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6nmsw熱門都市异能 紅樓春笔趣-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展示-fuet7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贾蔷在外面喊的声势浩荡,大义凛然,对上忠勤伯杨华占尽上风。
又口口声声约架人家进宫里辩个公证,好似背景深厚无所畏惧的样子……
实则进宫后,刚进大明宫,就被戴权传隆安帝口谕:“养心殿庭院内跪好了!”
贾蔷跪下没多久,李暄过来瞧见笑的前仰后合,结果一直没走的戴权又宣了第二道旨意:“养心殿庭院前跪瓷实了!”
李暄:“……”
贾蔷面上维系着面无表情的神情,眼中的笑却让李暄抓狂到想杀人!
又过了片刻,忠勤伯杨华也递了牌子进宫,却被戴权恭敬的引入养心殿。
啧啧,到底是托付九门的方面大将。
这收买人心的手段,不比刘玄德摔阿斗差……
“顽不起,就寻皇上告状?呸!”
杨华一只脚刚迈过殿门,就听到身后传来贾蔷鄙夷的声音。
以杨华城府之深,心性之坚韧,都忍不住滞了滞殿外的那一只脚,想回去和这厮理论个明白。
到底是谁,撒欢的往宫里跑来,口口声声说到御前断公道。
不过,他到底没上贾蔷的当,一步跨入殿内。
能让一位国侯还有一位皇子郡王跪在此,即便杨华如今心中已是千疮百孔,却依旧让他动容,心生感激。
皇恩至此,忠勤伯府的荣耀,也达到了自开府以来的最高辉煌。
所以,让这黄口孺子逞逞嘴上能为,又有何妨?
果真转过头去和他理论,反而落了下乘,辜负了皇恩。
背后,李暄差点没笑死,觉得能看到这样一场戏,便是跪一跪也无妨。
等庭院内没了宫人,李暄小心翼翼的往贾蔷这边挪移了些距离,压低声音嘎嘎乐道:“瞧见了罢?任你外面跳的欢庆,还是得给人让路!忠勤伯杨华,如今连赵国公那老货都要交好,听说那老东西居然还想嫁一个孙女儿给杨华当填房……”
贾蔷皱眉道:“忠勤伯夫人又没死,填哪门子的房?”
李暄“诶”了声,鄙夷道:“你一天到晚都在瞎忙活甚么,杨家的动静旁人不理会也还罢了,你弄死了杨鲁……杨鲁的死总和你相干罢?这也敢大意……爷给你说,听说忠勤伯夫人原先就身子不大好,如今死了嫡子,还是被一手疼爱养大的庶长子给毒死的,是个人也想不通啊。好像是昨儿没了的还是前儿没了的……总之就是这两天。这个时候,父皇也得关照一下杨华的心情。贾蔷,爷劝你还是自认倒霉罢。唉,爷也是倒霉催的,怎么出门就遇到了你?白遭这一场了!”
贾蔷也是无语,的确不走运……
他也没想到,杨华竟能惨到这个地步,顿了顿他又问道:“忠勤伯太夫人没事罢?”
若是连那位老太太也不行了,那忠勤伯府就真要散架了。
李暄倒吸一口凉气,惊悚道:“贾蔷,看不出你还是个狠人!杨家都惨成这样了,你还咒人家太夫人……”
“呸呸呸!”
贾蔷连啐三口,道:“少胡扯!我只是担心,先前杨鲁死的时候,我去杨府祭拜,见过杨家太夫人,觉得那是个明白人,所以希望她这回别倒下了,不然杨华说不得真会发疯,那就让人讨厌了。”
李暄嘿嘿笑道:“你也有怕的时候?你放心,父皇已经派了御医去杨府,据说他家太夫人反而更精神了不少,张罗着等出了丧期,就给杨华续弦呢。无论如何,不看到杨家有后,她也放心不下合眼啊。”
贾蔷闻言,点点头道:“如此就好。”
二人正聊的开心,就见戴权又出来,对李暄、贾蔷道:“王爷、宁侯,圣上宣你二人入殿。”
贾蔷闻言心底一沉,再瞥了眼李暄,见其面色也变了变,显然也猜到了甚么,二人对视一眼,随即都心情沉重的进了殿。
刘备摔孩子,这孩子可是差点被摔死的……
养心殿内,不止有忠勤伯杨华,还有领班军机大臣荆朝云,并军机大学士罗荣、何振,及新晋文渊阁大学士,林如海。
另一人,则是老的快佝偻成一团的老赵国公,姜铎。
在这群操持着整个帝国最高权力的巨擘面前,别说贾蔷,就算是贵为皇子郡王的李暄,好似都成了小虾米。
被强大的气场压的头都抬不起来,各种审视目光瞧过来,让二人感觉到压力山大。
这时,就听御案后传来一道冷哼声,隆安帝沉声喝问道:“李暄,贾蔷,朕问尔等,忠勤伯年长,还是汝二人年长?”
