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yi3l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線上看-402.上元佳節(預祝大家中秋快樂,心想事成)鑒賞-ymjme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马撞死在面前,而且是肝脑涂地,这种事总归挺冲击人心智的。
吕伯材崩了。
无论如何段银义都是他交往多年的好朋友,他甚至曾经对其托付后事。
结果这个好朋友死的比他还早,而且还是在害他的时候死掉的。
这让他空前茫然。
王七麟给他放了个假,让他回家去休息。
但吕伯材哪里也没去,只是倚着棺材看着手中的买命钱:有银铢有铜铢,银铢有二十四枚,铜铢有八枚。
其中绝大多数都正常,只有一枚银铢格外阴凉,且仔细看它上面的纹路会发现,这些纹路恍恍惚惚。
吕伯材修为不够,他得仔细的去辨认,才能认出买命钱的身份。
所以先前段银义抓给他一把银铢,他并没有发现异常。
王七麟的修为比他厉害许多,而且当初在平阳府的卤肉店里他见过买命钱,轻车熟路。
他见过的买命钱是一枚金铢,但万变不离其宗,这次当段银义拿出混在银铢中的买命钱时,他一眼认了出来。
买命钱少见,吕伯材举起它怔怔的看。
徐大递给他一杯热酒说道:“喝下去,心里会好受一些的。这个钱你不用怕,明天去找个寺庙,把它送进庙里的功德箱。”
王七麟咂嘴。
徐大真胆肥,又要薅佛祖的羊毛。
吕伯材接过酒碗仰头大口吞咽酒水,他将银铢扔进瓷碗中,一声脆响传出。
“原来这就是买命钱。”他喃喃说道,“粗略看与寻常的钱铢没有区别。”
王七麟道:“它是寻常的钱附着了怨念后所形成,你一旦将它花掉,它的怨念便转移到你身上,这时候它会重新变成一枚普通钱铢。”
吕伯材道:“七爷,可是卑职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买命钱,它是很少见的东西,段银义是从哪里得到的?还有他那五鬼搬运术,这门邪术也少见,他怎么会学到?”
“再就是这口棺材,这棺材真是他从河里捡来的吗?”
一边说他一边摇头,诸多疑点浮现在他面前。
王七麟说道:“死人不会说话,要想查到真相,明天去段家来一趟大扫除,里里外外仔细查查。”
“还要查查那娘们。”徐大补充道,“大爷看她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王七麟怀疑这耂渋赑想夰奛歮。
未亡人の性-熟女!
徐大说道:“大爷一生阅女无数,一个女人的品性如何,一眼能看出个七七八八。”
王七麟点头,这点他信,这是耂渋赑们千锤百炼的本领。
徐大接着说:“段叶氏这人看上去温婉贤惠,嘿嘿,但也只是看上去。她很会装,今天咱们看到的就是她想让咱看到的,这女人绝不是省油的灯。”
吕伯材怀疑的看向他。
他也怀疑这厮想要夰奛歮。
徐大怒了,说道:“嘿,你们都信不过大爷?”
“不是信不过你,徐爷,”吕伯材沮丧无比,“主要咱们没有证据,你说的话只是猜测,而且是毫无根据的猜测。”
徐大傲然道:“那大爷就放个大招。本来大爷不想说出这点,怕你们误会大爷的正直……”
“开门见山吧,都是自己人,你什么玩意儿大家伙心里都清楚,自我吹嘘没啥意义。”王七麟打断他的话。
徐大说道:“那娘们还是个处子。”
王七麟和吕伯材瞪大眼睛。
徐大不耐道:“无需置疑大爷的眼光,大爷之所以从一开始就觉得她不对劲就是因为她是处子。”
“那个段银义一看就是色中饿鬼,段叶氏相貌身段都不错,要是没有点问题,段银义怎么会放过她?”
如果他说的是事实,那么确实是个大问题。
耂渋赑之间总是惺惺相惜,徐大不会看错段银义。
王七麟问道:“段银义娶这媳妇多久了?”
