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1

113xy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09. 兵煞閲讀-yelhc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幽冥古战场?”
“十凶地?”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要死了!”
“该死的妖族,它们是如何激发古战场的!”
随着白冲的话语声落下,周围瞬间便传来了一阵惊呼声。
而且当越来越多的修士赶往前方,见到林外的一幕时,恐慌与绝望的情绪甚至开始蔓延开来。
“你如何肯定这里就是古战场?”赵飞一把抓住白冲的衣襟,面露怒容的喝问道。
此时的他,内心其实也是信了白冲关于这里是古战场的判断。
只是他却是暗恼,白冲不应该如何惊慌失措的把这一点暴露出来,这种直接乱了队伍心气的做法,除了让他们陷入更大的麻烦与困境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好处。
“你是龙虎山庄的传人,你不可能不知道!”白冲的精神状态显然不太对劲,他一把拍开了赵飞的右手,面目狰狞的吼道,“你们龙虎山庄虽是武道世家,但因为龙虎山天师张家的缘故,所以你们有兵煞炼体法,修炼此法便需要不断深入古战场采取煞气凝练兵煞,此功法大成时甚至能够凝聚兵煞作战,你会不知道这是哪!”
赵飞脸色难看的盯着白冲。
事实上,作为专门擅于战阵杀敌的龙虎山庄传人,赵飞对于幽冥古战场的所知,自然是远甚于白冲的。
玄界的纪元历史上,每一处古战场都不是无缘无故凭空生场的。
而是必须符合某些天道至理,又恰逢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诞生。
自古以来,战场重气,生杀,产煞,属凶。
这里的气、杀、煞、凶,分别代指气势、杀机、魂魄、卦象等四者,暗含四象星宿之说:气势归人言,镇东,属青龙;杀机含天道,镇西,为白虎;魂魄主中和,镇南,指朱雀;卦象起地利,镇北,乃玄武。
这就是寻常修士对于战场的了解。
但于赵飞而言,他却是知道,人言、天道、地利,以及中和三者的魂魄,这一点是符合天地人魂的三才学说。
其中战场兵争又有阵营、立场的对立之分,这就又合了阴阳之法理。
除此以外,战场之中杀伐属金、军阵属木、攻克属水、兵势属火、对峙属土,这一切又构筑了五行学说的基础。
若是再加上分合虚实的韬略六合法、沙场战阵的紫薇七星说、主阵布局的八卦学、驰急回援的九宫术等,一处战场便内含了从一元到九宫的一套天然法则回路,之后只需要足量的天地灵气冲刷,这处古战场就形成了一个轮回不休的无止境之局:此方世界的永恒主题便是杀戮与战争。
只是,自第二纪元到如今,天地间自然形成的古战场只有一处,而为了与后世因人族与妖族之间的气运之争而被大能者刻意布局形成的古战场作为正版与盗版之间区分,玄界的修士都会将这一处天地间自然形成的古战场称为“幽冥古战场”。
但知之甚详,并不代表他就真的会把这一切都说出来。
有些是宗门不传之秘不能外说,但有些话却是说出来之后,立即就会让整支队伍的心气彻底溃散。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都望向了龙虎山庄的一行人。
但这些人的目光,却已经变得相当的危险。
“不好!”
蓦然间,赵飞脸色一变:“你们,赶紧宁神静心!你们都受到古战场的煞气影响了!”
但除了龙虎山庄的几人还能保持清醒外,其他人几乎都像是失心疯一般,神色狰狞、目光危险,甚至身上都开始一些不太对劲的奇怪变化。
例如白冲,他的左脸颊就突然鼓起一块,而且这处肿胀内似里有活物在翻滚,仿佛随时都会破皮而出,显得异常的恶心。
“师兄!”龙虎山庄的一名男性修士,有些惊慌的说道。
“糟了!”赵飞伸手护住自己的师弟师妹,脸色也变得相当的难看,“他们的心神都受到了冲击,幽冥鬼煞趁机入体了,他们要开始畸变了!”
“这幽冥鬼煞,很可怕吗?”