贾蔷和李暄自然不敢狡辩甚么,一起答道:“忠勤伯年长。”
隆安帝再问:“那是忠勤伯为国戍边二十载之功高,还是汝二人功高?”
贾蔷和李暄一起抽了抽嘴角,答道:“忠勤伯功高。”
隆安帝声音愈发严厉,道:“既然如此,面对如此功高德勋的长辈,汝二人为何会如此不敬?是哪个教得你二人如此做人做事?是朕和林爱卿教的你们这样骄纵狂妄,无法无天的么?”
本就跪着答话的二人,此刻头都快低到地上了。
李暄是真的后悔了,干吗招惹这趟麻烦?
下回再不如此草率了……
贾蔷心里虽然腻味,可也知道此为权术之道,亦是操弄人心之法。
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刘备摔孩子的典故,可既然是经典,自然百试不爽。
至少看看杨华此刻激动的神情,就知道他到底有多受用了……
看二人老实了,隆安帝又对贾蔷沉声道:“回去赶紧将人放了!你在东城搞的乌烟瘴气,朕原见你年幼,又念你心中原是好意,所以就不过责于你。却不想你愈发放肆,东城成了你的自留地了?那到底是朝廷的地方,还是你贾家的地盘?同管都中治安,你兵马司凭何如此霸道?”
贾蔷闻言,忍不住道:“皇上前面的教训,臣都当教训记下了。可这句话臣无论如何也不伏!”
“胡闹!”
林如海皱眉喝道:“天子金口玉言,言出法随,由得你不伏?”
隆安帝冷冷道:“林爱卿,且让他说,朕倒想看看,他哪里不伏!”
贾蔷先看了林如海一眼,没看出甚么提点,心中便安定了不少,随后大声道:“皇上,臣从不敢将东城当初自留地,臣知道,兵马司在东城收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惹得许多人眼红。有些人以为臣和他们一样,将那些银子收上来后,都中饱私囊了。
但臣可以保证,任何时候,皇上都可以差人……不必是户部的,内务府的也成,去兵马司衙门查账。但凡有一文钱进了臣之腰包,臣甘愿领罚。不是臣自大轻狂,以臣赚银子的能为,还真瞧不上这样的银子。
兵马司收取的银子用来做甚么,也从未瞒过任何人。笔笔数目皆有账可查!其实步兵营想收这份银子,也简单。只要他们将西城或是南城和北城,也如兵马司清扫东城那样,清扫的干干净净,将那些淤水沟、烂泥塘还有臭粪坑都拾掇利落了,肯为百姓谋福祉,百姓绝不吝啬供养他们的银子。如今他们啥也没干,倒想先收银子……吃相未免太难看了些!”
隆安帝冷哼一声,喝道:“少废话!朕命你让出东市来,你让还是不让?”
贾蔷黑下脸来,道:“臣当然遵旨!只要忠勤伯干得出这样的事,臣认了!只是,臣原本十分敬重为国戍边多年的忠勤伯府,也因此以为大燕军中,不光是一群只知道争权夺利占山头的贪婪腐朽之辈!然而从今往后,忠勤伯将永远失去臣的尊重。臣以为,他和那些蝇营狗苟之辈,毫无区别!”说罢,他似极受委屈心酸的偏过头去,却趁机给李暄狠狠使了个眼色。
李暄接过贾蔷同仇敌忾的眼神后,还没反应过来,脑子就一抽,脱口而出道:“儿臣也是!”说完才想起自己说了甚么,差点悔的没一巴掌抽到自己脸上,这是撞客了不成?好你个阴险的贾蔷!
“放肆!!”
果不其然,隆安帝闻言,勃然大怒,厉声斥道:“二竖子焉敢辱朕肱骨大将?”
