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52cgx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線上看-第五十六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推薦-orzj9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沈建南这个王八蛋不光把自己女儿拐走了,还骗了一万块钱,连吃带拿,每次看到沈建南,宋君就感觉自己全身上下不活动下就不舒服。
他不想承认自己吃女儿的醋了。
虽然,心里却是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宋君只觉得,这个王八蛋越来越不是东西了,仗着自己女儿当着自己的面就敢这么猖狂,不教训一顿还行么。
他当然听出来沈建南不是说他笨蛋。
可不找个理由出出气,怎么行呢。
噗!
沈建南小腿上挨了一脚。
韧带上肌肉跟撕开了下似的,疼的让人龇牙咧嘴。
“爸。我真不是骂你的。”
爽!
宋君看着沈建南哭丧着脸的幽怨眼神,感觉自己情志通畅,肝舒气通。
“你是说克林顿?阿肯色州州长的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
宋君收起动作,明显怔了下,露出恰到好处的疑惑说道。
装!
你特么再装。
沈建南心里那个憋屈啊。
狗日的老宋装,还要趁宋晓丹不注意,给他一个挑衅的眼神,简直是欺人太甚。
老家伙,你给我等着。
有道是父债子偿,你没儿子,看老子怎么找你女儿报仇。
不弄死她,老子就跟你姓。
宋晓丹傻傻没有听到沈建南的心声,也完全没有发现两个男人之间的战争,嗔怪看了一眼宋君,替沈建南揉起了刚才被宋君踢到的地方。
“建南。你不会是说我们可以支持克林顿吧?
“还是我家宝宝聪明。不像某人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清。”
沈建南翻了个白眼朝宋军说道,眼里的讽刺那真是一点都不带掩饰。
当然,可能也就他这种挂逼才会有资格嘲讽了。
谁会想到,现在看上去最没有可能的William Jefferson Clinton,最后却成为了真正胜出的黑马。
宋君被来是希望激将法沈建南,看看他有什么注意去接触老布什那边的关系,毕竟这厮现在也是全球知名金融巨头,以他的身份去接触共和党,就算是洛克菲勒也得保持足够的礼仪。
但听到这家伙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有些失望。
“我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你想说就算能够接触到老布什和共和党,但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对吧?
但这不是金融市场可以投机取巧的。
克林顿在民主党内部初次竞选的时候,第一场就输了。虽然他最终得到了民主党提名,但他的履历太浅薄了,别说跟老布什竞争,就算是跟罗斯.佩罗交手,他也没有任何胜算。”
“老宋,你错了!这场竞选,老布什和佩罗都必输无疑,克林顿百分百能够赢。”
沈建南斩钉截铁说道。
宋君被沈建南决然的回答弄的怔了下,一时间不知道他究竟哪里来的把握这么说,从任何角度来看,克林顿都不可能赢得这次大选的。
“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有把握?”
这不是废话么。
宋君瞪着眼,看着沈建你一幅无赖样子,只好再次坐下,泡起了茶。
不久。
一壶冒着热气的茶水推了过来。
宋晓丹忍俊不禁笑着,推了一把继续摆谱的沈建南,从小到大,她就没见过宋君在母亲意外的人面前这么吃瘪过。
老丈人忍气吞声泡的茶,喝着就是不一样。
漫不经心吃了一口月饼,再合上一口红茶,看都不去看宋君冒着杀气的眼神,沈建南伸出了一根手指。
“正常情况下,这场选举老布什都是稳操胜券,没人能够打败他。”
没了。
沈建南说完,一本正经看着宋君,吊人胃口的语气和眼神让人真想给他一巴掌。
“你知道就好,在美国历史上,总统连任基本都是板上钉钉的事,老布什是寻求连任,平定了中东局势为美国获得了巨大利益,又有着结束冷战和消灭核战危机的不世功绩,他怎么可能会输。”
宋君没好气说道,完全不相信沈建南说克林顿会赢的可能。
“错。”
我特么抽你你信不。
“就是因为老布什打了中东,又结束冷战和消灭核战危机,所以他才可能会输。这不是功绩而是过失。”
这特么是什么道理。
打败世界第四强国伊拉克,威慑了整个中东,让美国在原油价格上获得了自欧佩克成立以来最大的让步,又让人类摆脱第三次世界末日大战的阴影,结束了冷战数十年的对抗。
老布什的名字必然要载入人类历史,这不是功绩还能是过失?
