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21

7wpnl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吟遊刺殺錄 起點-第六百二十章 在被識破的邊緣閲讀-o2kkw

吟遊刺殺錄
小說推薦吟遊刺殺錄
查案毫无进展,而凯文还遇到了刺杀。当众人回到治安官大楼,然后再拉出一个大队过去调查时,刺杀者自然早已经无影无踪,而且一如既往的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从箭矢的角度和速度来推算,大约是800米开外的一栋楼顶上。凯文能通过精神力感知周围人的情绪,有杀气能预知,但如此远的距离他显然无能为力。两个黑帮的保镖也没有反应过来,而之所以小区保安能反应过来,据他所说也是巧合,刚好眼角瞥见有异样。
对方实力难以估摸,如果是用手拉弓射过来的,那必然是七八阶以上的强者,否则两个八阶保镖不至于反应不过来。但如果是以机械方式发射,则普通人也可以施展,虽然这样的机械必然极其昂贵,但也不是不能搞到手。
如此一来,下一步该怎么办?这让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杀手是否和本案有关?是以前凯文得罪的人派来的?还是现在得罪的人派来的?理论上说,如今已经杀到治安官脸上,就不能不管。但实际上却是真的有心无力。
如今一件案子还没结,另一件案子有起来。众人都是劳心劳力,却完全见不到曙光。总感觉暗处的高手来去自如,把大家都耍的团团转,而他们只能净干蠢事。
比如什么“收集无数漫不经心的话”这种,众人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他们不是码头帮的蠢货,多少都觉得这不对劲。但却都不敢反驳,都知道这三人是好不容易请来的高手,智力超群之人,他们怎么可能干蠢事呢?一定是自己太蠢,不能理解其中奥妙。
天亮时分,凯文等众人又回到治安官大楼的会议室,隔壁的会议室还在群体漫不经心的对话中,阵阵嘈杂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倒是精神十足。
“居然说了一夜,都没有发现破案关键。”凯文不由苦笑。
小区保安也笑了:“那凯文先生觉得,问题出在哪儿?”
“那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分母太大,破案关键并没有这么容易出现,要么总队长太蠢,破案关键出现了,也没能力抓住。”凯文笑着回应。
寸草打断道:“还是聊眼下吧。”
凯文回答:“眼下的话,计划不变,平推屑教。昨晚上本来要查的,结果遇到刺客,查刺客去了。结果刺客没查到,屑教也没推。但没事,今天推也一样,就不信每次都有刺客?”
“凯文先生,你对屑教的主观情感,恐怕影响了你的判断。”寸草先生却不赞同。
“这也不是主观情感问题,”凯文回答,“现在我们是治安官和黑帮联合查案,换句话说,凶手大概率不是治安官也不是黑帮。作为第三方势力的屑教,昨天还刺杀我,可以理解为阻挠调查。种种迹象表面,他们就有很大嫌疑。”
“不,”小区保安却摇头,“我对本地屑教还算熟悉,他们没这个能力。不论是刺杀你,还是杀那个光头纹身哥。”
身后两个保镖也上前解释:“昨天那一箭,非常专业。比我们专业,屑教到我们城还是新势力,应该没有这个能力。”
“而且要平推屑教,不是你我能定的,这必须有上层博弈而定,”小区保安遗憾,“昨晚上我们也只打算旁敲侧击一下,也不是真去平推。现在大白天是更不能动了。”
凯文认真的看了看他:“你和三年前的你,不太一样了。”
小区保安不由惊奇:“你认识三年前的我?”
“楼保勒国内部有情报,我有幸目睹了一下,”凯文回答,“情报对你的评价挺高的。”
“哦?什么评价?”小区保安好奇。
“生不逢时。”
小区保安一瞬间露出苦涩的表情,随即长叹一声,望向窗外:“带我向贵国的刺客会长问好。”
凯文不由一怔,这才明白原来情报里的主观评价,都是刺客会长写的。难怪语气狂妄,藐视一切,堂堂城主被定义为酒囊饭袋,黑白通吃的贵族头领被定义为冢中枯骨……而这个小区保安居然认识刺客会长,当初又发生了什么样的案件?
