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va4cp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非洲酋長 線上看-第四百零一章 相遇推薦-su875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东江证券还远没资格跻身一流券商的行列,但作为非银金融机构的一员,其位于淮海东路的总部大厦,迈步进去也是富丽堂皇。
职员们就像辛勤的小蜜蜂,八点钟不到,就已经有很多人像潮水般涌进大厦中来,他们作为这座金融之都的娇子,哪怕是星期一的早晨,也没有人敢有一丝懈怠。
然而细看大多数人苍白而浮肿的眼睛跟脸,就知道他们还沉溺在周末的欢愉氛围之中没有彻底的摆脱出来;周末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让他们像是电池耗尽的电动玩具,禁不住散发出疲惫不堪的神态。
有人是连夜研究最新的经济形势跟消息面,有人是灯红酒绿的宿醉,有人则是从骨子里就厌倦了这座都市的浮华、虚无,却又无法逃避。
从来都不甘落于人后的陈畅挤进电梯,看着自己从不锈钢电梯壁倒映出来的脸,妆容收拾得精致,没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瑕疵跟疲倦,红润微翘的嘴唇都透漏出几分自信跟满意;接着她又不意间注意到有人站在电梯角落里打量着她,眼神里充满着不屑跟猜测。
入职东江证券时间不算久,也没有什么过人的资历以及能拿得出手说的家庭背景,偏偏又长得年轻漂亮,被提拔为项目主管,这几天陈畅都已经见识到不少类似的眼神,已经能做到心平气和。
她还能转过头来,故作惊讶而不失热情的跟心存不屑跟猜测的女同事打起招呼:“赵经理,你也这么早过来啊?”
“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要再不努力点,都不知道要被陈经理怎么拍死在沙滩上呢!却是陈经理还这么努力真是叫我意外呢,你这是要将多少前浪拍死才甘心啊!”
赵燕敏作为新海财经大学硕士研究生,入职东江证券投行部就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女研究员之一,在东江证券工作已经有八年,其间还辛苦读了在职博士,目前也仅仅是担任项目主管。
她看到新海财经大学本科毕业、最初两年在一家商业公司混毫无技术含量的行政岗,正式入职东江证券一年多时间、才刚刚熟悉各项业务的陈畅,竟然也提拔为副经理级项目主管,心情怎么能爽?
“瞧赵经理说的,什么浪不浪的,叫别人听了还以为赵经理这些年在东江证券全靠浪呢——那我以后都不敢跟赵经理走得太近呢!”陈畅这几天被赵燕敏针对得最厉害,当下也是巧笑嫣然的回应道。
“……陈经理真会说笑啊!”赵燕敏咬着银牙回笑道。
“陈经理、赵经理,不管是前浪后浪,只要够浪就行啊!”一个男的嬉皮笑脸的凑上来说道。
“谁跟你嬉皮笑脸?”陈畅、赵燕敏同时对那男的狠狠瞪了一眼。
“叮!”电梯门打开,陈畅跟赵燕敏同时将那男的挤到一旁,踩着高跟鞋往工位走去。
“……陈畅!”
陈畅坐到工位上,刚将这周要完成的工作计划捋了一遍,正准备浏览昨夜欧美最新的财经新闻,就见葛军背着一只黑色双肩包走进来,像只雄狮站在那里扫视宽敞的办公大厅如巡视自己的领地,最后将目光放在陈畅身上。
在陈畅疑惑的站起来后,葛军才吩咐道,
“你将手头上的工作全部交给赵燕敏负责,一刻钟后到我办公室来!”
这一刻,无数个眼神从各自的工位上探出来,惊奇而困惑的在办公室的大厅上方交错起来。
东江证券的自营部门,虽然不像大型券商那么部门众多、阶层森严,但下面还设了诸多二级部门分管具体的事务。
陈畅仅仅是二级部门市场投资部刚提拔上来的副经理级主管,甚至都还没有正式独立去做项目,葛老大有什么事会直接“点差”到她?