宋君一脸茫然,和女儿对视了一眼,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沈建南为什么会这么说。
“第一点,美国是谁的美国?”
这……
“是共和的美国,是民主党的美国,是商人的美国,是美国人的美国。但其实,美国是资本的美国。”
“而共和党威慑中东,争取到的是美国利益不假,但真实能够获利的还是共和党背后的一干石油大亨,其他人,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摩根和犹太人得不到好处,普通民众和中产以及平民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相反。战争阴云一直笼罩在美国人头上。”
“这几年,房地产价格下跌了多?有多少普通民众因为失业成了流浪汉?有多少中产变得一贫如洗,靠领失业金度日?”
“……”
宋君心里不由一震。
这几年,美国经济一度非常糟糕,房地产萎靡不振,许多大型房地产投资商都到了破产边缘。
不久之前,纽约知名房地产商特狼普集团因为巨额负债资产遭到法院强制消费约束,该集团董事长为此还求见过他,希望宜兴公司能够伸出援手,接下该集团公司在纽约市的一块地皮以此偿还银行负债。
但考虑到房地产市场不明的前景,宋君没有敢答应。
不但如此,纳斯达克从今年年初到现在,累计跌幅超过了百分之十五。
美国之所以一直可以保持活力,很大一部分因素就是因为中小企业的不断创新,但现在,包括昔日创业板巨头之一的苹果公司,在证券价格下滑中都几乎到了破产边缘。
也因此,低廉的薪水和不足的开工率让很多普通投资者和劳动者,都承受了巨大生活压力。
“在老布什执政的这几年,一直维持巨额战争经费,他背后的军火商赚的盆满钵满,威慑了中东,那些石油大亨也更够享受战争带来的红利。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不但捞不到好处,反而要承受持续军备带来的压力,他们会愿意么?”
“但这些理由,并不足以让老布什落选的。无论怎么说,他都是终结了冷战的人,也让美国从此成为世界第一大国,这点,没有人可以和他争锋的。”
“兴,百姓苦。忘,百姓苦。打仗是为了利益,但打了仗却光花钱,普通人却得不到任何利益,有几个人会愿意?”
宋君不由沉思起来。
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
“即便如此,克林顿也没有什么胜算,他只是平民出身,年纪又太轻了。在选票上,就算有各大金融财团支持,最多也就是得到民主党控制区域的一些选票。老布什不同,凭着显赫的功绩,在各个区域,都有很大一批狂热主义者视他为偶像。”
沈建南龇牙笑了下。
站在当下看,正常来说老布什确实稳操胜券,但谁又会想到,这里面还有个外星人搞事情呢。
拿起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感觉着茶水对喉咙的自然,沈建南漫不经心道:“你忘了,还有一个佩罗。”
佩罗。
罗斯.佩罗。
一个活着的传奇。
他一开始压根儿不知道IBM是什么鬼东西,却很快成为IBM在美国西部销售额最高的人;这个人并不倾心于计算机本身,却在六十年年代初富有远见地创办了EDS,成为全球最大的计算机服务公司;这个从小为了多挣一分钱而绞尽脑汁的人,却一下子成了八十年代IT业最富有的人之一。
尤其是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坐拥亿万财产,他还是一个人人皆知的爱国主义者,像《第一滴血》中的兰博一样,他亲自带领一个营救队去营救关押在伊朗的两名EDS人质,冒险生涯还延伸到老挝;
这还不算,因为对两党总统竞选提名人,都瞧着不舒服。
于是,他用自己的钱成立了“改革党”,用不着到处筹款,自己拿钱竞选自己。
在接受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拉里·金的采访时,针对主持人“你是否有可能参加总统竞选”的问题,佩罗面对亿万美国观众说:“如果你们愿意出钱送我到50个州去做竞选登记的话,那么从现在起,我对你们承诺,我会让民主党和共和党一败涂地。”
宋君当然知道佩罗。
或者说,任何人只要看过他一次,就跟难忘记。
他的五官很奇异,有点像是外星人ET。
而现在,这位他打破美国建国以来传统历史的ET外星人,如同一匹黑马声威节节上升,在10月1日民意调查中支持率一度达到百分之十九,与老布什、并驾齐驱……高于克林顿一点二个百分点。
“这跟佩罗有什么关系?美国终究是民主共和党的美国,他不可能赢的。”
沈建南不语,眼神到处乱瞟,欣赏着四周的装修风格。
宋君气结,只好为他再次添了茶水。
“有美国地图么?”
