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a9oq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 愛下-510功德圓光分享-w4y0d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清凉而纯净的月光透过地穴上方照澈了整个洞窟,明亮的月光中,隐约可见无数人形虚影在其中穿梭,每每经过月光一次,玄殊都能看到这些虚影身上有一丝银色变得更加明显,而身上的黑气也减少了一丝。
而每一个离开月光照射之处的虚影,就会被优昙大师和素因念诵经文发出的淡淡佛光笼罩,佛光虽然并不显眼,却比月光更像是飞蛾扑投的那一点烛光,无数阴魂只要接触了佛光,就会剧烈的颤抖,然后嘶嚎着逃开,就好像是身上被泼中了硫酸一样,但是随后就会接受月光的洗礼,并再次返回到佛光中,如此反复。
时间一长,玄殊明显能看到众多的阴魂之躯变得干净,嗯,只有这个词来形容最是贴切,毕竟阴魂本来没有颜色,只有沾染了冤孽业障,才会变得发黑,如今经过佛光的洗礼,月光的补偿,原本应当透明的阴魂都变得凝实,甚至有的阴魂身上还散发出了一圈淡淡的清光。
徐完手里的万魂幡虽然是叫这个名字,但其中容纳的自然布置是万魂,只有更多,而不是更少,何况这万魂幡说起来也不过是一种法宝的名字,本来属于鬼道法宝,与当年封神时那杆幽魂白骨幡属于同类法宝,只是这一件并不是只有一杆而已,只要一杆魂幡能容纳百个阴魂,就是百魂幡,容纳千个,就是千魂幡,容纳万个,自然就是万魂幡了,虽然这种法宝的上限就是万魂,但却可以炼成不止一个。
对敌之时,虽然没有幽魂白骨幡那样的邪异,但也能就靠着幡中过万的阴魂吸取生人的血气、精气、神气,令人三宝具空,一旦其中的阴魂能祭炼到鬼仙的地步,就是金仙也能被布成阵势的大量万魂幡放出的阴魂吸干,就连残魂都留不下,端得是鬼道修持的一件大杀器。
不过,徐完此时手里的万魂幡却并没有这些功能,只是成了一件容纳上万阴魂的收纳之器,所以放出来的阴魂完全不知道攻击生人,让优昙大师和素因轻松不少。然而,让优昙大师和素因后悔的还在后边,同时也让这两位佛门高手生出了一种被人利用当了苦力的感觉。
因为徐完手里的万魂幡非只一件,正当优昙大师和素因眼看着第一杆万魂幡中再无阴魂身负黑气的时候,徐完又放出来了第二杆。然后就是源源不断的万魂幡被徐完一杆又一杆地放了出来。
待到左后一杆万魂幡中的阴魂黑气被优昙大师和素因消灭,已经是优昙大师来到阴泉地穴之后的第四十九天了,而此间优昙大师和素因也一同几乎不间断地诵念往生经也有了四十九天之多,当然了,这段时间徐完也是始终陪在优昙大师和素因身边,没有离开半步。总得算下来,四十九天时间,三人一起一共清理了二十四杆万魂幡,超度的阴魂足有三十六万之多!
不管是优昙大师还是徐完,这四十九天先来,都已经十分疲惫,而素因更是不济,超度完最后一个阴魂之后,仅仅来得及服下了一枚雪白的丹丸,就已经陷入了甚深境界的禅定当中了。不过,此时的优昙大师和徐完虽然疲惫至极,却只是肉身上的——徐完修炼近乎千年,尤其是修炼《太阴真经》一来,更是能修炼成了元婴之身,同样的有血有肉,再非有形无质的阴魂鬼体了。
在精神上,徐完和优昙大师都有了极大的收获,因为连续超度三十六万之多的阴魂,从天而降的功德可谓是一次庞大的收益,虽然没有天花乱坠,地涌金莲的异象,但原本就是非常阴寒的地穴中竟然能让人感到温暖如春,这就是第一个异象了。而随后,就是星星点点的玄黄色光点凭空生成,一点点渗入地穴,同样也渗入优昙大师、素因以及徐完的身体,就连打算离开徐完的玄殊,因为同样四十九天没有离开地穴,也有不少光点融入,让黑气包裹的鬼体,竟然再度凝实了几分。
收获最大的,当然还是优昙大师,毕竟以优昙大师佛门的造诣最为深厚,所以聚集的玄黄光点也是最多,竟然隐约在脑后形成了一轮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光轮,让徐完看得是一阵阵眼热。徐完是没有这个机会,能在脑后形成圆光,但在林晓身上见过一次,知道是功德所聚,有此光轮在身,可谓是万邪不侵,诸魔降服(就是没有外魔干扰,导致修炼走火入魔,或者心智为魔所扰)!
而徐完没有形成圆光,他自己也知道原因,因为当年林晓就曾说过,就是徐完当年倒翻地府,实际就是有逆天行事的因果,所以身上罪孽深重。而有了这种罪孽背负,可是最容易导致修士远离大道,并且沿着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走越快,到时候,修炼正道功法会慢如龟爬,而修炼邪魔功法,就能一日千里,但越是修炼邪魔功夫,就会积累更多的罪孽,如同饮鸩止渴一样,那么运数终结的也就越快,天劫来的也会越重。到时候,积重难返,只有被天道灭杀一途可走了。
徐完就是因为怕死,所以才开始重视林晓的话,也才有了今天,但是毕竟是罪孽太过深重,无数年来积攒的功德,虽然能让徐完的修为有了进步,但依旧不是优昙的对手,自保有余,却无一点胜机,时至今日,徐完别看一样获取了海量的功德,但也不过就是相当于素因气运的那种程度,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优昙大师佛法造诣更深一步,连脑后圆光都初现了雏形。
不过,此时的徐完在玄殊的眼里,与四十九日之前,可有了天壤之别。要说四十九天之前,徐完看起来还有不少的猥琐、阴毒如同毒蛇的感觉,此刻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相貌硬朗的中年汉子,虽然依旧是扔进人海中就再也寻不到的那种,可是也足以令玄殊的心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玄殊第一次开始思考,是不是自己真的是“以貌取人”了,难道是自己错了?有了这个心思之后,方方面面对徐完的看法就有了越来越多的变化,甚至让玄殊自己都有些惊讶,这徐完,难道真是正道修士吗?