吕伯材道:“大约是去年中秋后娶的。”
王七麟想了想这个时间,低声道:“去年中秋,那一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啊。”
他又问道:“这段银义家里以前挺穷的?”
吕伯材道:“以前挺富裕的,但他喜欢大吃大喝、寻花问柳和赌钱,把家业都给败掉了——总之,他到娶亲的时候确实挺穷的。”
王七麟道:“那就有意思了,这个段叶氏嫁给他是为了什么?而且这段叶氏家里还懂方术。”
想到这里他挥挥手:“再回去看看。”
这次王七麟带上了八喵和九六。
三人和吞口再回到卖花巷子,屋门反锁。
吕伯材要敲门,王七麟摆手,他琢磨了一下将八喵放了出去,指着屋子道:“偷偷进去看看里面的人在干什么。”
徐大低声道:“大爷把八喵扔进去?”
八喵怒视他一眼,找到门缝开始往里钻。
先钻进脑袋,再钻进身躯,最后收起尾巴。
就这么进去了。
吞口脸上的太极盘都不转了:“这也行?”
徐大和吕伯材都看呆了,吕伯材伸手试了试,这门缝最大处也没有三指宽!
王七麟很蛋定:“众所周知,猫是水做的。”
过了一阵院子里响起脚步声,门被拉开了。
段叶氏露面。
双方打了个照面,王七麟顿时乐了:“哟,小嫂子,您这是打算去哪里?”
段叶氏脸上挂着平平淡淡的笑容,这笑容温暖纯真,让人看了心生好感。
但再撞到王七麟,她的笑容消退了。
少妇哀怨凄楚的留下一串眼泪,低声道:“见过大人,小女子要去采买一些丧葬用品。”
王七麟走到她跟前问道:“用买命钱去买吗?”
少妇惊骇道:“大人这是什么话?小女子的丈夫……”
王七麟摆摆手打断她的话,了无兴趣的说道:“算了,咱别废话了你也别演戏了,进屋办正事吧。”
他将段叶氏推进去,八喵现身,指向屋子里的小木柜。
徐大打开,里面是收拾好的包袱,大包小包好几个。
王七麟笑道:“小嫂子丈夫刚死,就准备跑路?”
段叶氏惶恐的说道:“小女子实在不明白大人的意思,小女子这是将家里给收拾了一下,免得睹物思人。”
现在王七麟已经确定了,这段叶氏有问题。
他懒得废话,道:“将她抓走,回去给我好好审讯,实在不行给我严刑拷打!到时候让徐爷亲自上,先破了她处子之身!”
话说完他转身往后走,然后看到徐大和吕伯材的眼珠子瞪大了,而吞口的脸盘子直接被眼睛给占据了。
毫不犹豫王七麟运行金刚横练神术,并张开嘴厉喝道:“剑出!”
吞口张开嘴开始往外喷……
翻腾的气血在他经脉之中纵横捭阖,一股阴冷气息自后而来,仿若三九寒天有人冲他兜头一桶冰水。
听雷神剑凶猛迸射,从他衣袖后头冲出,如迅雷击朽木——
‘轰’!
闷雷滚滚中一只恶鬼被炸的倒退,但又有四只恶鬼迎面而来。
徐大大喝道:“七爷挺住,给大爷留个活口!”
他一拍胸口抽出燃木神刀,庞大魁梧的山公幽浮从门口站起,门脸太小,它愤然挥手,屋子顿时摇晃。
王七麟转身拍出火焰印,接着有至阳至刚的真气汹涌澎湃奔涌而出。
双拳拍出,火焰熊熊、气流滚滚!
火借风势、火烧风劲,火焰印与太阳真气相宜得章,正好相合!
杀到他跟前的大鬼发出凄厉嚎叫,纷纷往四周退却。
段叶氏人如风筝,小纤腰一拧倒飞起在后墙窗口,她厉声问道:“王大人,何必欺人太甚?”
