
听到赵和之语,勿离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家对于大秦的作用,不仅仅是贵山大宛可以给大秦在葱岭提供一个防御屏障和前进支点,他本人也将成为大秦对待附庸的一个标杆。所以,大秦肯定不会让他不明不白地送死,若真有危险,一定是会许他内迁的。
但赵和拒绝他内迁,证明赵和对解决即将到来的危机有把握。
若他提出内迁的要求,赵和立刻同意,那勿离才要真正担心——他跟着江充学了多年,也算是野心勃勃之辈,真的内迁跑到咸阳去当一位有名无实的藩王,他自然不会高兴。
“应对大敌,需要小王做什么?”勿离沉声道。
“乘着此时大战尚未起,你要做两件事情,一是搜集粮食,唯有足够多的粮食,才能供给即将到来的大秦援军;二是加固贵山城防,贵山城防不足,若是受敌围困,只怕难以守备。”
这两点也都是再正常不过的要求,勿离略一犹豫后道:“粮食……如今从河中到葱岭,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囤粮……”
赵和笑道:“这便是大王你要动心思的地方了,如何从他们手中将粮买来,或许拐来骗来都行。”
勿离听到“拐”、“骗”二字,心中顿时有了个念头,他看了赵和一眼,略有些犹豫地道:“还请大都护许我借大秦之中以用!”
赵和笑着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此事。
他能猜到勿离会用什么办法。
骊轩、犬戎,还有紧随二者而来的火妖,这消息是瞒不住的,既然瞒不住,河中与葱岭诸国、诸部族的首领们很容易就明白,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挡这两波敌人。骊轩与犬戎还可以投靠过去,虽然他们的盘剥肯定沉重,至少还可以勉强活着,但火妖凶名赫赫,若是投靠过去,未必会被他们接受。因此,这些国家部族的首领,自然要想退路了。
打又打不过,投过去不保险,那唯一的办法就是逃了。
往哪儿逃?
除了大秦这在预言中被称为“希望之地”、“人间净土”的地方之外,还有别的选择吗?
但他们怎么样才能逃入大秦、为大秦所接纳?特别是现在,大秦与犬戎敌对,与骊轩关系暧昧的情形之下,他们怎么样才能做到既与大秦私下勾搭,又不至于引发骊轩、犬戎的追究?
这就需要一个中间人。
而贵山大宛,正好适合充当这个中间人的角色。
换言之,大秦是一艘在即将到来的大风浪中能救他们命的船,而贵山大宛则是卖船票的,他们买贾掏的不是金银铜钱,而是粮食。
勿离心里还打着算盘,做这个中间人,不仅能替大秦积累足够多的粮食,自己或许还可以在中间过一道手,赚上一此家当。
只不过这种算盘,就不好说与赵和听了。
網王之重生小提琴公主 曉夢漁舟
“小王一定会尽力解决粮食问题,接下来是加固城防之事,小王不擅兵法,都护是来自大秦的名将,攻守皆是当世第一,还请都护多多费心,帮贵山加固城防。”
勿离将不要钱的马屁扔了出来,赵和半是无耐地叹了口气:“若是如此,我这难得的闲暇就又没了……”
混亂修真 獨孤吟
“还请都护垂怜!”
勿离几乎都要跪下来哀求了。
若能够守得住贵山,谁愿意背井离乡跑到大秦去当个富家翁?哪怕大秦富庶远胜于大宛,哪怕咸阳繁华远胜于贵山,哪怕大秦的一个勋贵生活都比大宛之王要好,但是在大秦,勿离只怕连自己的人身自由都不能作主。
“呵呵,大王何必如此,贵山城防,我也有打算,只不过在等一人来。”赵和摆了摆手:“你可曾听说过大秦墨家?”
墨家善守,在大秦还处于春秋战国之时,便已经闻名遐迩了。勿离为江充弟子,也从江充口中知道不少有关墨家的轶事,因此点头道:“知道,莫非都护要让墨家来替我守城?”