“……”
宋晓丹在沈建南大腿上偷偷掐了下,起身拿来了一份地图。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端着茶杯,沈建南指点江山在地图上连续点了好几个地方。
“知道这几个地方是谁控制的?”
宾夕法尼亚、得克萨斯、密歇根、俄亥俄……这几个地方都是共和党的传统基地。
宋晓丹娥眉微皱。
宋君目瞪口呆。
他赫然发现,罗斯.佩罗用六千万购买选票的几个区域就是在这几个地方,而正是这几个区,让他获得了能够跟老布什并驾齐驱的支持率。
“正常情况下,老布什确实稳赢无误。
但现在,共和党传统区域内的很多票都被卖给了佩罗,而战争带来的经济下滑,老布什不可能在民主党控制的区域内得到任何选票。”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所以我觉得,克林顿就是什么都不干,只要守住民主党区域内的票,恐怕也能躺赢。”
“……”
接下来几天,沈建南除了找老宋的女儿报挨打之仇,其他时间几乎都花在了华商财团对竞选的支持上面。
毕竟他有几个月没来了,也该露露头,展示一下存在感。
跟致公堂的人见了见,又跟司徒家的人碰了下头,几番交流,在宋晓丹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沈建南登上了飞往纽约的飞机。
年轻就是好。
飞机横跨大西洋用了六个小时,一顿休息下来,沈建南就感觉自己多日操劳的精气神已经彻底恢复。
下了飞机,一行人直奔曼哈顿下城。
马拉特.沙维奇留下的情报部门主管大卫.史密斯早早收到消息赶了过来,在他的带领下,沈建南带着早已赶到这里许久的第一银行投资总监安迪买了一堆财经报纸,踏进了帝国大厦顶楼临时租下来的七十二层。
作为一个职业投机者,下意识思维就是整理所有的政治经济消息。
报纸上,各大投行分析师都在对大选进行预测以及大选结果谁上任将可能会对经济造成的影响。
但五花八门杂乱无章,根本就没有太多有用的东西。
至少,对于沈建南而言是这样。
作为一个挂逼,他很清楚克林顿必胜无疑,而他要做的就是在尘埃落定之前雪中送炭来得到一些东西,顺便捞上一笔。
相信在还不确定最终结果得到他的帮助,无论是犹太财团、摩根财团以及华尔街或者克林顿本人,都会非常乐意接受他的善意。
砰砰——
办公室的门上响起一阵敲门声。
等到沈建南应答,大卫.史密斯推开门走了进来。
“老板。已经搞定了。”
说着,大卫.史密斯将一沓资料放在了办公室的桌子上。
是一家经过好几个圈子,用很多不同国籍作为遮掩的离岸金融公司,登记坐标在波士顿。
光头强资本!