难道说她跟葛老大真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然而就算真有什么关系需要照顾,完全可以“托付”给市场投资部的部长去做,也没有必要这么明目张胆吧?
葛军从来都不理会别人质疑的眼神,吩咐过就径直走往自己的办公室,似乎也没有跟市场投资部负责人交待一声的意思。
“这么多工作,就都要辛苦赵经理您一个人啦!”陈畅虽说不知道葛军有什么事找她,但有机会叫阴阳怪气的赵燕敏难受也不会错过,三下五除二就将这周的工作计划通过邮件发过去,还不忘带刺的说一句,“赵经理要是觉得辛苦,可以向周部长申请一名打杂的实习生过来帮你。”
“呵呵!”赵燕敏皮笑肉不笑道。
“呵呵!”陈畅回了赵燕敏一个伪虚的笑脸。
“葛总,您有什么工作要交给我做?”陈畅敲开葛军办公室的门。
“前几天叫你写了一篇关于泰华集团的分析材料,你写的报告,我昨天抽空看了一下,还算可以,”葛军示意陈畅将办公室的门关上,避免声音传出去,跷脚说道,“接下来我们东江证券要正式设立一个专项并购基金,主要筹备工作你来协助我具体负责……”
“并购基金,针对泰华集团的?”陈畅一愣。
“对,就是针对泰华集团的,目前主要竞争对手是华茂资本,对应的情况都有资料可以查到。”葛军说道。
并购基金的消息在筹备阶段要尽可能保密,要不然很难说会不会引起难以控制的变数。
不过,泰华集团的股价还在大肆狂-泄,绝大多数的普通人都很难在知道这个秘密的并购计划之后,不动暗中买一些泰华股票的心思。
众人在津鸿会夜议的结果,就是天悦、新鸿以及东盛作为并购基金的发起方,与作为发行方的东江证券先承担起前期的筹备工作,然后新海联合银行、新海金业作为提供部分信贷资金的协助方再参与进来,最后跟掌握泰华集团股票质押权的几家机构展开谈判。
这里面每一步怎么走,每一步信息扩散到什么程度,都极有讲究。
葛军对手下已经很严格了,但也完全不敢说东江证券内部能杜绝内幕交易、老鼠仓这类事。
然而具体的工作,还是要找人去做;又因为并购以天悦为主,倘若并购成功,也将是天悦负责向泰华集团派驻管理层,考虑到陈畅跟曹沫的私人关系,葛军以为她目前是东江证券内部负责跟进这个项目的最佳人选。
提拔上来后,陈畅也期待有朝一日能有独立负责跟进的项目,但她前期也只敢期待数千万或一两亿规模的小信托项目。
这些项目东江证券自营部早就做得熟能生巧,发行、财务、审计、法务及投研等不同的二级部门之间都形成一套固定的流程;陈畅之前也主要是跟类似的项目。
对上市公司成立并购基金,不要说东江证券了,就算是全中国一年都未必能有一起。
不考虑后续的资产重组计划,前期涉及到的并购基金规模预计就在十五亿到二十亿之间,远远超过东江证券平时绝大多数的单个项目;而复杂程度更是远非一般的信托基金项目能比。
听葛军简略说过一些情况,陈畅都有些愣怔住了。
哪怕是协助葛军,她都怀疑自己能不能做得下来;在那一瞬间,她发现自己在这方面还有不少认识上的盲点。
陈畅也知道机会难得,不敢在葛军面前露怯,拿着葛军交给她的一些材料走回到自己的工位,也不理会赵燕敏等人看过来的困惑眼神,过了好一会儿才稍稍理出一个头绪来,她拿起手机拨电话给成希:
“成希,你知道曹沫最近在搞什么?”
“啊?曹沫在搞什么?”
电话里有些嘈杂,陈畅也不知道成希这时候是在前往单位的路上还是在哪里,紧接着又听到成希在电话那头像是捂着通话孔跟谁在说话,
“你最近在搞什么事情叫陈畅撞见了,你眼睛别闪躲,陈畅这都打电话过来跟我告状了!”
