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月 19

3bdd1精华都市小說 萬道劍尊 ptt-第4925章 撲朔迷離-iodc3

萬道劍尊
小說推薦萬道劍尊
公子羽的声音在虚空战场中响彻,所有跪伏在地的衍仙,都长出了一口气。
只要能验明帝子真身,他们也必然会跟着无恙。
所有衍仙都看出了,这道真武阳帝君的真影,其实是封存的时间太过久远了,所以才会不知晓公子羽的身份。
看着抛洒在虚空中的七彩神血,真武阳的真影将信将疑,凝重的看着公子羽。
他眉角抽搐,刚才一激动在手腕上划的口子有点大,导致神血不是缓缓流出,而是井喷式的飙出……
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恐怕片刻后就要虚弱了。
“帝父,一查便知。”公子羽紧张道,将手伸了过去。
真武阳的真影也不再犹豫,直接手掌一挥,便取来一滴神血。
由某种未知,且凌驾于天道之上的气息凝聚出的手掌中,躺着一滴七彩神血。
真武阳凝目朝手中看去,那神血犹如乳燕投怀,欢快的跃动着,转眼竟直接进入了真影中,滋润起真影。
收回手掌,真武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公子羽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你说,你是我的第三子?”
公子羽大喜,急忙拱手道,“回帝父,我正是您座下第三子,公子羽。”
真武阳闻言,原本柔和的目光猛然又变得锐利了起来,如同两道天道,直接压的公子羽长跪不起。
“那你为何要对你的长兄,做出赶尽杀绝之事?!”
冷汗瞬间又冒了出来,但他很快便拱手,做出一副苦大仇深之势,恸声道。
“帝父,您有所不知,公子衍虽为长兄,却从未做过一件长兄该做的事情,对我们六位弟属,都残暴不堪,就在前不久,他竟然做下违逆之事。”
“五弟公子墨,就是他派衍仙灭杀的!”
“可怜五弟,被斩落了头颅,仙源都粉碎了!”
公子羽起身说道,双目已盈满泪水,随后更是忍不住恸哭失声。
而听到这一件事的真武阳真影,震惊到无以复加,在华服之下的手掌都忍不住握紧了。
然后,他喃喃道,“我竟然有七子?!郑儿居然为我诞下七子?”
“……”
公子羽嘴角抽搐,貌似他酝酿了那么多的情绪,真武阳都没有发现……
很快,真武阳的真影回过心神,眉头紧皱了起来,如果真如他所说,第五子是公子衍所杀,那么恐怕今日之事,要麻烦到了极点。
这一道真武阳在最巅峰时期留下的一道真影,不能留存太久的时间,甚至已经在缓缓消散了。
所以很快,真武阳看着跪坐在虚空中,浑身浴血的剑无双,询问道,“衍儿,他所说的可都是真话,我座下第五子可是你派衍仙去斩杀的?”
被沧羽钟内的无上天道重创的太过严重,以至于让剑无双在此刻,依旧无法开口说话。
而远在对立面的公子羽看到这一幕,急忙说道,“帝父,您弄错了,他不是公子衍,您身后的那一个才是公子衍!”
真武阳闻言一惊,下意识的向身后看去,这才看到除了剑无双之外,身后还站着一个俊美妖冶的青年。
四目相对,真武阳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小帝君旋即缓缓躬身,“衍儿,见过帝父。”
他不多言,直接伸出手掌放在小帝君的眉心探查起来。
很快,真武阳眼中闪过一抹黯然和痛楚。
小帝君的体质之特殊,根本无法掩盖,一查便知。
“原来衍儿你的体质……”
真武阳说不下去了,落寞的转过身去,看向了已经有所恢复的剑无双,“那你又是我的第几子呢?”
“帝父,错了,他根本就不是帝子,是公子衍的天官!”公子羽急忙纠正道。
而真武阳闻言,眉头更是一凝,旋即他直接从剑无双体内取出一颗神血。
那神血玄秘多变,呈现出一种朦胧之色,让衍仙都难以观察到其核心。
在真武阳的掌心之中,剑无双的神血同样跃动,似乎有着某种未知的熟悉,和试探性,但并没有融入真武阳的真影中,而是一直在游走着。
“为何,我会有种非常强烈的熟悉感……”
看着手中那抹像是被什么气息保护起来的玄血,真武阳的真影忍不住着手想要解除那气息。
但很快他便惊奇的发现,这滴血液上的禁制,他居然解不开!
真武阳的目光瞬间变得凝重,他看向剑无双,再次询问,“你真不是我的帝子?为什么我会在你身上感受到很熟悉的感觉?”
剑无双则是一头雾水,他从神力宇宙来到大衍寰至今,也不过才短短几十年时间。
而在这之前,他和整个大司域,以及真武阳的天庭都没有过任何一点交集。
能够从他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感觉,那才真是无异于天方夜谭。
就在剑无双准备开口否定时,一旁久未说话的小帝君开口说道,“帝父,他的确不是您的帝子。”
真武阳闻言,不再说话,只是眼中的迷惑更深了。
剑无双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过熟悉了,就像是切割不断的某种认知感情。
站在对立面的公子羽,看着这僵滞的一幕,不由得暗自着急。
然后他一咬牙,再次拱手说道,“帝父,请你为五弟做主,将公子衍的仙骨剥夺!”
虚空死寂,只有这一句话响彻。
剥夺仙骨,这对于无法修行,没有仙根的小帝君来说,是彻底的剥离了他最后的仙路。
一旦仙骨剥离,他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陨落,且根本无法逆转。
公子羽,是要小帝君彻底陨落。
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真武阳眼中各种复杂的情绪流转着。
最终,他看向小帝君,“衍儿,你有没有做过那种事?”
小帝君清冷一笑,目光平静到了极点,“帝父,我公子衍幼时至今的性格都从未改变过,不管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都不屑于做出这种事情。”
“即便我仙体不全,无法修行,但我依旧从未将他们放在眼中,自然也不会和他们置辩。”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9 8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