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qq79x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笔趣-第二百四十三章 我就喜歡你想動手又不能動手的樣子閲讀-2zk2s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陆水也没在意这些人,而是带着真武真灵离开这个地方。
“少爷,之前那两个人,是你吗?”路上真武开口问道。
他们确实很好奇。
陆水看向真武真灵,没有说话,而后继续往前走去。
好了,真武真灵确定了,少爷有时候就这样,不说话才显得厉害。
以前就这么干过,想来是通用的。
“少爷,那在阶梯上顿悟的人是谁?”真武又一次问道。
这个人绝对非同小可,尤其是最后都引动了无上剑道。
“是剑起。”陆水开口回答道。
真武真灵倒是不怎么惊讶,剑起本就天赋了得。
之前他们也听陆水说过,剑起差的就是握住那柄无敌的剑。
现在想来是握住了,未来不可限量。
咔嚓!
肉食花突然折了下,然后从陆水肩膀掉落在地。
真灵立即把肉食花捡起来:
“它又怎么了?”
看起来跟断气了一样。
“吃了无上剑道。”陆水瞥了肉食花一样说道。
真武:“……”
真灵:“……”
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这花真的是什么都敢吃。
不过无上剑道最后被一朵肉食花得到了,没人会信吧?
也对,整个修真界,谁会大方到把无上剑道喂花?
也就他们少爷会这么做。
之后真武真灵便不再多说什么,大致的问题也了解清楚了,所以尽快离开就行。
陆水也没有再说什么,迷雾群岛应该没有什么事需要他在意了。
知道了远古时期关于真神陨落的一些事,大致推测了启示录的内容,顺便拿到了邀请名单,可以说收获很多。
无上剑道也去碰了运气,回去也好交代。
对无上剑道一无所获,这就不是他该关心的事了。
也没什么可在意的,毕竟他外出一无所获才正常。
有点收获,三长老的脸都容易跌停。
“这次回去三长老五百万的脸,应该会没吧?”陆水心里想着。
毕竟这次他给家里赚了半个虫谷的钱,别说五百万,五千万他都还清了。
随后陆水一路往岛外而去。
只是路上他看到了一个和尚,穿着简朴的和尚。
正是打算离开的思量。
陆水看到了思量,思量自然也看到了陆水。
“思量大师也要离岛?”来到思量跟前,陆水开口问道。
思量宣了句佛号,点头道:
“东方施主也要离开了吗?”
陆水点头。
此时思量看到了真灵手中的肉食花,看到肉食花思量就微微一笑:
“这花果真跟施主有缘,短短时日,便不再普通。”
虽然花折了,但是思量并不是迂腐愚蠢之人,他有一定的眼界,能够清楚的知道肉食花已然与往日不同。
陆水没有接茬,不过非要说肉食花的贵人,那么非思量不可。
没有思量在场,陆水绝不会带走这朵只会流口水的肉食花。
这或许就是肉食花的机缘吧。
“大师是苦海佛门中人?”陆水往前方走去。
思量走在陆水身边点头道:
“是的。”
“大师觉得什么才是佛?”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听到这个问题,思量几乎没有犹豫,直接摇头:
“贫僧不知。”
陆水颇为好奇的看向思量。
思量没有看陆水,而是看行后面的肉食花,道:
“生命本是平等,但万物并不平等。
贫僧只是一位看到有野兽撕咬普通人时,会出手降服的人。
而不是一位看到野兽被普通人捕杀时,出手降服普通人的人。
贫僧只是一位普通的出家人,又如何明白何为佛?”
陆水听了没有说话,而是一路往前走。
思量说的陆水给不出好的见解,所以他不会随意开口。
至于佛是什么,或许是一种信仰吧。
那么信仰又是什么?