“生不逢时也挺好的,”小区保安又笑了起来,“以后我要把‘生不逢时’四个字印在衣服上,天天穿。以后大家就叫我生不逢时兄!哈哈哈!”
众人只能尴尬的赔笑两声。
“对了,那我们的城主在你们的情报里,是什么评价?”生不逢时兄还多嘴一问。
凯文眼见这里人多,还是留了一点口德:“啊,我没怎么看,不知道。”
众人哈哈一笑,都知道凯文只是不说而已。
等大家笑完,寸草先生平静开口:“其实从这里就看得出,凯文先生的确是带着任务来的。否则也不至于看这么细节的情报吧?”
“我只是……”凯文还想解释。
“不用说了,”寸草回应,“这不能证明什么,我只是随口一说。”
凯文叹息一声,还想反驳什么,但却觉得说出口的都是废话。现场又是一阵沉默,只有隔壁“漫不经心的话”不断传来。此时此刻,简直就是对凯文的一种嘲讽。
寸草长叹一声:“我实话说了吧,这次的案件,我无能为力。”
众人皆是一怔,一时间神色各异。有人面露遗憾,暗叹到底只是一个作家,不是专业查案人员。有人却始终难以置信,甚至不由在想,是否这话也是某个套路,以退为进,比如为了引出真凶什么的?
“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未知的东西也太多了,”寸草遗憾,“凶手的技术、战斗力也都远高于我,甚至可能高于这里的治安官。这种情况下,怎么查案?我无能为力。”
小区保安沉默片刻,不由追问:“即便查不出真凶,但寸草先生总该有一些思路给我们提供一下。”
“没有证据,甚至说不可能有证据,还是不说了。”寸草摇头。
凯文苦笑片刻,转头问小区保安:“那,生不逢时兄有什么高见?”
生不逢时兄沉默良久,突然搓搓手:“好久没上黄网了,我回家上一次。”
众人都是满头问号,仿佛没听清。而生不逢时兄也不等大家反应,直接转身,然后跳窗逃离。众人急忙追到窗口大喊:“喂!”
远处只有隐约传来的声音:“你们自己看着办,我也没办法。再见……”
众人无奈,只能又都坐回原位,目光不由看向三人中的最后一个。也只有他似乎还没有放弃,但他提出的建议感觉都好弱智……
凯文果然不负众望:“既然这两人都没有办法,那我就我来说吧。”
“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众人眼前一亮。
“差不多吧。”凯文回答。
“差不多?”众人茫然,这回答感觉不太对劲。
“明天我们集合一下,找个豪华一点的酒店,毕竟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物。然后我把凶手揭露出来!”凯文回答。
众人不由对视一眼,寸草不由问:“这么做,有什么用意吗?”
“当然有,”凯文回答,“凶手确实没有这么容易现行,而且凶手可能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的是上层博弈,而不是普通的刑侦调查。所以选择一个高级酒馆最为合适。对了,这里哪个酒馆最高级?”
众人迟疑片刻,纷纷回答:“最高级的话,那只有六星芒旅馆了。哪里还能接待国家外宾呢。”
“那就那里吧,”凯文回答,“明天就请城主,已经这里的贵族头领,外加帝国人,一起集合在六星芒旅馆。到时候我一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众人相互对视,眼神中都透着狐疑。有人忍不住问:“能提前透露一下,是什么样的答复吗?”
“这里人太多,难保没有相互的卧底之类,”凯文回答,“而且上层博弈也不适合在这里讲,各位也不用太好奇,到了明天自然就有结果。”
寸草先生笑了笑:“既然凯文先生已经胸有成竹,那不妨见识一下。”
众人各自商量片刻,眼下也的确没有别的办法。黑帮的调查组长当即表示:“我去联系一下老爷。”而治安官则当即联系城主。
不过两者的回复却都很慢,一直到下午,黑帮的调查组长单独找到凯文,具体询问明天内容。并表示现在只有两个人,能否说出到底谁是凶手?凯文却还是以信不过这人回绝,并坚持要等到明天。很快,一个治安官单独找凯文,也被凯文回绝。
一直到傍晚左右,城主亲自前来,喝退所有属下,然后单独和凯文见面,设立结界,无人能偷听。
此时,凯文才对城主开口:“其实凶手目前还不确定。”
“啊?”城主不由大惊,“那你这是……”
“城主不用惊慌,虽然凶手不确定,但基本范围已经定了,”凯文回答,“明天正好把大家都集合起来,我用话术把人忽悠出来。”
“能成功吗?”城主很怀疑。
“我需要城主帮一点小忙,”凯文回答,“明天谈判之时,城主派遣自己的亲卫队在旅馆外埋伏。需要时候,弄出点爆炸特效。”
“这是为什么?”
