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wlh17熱門連載小說 三國之博弈天下-第四百一十章 守衛的郝昭閲讀-qdzlt

三國之博弈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博弈天下
“我公孙家乃是天命所归!”
公孙康极为兴奋的站在城池之上,看着自己这边底下的士兵,语气极为激动的向着他们说道,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感到非常的激动。
公孙康作为公孙度的儿子,从他脑子开始就一直守卫在辽东的这块地方,可以说是辽东这地区的土皇帝,拥有着对于辽东地区的掌控权。
公孙度活着的时候对于中央的朝廷可谓是非常的恭敬,一直不敢暴露自己的野心,而等到他死了以后,他的儿子公孙康继承了他的位子以后,便将自己心中的野心完全的暴露出来。
而前几天天空之上突然降落陨石出现了“天命所归”这几个大字更是让他觉得自己的公孙家是崛起的时候到了。
公孙康于是飞快地着急了军队并联合了如今的乌桓部落,准备发动这次的叛乱。
乌桓自从被陈仪手下的军队重创以后,一直都保持着极为萎缩的姿态待在草原之上,而如今受到了公孙康的邀请之后,他们便迫不及待的来到了如今的辽东地区,准备和辽东地区的军队,共同面对如今的敌人。
“公孙将军你可放心好了,如今有我们的军队来到这里,想要击败如今的敌军,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乌桓部落的首领脸上带着一抹兴奋的笑容,看着面前的公孙康,语气极为激动的对着对方说道,很显然现在他表现得非常的激动。
公孙康为了能够请求袁军的到来,特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首先做好的准备,便是答应到时候自己平定中原以后,将辽东地区最为丰饶的辽河区域交给乌桓。
乌桓看着这次出兵,不但能够获得如此多的利润,还能够报仇雪耻,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便义无反顾的答应上了公孙康的贼船。
“趁着对方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我们先行带着军队去攻打他们最为薄弱的幽州地区,将所有幽州地区全部的纳入手中!”
公孙康脸上带着一抹坚定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已经做好了如今的准备,去面对如今的敌人,在他看来自己如今用这样的方法必然能够完成自己所需要做的事情。
乌桓对于对方所说的话并没有完全的在意,在他看来自己这次过来只不过是钱来帮助对方去面对敌人的,如今对方说怎么打他就怎么打。
“来了吗?”
幽州蓟县,作为这块地区的主要的中心,如今的幽州的首领正是如今的法正,反正可以说一直以来都恭恭敬敬的最终被担任了一方的封疆大吏。
法正对于辽东地区的公孙康一直都抱有警惕的态度,在他看来,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他可以说对于对方非常的不满,以至于在这种情况之下,他选择了做好一切的防备措施,等待着对方的进攻。
“我听说他召集了辽东的军队,如今正准备向我们的军队发动进攻,如今的他手下还联合了五环的部队,基本上军队的数量已经超出了我们地方守备军的数量!”
蒋钦作为镇守这处地方的守将,如今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严肃的神色,在他看来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想要将对方打败也是需要一些准备的,毕竟对方如今来势汹汹可不好对付。
“敌军虽然来势汹汹,但也不是不能打败的,毕竟对方的军队毕竟人心不齐,而我们后面还有中原的军队支持我们,在这种情况之下根本没有必要太过担心!”
法正面对来势汹汹的敌军,并没有任何的意思恐慌,相反他还是保持着从容的神色,在他看来对方的军队虽然说来势汹汹,但也并不是没有办法防守的。
而法正早就是布下了天罗地网,等待着对方的到来,只要能够将对方引诱过来,自己便有机会将对方完全的解决掉。
“刺史,刚刚我们已经得到了消息,公孙康已经带着军队一路向着如今幽州地区赶来,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我们幽州地区攻打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名士兵脸上带着一抹严肃的神色来到了如今自家快手面前,眼神之中,带着一抹严肃的对着自家的太守说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实在是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为难。
“这家伙终于是按耐不住主动出击了,看样子给我们准备的机会也没有那么多了,既然对方敢如此的嚣张赶来,那么也要让他知道一下擅自和我军交手,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法正对于敌军到来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慌张,相反他的心中还是极为的淡然,在他看来对方的军队虽然说有些实力,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没有任何的担心。
蒋钦看着自家的长官,依旧是保持着从容淡定的神色,此时他的目光之中也露出了一丝疑惑的表情。不过看着对方如此自信的模样,他的心中也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色,表示对于对方充足的信任。
“蒋钦,对方想要过来的话,必然会渡过辽河地区,如今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就先行的做好准备,在辽河地区给予对方重创,用我们的军队将其打败!”
