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bfkm2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大明之雄霸海外討論-第2058節 陳子升見蘇丹推薦-q82xv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伊斯坦布尔托普卡普皇宫的觐见大殿里来了一个东方的异教徒!
穿着一身合体的军装,身材不高却很精神的东南军少将高参陈子升绕有兴趣地观看大殿内的装饰,心忖异国风情果然可观。
陈子升,乃南粤奇人陈子壮的胞弟,陈子壮年少时,有一年中秋佳节看不见月光,一位在陈家赴宴的嘉宾颇感遗憾,便信口吟两句古诗:“天公今夜意如何,不放银灯照碧波”。
年仅七岁的陈子壮听罢,即随口应句:“待我明年游上苑,探花因便问嫦娥。”。
结果,陈子壮在24岁时,京报连登黄甲,他中进士并在殿试中获一甲第三名,即探花及第,应了诗谶!
他在崇祯年间累迁礼部右侍郎高官,后因直言被黜归乡,之后投了东南国,现为土澳地区总督,不折不扣的重臣。、
陈子升则能说会道,喜与乐友唱和,以宏扬民间文化为业,并不出仕。
作为陈子壮的胞弟,自然受到信任,这次东南军西征,陈子升到军前效力,主要从事舆论宣传事宜。
为了更快地结束战争,颜常武决定劝降苏丹,陈子升自告奋勇,领了这份光荣、重要而又危险的使命!
身在虎狼穴中,他镇定自如,而他旁边的身穿帕夏服饰的家伙则是局促不安,汗流浃背!
因为他这个帕夏的头衔是“水货”,是东南国任命的帕夏,到真正的帕夏之国,真是李鬼去见李逵。
波斯湾法奥港城的一位桑贾克贝伊即城市长官麦斯欧德·莱比卜投降华人,被颜常武封为帕夏,成为带路党,在东南军进攻奥斯曼帝国时,麦斯欧德·帕夏来摇旗呐喊,诋毁奥斯曼帝国,影响很坏。
他出自伊斯坦布尔,在他叛逃之后,苏丹杀了他全家。
现在他又被派遣回伊斯坦布尔,利用他熟悉该城的关系,引领陈子升进城方便办事。
他不想来的,可是做人走狗,哪轮到他说三道四的,只能从命。
如今他忐忑不安,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在兵荒马乱中,他与乔装打扮的陈子升混进了伊斯坦布尔,他联系上以前的关系,最终消息送到了皇宫。
换在以前,他们进入伊斯坦布尔,一公开露相是必定被捉起来。
形势比人强,那些人不但不敢将他们捉起来,还得保护他们。
即将城破,没必要得罪他们。
宫里的TJ大总管,掌握皇家禁卫军的“奇兹拉尔”塞利姆闻讯后请示了苏丹,苏丹说秘密地召见他们。
所以殿上除了苏丹的禁卫军之外,伴驾大臣就是塞利姆再无其他臣子。
随着“苏丹陛下驾到”的喝道声中,奥斯曼帝国苏丹穆罕默德四世在一群卫兵、TJ与宫女的簇拥下登场。
他们人数众多,衣着华美,但是精神上是强颜欢笑,
陈子升还注意到内间似乎有动静,很可能是太后杜亨·哈提婕来了。
不及多想,陈子升向就座的苏丹行军礼,用土耳其问候道:“东南国使节陈子升代表东南国国君向苏丹陛下问好!”
土耳其语很纯正,陈子升是花了苦功学习的。
要想人前显贵,就得人后受苦,为了学习土耳其语,陈子升可是专门请了两个归顺的包头佬担任他的语言教师,交淡只用土耳其语,陈子升付给他们除了工钱,要是说一句汉语就得给一块银元给他们,以此来促进学习。
“好!”听到他流利的土耳其语,穆罕默德四世脸色稍雯,应了一声。
他的目光转向麦斯欧德·帕夏,冷冷地瞪了他一眼,吓得这个水货帕夏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苏丹积威之下,水货帕夏哪堪消受!
穆罕默德四世不理会叛徒,向着陈子升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来说。
“陛下!”陈子升鞠躬致意,恭敬地道:“奥斯曼帝国是个伟大的国家,国力强大、疆域辽阔,雄踞于世界强国之林,令人心生敬意!”
陈子升首先赞美了奥斯曼帝国一通,表明中国人对于奥斯曼帝国的钦佩与仰慕!
然后他话题一转道:“奥斯曼帝国太强大了,强大到把白皮打得关门闭户,不敢出战,我们东南国国君也非常忌惮奥斯曼帝国,他作了一个梦,梦见在以后,我国遭遇到奥斯曼帝国的入侵,子孙们会抵挡不住。不如先下手为强,进攻贵国!”
如此奇葩的理由,居然会是一个大国使臣说出来。
后来,人们就把类似于陈子升这样的话叫做“强词夺理”的最好写照,即“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来打我子孙,所以我先干来干掉你!”
与“小羊喝水”同样的道理,小羊在下游喝水,上游的狼说小羊弄脏了它的水,所以要吃掉小羊。
荒唐的逻辑听得穆罕默德四世有种种动,他要召唤众TJ上前,将那个可恶的异教徒给勒死去!
觐见大殿是苏丹用于接见臣民时用的地方,当说得不河蟹时,苏丹会找来TJ解决惹怒他的人,方式一般就是勒死而不是砍头。
“进攻我国,杀戮我国军民,侵占我国土地,就是因为你们怕我们!”穆罕默德四世强压怒火,愤懑地道:“倘若不是因为你们,我国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
他向塞利姆点点头,塞利姆会意地道:“仅拿圣-城来说,你们围城期间,城中军民就死亡三十万!你们是杀人凶手!”
饿死的、被打死的,尤其是“毒弹头”更是夺走了不少人的性命!
“对此我倒不否认,”陈子升貌似很遗憾地道,“唯一的问题是:这些都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了。”
“时光不会逆转,过去不会重来,已经发生的事实,无论是惋惜也好,感叹也好,后悔也好,愤怒也好,都永远也不会再改变一丝一毫。既然如此,执着于它又有什么意义?”陈子升作了个手势道。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