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1

jute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 愛下-第717章 書成分享-5p1sc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一狐一鹤开心地叫唤两声之后绝两根才街上的紫竹似乎又有些不对劲,胡云绕着两根紫竹转圈,小纸鹤则在较高的一根紫竹上一荡一荡的,随后一起抬头望向天空。
这时候胡云和小纸鹤都明白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在哪了,两根紫竹看似是显得更晶莹了一些,实际上是倒映了一部分星辉,只是实在太淡,刚刚看岔了眼,而此刻一狐一鹤仔细辨别,就能发现紫竹身上的特别,在重新种下的十几息内,一层若有若无的淡淡银辉已经逐渐显现。
“小纸鹤,这应该是先生留下的手段吧?”
小纸鹤在紫竹顶端一荡一荡,也不知道有没有点头,很快就飞离了紫竹,落到了胡云的头上。
“走吧,以后有空我再来看它们。”
说着,胡云顶着小纸鹤,一跃跳出了紫竹林,沿着崎岖山路,朝着宁安县方向奔去。
其实计缘游梦的念头此刻就在紫竹林,正站在一长一短两根紫竹面前,长的那根紫竹此刻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断口的痕迹了,很难让人看出之前它被砍断带走过,而短的那一根因为少了一节,长度矮了一节不说,近地侧明显有一圈疙瘩了,但同样生机盎然。
果然胡云论道行还算不上什么大妖怪,但经此一观,确实是灵觉不同凡响。
居安小阁中,计缘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边的枣娘将手中的《凤求凰》放在桌上,她知道这书其实还没完成,不可能一直占着看的,而且她也自觉没有什么音律天赋。
“先生,这本《凤求凰》,你以后会传出去么?”
计缘把玩着手中的紫竹洞箫,余光看着《凤求凰》若有所思道。
“既然成书,自然不是光用来自娱自乐的,而且丹夜道友想必也希望这一曲《凤求凰》能流传,只寥寥几人知晓未免可惜,嘿,虽然目前看来能奏完一曲《凤求凰》也绝非易事,看缘法吧,嗯,枣娘你也可以试试。”
“我?”
枣娘一愣,略显尴尬地笑了笑。
“先生说笑了,枣娘只懂得听先生箫音之美,自己却无这般能耐的,方才听完凤求凰,就是想轻声哼曲都做不来的……”
“是尝试过了?”
计缘也就这么随口一问,闹得从来都十分淡定的枣娘脸上一红,接着院中灵风带起自身长发遮掩,同时轻轻“嗯”了一声,然后马上问了一句。
“先生,您口中的丹夜道友是谁啊?”
计缘在指节上方转动洞箫,回答道。
“丹夜道友,正是这《凤求凰》中所记的那一只凤,因其凤鸣才有这一曲《凤求凰》,此曲婉转动听变化无穷,且求凰之意多少也有情愫在里头,不用乐器而自己轻哼,难度其大不说,也是有点羞耻的,哼不出来很正常。”
“嗯……先生说的是……”
枣娘呼气轻微,尽量让自己自然些,但虽然表面上并无任何变化,可她还是觉得自己烧得厉害,差点就和火枣一样红了。
计缘眉头微皱,转头看向枣娘,灵风稍有些乱啊,没有音乐天赋,不至于打击这么大吧?
“歌乐就是多听多练,也不用气馁的!”
计缘笑着宽慰一句,这会枣娘只是点点头。
“吱呀~~”
小阁院门打开,胡云和小纸鹤回来了,狐狸还没进门,声音就已经传了进来。
“计先生,我已经将那两棵竹子接回去了,保证它们活得好好的!”
