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9

uyenp精彩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第六百四十九章危險的滑雪姿勢推薦-6mkb1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毛利小五郎一阵沉吟,“有没有可能是凶手制造的假象,人跳下去后,其实又再次回到了旅馆中呢。”
柯南笑着点点头,这次叔叔说的很有道理。
“你说的很有……”
警官刚要附和,之前的那个警员再次跑了过来,显然又是有了新的发现。
警官充满期待的附耳倾听,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关键的信息。可是,听完后,警官原本阴沉的脸色直接黑了下来。
“毛利先生,推论可能要被推翻了。我们警方在雪洞方圆一公里进行了仔细的排查,最后在距离雪洞位置不足三百米的地方,发现了简易的滑雪板。那个位置刚好是一处低洼的平地,凶手很有可能是因为地形不便,所以选择丢弃了这简易的滑雪板。”警官用最短的时间陈述目前的情况。
现在他已经开始不抱有任何期望了,连夜的大雪,就算是名侦探毛利小五郎,也不会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找到凶手的。
“还有其他的发现吗?”毛利小五郎陷入短暂的沉思后问。
毛利小五郎也是随口问一下,目前已知的还是太少了,根本就没有正确的破案思路,也没有破案的那种……那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对了!还有一点凶手似乎不太会使用滑雪板。”不管有用没用,警官将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毛利小五郎。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推论?”柯南有些奇怪。
明明大雪已经遮盖了一切,警方是从什么地方推论出凶手不会滑雪呢。还有凶手为什么不把滑雪板藏起来呢,那么深的雪,随便挖下埋起来,警方是很难找到的。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在最后留下些瑕疵,怎么想都不应该。
“因为滑雪板旁的简易滑雪杖,它的长度太短了,按照这个长度来推测,凶手可能是蹲在滑雪板上。”说完后警官立马就感觉自己的形容有些不恰当,毕竟为了自身的平稳,滑雪本来就是要频繁的微蹲来保持身体的平衡,一直都是直愣愣的站着,那才是真的嫌命长。
“我说的不是那种微蹲,是完全屈膝蹲坐着那种,当然也不排除可能是跪着或者直接趴在滑雪板上。因为滑雪杖实在是太短了,我们警方能想到的就只有这些姿势了,而这些姿势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警方推测凶手并无过多的滑雪经验。”警官说道。
说完后,现场陷入短暂的宁静,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评论。
坐在滑雪板上!
如同闪电划破夜空,柯南听到这句后,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凶手是这么办到的。
这样的话一切都能解释的通了,两起不可能犯罪,嗬嗬,其实只是凶手巧妙设计的一个障眼法而已。
明白一切的柯南并没有急着揭开案件的真相,而是转头看向一直在众人身后的夜。
“吨吨吨吨吨吨吨!”夜正举着杯子,痛饮凉白开。
内心有一团火焰的夜无处发泄,什么跪着趴着的,老子是堂堂正正的滑雪。
“吨吨吨吨吨吨吨!”再饮一口,感觉有被触及到灵魂。
举着玻璃瓶子,正在痛饮凉白开的夜敏锐的发现有目光注视着自己。
“干啥?”
这柯南是不是有毛病,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仔细想想自己最近也没有偷摸做啥亏心的事啊。零食都是当着本人面“要”的,零钱也是当着本人面“借”的,这些都不算偷摸呀,有矛盾咋都是当面就解决的。
夜被柯南一直盯着有些怪不好意思的,转了个方向,再次痛饮起来。
柯南啥都没说,悄悄的绕了过来。
“那野兔子挺难抓的吧!”柯南悄咪咪的小声道。
“怎么可能,那兔子笨死了,自己往我手里撞。要不是在外面抓的,我真都怀疑它是家养……”心中气愤的夜,被这么一问,如同蓄水已久的大坝突然开闸泄洪,咄咄咄的抖了出来。
话说一半,举着瓶子的夜全身一僵,感觉哪里不对劲。低下头,发现柯南原本怪怪的眼神变的非常不友善。
柯南有些气愤的说道:“果然是你!”
夜:“额,我要是现在告诉你,我从小就有很严重的梦游症,你信吗。”
柯南盯着夜,大声喊道:“小兰姐姐!”
夜吓得立马捂上柯南的嘴,“停停停!有话好说,其实我梦游也没有那么严重。”
“有病就得治,别压着,不然小病都变成大病了。”得意的柯南开始阴阳怪气起来,气的夜牙齿咬的紧紧的。“你说这别人生病,我是不是该买点水果啥的看看,可是啊我这最近钱都借给某人了,目前没什么钱了,也不知道某人什么时候才能换回来。”柯南的小心眼发作了。
夜懒的废话了,这次是认栽,刷的从兜里拿出两张一万的,非常豪气的说道:“拿去花,多的不用还了!”
“这么大方?”柯南一愣,接过夜手中的钱,有些意外,他从来没想过会这么容易的把钱要回来。说真的,之前借出去的钱根本就没有要回来的打算。
两人一起住了这么久了,柯南还是第一次发现夜这么大方。
不过很快柯南发现有点不对劲:“等下,你还欠我五千多了。”、
夜每次拿钱都是零零散散的,每次数额不多,但是降不住次数多啊,借的总金额早就超过两万这个数了。现在说多的不用还了,这话说的明显有歧义。这可以理解为多的不用找了,也可以理解为剩下的不还了。正常一听这话这语气,肯定是第一种理解,可夜这里说的意思明显不是。
“哎呀,这种小事你记那么清楚干嘛,剩下的就不还了,以后我尽量少和你借钱,你看怎么呢样。”
“我……谢谢你啊!”
……
时间接近傍晚,柯南准备好一切后,将毛利小五郎叫到了发生命案的女汤。
这里已经被清理过了,不仅是尸体和长袖和服,就连温泉中的血水也早已经被放干,重新换了干净的泉水,仿佛昨天的命案根本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渐渐西下的太阳为水池染上一层淡淡的金红色,提醒着人们这里发生过的一切。
“你说有新的发现?真的假的,要是骗我的你懂后果的!”跟在柯南身后的毛利小五郎不耐烦的道。
“当然是真的了毛利叔叔,哎,警官先生您也来了啊。”柯南边回头解释,同时有些惊讶的看向毛利小五郎的身后。
毛利小五郎一愣,回过头,身后空空如野。“哪里有什么人?”
刚要回头质问柯南,突然感觉后脖梗一痛,如同被蚊子咬了一口。
脑子有些晕乎乎的,这蚊子劲还挺大,大脑都供血不足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9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