“墨家守城,须得借助城防器械,前些时日,我已经遣人去请墨家之士来了。”赵和道:“来者姓诸葛,单名一个明字,北州新的城防便是他主持,他来之后,你可高枕无忧了。”
诸葛明本被赵和留在北州,辅助段实秀处理政务——此前赵和对段实秀多多少少有几分忌惮,诸葛明的另外一个任务就是监督段实秀,使其不至于与郭英联手,将离开北州的赵和架空。
一个诸葛明一个李弼,是赵和留在北州的一文一武。
不过现在与张衡相见之后,许多旧事都得到了答案,段实秀的可靠性在张衡那里得到了证实,因此再将诸葛明留在北州,反而有些不适应了。
所以赵和决定,将诸葛明调到贵山城,发挥其墨家所长,在帮助贵山城建立城防系统之时,也可以监督一下勿离。
妖嬈王妃:嗜血王爺走著瞧
替嫁棄妃覆天下
同时,赵和还希望通过诸葛明,吸引来自大秦内地的墨家子弟。毕竟墨家子弟有象诸葛明这样擅长各种工程和器械的“器墨”,也有喜欢竹杖芒鞋暗藏利刃的“剑墨”,以墨家的死士剑客,对波斯的刺客阿欣,正是针尖对麦芒。
想来此时诸葛明已经从北州动身了。
因为北庭、安西两大都护府的同时行动,在金策死后陷入混乱之中的犬戎人已经恢复了一些理智,他们放弃了对北州的围困,从金微山之北东退,在金微山与杭爱山之间的山口处返回龙城。也就是说,如今南疆、北疆还有葱岭一带,大秦的势力已经连成一片,交通往来不再受到太多的约束了。交通的通畅,除了方便政令军令的传达和执行之外,也方便了商旅往来,仅是在贵山城中,已经有数支商队在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哪怕西面是一片混乱,可这并不除非粟特商人们赚钱,毕竟混乱之时也有混乱的商机。
听到赵和已经安排好了人手主持城防建设,勿离总算将悬起的心放了下来,他见赵和仍然在钓鱼,心里嘀咕了一声,然后便告辞而去。
他却不知道,在他告辞之后,赵和便直接将钓竿扔了。
赵和的脸色也变得甚为严竣。
如今的局面,赵和应对起来,似乎是云淡风轻:派使者以天竺为诱饵,诱使骊轩皇帝先攻天竺,以减轻大宛侧翼负担;让陈殇带领西域都护府仆从国兵力,压服贰师、郁成二城的大宛分离势力,从而让贵山城侧翼有所掩护;让北州出兵杭爱,威胁龙城,迫使犬戎不得不撤兵;让俞龙统筹西域三十六国势力,争取形成合力;让李果扫荡北疆残余的犬戎人部落,以防后方有失;让莲玉生、樊令借道皮山,说服雪域诸羌经营天竺……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赵和如今面临的局面。
毕竟,把如今赵和手中所有的势力都聚拢起来,最多也就是凑出个二十万左右的军队,这其中真正有战斗力还只是北州与西域的秦人,总数不会超过五万。
而他即将面对的敌人呢?
远的火妖暂且不说,犬戎大单于手中有战斗力的兵力数量,就至少六倍于赵和,毕竟这不仅包括犬戎本部的青壮,还包括他一路裹挟而来的那些部族、国家,你三千我五百,凑个三十万有战力者并不难。
骊轩是人口与兵力不亚于大秦的一个大帝国,其帝弃故土而东迁,国中青壮必然是大半带来了的,再加上征服了大食、波斯这两个西方的大国,其兵力只会在犬戎之上,而不会犬戎之下。
事实上,因为粟特人打探消息得力的缘故,赵和知道的事情比起勿离还多些,他甚至知道,犬戎大单于与骊轩皇帝有一个盟约,双方共取东方,骊轩人得天竺诸国为根基,而犬戎则破大秦为基业,双方将借助天竺、大秦的物资与人力,与可能尾随扩张的火妖进行一场最后决战。
此盟约固然是犬戎人与骊轩人的无奈之举,但也可以看得出他们的决心与野心。赵和仅凭借目前手中的力量,想要战胜二者的联合,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哪怕他在贵山城取得一场两场甚至三场四场大战的胜利,但贵山城迟早还是要被攻下的。
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大秦本土的支援。
不说别的,既然犬戎已经被驱离了南疆与北疆,那么原本大秦集结于敦煌一带的数万兵马,便可以抽调大半前往西域,有这数万兵马,再加上大秦后方的物资和人力支持,赵和就有把握在贵山与敌人长期对抗,直到流尽犬戎与骊轩人最后的血。
但这一切只是赵和的构想,要将这构想变成现实,他还需要说服中枢的天子嬴吉与大将军曹猛。
虽然双方关系微妙,不过,以赵和对嬴吉和曹猛的认识来判断,这种关键性的问题上,二人还是会支持他的。
廢土崛起 通吃道人
望門庶女
除非……出现某些超出赵和控制的意外。
赵和紧紧握住拳头,事实上,如今已经有意外的征兆出现了。
比如犬戎大单于回军得如此迅速,这绝对不是得到金策单于死的消息后才回军,而是在这之前更久。
再比如,俞龙从于阗发来的一封信里说的事情。
“近些时日,谢氏似于异动。”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9 10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