而小纸鹤已经先一步飞落到了计缘的肩膀上。
“做得不错,这么些年不见,你这狐狸还挺有长进的,就冲你刚刚砍竹又栽竹的两手,都能在陆山君面前小小显摆一下了。”
计缘这么夸奖胡云一句,算是夸得比较重了,也令胡云心花怒放,凑近石桌笑嘻嘻道。
“先生,我今晚能留在居安小阁吗,来回跑了几趟了,不想再跑了……”
“随你了,想住屋里就睡客房,想睡屋外也可,嗬呼……时候不早了,我也要去睡了。”
说着,计缘已经打着哈欠站了起来,抓着紫竹箫走向了自己的卧房,只留下了枣娘等人自行在院中,《凤求凰》这部书也留在了院中石桌上。
计缘一走,没过多久院内就热闹了起来,枣娘带着书坐到了树上,而《剑意帖》中的小字们也纷纷从其中冲出,开始闹腾起来,小纸鹤自不必说,胡云就像是一个好事的宾客,不但看戏,有时还会参与其中,而金甲则默默地走到了计缘的卧房门前,背对大门站定,像个活脱脱的门神。
之后的几天时间内,孙雅雅以自己的办法搜集了好一些音律方面的书,天天往居安小阁跑,和计缘一起研究音律方面的东西。
所幸计缘的目的也不是要在短时间内就成为一个曲乐上的大师级人物,所求只不过是相对准确且完整的将凤求凰以曲谱的形式记录下来,否则孙雅雅可真是心里没底了,几天下来整个过程中她好几次都怀疑到底是她在教计先生,还是计先生通过特殊的方式在教她了。
五天之后,天气晴朗的晌午,明媚的阳光透过大枣树枝叶的缝隙,斑斑驳驳地照射到居安小阁的院中,包括枣娘在内的一众人,有的坐在石桌前,有的围在稍远处,有的则悬浮在空中,全都安安静静的看着计缘落笔。
笔墨纸砚早已备齐,手中狼毫稳稳在握,计缘落笔有神,此神是神韵是灵韵也是音韵,一笔一划时高时低,有时成字,有时确实高高低低代表声调起伏的线。
落笔之前计缘就已经心无忐忑,开始落笔之后更是如行云流水,笔尖墨不尽则手不停,往往一页完成,才需要提笔沾墨。
而为计缘磨墨的这个光荣任务则在枣娘身上,每次老砚台中的墨汁消耗过半,枣娘就会以指凝露,三指葱白滴露砚中,然后研磨金香墨,整个居安小阁飘荡着一股淡淡的墨香。
当计缘最后一笔落在了《凤求凰》的书页上,一直神情紧张的孙雅雅长长舒出一口气,仿佛她这个旁观者比计缘还吃力。
而计缘然后将笔收起,轻轻对着整本书一吹,那些未干的墨迹迅速干涸,对着枣娘点了点头。
“好了,可以不用磨墨了,这下《凤求凰》算是真的完成了。”
手持《凤求凰》翻动,计缘脸上洋溢着明显的笑容。
听凤鸣是一回事,以箫音模拟是一回事,将之转化为曲谱又是另一回事,计缘这也算是作曲了,而且脸皮稍厚地说,成就不能算太低了,毕竟《凤求凰》可不是普通的曲。
枣娘的一双手才从老砚台旁撤开,一众小字已经围住了砚台周围。
“大老爷,还剩下一些墨呢。”“对啊大老爷,金香墨干了会很浪费的。”
“是啊是啊。”“大老爷,砚台也需要清理干净!”
“没错!”
计缘看得发笑,枣娘和孙雅雅也都以袖捂嘴双目如月,而一边的胡云愣愣看着砚台,想说却没说话。
“不错,说得有道理,那你们帮大老爷清理清理吧。”
“领法旨!”
一众小字起身轻喝,然后瞬间化为一股黑风缠绕住砚台,不时传出“一字一口”、“留一口”、“别多吃,谁都不准多吃……”之类的话。
而计缘此刻也抬头看向天上,走向小阁院门,拉开门出去,正好有一道于天空盘旋的剑光落下,飞到了他的手中。
‘飞剑传书?’
手中是一柄刻满灵纹的木剑,原来它只找到了宁安县,却根本找不到准确的居安小阁所在,直到计缘开门显露一丝气息才直奔他而来,一触摸木剑,就有神念传向计缘。
木剑所传的内容很简单,是那位计缘的“老迷弟”委婉但带着期盼的询问计缘,方不方便他再来拜访,其实也算是问计缘什么时候动身了。
在计缘于门外收飞剑的时候,院中小字们把砚台都抬了起来,看着明明很有秩序,却好似争抢的模样,头一次见到这场景的孙雅雅笑道。
“他们每次都这么乱哄哄的吗?”
枣娘摇了摇头,伸手抚摸了一下胡云火红且柔顺的狐毛。
“砚台中剩下的这半盏墨非同小可,是先生沾墨书道所余,其中道蕴深厚,小字墨感灵犀,所以才这么激动。”
“是啊,我早看出来了,本来我也想要的,但他们比我更需要,也更合适要,就没开口,否则,以我和先生的关系,先生肯定给我!”
胡云享受着枣娘的抚摸,嘴上稍显不服气地这么说了一句。
一边小纸鹤站在金甲头顶,微微摇头,底下的金甲则纹丝不动,只是余光看着那一块被小字们纠缠而飞在空中的老砚台。
“所得利者,以笔砚为最,只惜灵起而慧不生……”
金甲沙哑的声音响起,居安小阁院中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就连一众小字也转移注意力看向他,虽然知道金甲不是个哑巴,但突然开口说话,还是吓了大家一跳。
倒是金甲说的话大家并不意外,因为计缘以前讲过类似的。
看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金甲依然面无表情巍然不动,等了几息,大家情绪都恢复过来的时候,见院内长久寂静的金甲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却又突然开口解释一句。
“不是我说的,是尊上说过的……”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1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