这家公司,将是第一资本伸向美国的一只触手。
有着这家公司,将完成第一资本在高科技、生物医药和资源三个领域的长远布局。
但在此之前,沈建南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这件事完成与否将关系着未来第一资本在美国的根基。
大卫.史密斯出去以后。
沈建南打开电脑上彭博社的软件,将界面调到了纳斯达克的走势上。
自从1990年年初,纳斯达克遭遇闪电崩盘,十个月时间从最高点470点下跌到了322点左右,空头之势几近崩盘。
又用了三个月时间盘整,走出一个深深的V形态,才算是结束了空头市场走出新的高点。
但今年三月,纳斯达克的多头趋势就再次终结,从最高点646点下跌到了最低点540点,并且,盘整了长达八个月之久。
显然,在大选结果尘埃落定之前,资本对于市场未来的预期都存在着极度谨慎的态度。
共和党执政,那对于经济将会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这也是克林顿打出经济这个招牌,能够不被老布什碾压的关键因素之一。
现在的美国人,稍微复苏的经济并不能够解决重重失业率和破产,如果纳斯达克再无法结束空头,那将会是一场灾难。
要知道,美国之所以一直更够保持很高的活力,就是因为创业板的中小科技公司,能够不断创新令美国对全世界保持足够的吸引力。
而创业板的萎靡不振,却令这些公司前途未卜,许多都处于随时退市的边缘。
关掉纳斯达克的走势图,沈建南在软件上输入了一个代码,很快,AAPL的股价跳跃到了界面上。
2.218美元。
距离80年上市的22美元,下跌的只剩下一个零头,而财务状况则是一塌糊涂,连续十年都没有再分红,负债比几乎处在了破产边缘。
很棒的走势。
沈建南挑了挑眉毛,心里憋了好几个坏主意。
以目前苹果的走势形态和基本面,只需要最多一点五亿美元,就能够把它干破产。
如果加上诺基亚那边的冲击,再利用第一资本目前在国际上的地位唱空一番,可能五千万美元,就能让这家公司欲仙欲死。
干掉捞一笔?
还是买下来自己玩?
乔布斯!
算了,还是抓来打工吧,这老小子其实也挺可怜的。
在软件上敲了几个数字,看着成交的股票,沈建南关掉电脑摸出了诺亚基不久前送过来的最新宽手机。
超波,简朴。
大气的设计颇符合沈建南的要求。
全球唯有一部。
但研发成本着实高了一点。
五万美元。
不过,如果批量生产能够降低成本的话,相信足以冲击全世界的手机市场。
噔、噔、噔——
拿着手里一张简单的名片,沈建南拨出了上面的号码。
第七大道888号,57号街一栋普通的写字楼。
从窗外看去,半个曼哈顿尽收眼底,中央公园和蓝色的海岸线,碧绿和水蓝,令人不由就会觉得心情舒畅。
这里在最近十年,一直是索罗斯机构的中枢。
只是看着矗立在海边的自由女神像,索罗斯并没有以往的强大信心,反倒多了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从美联储针对苏联金融体系的时候,他就一直在为欧洲的汇率机制做准备,所有的消息汇总来看,欧洲紧邻苏联,必然要承担苏联解体带来的严重冲击。
结果,证明他的判断和预期是正确的。
可量子基金却并没有在这笔正确的投资中成为最大赢家。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家伙,生生抢走了本该属于他的荣誉。
难道,这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不由自主,索罗斯想到几年前到访华夏帝都时学到的这句话。
习惯性搓了搓下巴。
索罗斯的眼神变得有些昏暗。
如今,共和党在大选上又占着巨大优势,如果再让他们执政下去,就将会是十六个年头。到那时候,以洛克菲勒的巨大野心,对于整个金融体系恐怕都不是什么好事。
可惜,克林顿已经是己方能够拿出来唯一跟老布什交手的人物。
现在就看摩根的这手暗牌,能不能在最后发挥作用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