再说优昙神尼。
脑后功德圆光一现的时候,优昙神尼就觉得自己的修为有了长足的进步,不仅对于很多佛经的理解,都有了更清晰的认识、领悟,就连功力都有了增长,而且凭空地生出了一种如今的自己,才堪堪配得上神尼的称呼,才是不弱于芬陀神尼的高手的感觉来了。
说实话,优昙神尼以前看自己的弟子,就比如眼前陷入了禅定的素因,虽然能看出素因的功力深浅,但是却看不出素因的际遇,非得专门为素因推算才行,但是此时再看素因,不仅能看出素因不超过十天时间,就能在现如今的境界再上一个小台阶,而且还能看出原本素因身上的不少碍难之处,或者说未来的劫数,纷纷退散了!这可是此前优昙大师从来没有做到过的事情。
当然了,优昙大师此前虽然被同道成为神尼,也是机缘巧合。尤其是当年的宇宙六怪之一的辛如玉三日顿悟佛法精妙,被称为心如神尼之后,能与心如神尼地位、道行相似的就只有芬陀神尼一人(佛门女尼),忍大师一个是修行的是小乘佛法,另一个是几乎不显人前,所以除了几个佛道两脉的大能,就几乎没有几个知道的,所以并未被列入其中,这也就让心如神尼收下沈秀,并且传了衣钵自己飞升灵山之后,也就是优昙大师是佛门中的后起之秀,名声极大的一个了。
于是,江湖修士这才把优昙大师与芬陀神尼并列,成为佛门两神尼了。而优昙大师自己知道,虽然自己修行年头很久,可是与芬陀神尼还是不能比,所以与凌雪鸿倒是成为了好友,自行比芬陀神尼低了一辈,也是因为佛法逊色芬陀神尼的缘故。可是如今,优昙神尼才敢说,自己能够位列两神尼之一,是名副其实了。
而此时,对于徐完,优昙神尼心里是既烦闷有庆幸。一来这一波虽然辛苦疲惫至极,但收获满满,可谓是欠下了一个好大的人情,二来同样认识到过去对徐完的认识太过偏颇了,难免有人云亦云形成了错误的看法,尤其是现在,徐完身上哪里还有一丝一毫的邪气、鬼气?满满的一脸祥辉啊!这可是很多自诩正道的修士身上都看不到的——尤其是很多自诩为正道的修士,身上可尽是一层血红的杀气:当年的凌雪鸿就是如此。这就足以令很多正道修士汗颜了。
可是功力大进,佛法精深,不代表优昙神尼心里就不郁闷,本来是要把徐完当做妖邪打杀的,可是没想到却是为了徐完做了四十九天的苦力(嗯,虽然报酬极度的丰厚),可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怎么想怎么令人郁闷难受啊。
只不过优昙神尼到底是一道有道高人,很快就将一切负面情绪抹掉,心灵再度变得活泼泼的,点首向着徐完合什一礼:“还要多谢道友给贫尼这个机会,日后方便还请道友到贫尼的潮音洞做客。”
徐完笑道:“能得神尼出手,是贫道的荣幸,也是这万千阴魂的福缘,谢之一字,神尼休要再说,倒是日后到神尼洞府做客,还请神尼不要把徐完拒之门外就好了。只是如今贫道看令弟子消耗过大,此地又因为超度阴魂的缘故,得了天地钟爱,化鬼蜮为福地,不如就让令弟子在此安心修炼,神尼与贫道到上方客舍品茶论道可好?”
优昙神尼抚掌大笑:“善!”
两人一起大笑,然后各展遁法,一起向上方而走,只是两人一个施展的是《太阴真经》所载的潜光遁法,一个施展的佛门有名的天龙遁法,一个无形无色,一个金光炫然,只是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也不见强烈的声势,直接穿过千百丈的坚硬岩层消失不见,唯有留在素因身边护法的玄殊,为这两人的道行咋舌。
说起来,以徐完的地位,要不是优昙大师的佛法原本是徐完修炼的鬼道克星,同时也是因为优昙大师被尊为正道代表,可以自降身份与优昙大师论交,可是实际上徐完从辈分来说,到底是可以与蜀山世界中最顶尖的老辈人物相提并论,可见玄殊本身以徐完弟子的身份,就应当与长眉真人相当,此时守在素因身边,为其护法,都可以看作是长辈关心晚辈的表现。可是玄黄功德一降,素因身体现出了佛光,立刻让玄殊感到了自叹不如,竟然升起了能与素因论道为友的感觉。
其实,这也是很多旁门散修共同的特点,虽然自恃正道,可是在玄门正宗道统的面前,总是有低人一头的感觉,不自觉的就会降尊纡贵与大宗门弟子结交,玄殊也逃不了这种情况。
要说玄殊在徐完门下,也并不是受到徐完的禁锢,比如不准离开北邙山等等,所以说起来玄殊比徐完这个宅男活动的区域要广阔的多,就连轩辕帝陵那里,都有玄殊开辟的一处别府,并且还在外边游历修行的时候,结识了不少的正道修士,就连白谷逸都成为了玄殊的“朋友”,虽然这是玄殊巴结的结果。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