然而素来识相的贾蔷,这次却没有再请罪。
虽未狗胆包天到与隆安帝对视对峙,却也是梗着脖颈,并不低头。
李暄原想着磕头伏输来着,可眼下贾蔷硬顶着,他自忖若是先一步磕头,下场可能会更惨些,心里把贾蔷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三百遍,也只闭着眼,豁出去了!
见此,隆安帝愈发动了真怒,正要惩处,忠勤伯杨华却终于站不住了,出列躬身道:“皇上,今日事,原是误会。臣从未带过步兵营这样的兵,不止要作战,还有护卫京城安稳的职责。又听麾下说兵马司干的那些事,巡捕五营亦能为之,便未阻挡东营将效仿兵马司之心。
只是东营原答应臣,兵马司为百姓做的那些事,东营将士亦能为之,还能做的更好。是臣失察,没想到巡捕东营还未与百姓谋利,倒先盘剥起商户来。此事,是臣之罪也!臣恳请皇上降罪,也好让宁侯看明白,我忠勤伯杨家,绝非下三滥之流。”
其实也确实是如此,只是军方做事,或者说所有的官府行事,都和贾蔷不同。
世人向来都是先取银子,再做事。如贾蔷那样,先把事做到前头的,反倒是另类……
隆安帝闻言,没有直接应答杨华,而是问贾蔷道:“你还有甚么话说?以为天下只你是好人?你还有脸说别人,朕问你,你那金沙帮是怎么回事?神京都中,聚众两万,你想造反不成?”
贾蔷闻言,低着头道:“既然杨伯爷都说了,此事是一场误会,那臣自然也认了,回头就放人。至于金沙帮……已经被忠勤伯打散了,光被抓的就有几千人,但臣可以表个态,这些人只要是罪有应得的,该杀杀,该判判,该流放流放,臣绝无二话!
臣先前是用金沙帮做过一些事,那也是因为金沙帮出身太平街,原是从龙太祖的开国武卒之后,真正的忠良之后。后来臣当了兵马司都指挥,因存了尽快将都中各处祸害百姓的青皮恶霸,和那些摆龙门局谋财害命的赌坊悉数铲除的心思,才用了以江湖治江湖的手段。
后来臣太忙,就忘了他们。既然有人学坏了,那自然该打杀的打杀,该如何就如何。”
“哼!任凭你巧舌如簧,今日你鼓动民心,围攻忠勤伯,居心叵测,不好好教训一通,以后难免走上歪路!”
说着,隆安帝对戴权道:“让二人带下去,于皇庭前廷仗二十!朕给他们涨涨记性!”
李暄:“……”
震惊下的李暄,生生露出了形似宝强和灰太狼的无辜眼神。
他想不明白,进殿后连屁都忍着不敢放出声的他,到底做错了甚么,要受这样的屈辱……
还未挨打,李暄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而这一幕,落在其他几位大佬眼中,却颇有几分意味深长。
看来,行廷仗自然是与杨华赐下颜面来,可贾蔷与天家的关系,还真是有些不同一般。
也难怪林如海一直稳如泰山,毫不在意贾蔷被问责。
毕竟,旁边还陪一皇子……
只是杨华今日之行为,着实不智也。
杨华是经久大将,又岂能不知轻重,只一个贾蔷,背后的势力他都有些吃力了,更别说还有一个备受皇上皇后宠爱的皇子王爷,杨家如何开罪得起……
杨华大礼跪拜在地,先感吾皇皇恩之重,而后竟是为贾蔷、李暄二人求情道:“今日之过,俱在微臣。如行廷仗,臣甘愿领受。”
隆安帝先安抚一句后,又问贾蔷道:“朕最后再问你一回,东市你让还是不让?”
贾蔷吸了吸鼻子,摇头道:“皇上若是传旨于臣,那臣自不敢有二话,别说东市,兵马司衙门给步军营交一份卫生银子和火禁银子都成。可若是皇上问臣,甘愿不甘愿让,臣在皇上面前从不敢欺君,所以当然不甘愿。忠勤伯有能为自己带人去为百姓做实事,清扫干净一城去。跑来摘桃子算甚么英雄?忠勤伯在甘肃镇莫不是这种做派做多了习惯了,回京来还是这德性?臣就是想告诉他,臣的桃子,臣不给,他连根毛都别想!”
“来人!来人!把这两个孽障给朕拉出去打!狠狠的打!”
李暄:“?!!!!”
……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