“啊,曹沫在你身边?他在陪你吃早点啊,你还没有去单位?”陈畅吓一跳。
…………
…………
葛军平时不苟言笑,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陈畅宁可去找曹沫问清楚,也不想面对葛军质疑或不信任的眼神。
她夹着一堆材料、背起手提电脑,拿着手机,匆忙赶到银光大厦北巷的早餐店里,就见曹沫坐在成希、余婧的对面,正捧着一碗胡辣汤喝;餐盘里还剩下两只牛肉煎饺,浮着一层白润润的牛油。
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有些惫懒的青年,在注资东盛地产之后,又秘密发起一项金额高达十数二十亿的秘密收购案。
“这都几点钟了,你们还慢悠悠的在吃早点?”陈畅放下东西问道。
“还没有到九点啊,我们又不用做女强人,踩着点到办公室就可以啦!”余婧慵懒的说道,“对了,曹沫搞什么坏事被你撞见了?曹沫刚才还想溜来着,被我跟成希联手摁在这里!”
“我身正不怕影子歪,你们污蔑我是没用的!”曹沫正义凛然的说道。
他话是这么说,但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发虚的。
成立并购基金,从华茂手里争夺泰华集团的控股权,一旦成功后,过渡期间将由这支并购基金实际掌握泰华集团的控股权;而这个过渡期可能长达两到三年。
各方具体负责跟进并购基金的人员,后续也需要继续负责跟进对泰华集团的整顿以及后续的资产重组工作。
这也意味着他们在过渡期间,彼此之间需要保持长期密切的日常联系,甚至都有必要成立专门的联合办公室进行合署办公。
曹沫原本想着天悦这边,由宋雨晴来负责相关工作,但没想到东江证券那边,葛军会安排陈畅出面跟进这件事,他就有些傻眼了。
陈畅、余婧跟成希关系交好,她们跟宋雨晴及周晗偶尔有所接触,曹沫都还提心吊胆呢,这时候要是坚持原有的安排,在接下来两到三年过渡期间,让陈畅有可能跟宋雨晴保持日常性的紧密接触,他不是给自己找别扭吗?
事实上,就算天悦那边宋雨晴不负责这事,但只要陈畅在接下来两到三年过渡期间代表东江证券跟进这件事,曹沫也怕聪明的她会看出很多东西来。
“不跟你们胡扯了,”曹沫还是一副坦然无愧的样子,说道,“天悦有一项很重要的交易委托给东江证券负责,葛老大那边一定是让陈畅跟进这件事了。不过,这件事天悦跟东盛将交给沈济具体负责,你们知道沈济他的未婚妻心眼比较小,我就担心陈畅长期跟进这件事,沈济他家后院会起火……”
曹沫毫不犹豫的先将沈济给卖了。
想到自己曾主动对沈济搭讪过,陈畅也感到有些尴尬,说道:“那我是不是找葛总将这事给推了?我开始还以为是普通的信托基金,没想到会是并购基金,国内都没有几个先例,资料库都找不到现成的格式文件,要比想象中复杂多了。我是有些发懵才想到打电话给成希的,想着银行并购借贷业务比较普遍,成希你这里或许能找到可以借鉴的案例。”
“你别听曹沫吓唬,男女正常工作上的接触,有什么好怕人说三道四了?曹沫就是故意吓唬你,”成希瞥了曹沫一眼,跟陈畅说道,“你有这机会不容易,先尝试着做呗,做砸了就将曹沫搬出来顶雷,葛军还能将你开除了?”
