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wefml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708章 金蓮展示-wttmw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长安城金水门万猪还没入城时,长安的常参官们却已经早早的出门上朝了。
今日五月初一,乃是朔望大朝,除了平时三百多常参官,今日是凡京司文武职事九品已上俱参,场面盛大。
平时也就是五品以上职官,及供奉官、员外郎、监察御史、太常博士参朝,逢到今天初一,京师衙门里九品以上的职事官,都要上朝。
对于平时不用常参的官员们来说,今天便格外的郑重,生怕迟到或是衣着不当殿前失仪被参。
皇帝刚给官员们加过俸涨过福利,谁也不愿意差事丢掉啊。
虽然说这种大朝会上,三品以下的官员,基本上连金殿都进不去,全排在殿外了,那些八九品的小官们,甚至得排到广场外,可谁敢大意呢。
官员们个个半夜三更就起床,早早起来沐浴更衣,然后随便吃点早点,也不敢多吃,毕竟这大半夜的去上朝,一会还得在站了半天,万一吃多了尿急或者想解手,可就麻烦了。
以前就发生过有官员在朝会时殿上放响屁,结果被御史弹劾失礼而遭贬官的事情。
所以宁肯饿肚子,也得忍着不进食,尤其是不能喝水。
天还未亮。
夏风习习。
低级的官员们骑上马,带着一二个家丁挑着灯笼开始赶路上朝,高级的官员们则坐着马车。
宰相们则更是前呼后拥,每人上朝时身边都围了上百的护卫,这都是皇帝特拔派的,以护卫宰相安全,以及维持宰相的威仪排场。
一盏盏的灯笼,马灯,在长安一个个街坊涌出,于长安六街汇聚,犹如星河灿烂,汇集而往太极宫去。
此时天还很早,秦琅估摸着也就三点多钟不到四点,因为大朝会比平时常参上朝的人多,官员就几千,而官员们又都带着奴仆家丁还有护卫,车水马龙的,又是天昏地暗容易拥堵,所以大家都尽量提前出发。
太极宫的宫门是黄昏闭锁,五更开门。
五更一到,宫门开锁,御史台的官员就要开始点名,若是没到,会很麻烦。
好在现在长安这两年逐渐放开,正逐渐拆掉坊墙,坊门也基本上实行夜不闭锁的新规,否则从坊内出门,还得在坊门处核验身份,等候开门等一诸事。
秦琅住平康坊,离皇宫比较近,而且他卫国公府宅子大,两百多亩地,直接在坊墙上开的门,出入倒是方便快捷的多,可到太极宫还得经过皇城,所以一样也得经过重重检验,照样得堵。
坐在马车里面,秦琅打着哈欠。
肚子有些饿,秦琅也不敢多吃,出门在外三急还是很麻烦的。
“嗯,外面好多卖早点的,有卖胡麻煎饼的,要不我去买几个?”张超骑着马跟在秦琅的马车旁边,隔着帘子对秦琅道。
秦琅在车内也闻到这股子胡麻香味,忍不住掀开帘子。
街边,排着一溜摊子,有卖胡麻煎饼的,也有卖炊饼的,还有直接支个摊,卖茶水的,也有卖馎托的。
还有个家伙居然支起摊子在那卖水盆羊肉······
这些早起的商贩,明显就是来做今天大朝会官员和他们随从生意的,自从长安城放开管制,不再强制宵禁,又拆坊墙设街市后,长安城确实增添了许多烟火气。
以往早朝时,街道两边高高的坊墙,走在街上,其实跟走在甬道中一样。
秦琅看不到,不少官员的随从家丁们也会跑到边上,迅速的买几样吃食。他们可不是官员们,在家中可以让人准备吃的。大半夜的起来备车备马,还得护卫随行,幸好这还是夏天,否则还得挨冻受饿。
那热腾腾香喷喷的各式早点确实诱人。
秦琅本来还想着不吃,结果闻着那香味也肚子咕咕响了起来。
“四更了没有?”