大概是一种约束吧。
随后陆水他们来到了分岔路口。
“大师走哪边?”陆水问道。
“右边,东方施主呢?”思量轻声道。
“左边。”陆水回答。
“那不打扰施主了。”思量宣了句佛号道。
陆水点头。
之后思量便转身离开。
陆水也是往他要离开的方向走去,碰上思量本就是碰巧。
迷雾群岛这么大,也不至于只有一个离开的方向。
许久之后,陆水来到了迷雾群岛边缘,大海就在眼前。
“少爷打算怎么回去?”真武开口询问。
“坐火车吧。”陆水说道。
回去跟来不一样,时间正常点比较适合。
随后真武真灵便带着陆水飞离了迷雾群岛,他们少爷是一个二阶,不会飞的。
至于火车站,离这里有一些距离,毕竟是临时停靠点。
随后陆水就来到了火车站,这里是一处冰面,方便四阶以下的修真者站立。
陆水自然也需要站在冰面上。
好在冰面够大,所以人与人之间可以有不少的差距。
一来到位置,真武就拿出椅子让陆水坐着等待。
“少爷,这里的火车需要等到中午才来。”真武开口解释。
陆水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坐在椅子上开始看书。
这个时候自然是攒天地之力的大好机会。
只是当陆水刚刚坐下,突然感知到了天罚留下的印记。
“哦?居然在这里遇到了?”陆水有些意外。
那个在慕家放置东西的人,就在这附近。
而且陆水发现,对方正在往这边靠近。
“是来找我的,还是来找其他人的?”陆水心里有些不解。
以对方的实力,不应该来坐火车。
如果不是对方强的他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他都直接开阵法戴面具动手了。
随后陆水感觉自己附近落下了一个人,他转头看了一眼。
是一个双手抱着剑的男子,修为超过了七阶入道。
陆水看向他,他也是随意瞥了眼陆水。
而后便安静的站在那里等待。
“是故意来找我的。”陆水回过头继续看书。
不过他的思绪却不在书上,而是活跃了起来。
“这个人认识我,但是看起来不像要对我出手,所以他来找我的目的是什么?”
“在慕家的时候,他的目的应该不是我。”
“在慕家时,他是为了找共鸣对象,那么现在来到我身边,也是为了确定我是不是共鸣对象?”
陆水完全无法理解对方这么做的目的。
只有这么片面的猜测,完全无法做到联想。
就在陆水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感知到了一个微弱的气息。
“类似星司的气息?”
这气息是从身边那个人身上传过来的,非常非常的微弱,要不是离得够近,陆水根本察觉不到。
“原来是仙庭的人,这样就好解释了。”
“不过先前他们是去慕家找的人,跟预言石板有关吗?”
这个陆水不确定,但是有绝大部分的可能是这样的,毕竟这个人是打算用跟星司有关的东西来找。
星司死前,可是在接触预言石板。
“但是陆家才是他们的目的,为什么会找上慕家?”
陆水联合了上一世完全想不通,因为上一世慕家没干嘛,也没被针对。
慕雪更是跟他一起待着,什么都没做,也没有被人盯上。
所以跟慕家有什么关系?
“那就是老丈人想错了?”
“不应该的,他是按气息来的,也就说之前老丈人就遇见过那气息。”
这样问题一下就复杂了。
而且要是预言石板跟慕家有关,那他之前猜测他弟弟妹妹的事,是不是错了?
“除非,预言石板的内容不仅仅跟陆家有关。”
但是这个陆水就没法联想。
不过对方突然来找他测试,应该也是在怀疑什么。
“跟冰海使徒有关,还是仙庭的严谨做法?”
陆水一时间得不到结果。
尤其是这个东西对他根本起不了共鸣。
如果真的是用这个测试预言石板相关的人,是不是直接证明不是他?
果然还是他弟弟妹妹说的通。
要不是就是仙庭太差,用了劣质产品。
之后陆水就不再多想,再复杂的问题,只要看到预言石板,基本就能解惑。
“不过老爹跟老丈人之间,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共识,有机会得问问。”
至于怎么问,这个挺难办的。
抓起来烤着问吧。
就是被发现了,容易死人。
不多时陆水发现旁边那个仙庭的人,突然离开了。
陆水没有转头去看,而是看着书轻声道:
“旁边那个人有看到吗?”
真武点头:
“看到了。”
那个人突然出现,他们自然需要警惕,对方看起来一点都不弱,所以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查一下是什么人。”陆水说道。
其实对方的东西就算会跟他起共鸣也没用,依然会被他压制。
不过仙庭在慕家找人,如果是跟预言石板有关,为什么佛门跟神众没反应呢?
这也是陆水疑惑的。
终究是他了解的太少了。
而且预言石板跟启示录还有未来经,究竟是哪来的?
“跟真神有关?”