“先吓吓他们,”凯文回答,“很多人都会在临死之前,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我这么做就是营造一个极端环境,配合我的话术,必然能揪出真凶。”
城主点点头,又重复问了几遍是否有信心,凯文也都重复回答之后,这才满意离去。而老贵族倒是没有亲自来,倒是寸草先生敲门进来了。
凯文心中警惕,打算找个理由把他推走。于是先打了个哈欠:“有点困啊!”
不料寸草却依旧坐下:“我现在是代表黑帮利益,过来多问两句。你就算再困,也得问完了再睡。”
凯文无奈:“那就问吧。”
寸草先生沉默片刻,开始推理:“假设找个光头纹身哥是一个外国高手杀的,这个外国高手又有任务。那你说……作为一个国家可能会仅派一人,来执行任务么?”
凯文沉默。
“码头帮有罗伯斯,罗伯斯的技术实力得到过你的认可,自他来之后,这里各大帮会相互争斗,相互拆家。这显然就是罗伯斯的功劳,以此来看,罗伯斯大概率就是一个外国高手,前来执行任务。”
“虽然案发当夜,罗伯斯有不在场证明,这点没错。但如果他还有同伙,那么他的不在场证明毫无意义。而如果他是执行任务的,那么他必然有同伙,甚至不止一个。”
凯文继续沉默。
“死者死前做的是你们王立学院的卷子,罗伯斯的搞事风格和你很像,而你明显通读情报,是带着任务来的,”寸草叹息一声,“不过我还是不太愿意相信是你。你能解释一下么?至少解释一下你接了什么任务,你又做了什么?”
凯文笑了笑:“我也遭人刺杀,命悬一线,其实想我这种名气大的人,已经不适合外出任务了。”
“是么?”寸草笑了笑,“以目前城内的情况,应该没有人会来刺杀你的。黑帮和治安官都要你查案,仅剩下的屑教没有这种能量。再说,当夜我们临时决定前往一个临时教堂,对方怎么能提前埋伏?”
“你想说……我是自导自演?”凯文笑了笑,“箭头涂毒,如果不是生不逢时兄救我,我多半死了。这风险未免太大了。”
“有契约消息的话,可以提前给你提供预警。时间、方位、角度、速度等等,契约传输同步进行。将鹦鹉放在狙击手那边,由狙击手计算箭矢到达时间,开口下令,鹦鹉传讯,你一个不经意的转身,就能闪开箭矢。只是这一次,生不逢时兄提前发现了而已,但顺势而为,也没有什么破绽。”寸草回答。
“那我自导自演的目的是什么?”凯文反问。
“自然是洗脱自身嫌疑,再者也给其他刺杀者一个警告。你的头在外面的确值钱,暂时没人杀你,不等于以后也没有。而想要解决这个问题,还不如派自己人提起杀自己。以刺杀失败,来震朔其他刺杀者,让他们能三思而行。”
凯文沉默良久,还是回答:“你没有证据。”
寸草先生面露失望之色,只得长叹一声。
凯文反倒是安慰他:“放心吧,我毕竟不是什么恶魔。”
“明天你打算做什么?”寸草问,“你想引出亡灵巫师?”
凯文再次沉默。
“会死人么?”寸草再问。
凯文摇头。
“好,”寸草起身,向外走去,“那我陪你玩到最后。”
“等一下,”凯文开口,“黑帮毕竟是黑帮,根据楼保勒国情报和我个人观察,查案完毕之后,他们大概率要对你下手。你要留一手啊!”
寸草点点头:“我知道。”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1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