“还没呢!”张超应道。
“那就干脆停一下,选个摊子大家一起吃个早点再走。”
秦琅叫停马车,于是一百多号人就立即停了下来。旁边的官员和随从还以为出啥事了,结果护卫告诉他们卫公要吃个早点。
有些官员有心想凑过来,借机说几句话,可皇帝拔给秦琅的千牛卫们挎刀提盾往那一围,根本不给机会。
秦琅随便找了个摊子,也不挑剔。
大清早的,胡麻煎饼确实挺好吃的,面饼摊在锅上,滴上了胡麻油,再撒上芝麻,那香味诱的肚子更饿了。
那个摊贩是个干瘦的汉子,后面还有一个妇人在打下手,应当是夫妻俩,摊边还有两个孩子,大的也就四五岁,小的更只有两岁左右,兄妹俩静静的坐在一边,也不吵不闹的。
秦琅冲他们微微一笑,两孩子却有些畏惧的看着他身上的紫袍。
那摊主似乎没接待过这样的大官,平时早早出摊,也是想多赚点钱,朝官们很少会来摊上吃东西,但是朝官们的护卫会来买些,起早摸黑,能抵的上半个白天,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得两个赏钱。
看着秦琅身上的紫袍,尤其是那年轻的面孔,和天王庙里的那塑像那般相似,摊主知道是遇到卫国公了。
民间百姓对年轻的卫国公评价很高,认为这位为百姓办了许多好事,救灾治痘不说,长安如今这般热闹,也让许多百姓日子过的更好了些。
这摊主也得益于此,如今摆着这煎饼摊子,虽然辛苦,可却能养活一家妻小,能得温饱,日子比以前强多了。
“卫公,饼好了。”
摊主有些激动的把两个饼捧到秦琅面前,秦琅看了下,这哪还是胡麻煎饼啊,都让摊主做成了古楼子。
古楼子可以说是胡麻饼的升级顶配版,直接拿一斤新鲜羊肉做成肉馅,然后烤成大馅饼,外面撒上芝麻,用胡麻油煎,煎出来外表香脆,而内里羊肉鲜嫩。
这样的就叫古楼子,价钱自然也不便宜。
要知道关中人喜食羊肉,但羊肉也向来不便宜,近两年随着北灭突厥,西平吐谷浑、党项,倒是让北方边境安稳,同时边市放开,使的大量胡人的羊群入以进入中原,贩到关中长安,长安的羊肉价格比早年便宜了不少。
可再便宜,那也是羊肉,武德时羊肉都是超过百文钱一斤了,就算贵族瞧不上的猪肉都一度卖到上百钱一斤。
这两年猪羊肉价格大幅下跌,可现在新鲜羊肉价格也都要六七十钱一斤,猪肉都要五六十钱一斤。
一般的百姓,都还吃不起肉。
两个饼两斤羊肉下去,光这羊肉本都要一百三十四钱了。
秦琅伸手摸出钱袋,拿出了一枚银开元,这一枚银币用银不到一两,银铜合金,面额币值两千钱,含银成色不错,币值略微超过银含量,但在民间很受欢迎,十分坚挺。
摊主看见那枚银币愣了下,赶紧摆手。
“起早贪黑不容易,还带着妻儿孩子,餐风饮露,披星戴月的,你这古楼子做的不错,闻着香,看着诱人,这银开元赏你的。”
“星光不负赶路人,时光不负有心人。”
摊主不肯收。
秦琅把银开元塞到男孩手里,想了想,又掏出一枚银开元塞到了那个小女孩手里,“这娃眼睛有灵性呢,你应当送他去读书。”
“明天我还来你这吃早餐,我订二百个羊肉馅的胡麻煎饼,能做的出来吗?”秦琅问。
摊主想不到居然能接这么大一笔生意,犹豫了一下。
他的妻子,那个妇人在一边没忍住,接话道,“能,我们能赶出来。”
“很好,那说定好了,明日四更后,我路过你摊子时来拿二百个饼,味道不能变啊。”
羊肉馅的胡麻煎饼,虽然不像古楼子那般豪气的一个饼里放一斤羊肉做馅,但加入了一点点羊肉的煎饼,也要五文钱一个。
秦琅订二百个,那就是一千钱。
这是一个大订单,积少成多,摊主能赚不少,妇人兴奋的应下,摊主却怕忙不过来。
秦琅却已经又掏出了一枚银币,“这是明天的煎饼钱,先收着,明天早上四更,我们来拿饼。”
他放下银开元,把两个古楼子分了一个给张超,然后笑着摆手返回马车上,张超带人把他家剩下的现成煎饼全买走了,又把旁边几个摊子的也买空了,给护卫们分食,继续上路。
摊主站在那里愣愣出神。
妇人却兴奋的想跳脚,一转眼,赶紧把儿女手里的两个银开元收入钱袋,贴身藏好。
“想不到咱们摆摊这么久,能遇上卫国公,真是遇上大贵人了,一下子赏了两银开元呢。”
男人面色有些胀红,却只是沉默着,好一会,却是又撸起袖子继续揉饼,“金莲,再剁点羊肉馅。”
叫金莲的妇人欣喜的应声。
一个古楼子吃完,秦琅肚子也不饿了,马车也到了宫门前。
太极宫南面,安福门外,待漏院前,挤满了车马人群。
五更未至,宫门未开。
好在宫前有秦琅先前主持加建的待漏院,官员们可以先到里面休息,尤其是遇雨雪或是冬天的时候,不用在外面难受了。
官员们的随从护卫全留在了外面,官员们凭着鱼符进入待漏院中,秦琅身为宰相,里面还有他的单间专房,一个小套房,还有床有马桶这些。
每个宰相都有一个套间,甚至宰相们还有一个会议室,可以在朝会前提前开个小会。
“来,每人一个胡麻饼。”
秦琅走进会议室时,宰相们已经都到了,他笑着提着个食盒上来,给每个宰相发了个煎饼。
“议论什么呢?”秦琅问。
“侯君集为圣人所授西海宣抚使,身在边疆前线,审时夺势,先发致人也没错!”出人意料,向来跟侯君集关系不好的秦琅,居然主动的维护起侯君集来,倒是出乎一众宰相们的意料,本以为秦琅会趁机攻击侯君集呢。
秦琅笑笑,“以国事为重吧,战况如何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