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jv0好看的都市言情 《蘇廚》-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 擺事實展示-gvmm5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七十二章摆事实
然而苦逼的是,这件事情的难点,根本不在摆平高滔滔和赵煦,甚至不在摆平司马光和吕公著,而在摆平章惇他自己!
章惇这个人,堪称如今天下第一难摆平。
敢在赵顼和蔡确的联合施压下犯颜抗争,甚至在赵顼已经认怂,只是抱怨一句“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时,还敢不依不饶地还嘴“似此等快意事,不做也好!”的铁憨憨,其风采相比包孝肃、唐子方,何曾差了一星半点?
起码在苏油心目中,章惇虽然憨勇倔强,手段狠辣,但是绝对是大宋少有的明白人。
相比王珪蔡确,章惇绝对撑得起“真宰相”这个称呼。
人才可惜。
想到这里苏油自己都不禁好笑,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都混到能感慨章惇“人才可惜”的份上了?
看到苏油脸上滑稽的笑意,章惇莫名其妙:“明润你在笑什么古怪?”
苏油这才反应过来:“哦,没啥,从制度上来说,七仙女就好比是公主,一个放牛娃的牛,偷了公主的玉梭,公主前去索要的时候,感于放牛娃至孝,两人私自结为夫妻,按照《宋刑统》,该怎么判?”
章惇直接了当:“青牛唆使苟合,侵犯天家,后果严重,斩立决;牛郎拐诱七仙女,大逆,斩立决;七仙女持身不谨,一道白绫,许自尽。”
苏油跟看妖怪一样看着他。
章惇误会了苏油的目光:“嗯,内中可能会出旨特赦是吧?那也必须遣入瑶华宫为尼,算是给天家留够脸面。”
苏油又问:“孩子怎么办?”
章惇说道:“什么孩子?”
苏油说道:“牛郎和七仙女的孩子啊。”
章惇反问:“为什么要有孩子?那双儿女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世上。”
“可他们已经来了啊?”
“那就送他们回去啊。”
神棄之人 天命如影
靠!苏油吓了一跳:“子厚你又要杀人!”
章惇丢了个葡萄进嘴里吃了,吐出葡萄籽,顺便翻了苏油一个白眼:“说戏本子呢!少给我栽赃!”
说完看着苏油:“司徒自打回京,不事交游,连司马君实跟吕诲叔都只在都堂叙话,今日如何请老章看戏?你是要给人当说客?”
“说什么客?”苏油对章惇的政治敏感性很有好感:“当年跟着大苏在宜秋门蹭吃蹭喝的时候,可没见你对我如此忌惮提防。”
章惇哈哈大笑:“说实话,当时我想的是……明润这小老弟啊,不错!等今后老章当了宰相,一定好好提拔,怎么都该给一个上郡知州,好好酬谢这几顿回锅肉!”
苏油也不禁莞尔:“说实话,当时我想的,却也是章大哥乃经纬天地之才,真的要好好接待巴结,今后大小啊,总要落一些好处……”
“哈哈哈哈……”章惇笑得前仰后合,最终却还是变成惆怅,端起葡萄酒凝视:“唉……在凤翔府与子瞻闲游那些日子,才是真正的惬意啊……”
苏油也端起酒杯:“刚刚章大哥说我想要当说客,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
章惇说道:“那得看谁要你来,司马君实,吕晦叔……嗨他们也不会!要是太皇太后要求,怕是明润也得从。”
太皇太后求你?!你怕是想多了!
重生孙策
苏油与他碰了一个:“如今的朝局,子厚大哥如何看?”
章惇哼了一声:“司马君实大开言路,几千人上言新法不便,来势汹汹,这是要置我等于死地。”
“可他又干了啥?两个月时间里收了上千封实封,退还了楚丘县十来农夫种桑不及被罚的罚金,以及兴平县十多户农户部分被占为牧地的耕地。”
“总共解决了不到五百贯的问题,却捞到了五百万贯的名声,直追君家扁罐!”
“呵呵,君子,好了不起!可这些是堂堂储相该干的事体?还好意思巴巴上报!”
苏油说道:“所以你们就抬出孝子三年无改君父之道来反制?蔡持正邢和叔他们糊涂,子厚大哥你为何也糊涂?”
——————
章惇说道:“难道不是吗?先帝封陵未干,便开始罢废新法,如今才是保马、市易,接下来难道不是青苗、免役?再下去就是连人带法尽除之,这不是改君父之道?”
苏油笑了:“子厚大哥,这里是剧场,你能不能小声一点?”
章惇气更是不打一处来:“那你还让我到这里来?!”
苏油还是嬉皮笑脸:“音乐能够让人放松,这样的氛围里,咱们可以轻松地讨论嘛。”
章惇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苏油这才说道:“你们的反击路子,压根就选错了,拿三年无改君父之道来压制太皇太后和陛下,会有用吗?”
