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1odyo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踏星笔趣-第兩千三百零五章 九分身之法看書-9ivzl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当时夏原被随手扔进至尊山,现在才想起来。
夏原茫然的看向四周,第一眼被狱蛟庞大的身体吸引,双腿一软,差点跌倒,“狱,狱蛟?”。
陆隐抬眼,盯向狱蛟。
狱蛟嘶吼,张牙舞爪。
夏原吓瘫了,直接跌坐在地,身为星使,他不应该这么胆小,但自小在神武天长大,狱蛟对于每一个夏家人来说就是天,虽然是被囚禁的天,但当有一天这个天复苏了,对于夏家人的冲击可想而知。
别说夏原,即便夏子恒也恐惧,狱蛟被放出后,他愣是一句话没敢说,哪怕在陆隐他们逃亡中平界时也不敢接近。
狱蛟对于夏家人的威慑实在太大太大了。
“夏原”,陆隐冷喝。
夏原缓缓转头,看向陆隐,“你,你是?”,他觉得陆隐眼熟。
此刻的陆隐不是玉昊样貌,而是他本来样貌,夏原没有第一时间认出来。
陆隐指了指夏神机分身,“看看认不认识他”。
夏原低头,看到了趴在地上的夏神机,瞳孔陡缩,脱口而出,“老祖?”。
夏神机脸色一变,刚要说话。
陆隐一把抓住夏原,直接出现在狱蛟身下,头顶,狱蛟充满利齿的下颚缓缓落下,夏原恐惧到了极致,根本反应不过来,他脑中只有夏神机那张面孔,还有他趴在地上的凄惨模样。
为什么会这样?老祖怎么会这样?不可能,假的,都是假的。
一声嘶吼,狱蛟爪子抬高,张牙舞爪。
夏原又被吓了一跳,骇然抬头望着狱蛟,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
“我问,你答,否则夏神机就是你的前车之鉴”,陆隐缓缓开口。
夏原这才反应过来,看向陆隐,“我想起来了,你是陆小玄”。
陆隐冷冷盯着他,“九分身之法,在哪?”。
夏原与陆隐对视,什么都没说,眼中带着茫然与不解,还有恐惧,他看向远处的夏神机,看到了夏神机眼中的愤怒与惊愕。
“再问你一遍,九分身之法,在哪,不说,我就把你扔进狱蛟嘴里,对于夏家人,它还是很喜欢吃的”,陆隐慢悠悠道。
夏原绝望,“为什么,老祖怎么会这样?”。
陆隐皱眉,一把抓住夏原出现在狱蛟眼前,狱蛟两个眼珠齐齐看向前方,形成了斗鸡眼,就这么盯着陆隐与夏原,它搞不懂这两人要做什么,而夏原面对狱蛟近在咫尺的庞大眼球,想起那满口利齿,脸色刹那变得苍白。
“九分身,九分身之法就在狱蛟头上,我听过”,夏原急忙大喊。
“这个我知道,但,具体在哪?”,陆隐问道,夏原在看到狱蛟和夏神机后已经接近崩溃,此刻被陆隐一吓,自然什么都说。
夏原摇头,“我不知道,我没有学九分身之法,那是嫡系才可以学的,但,但我听说要从很高的地方往下看,是刻在了头颅上”。
陆隐目光一亮,将夏原收回至尊山,一跃而起,登高而上,俯视狱蛟,“给我趴低点,头低下,别翻过来,就这么趴着”。
狱蛟很委屈的头颅趴在地上,眼珠直转。
陆隐升空,越来越高,而狱蛟的头颅就显得越来越完整,渐渐的,他发现不对了,狱蛟嘴角往上有一片地方颜色有了变化,离得越高,这种变化就越明显,反之,他降落,离得越近,这种变化就趋近于没有。
陆隐目光一闪,认准那个位置,降落,出现在那片颜色变化的位置旁。
狱蛟双眼盯向嘴角,发出闷哼,明显不爽。
陆隐看向狱蛟,“怎么,这个位置让你不舒服?”。
狱蛟眼珠转离,看向别处。
陆隐想了想,蹲下,手按在那个位置上,一刹那,精神出现了恍惚,手掌之下,原本应该没什么颜色差异的鳞片忽然变得血红,蔓延而出,他抬头,隐约看到一滴血自虚无的高空落下,就滴落在这个位置,然后,他脑中出现了各种景象,那是一个个人,一套套 动作,时而分开,时而重合,分开的时候,陆隐看到了每一个人都有无形的气状连接,重合的时候,他看到了那唯一身影体内变化。
他大脑轰鸣,心脏处力量忽然浮现,诸天星辰降落,身体后退数步,不知什么时候,手掌被撕裂,露出了森森白骨,刺痛着神经。
这是,血脉的冲突,陆隐看着手掌,他找到九分身之法了,但血脉形成了冲突,倒不是说修炼九分身之法必须要夏家血脉,而是这个方位的血脉在反制他,如果不是他心脏处力量强悍,身体已经被撕碎。