旁边,突然传来一声幽幽的声响。
赵飞愕然回头,却发现苏安然和江小白两人似乎并没有陷入畸变的危机。
江小白的身上有一块玉佩正散发着一阵柔和的白光,显然是这玉佩挡住了赵飞所谓的“幽冥鬼煞”。但江小白有此等法宝护身,云江帮的其他人可没有,所以看得江小白是一阵的心疼难受,尤其是被她称为申叔的申云,断了的左臂居然开始长出肉芽,而且肉芽翻滚间,竟是开始相互纠缠到一起,似乎都要重新长出一只手来了。
不过真正让赵飞惊愕的,其实还是苏安然。
江小白有法宝护身他能够理解,而他们龙虎山庄也是因为修炼了非常特殊的法门,才能够挡得住古战场的煞气侵蚀。
可苏安然有什么?
没有法宝,也没有护身罡气,那他是如何抵御这些幽冥鬼煞的侵蚀影响?
要知道,他们龙虎山庄出身的弟子,也只能抵挡普通的战场凶煞,想要抵御幽冥鬼煞的影响,都必须得全力施为才行。像赵飞的一名师弟,因为修为较弱,他现在的抵御都显得有些吃力了。
“苏师弟你……”赵飞刚一开口,旋即想起此时的境况,“快!将他们击晕!他们的心神受到冲击,被幽冥鬼煞入体,很快就会被这方空间的气息同化,产生畸变彻底成为幽冥鬼物,趁现在还有救,我们联手将他们击晕,防止他们的心神再度受到刺激和震荡,应当可以勉强救他们一命。”
赵飞开口的时候,却已经出手了,此时这话他就是边出手边解释的。
而就连赵飞都出手了,其他几位龙虎山庄的弟子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纷纷挑选了各自的对手。
这也是苏安然第一次见到龙虎山庄弟子的出手。
不得不说,玄界每一个够资格登榜的宗门,必然都会有那么一两手绝活。
玄界龙虎山,与某个蓝色星球上的龙虎山自有不同。
龙虎山精通两大雷法、抓鬼降妖伏魔之法,虽说是道家一脉,但却与传统术修有着天渊之别。
例如龙虎山,就分降龙、伏虎、神霄、天师等四派。
虽说本质上四派都是以降妖伏魔抓鬼为己任,但四派内部所擅长的手段自然是各不相同:神霄精通两大雷法之术,在降妖伏魔犹有建树,一直以来都是龙虎山的主要战力之一;龙虎二派本是一体,但因理念不和,因此才有了降龙、伏虎两派,前者以术法为根基,精于降妖、抓鬼,后者以武道淬体为主,自有降妖除魔之法。
至于天师派,则和神霄派一样,都是后来才在龙虎山兴起的派系,但天师派一系真正发扬光大,便是在张家举族并入这一派系之后,通过改良了符篆、武道、术法,才异军突起,成为如今龙虎山最大的派系。
而龙虎山庄,便是昔年举族并入龙虎山天师派的张家的分支。
张家老祖显然很懂“不要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所以本家入了龙虎山天师派,分家则自立了山庄。也是后来,张家本家在龙虎山站稳脚跟,打着收服分家的名头,所以才赐了丹道、符篆等方面技术,配合武道改良,让张家山庄改名为龙虎山庄,成为张家在龙虎山内部的另一个资本。
此时,龙虎山庄的赵飞,掐了一个道诀,也不知低声念诵了几句什么。
下一刻,无数黑色的煞气瞬间就从他身边的土地被抽离出来,然后迅速凝聚成一个个穿戴着铠甲、手持枪戟的战士。
只不过这些战士浑身漆黑,也没有五官,甚至就连铠甲、兵器都能够看得出来相当的粗糙,雾气的现象相当明显。
赵飞一共唤出十二具黑色的雾气士兵,他的三名师弟师妹稍逊一些,只有唤出三、四具,但是这四名龙虎山弟子的士兵一汇合,便有二十二具之多,算上他们自身四人,便是二十六人——苏安然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些雾气士兵每一具都有差不多相当于本命境的修为。
不过境界修为不等于实力,具体能够发挥多少也还是要看情况的。
“咦?兵煞成形,有点意思啊。”苏安然的神海里,传来石乐志的声音。
“你认识?”