五个鬼分列左右,虎视眈眈。
这些鬼中有刚化作的大鬼,也有修炼已久的恶鬼,王七麟没想到段叶氏竟然修为如此高深,可以御使恶鬼。
吕伯材大叫一声:“银子!”
五鬼之中个头最小的一个鬼身上黑雾飘飘,面目狰狞,可是仔细看能认出它正是刚死的段银义。
王七麟指向段叶氏叫道:“一切是你在捣鬼?”
段叶氏怒道:“与小女子何干?小女子嫁给他后已经三番两次告诫他不能修炼五鬼搬运术,可他还是修炼,而且还冒着被天道责罚的危险将他父亲害死炼为头鬼!”
王七麟道:“那他从哪里得到的五鬼搬运术?”
段叶氏嫣然一笑,道:“王大人,小女子承认,确实将修炼术展示给他看过。可是小女子却没有要他修炼,总不能因为他抵御不住诱惑就怪我吧?”
王七麟道:“那你束手就缚……”
“做梦!”
段叶氏伸手撕下后窗的一根木楞向他甩去。
如离弦之箭,木楞瞬间洞穿虚空给王七麟来了个面射。
八喵尾巴一甩,一只小尾巴将木楞棍给砸掉。
九六从门口冲进来,很威猛的发出咆哮:“六六六!六六六!”
空气之中隐隐有声波荡漾,五鬼闻声面容扭曲,段叶氏厉声道:“王大人,你既然想死,那休怪小女子心狠手辣!”
五鬼带着凄厉的嚎叫扑来。
屋子内顿时阴风凄厉。
王七麟浑然不惧,逼退五鬼之后手捏剑阵大喝道:“弟兄们给我干她!”
一听这话,徐大兽血沸腾了。
全身披挂,整装待发!
大爷今天要一改往日作战拖后腿的作风,勇猛向前、战功赫赫、牛逼烘烘!
小阿修罗随时待战,他们一族的战斗理念与‘首战用我用我必胜’雷同,得到战斗讯号他立马爆发,站在利剑上一跺脚,就跟踩着滑板似的直冲段叶氏!
彗星袭月!白虹贯日!
空气都要被劈开。
段叶氏被剑气所慑,竟然忘记自己已经靠在了墙上,又下意识往后退。
一个恶鬼双手甩出千万道黑丝,一层层将小阿修罗长剑给屏蔽。
其他两把剑拦住两个鬼,还有两个鬼冲王七麟而来。
王七麟体内气血燃烧、斗志昂扬,他正准备与恶鬼来一场大战,十咦钻进他体内。
气势汹汹的两个鬼冲到近前后一愣,绕开他扑向吕伯材和徐大。
十咦又钻出来,瞪着大眼珠子看王七麟:“咦咦咦?”
王七麟点点头:“牛牛牛!”
扑向吕伯材的恰好是段银义所化的鬼。
吕伯材也是身经百战,他的表情不悲不喜,双手张开掌心和十指内测皆有纹路。
鬼魂飞掠到他跟前,他手中散发出血色光影一掌劈出,掌风所及之处顿时有半透明的鬼爪伸出去撕扯袭来鬼魂。
徐大驱动山公幽浮后退,撤出院子后戴上虎豹胄,恶鬼追上,他挥刀劈出:“吃大爷一劈!”
偃月刀带残影落下,刀锋所指、天火隐隐。
恶鬼身影瞬间出现在他身后,一爪伸出掐在他脖子上。
眼看它攻击得手,却惊恐的发出哀嚎声,它在院子里开始上蹦下蹿、飞奔躲避。
徐大嘴角一挑露出邪魅一笑,他摸了摸战盔得意的说道:“大爷的大头你也敢碰?不识货,大爷的大头保护起来了!”