法正得到敌人到来的事情后,依旧是表示着从容不迫的神色,在他看来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法正的表现显得非常的淡然,在他看来如今的这种情况只想用自己这边的办法解决敌人。
蒋钦看着对方这目光之中,带着坚定的神色,虽然心中还是有些担忧,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选择暂时性的相信对方,在他看来对方应该有能力改变,现在的这种情况将如今的这种情形解决掉。
辽河东边,如今已经深入了冬季,而此时的河面上已经结起了层层冰块,而如今到来的军队,虽然身上穿着一身重重的铠甲,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却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寒冷。
周围的士兵带埋怨的看着如今带着军队到来的公孙康,这种进入寒冬的季节,让这群军队们对于如今的这种行军感到非常的不满,毕竟这种东西本应该是躲在屋子里面抱着老婆享受生活,而现在的这种情况却让他们感觉到非常的难受。
“等到渡过辽河攻打下了幽州以后,到时候有着你们享受的时候,我绝对不会吝啬我的奖赏,到时候让你们感受一下本大人的厉害!”
公孙康也感受到了自己这边的士气有些薄弱的模样,眼神之中带着一丝严肃的看着自己这边手下的士兵,语气极为沉重的对着这些士兵们说道。
周围的士兵们听到了这样的话,眼中虽然感觉到有些不满,但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也只能暂时的将自己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
“度河!”
公孙康看着现在的时间,已经完全到达如今强行渡河的时候,此时他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喜悦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兴奋的神色。
“什么人,也敢强行渡河,你们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而就在这些军队准备强行渡河的时候,此时有一名士兵面色极为严肃的来到了如今的河面之上,看着如今远处想要强行渡河的敌方军队,现在的这名士兵,脸上带着一抹阴沉的向着远处喊道。
“华国的军队吗?没想到现在还有华国的军队想要阻拦我们的去处,既然这个家伙想要阻拦我们的技术的话,那我们也只能让他后悔!”
公孙康看着远处这突然出现的活泼军队,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担心,而此时他目光之中却带着一丝得意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并没有任何的担忧,这是他觉得只要自己这边的军队冲过去,必然能够将对方打败。
“冲!”
公孙康看着自己手下蠢蠢欲动的军队,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喜悦的神色,如今的语气带着一抹激动的对着自己手下的军队喊道,准备趁着这个机会突破如今对方的防御。
“就凭你们这些军队也想突破我们这里?”
而就在隔壁的河面之上,突然出现了一支军队,而此时的这支军队中有一名面色平静的少年,正盯着如今远处盗来的敌军,此时的脸上带着一抹阴冷的对着敌方说道。
公孙康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远处,这突然出现的敌方军队,此时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疑惑的神色,很显然对于这只突然出现的军队,他的心中也是充满了疑惑,毕竟在他看来,这支军队想要完全的打败也是一件难事。
“郝昭!?”
公孙康自然清楚对方是如何的强大,如今想要将对方击败的话,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难题,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心中也没有一定的把握能够将对方打败,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眼中也露出了一抹严肃的神色。
“今日若是有我在这里的话,你就休想突破,如今的和你如今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白白的浪费时间!”
郝昭看着敌方的军队变身之中,依旧是保持着他一脸阴人的模样,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阴沉的说道,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不惧怕现在的敌人。
“上!”
公孙康看着对面阻拦自己的是华国军队极为厉害的猛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并没有选择退出,而是选择迎难而上。
毕竟现在他们的公孙家已经开始造反了,在这种情况之下,已经没有别的退路可以选择了,如今的这种情形也只能暂时性的选择和敌方真正的交手。
“杀!”
而他身后的辽东军对此时飞快地冲向着如今的敌军,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今的他们奋勇冲向敌人,准备将如今的敌人完全的解决掉。
郝昭睁大自己的眼睛看着远处,来势汹汹的敌人,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抹鄙夷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剧吧,如今的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不畏惧任何的人。
“破冰!”
郝昭看着眼前想要强势的度破如今河流的敌人,此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阴冷的神色,如今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严肃的对着自己手下的军队下达了命令,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如今的敌人解决掉。
而周围的士兵们听到了如今自家首领所说的话,如今他们眼中也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纷纷的拿出了如今的铁锹,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将对方的河面上的冰块砸碎。
“快!”
公孙康睁大了自己的眼睛看着对方,想用用这样的方式阻拦自己这边的军队,如今的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抹严肃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心中也露出了一丝阴冷的表情,现在的他心中可谓是非常的愤慨。
自己这边军队必须要趁着对方没有完全的反应之际,将如今的这处地方突破。
若是让对方将现在的河面上的冰层打破的话,那么所有做的事情都将功亏一篑,这可不是他想要看到的事情。
“快!”
而站在冰面上的士兵们,此时的他们眼中也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神色,很显然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心中也可谓是异常的惊恐。
毕竟若是等到冰面被对方所弄破的话,那么他们的处境就变得非常的危险了,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需要赶快突破现在的这种情形逃到对岸上。
咔嚓!
华国的军队可不允许如今的对方,就这样的突破这里,此时他们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严肃的神色,如今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绝对不允许对方突破这河面之上。
随着冰面的破裂,如今的这群军队的领袖们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恐慌的神色,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的心中也可谓是非常的惶恐。
随着冰面的破损,此时的河流之处,无数的水源正疯狂地向着冰面涌来,而现在站在河上面的军队,也正疯狂的向着后面逃窜。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