“太皇太后临朝,那是先帝的生母,你们用儿子就能压得住生母?陛下刚刚听政,不过幼聪,你们就敢暗暗指责他不孝?”
“你们与君实学士,吕诲叔,甚至是我,抗章相辩,哪怕切齿痛骂,都无所谓。”
“但是将锋芒对准太皇太后和陛下,那是找错了目标,我怕你们将来贬窜海隅,身死蛮荒,那都是轻的!”
章惇看着舞台,胸口起伏,目光闪烁,但到底没有反驳。
见章惇算是听进去了,苏油才慢慢说道:“再说回来,新法的效果到底如何,难道子厚大哥不知?”
“当年我就曾上书,明确说过以青苗之法,要实现民不加赋而国用足,根本就是缘木求鱼。”
“我在陕西以战事频繁不宜轻动为理由,施行改良的青苗法,借先帝六十万贯,让三路六十万人脱离五等以下,成为纳税的编民,并且还将六十万本金加上利息还给了先帝。”
“而先帝前后给了安石相公两千六百万贯,我想请问,十年施行下来,让大宋多少百姓减轻了负担,脱离了苦海?让多少家庭的户等,从佃户、官租户、五等户,变成了三等户,哪怕四等户?”
“不要拿蜀中和两浙南海来说事儿,子厚大哥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儿,要是没有移民政策,我想问子厚大哥,京东京西,江南淮南,福建广南,这些忠实履行相公青苗法的地方,五等户以下,到底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按照我在陕西的比例,两千六百万贯玩了十年,大宋的五等户以下都该消失了吧?结果呢?”
“这一条你们没做好,就不能怪别人说嘴。”
章惇脸上变色:“明润你当年在两浙、陕西对介甫相公阳奉阴违,真当我们是傻子?当时不是王相公宽容你,不是我在同僚那里为你力争遮掩,你能有今日成就?”
苏油两手一摊:“力争遮掩?那请问我是做错了什么吗?需要子厚大哥为我周全?”
“你!”章惇顿时又哑巴了。
这尼玛没法辩了,你说这娃你做得对,那当时为啥要给他遮掩?是承认自己那帮人有问题?
你说这娃是做错了,不光成绩不允许,为啥自己要给他遮掩?因为自己是文过饰非的小人?
气死了!苏家人!纵横家学!介甫相公就没评价错!
苏油笑着拍了拍章惇的胳膊:“当然是需要子厚大哥替我遮掩周全的,能让苏油在两浙陕西一展长才,当时真的要多谢子厚大哥力言。”
“但是苏油其实也早有自觉,入朝为官,就是当年子厚大哥劝先帝的那句话,一刻快意都不得。”
“既然不与王相公吕吉甫同一立场,那就要有外放摧折,被安石相公穿小鞋的自觉。”
“很多人觉得我委屈,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因为汴京、两浙、蜀中、陕西、河北,大宋的基本盘,到底是保住了。”
仙武戒 我本拙计
“当年我论《青苗法》,还是子厚大哥代呈与安石相公的,那我们平心而论,如今再看,孰是孰非?”
“再说保马,大宋有多少良马,是由民间保马户手里得来?能装备骑军吗?能打仗吗?皇家邮驿局这次买了这个大单,到底是赚了还是亏了?”
“再说市易,除了京中市易调整功能,剩下的那些,从升斗小民的汤瓶菜篮里,从码头渡船里,抠出了多少来?先帝为此背上了多大的污名?民间商业受了多大的打击?到底值得不值得?”
“吴居厚的京东铁钱法,王子京的福建茶法,蹇周辅的江西盐法,这些市易变种,曾经造成了多大的危害?”
“李稷、陆师闵行茶法市易于西川,差点坏了王子纯的青唐大局,导致木征大王子起兵反叛,这事情子厚大哥不是不知。”
“王学士提帅轻兵,深入不毛,两次拼死大迂回,方才保住了局面。即便如此,那一仗我大宋折损景思立以下大小使臣十数员,精兵上千,这笔账,算不算得过来?”
tfboys之男神我爱你
“如非王学士用兵如神,那一次谁去能扛住?大宋还要损失多少?”
欣系南风 夏陌苏
“这些法,难道不应该更张?”
桩桩件件,终于说得章惇没了脾气,其实很多东西他自己都认为不合理,不过一时意气相激,反而顶上了牛。
这就是标准的牵着不走,打着倒退,老子就是看你们不顺眼,就要横拧!
可苏油拉他到戏园子里来聊闲篇,反倒让他听了进去。
尤其是滥行恶法所带来的那次军事危机,让一直鹰派的他,深深地被触动。
如果沒有遇見妳
后方无能,累死三军!差一点就断送了大宋当时来之不易的微弱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