“我故意吓唬陈畅干嘛?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曹沫心虚的岔开话题说道,“国内是很少有相关的案例,但欧美比较多。你准备材料的时候,只需要注意将国内外公司法跟证券法的区别体现出来就可以了。我那边准备了一些外文资料,陈畅你跟我去复印回去,省得你到处瞎找。”
曹沫囫囵吞枣,将两枚牛肉煎饺吃下肚,陪三女走出早点店。
他送成希、余婧往银光广场走去,想着等会儿直接带陈畅回天悦总部拿材料,却看到有陆建超、陆彦陪同一名中年人从一辆正停在银光广场北塔楼前的黑色奔驰商务车里走下来。
看那中年人两鬓斑白,戴着金边窄框眼镜,长相白净斯文,脸形跟陆建超、陆彦都有几分相似,曹沫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人是他一直都没有机会见到面的陆建成,也是新泰华投资、泰华集团真正的掌门人。
然而曾经不可一世的陆家兄弟,这一刻却跟丧家犬似的,眼袋深重,满脸的疲惫,似乎陆建成满鬓的斑白就是这些天增添上去的;陆建超也要比上次在东盛大厦楼前相见时,苍老许多。
曹沫抬头看了一眼银光广场北塔楼新海联合银行的烫金招牌,这里是新海联合银行的总部。
新泰华投资即便早就将对新海联合银行2%的持股抵押出去了,但陆建成好像还是新海联合银行的董事。
即便不依赖他恐怖的直觉,曹沫也能猜到陆家兄弟与陆彦这时候出现在这里,是奔新海联合银行而来。
陈畅这几天刚搜集研究过泰华集团的资料,而她负责跟进的收购基金,设立的第一步目的就是要跟华茂集团争取泰华集团的控股权,她这时候看到泰华集团的大股东、实控人出现在这里,还真是吓了一跳。
“我上午还想赶去支云湖玩车呢,没想到这里有热闹好看……”曹沫当即改变计划,陪着成希、余婧继续往银光商业集团以及新海联合银行总部所在的银光广场北塔楼走去。
陈畅既然负责代表东江证券跟进并推动收购基金的筹备,这时候更不可能有热闹不凑。
也不用陆建超、陆彦说什么,但从他们复杂到极点的怔然神色,陆建成也瞬间想明白马路对面正陪着三名年轻女子往银光广场走来的青年是谁,便停下步伐,等曹沫他们走过去:
“好巧,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跟曹先生你见第一面!”
曹沫手插在夹克衣兜里,瞥眼看了看陆建成伸出来的手,撇撇嘴说道:“是好巧啊,陆董事长也有女朋友在银光广场上班?”
陆彦眼角抽搐了两下,但终究隐忍住没有说什么。
他这时候心里已经彻底明白,陆家已经是落汤狗、没牙犬,再想“呲牙”也没有丁点的威慑力,只是徒惹人耻笑而已。
陆建超连跟曹沫说话的兴趣都提不起来。
“泰华今天的局面,是曹先生你所希望看到的吗?”陆建成拿相对平静的沙哑嗓音,盯着曹沫问道。
“要我说实话吗?”曹沫眯起眼睛笑着问。
“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事还能打击到我们,曹先生但说无妨。”陆建成说道。
“要我说实话,那就是还不够!”曹沫打了“哈哈”,奚落道,“当然,也无所谓我希望不希望,韩少荣一定不会给你们留一口气,我只需要静观其变即可。”
“陆董事长你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有什么用?我就算知道韩少荣不是善茬,对我不会善罢甘休,但也要先耐着性子看韩少荣将你们一棍子打死呀——陆董事长放心,我这点看热闹的耐心还是有的,”曹沫笑着说道,“就是不知道,你们今天跑到这里来,有什么热闹让我看的?”
话不投机半句多,陆建成捏着鼻子找曹沫说了几句话,除了被刺得鲜血淋漓并无所得,只能大步先银光广场北塔楼走去,不给曹沫再奚落他们的机会。
“新泰华投资持有新海联合银行2%的股份,但早已抵押给新昌钢贸集团,而新昌钢贸集团跟新海联合钢铁以及华茂集团有着业务及资金上的密切关系——也就是说新泰华投资对新海联合银行的持股,实际上已经落入韩少荣的手里,他们还跑到新海联合银行的总部来干什么?”陈畅好奇的问道。
从这些话看得出陈畅对泰华集团还是做了很深的功课,不过,曹沫也没有妄加猜测,见成希也好奇的看过来,说道:“这时候费脑子猜什么猜,我们都去李晓东办公室里喝茶,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