他一挥手,鱼汕汕的冤魂飞了出去。
冤魂悄无声息的从后面缠上恶鬼,这恶鬼似乎并无察觉,还在疯狂的逃窜。
鱼汕汕一点一点的撕扯它的身躯,王七麟见此索性走出院子,以方便造化炉薅羊毛。
这次可都是鬼!
徐大学关公单手横刀于背后,阴沉着脸坐在山公幽浮肩膀上,王七麟得抬头看他。
他阴沉着脸说道:“七爷,大爷我现在就缺一道美髯了,以后大爷准备留个长须。”
王七麟指着他头顶道:“你还得把那玩意儿弄成绿色的。”
徐大吞了口口水。
看到五个鬼全被缠住,段叶氏终于慌张。
但她是个狠角色,当机立断一把拍断窗棱子窜了出去,落地后如狡兔逃命,身影迅速窜出几丈远。
吞口踏屋顶狂奔,张开嘴冲着她开始往外射:
“咻咻咻!”
一支支长剑飞出去。
王七麟看到后摇头:“可惜了,徐爷你回去给吞口弄一批短箭让它吞进去,这是个自走机关枪啊!”
段叶氏被逼的窜向一间屋子,王七麟顿时猜出她的目的,抬脚一跺地腾空而起大喝道:“妖魔胆敢!”
鹰击长空!
段叶氏窜进院子中,王七麟腾空俯冲屈膝撞了下去。
空中落下一块陨石!
段叶氏又跳起要越过墙壁,王七麟双脚蹭地身躯发力,玄黑劲装猎猎飘荡,追上去悍然撞向墙壁,将这砖石泥土墙硬生生撞碎。
这时候段叶氏甩手飞出一串绳索,王七麟以左手捏轮钴印荡开接着错身冲上去力走右臂,长臂甩出,青龙出海!
段叶氏忍着扑面劲风而快速扭头避开这一击,但王七麟手臂中途下落,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
少妇顿时被拍翻在地。
他可是有二牛之力!
屋子里的百姓惶恐的藏在门后窗后往外看,王七麟过去放下两枚银铢说道:“朝廷的拆迁补偿款。”
当家的惊喜的将钱铢收下叫道:“大人,给我们家的?”
“对,拆迁你家墙壁的补偿。”
“那能不能把我们家都给拆了?”他期盼的问道。
拆迁致富。
王七麟想什么老家情怀、什么美好记忆,其实拆迁面前这些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实打实的,你钱给到位了随便拆!
徐大将段叶氏抓了起来,段叶氏要挣扎,徐大狞笑道:“别激怒大爷,大爷知道你还是个小清倌,嘿嘿,一旦激怒大爷,大爷让你十个月后的此时此刻就当娘!”
段叶氏吓的叫道:“你敢!你敢这么做,我师姐不会放过你们!”
徐大琢磨了一下道:“你还有师姐?嘿,那正好,并蒂花开最美,你们俩以后就是闺房的姐妹了。”
段叶氏惶恐的伸出手臂抱紧胸口。
见此徐大嘿嘿一乐:“不过你若是坦诚交代嘛,大爷好歹是个官,一心为民、满脑为公,你把我们想知道的都说出来,那样就不会伤害你了。”
五个鬼中两个恶鬼两个青色烈焰,还有三个是红色火焰,王七麟美滋滋,终于把火给续上了!