陆水在遇见星司的时候,就听到过那句话,真神已死。
随后陆水想到了什么:
“难道记载的是真神转世?不对,应该说是下一任真神。”
“额,应该不是,风霜河已经有一位类似真神的存在了。”
陆水没能得到答案,所以只能以后再说。
真武则在这个时候联系了乐风他们,顺便看看他们出来没有。
现在迷雾群岛有一定可能有信号,就算没出来也是有联系到的可能。
大致决定过乐风他们状态后,真武就让乐风他们顺便查一下刚刚那个人,目前只有描述。
想要具体长相,他得找人画出来。
至于拍照,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陆水等到了中午,终于等到了火车。
“少爷,可以进去了。”真武在一边提醒。
合上书,陆水便往火车走去。
大致两天的时间,他就能回到陆家,然后看到慕雪。
这么多天没见,慕雪肯定好看了,回去问候一声,顺便告诉她几日不见,分量又重了不少。
她肯定会跑去称一下,看是不是重了。
然后咬牙切齿,想动手又不能动手。
这般想着,陆水就有些高兴。
有时候不用逗慕雪,只要看到她,就很高兴。
————
巧云宗。
“一转眼你们儿子都要成亲了,你们是不是应该显老一点?”巧云宗大殿上悠瑶仙子对着陆古夫妇笑着道。
虽然陆古他们目前的身份,对比她们几乎是平等的,但是辈分是小了一辈。
而且是无法跨越的辈分。
毕竟悠瑶仙子是陆古娘亲的师妹。
实打实的辈分。
说句不好听的,陆古小时候还被她们抱过。
所以陆古对她们一点都不敢放肆。
东方黎音自然不担心什么,这些长辈还是很疼爱她的,她在哪都受欢迎。
尤其是陆家现任族长大人,最欢迎她了。
“跟几位前辈比,我们还是小孩子。”东方黎音笑着说道。
悠瑶仙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女孩子本来就爱美。
不管嫁人没有,都希望自己年轻漂亮。
显老是不可能的。
“时间订了?”一边的悠淼问道。
“订了,就年初。”这是陆古回答的。
“跟师姐差不多的时间,对了,婚服需要我们帮忙吗?”悠瑶仙子问了句。
她们可是巧云宗,所有好的仙裙服饰,都来自她们这边。
尤其是成婚的婚服,更多人来她们宗门定制。
东方黎音摇头:
“慕家说他们可以出,应该是自己做。”
“自己做啊。”悠瑶仙子笑着道:
“当年师姐可是亲自做的,那是边刺绣边笑,我们在一边看着都腻。”
“对啊,师姐那时候嫁进陆家,别提多高兴了。
走路都一蹦一跳的,也不知道陆家给她灌了什么迷汤。”悠淼也是一脸的笑意。
一说起这个,她们就感觉师姐成婚就在昨日,令人怀念。
只是…
之后悠瑶她们就不再提这件事。
“对了,听说你们来了,师父说想要见见你们,很多年没看到你们了。”悠瑶开口说道。
听到这个,陆古脸色就不好看了。
现在他最怕见长辈,尤其是辈分比较大的那种。
当然,最最让他不安的是,这位前辈接触过他儿子。
他儿子是什么人?
一个只会坑爹的人。
“那个,红素前辈那么忙…”
“不忙的,最近师父闲着无聊。”悠淼笑着打断了陆古的话。
陆古:“……”
东方黎音在一边偷笑,她是不怕呀。
“对了,听说你们儿子跟慕家的小姑娘,才见面没多久?”悠瑶仙子突然问道。
东方黎音点头,而后道:
“本来是要等到成婚之日才会见面,提前见面已经是意外了。
不过感情虽然有些平淡,但是一直在往好的方面发展。”
她能感觉到自己儿子是喜欢慕雪的,也能感觉到慕雪是在意她儿子的。
但是两个人看起来就是火热不起来的样子。
主要是她儿子,不争气。
跟他爹比差多了。
“要不要让他们看一下浪海星涌?”悠瑶开口说道。
虽然两人成婚在即,但是感情这东西,当然是好一些的好。
有感情才容易有孩子。
陆家一直都喜欢有新生儿诞生。
就跟开奖一样。
非常刺激。
因为陆家正常情况下,几百年才开一次奖,可想而知陆家长老对开奖有多么渴望。
尤其是下一次奖,毕竟这一次有些差强人意。
越差强人意越渴望下一次。
“这么快就有浪海星涌?”陆古有些意外。
正常情况下,应该要几年后才有吧。
虽然时间不稳定,但是不会差太久的。
“深海出现了一些异动,而且冥土那边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最近跟深海产生了些许撞击。
所以浪海星涌提前了。
大致就个把星期吧,晚一些就十来天左右。”悠瑶仙子说道。
她也是一脸的无奈。
太快了,她们都没法好好准备。
给她们时间准备,会让她们宗门赚不少钱。
现在就随便了。
不过既然不好赚钱,她们就不打算把消息传出去。
随缘。
“只要你们家小子争气点,感情能升温一大截。
让慕家小丫头跟师姐一样,也不是不可能。”悠淼笑着说道。
毕竟看两个小孩谈恋爱,特别有意思。
陆古跟东方黎音互相看了一眼,这种事当然得让他们儿子来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儿子争不争气。
坑起爹来,倒是争气的很。
————
陆水坐在火车上看着书,只是没看多久,眉头就皱了起来。
而后伸手修改了火车的机能。
一瞬间,原本在大海上奔跑的火车直接冲天而起。
咚咚。
突然的变动,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一个个一脸的懵逼,什么时候火车会这么颠簸了?