这种反制的力量与修为无关,哪怕是半祖都会被顷刻撕碎,就看能不能化解这股反制的力量。
而他心脏处力量属于万变归一,别说夏家的血脉,就连第六大陆掌舵之族的珈蓝之力都可以化解,珈蓝之力可是足以媲美陆家血脉的。
看着脚下与其它鳞片没什么区别的鳞片,陆隐知道,这就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九分身之法,如今需要的就是压制这股血脉的反制之力。
凭心脏处力量他可以压制,但本身就没办法修炼了,看来还需要辰祖血脉。
离开狱蛟头顶,陆隐来到禅老等人身前,淡笑,“看来都在等我”。
禅老苦笑,“你回来就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陆隐把在树之星空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他说的轻松,但在禅老等人听来却不可思议,甚至有些天方夜谭。
“抓四方天平宗主,搅乱了顶上界,强闯神武天,收服狱蛟,甚至与夏神机对战,这些事随便一件都不是我们能做的,你只是三次源劫修为,竟能做到这一步,太不可思议了”,禅老震撼。
他从道源宗时代活到现在,什么没见过?甚至见过母树被移走的一幕,即便如此,陆隐做的事也震撼到了他,相当的震撼。
上圣天师,酒痴等人更不用说了,公长老不断庆幸陆隐没死,不然脚底板就没了。
修铭天师关注的还是解语方面,“你说的那位古言天师就是树之星空第一天师?树之星空有几位原阵天师?”。
陆隐道,“四位,这位古言天师正是第一天师,脾气古怪,看不惯四方天平,偏偏四方天平拿他没办法”。
修铭天师笑了,“能在树之星空成为第一天师,其解语修为必然惊天,四方天平再傻也不敢得罪这种人,你以他弟子的身份戏弄四方天平很正常,对了”,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奇异看着陆隐,“你达到界原阵师了?”。
陆隐点头。
修铭天师惊叹,“本以为你在解语一道上虽有天赋,却很难再进步,没想到我还是小看了你的天赋,有时间到我那去,我们对弈一局”。
陆隐求之不得,解语一道越往后越可能有大用,慧祖自身战力如何不作评判,但其创造了无限动力原宝阵法守护了人类无数年,这是谁也比不了的功绩,一个人的力量再强可能有限,但原宝阵法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可以做到强者无法做到的事。
陆隐自问有骰子六点,如同作弊一般修炼,当他融入修铭天师体内,融入穆尚体内,再融入古言天师体内,或许就能成为当今时代第一天师,他渴望做到如慧祖那般创造福泽后世的原宝阵法。
但骰子六点融入毕竟是一种手段,他还需要熟悉,与修铭天师对弈便是最好的选择。
青平走了,顺利突破半祖,让第五大陆增加了一位半祖,还是一位自认无敌同境的半祖。
魁罗也走了,老头子有他自己想去的地方,陆隐估摸着是钓鱼,想起钓鱼,陆隐就想起星河,在树之星空他才了解到星河竟然是围绕母树流淌,而焢,就是母树根部腐朽所化,被称为母壤,树之星空没什么焢了,但星河内多得是,要找个时间挖一挖。
回望原宝阵法,此次树之星空一行,目标只完成了一半都不到,却惊动了四方天平,接下来就要正面交锋了。
他倒要看看四方天平怎么对付他。
刘少歌被留在了神武天,他的结局如何,就看他自己造化了,不过应该不会太差,自己问都没问他,很明显抛弃他了,神武天但凡不傻也能想到这点,被自己抛弃的人,他们有可能会用。
但刘少歌怎么也摆脱不了自己,除非他解除死神印法。
还有瞳语一样留在了树之星空,倒不是抛弃她,而是没时间带走。
如今至尊山内还有白腾与王正,再加上之前抓住的那些人,这些人都是要与四方天平谈判的筹码。
最可惜的就是镜子,雾祖的镜子丢了,不知道怎么才能拿回来,当时面对夏神机,他思绪混乱,没有想到,如今想来,雾祖不会怪自己吧,四方天平会不会把镜子藏起来?
就这么想着,陆隐抓起夏神机,乘坐狱蛟,朝着外宇宙而去。
他自己都不敢相信,有一天可以抓一个祖境,骑一个祖境,祖可是人类修炼的顶点。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科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