“本尊留给我的记忆里,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石乐志回答道,“根据典籍记载,第二纪元时期这是儒家里兵家、纵横家的手段。但后来不知为何被道门学去,然后花样和杀伤力可就比儒家厉害得多了。……‘撒豆成兵’听说过吧?就是这种技巧演化出来的,不过根据本尊留下的记忆,如今的纪元应该不会有这种手段才对。”
二十二具黑雾士兵,在赵飞等几名龙虎山弟子的操纵下,很快就拦截住了那十余名修士。
它们彼此之间的配合,的确是能够看出几分战阵意味,尤其是在战场切割方面显得尤为精湛。
基本上,那十余名其他宗门的修士每一个人都要面对最少三名兵煞的围攻——按理而言,以三打一,赵飞起码需要三十名兵煞才够,哪怕算上他们龙虎山庄的四人,也还有四人的缺口。可这些兵煞在赵飞的指挥下,却反而能够形成奇怪的以多打少的局面,哪怕苏安然只是旁观,也有一种此刻赵飞正在指挥千军万马的错觉。
“有点意思呀。”石乐志又一次发出赞叹,“这小子不去诸子学宫的兵家,可惜了。”
苏安然可看不懂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
他只知道,这些兵煞给他的感觉却并不强,完全没有达到本命实境修士所该有的能力。哪怕以江小白的实力做对比,她一个人也能够轻松对付三到四具这样的兵煞,而如果是让苏安然亲自出手的话,哪怕不动用核弹剑气,他也有自信能够凭一己之力剿灭所有的兵煞。
“这些兵煞又不强。”
“兵煞的运用手法可不止如此。”石乐志回答道,“夫君,我知道你觉得这些兵煞弱,但我观此子脸上神色游刃有余,显然还没到极限。你杀得了几十,那若是规模达到几百、几千、几万呢?夫君你可还能够如此轻松应对?”
“他能够指挥得了这么多?”
“几千几万可能不行,但上百的话,以他的实力应该没问题。”石乐志说道,“而且,这应该是他们的功法有所欠缺。若是夫君以后遇到兵家弟子,那你可就得小心了,像赵飞这样实力境界的兵家子弟,随随便便凝聚出个几百上千,并非难事。尤其是兵家弟子若是能够凝练出特殊的小世界,那就更麻烦了。”
苏安然至今都没有和儒家弟子有过冲突,所以他并不清楚儒家弟子的手段如何。
但石乐志此时的话,苏安然自然是放在心上。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凝聚上百兵煞,这样的话岂不是容易许多?”
“他不敢冒险。”石乐志声音多了几分肃穆,“这里的煞气非常奇怪,他要控制这些兵煞,必然要分出神念。之后兵煞消散,神念回体,若是沾染了太多的杂质,他怕是也要畸变。……所以,他现在是在试探,试探自己在此地所能够发挥出来的极限。”
苏安然顿时了然。
或许赵飞会惊讶于苏安然为什么能够无惧于幽冥鬼煞的影响,但苏安然却是知道,这是因为他的神海里有石乐志坐镇。
那些幽冥鬼煞对他并非没有影响,而是在不断的侵蚀他的身体,试图污染他的神海。只不过有石乐志在,这些幽冥鬼煞一旦进入神海,就会被石乐志直接剿灭,所以才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想要反过来利用这些幽冥鬼煞,苏安然是做不到的,哪怕他的确有着可以将煞气转换成剑气的手法,他也转化不了这些幽冥鬼煞,就好像这些幽冥鬼煞都是有主之物,在没有杀了其间正主之前,他都没办法利用。
此时此刻,苏安然虽是在和石乐志交流,但他手下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
赵飞以兵煞配合战阵,拦下了十名修士,只留三名云江帮出身的修士给苏安然。
苏安然三下五除二,先是剑气破体打得这些人重心失衡,然后直接真气裹拳,朝着对方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一下没打晕,就多来几下呗,终归是能够击晕的。
只不过是不是满头包,那就要看这个幸运观众是不是铁头娃了。
结果,只有一个申云大概是因为修为较高,所以真的头铁,直接就被苏安然给打成猪头,才堪堪晕了过去。
江小白都撇过头不忍直视了。
而等到苏安然这边终于将这三人都给打晕时,那名赵飞四人早就已经把十名其他宗门的修士给放倒了,而且这些人看起来没有任何外伤,内伤当然也不会有,这战绩可就要比苏安然好看多了。
赵飞回过头,看着倒在地上三个满头包的家伙,嘴角也不由得抽搐了几下。
这手法,还真不愧是太一谷出身呢,就是简单粗暴。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1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遊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