而且怎么突然走空路不走水路?
其实开火车的比所有人都要惊讶,因为火车失控了。
根本不是他控制让火车升空的。
只是还没等他求支援,突然间有数股漆黑的气息从下方涌现,冲天而起,随后强大的攻击直接覆盖住了下方的海面。
轰!!!
力量传了上来,一个个全都愣住了,尤其是看到海面状况的一个个。
如果刚刚火车没有突然升空,大部分人是凶多吉少。
然后那些人突然发现,墨家火车安全系数真的高。
当然,只有开火车的人,跟其他人内部人员才知道,根本不是他们的功劳。
有人前辈出手救了他们。
而后他们发现火车传来信号,正在解体。
一瞬间他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下方的攻击又来。
如果火车不解体,所有人都将失去最佳的逃离机会。
砰!
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整个火车直接解体。
所有人得以有逃离空间。
解体之前,车上乘客收到了来自列车的消息:分散逃离。
真武真灵没有丝毫的犹豫,带着陆水直接逃离了原地。
轰!
在众人逃离之后,可怕的攻击直接淹没了火车。
陆水被真武真灵护着站在高空中。
这个时候,整片海域都是漆黑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入侵了这里。
“出不去了,动作很快。”陆水轻声低语。
“少爷,这是怎么回事?”真武问道。
至于刚刚火车解体,他们觉得有一定可能是他们少爷做的。
好吧,现在奇怪的事,他们都会下意识联想上陆水。
“冥土突然溢过来了。”陆水平静道。
现在周围的海域都是冥土的地界。
如果只是意外接触过来,那么等一会就没事,如果是故意过来的,这个海域的所有人都会被带到冥土。
进了冥土想出来就麻烦了。
不过本来就有口子,准备下,问题也不大。
唯一需要确认的是,对方如果是故意的,那么目的是什么。
随后陆水看到有人从海域下出现。
是一个手持方天戟的男子(从身材上判断),浑身铠甲,头部亦是被头盔覆盖。
只能看到一双眼睛。
六阶的修为。
很强。
“冥土巡游,诸位擅闯我冥土地界,跟本座走一趟吧。”
说着这位冥土强者直接挥动方天戟,周围的海域瞬间涌现了强大的力量,这些力量能将所有人拖进冥土。
但是这绝对不是一个六阶可以可是释放的力量。
“看来是故意来带人进冥土的,没有准确的目标,暂时还不确定是针对谁。”陆水心里有了猜测。
而后他没有试着反抗。
毕竟不好避开。
只能跟着进去看看。
不过进去需要一些打手,他能把周围一些人拖到跟他一个位置。
陆水四处看了下,发现乐风等人不在,有些可惜。
在他认识的人中,就乐风最耐打。
“遇事不用慌,安静接受就行。”陆水开口对着真武真灵道。
真武真灵立即点头。
现在这个冥土究竟是什么,他们都不知道。
要不是手机又没了信号,他们都要求助族长了。
不过少爷说不要慌,通常都是要发生一些大事。
这时候真武真灵终于感受到了,有一股力量锁定住了他们,而且在将他们往水中拖去。
不过他们看到陆水也跟着被拖下去了,所以一时间没有反抗。
其他人则在不停的挣扎。
但是没人敢去质问那位冥土强者,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万一对方一不高兴直接出手,就不好了。
而坐火车的,通常都没有五阶。
更别提直接面对六阶。
所以他们除了尝试逃离,没敢轻易尝试交流。
当然,又不是每个人都心怀敬畏,有些人总是无所畏惧的。
他们问了,不过被无视了。
闹腾的,直接被击伤。
“哥,怎么办?”剑落问着旁边的剑起。
剑起看着远处的冥土强者,摇头:
“先看看再说,冥土是什么地方都没有听说过。
更别说他们的行事风格。”
“大腿也在。”初羽这个时候突然说道。
这倒是一条好消息。
有流火在,问题通常都不大,额,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问题都很大,但是流火通常都能掌控问题发展。
之后剑起三人也没有做任何反抗,而是进去再说。
现在的海域就是一处旋涡,谁都知道旋涡通往的是冥土。
但是冥土是什么样的,就没人知道。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