一本册子出现在造化炉上缓缓转动,这是李长歌赠与他的护体神功。
王七麟很期盼。
玉帅出手相赠的贺礼必然非同凡响,何况还有青色烈焰炼化,而且又是护体硬功夫,这样他估计金刚横练要退役了。
他王七麟是个念旧的人,如果是其他功法被替换他会说love-and-peace,但是轮到金刚横练他只想说给爷滚。
自从练了这功法,他天天进补却是白进补,手压根不敢往下三路走,生怕破了功,这整的他险些连祖传手艺都给忘掉了。
最惨的是,外界一直盛传他王七麟肾虚,可因为练了金刚横练,他到现在都没有真的让肾去虚一下。
正月初十结束,十一二三到来,上原府的百戏社火便搬演开来。
大大小小的戏班子走街串巷,穿村越寨会一直闹到十六七,这比过年还要热闹。
过年是自己家里闹,上元节是全城百姓一起闹,官家与民同乐。
戏班子走了杂耍班子进程,什么细舞、筒子、斤斗、蹬灯、踢梯,各家都有擅长,各家都有观众。
自古以来戏班子和杂耍班子都被看做下九流,里面的人讨生活不易,王七麟这人心地善良,后面几天他们在城里查案的时候只要碰到戏班子或者杂耍班子就会给人家扔两个银铢。
银铢可是大票,他的作为让他成为了狗大户,城内的班子翘首以待,嗷嗷待哺。
上元节是正月十五,但从正月十三开始就正式开节了,这一天叫起灯,城里开始往外挂花灯。
特别是勾栏院,她们挂出的花灯最多且最妖娆,商家和大户人家挂走马灯,她们挂的是走人灯。
王七麟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害臊到脸红。
然后第二次看他就不害臊了,有事没事就跟徐大勾肩搭背去看灯。
谢蛤蟆对上元节很重视,这节日与他们道家息息相关,最早出现于西汉时代,当时汉室要在夜里祭祀一位叫“太一”的神明:
正所谓‘汉家常以正月上辛祀太一甘泉,以昏夜祀,至明而终’,说的正是这件事。
不过他不喜欢看花灯,上元节大现花灯也与汉朝相关,但却是为佛家而设立。
相传汉明帝永平年间,因明帝提倡佛法,适逢蔡愔从印度求得佛法归来,称印度摩揭陀国每逢正月十五,僧众燃灯云集瞻仰佛舍利,这一日是参佛的吉日良辰。
汉明帝为了弘扬佛法,下令正月十五夜在宫中和寺院燃灯表佛,后来上元节放灯的习俗由宫廷流传到民间,形成风俗。
谢蛤蟆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气的胡须乱颤:“无量天尊,光头的都不是好东西,这上元节本是我道家大节,蔡愔那郎中一心向佛,看不惯我们道家占据这节日,竟然去了一趟天竺后回来编纂说摩揭陀国僧众会在这一日满城燃灯,这都是假的,假的!”
沉一笑道:“阿弥陀佛,道爷你这是指着我沉一骂七爷啊,七爷现在也是个光头。”
王七麟摸了摸头皮说道:“道爷尽管骂就好,我已经长出一点发茬来了。”
沉一道:“就是,道爷你尽管骂,反正喷僧要在上元节的时候出门去化缘,那天我们和尚是很受欢迎的。”
路过的杨大眼点头道:“对,据说城内的一枝花、后庭花、花前宴、百媚生春联手对外宣称,这一日和尚去她们店里修欢喜禅是不要钱的。”
徐大摸着狮鬃也似的乱发问道:“当真?”
“当真!”
徐大要去找绥绥剃头,他向众人解释道:“别误会,大爷剃头没别的意思,就是小的时候我小舅老是揍我,奶奶的!前些年正月里我们总在一起,我没机会剃头,今年机会来了!”
徐小大拉住他说道:“哥,小舅舅虽然以前老是揍你,可其他几个舅舅对咱们很好,你小心误伤他们。”
王七麟琢磨,原来上元节的时候和尚很受欢迎。
他将目光放到了正在撅着屁股玩雪堆的黑豆身上。
黑豆感觉背后不大对劲,他挠了挠屁股回过头来,正好与王七麟对视一眼。
他赶紧赔笑道:“舅舅舅舅,豆堆的是一座雪山,不是一座坟。”
王七麟猛的反应过来,赶紧走过来一看,背阴处的雪堆在了一起,上头尖来下头粗。
雪堆上还有线条,画的是一头动物。
王七麟气炸了,叫道:“熊孩子欠揍了是不是?这画的是什么?”
黑豆急忙说:“是猪!”
“猪能长角吗?”
“角、角猪?”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