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n4t7f精品都市小說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ptt-第一千三十七章 好父親相伴-3k56s

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小說推薦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
因为高等精灵弄出来的大漩涡的原因,所以在中古战锤世界之中,混沌恶魔基本上就没办法进来。
也因为这样,所以实际上,这一个所谓的混沌舰队并不是由混沌恶魔所组成的舰队,而是由被腐化的人类组成的军队。
毫无疑问,他们的目标就是奥苏安那里的大漩涡,只要他们成功地将大漩涡给破坏了,那么那些混沌恶魔就能够直接进来了。
这一个所谓的被腐化的人类,首先,他们和诺斯卡人不一样,他们的成分非常复杂,有诺斯卡人。
有日常不是被追杀,就是在被追杀的路上的通缉犯或者是海盗。
又或者是猎魔人一个不小心,错杀了全家的无辜平民,触及禁忌魔法的魔法师,甚至包括因为接触太多混沌力量而受到腐化的猎魔人。
总之,基本上这些家伙都是在帝国和巴托尼亚之中,有些混不下去的人,在走投无路,又或者是单纯因为被腐化了,从而成为混沌的士兵,成为毁灭世界的棋子,以换取能够多一天的苟活。
在众多的种族之中,毫无疑问,被腐化最多的就是人类了,因为人类可以说是最脆弱,也是最多灾多难的存在。
他们的力量比不上矮人和蜥蜴人,魔法比不上精灵和魔蟾蜍,甚至就繁殖能力都比不上绿皮和鼠人。
简单来说,人类在众多种族来说,简直就可以用一无是处来形容。
但是,就是这样的人类,基本上在信仰了混沌四小贩之后。
恐虐赋予他们强大的力量,纳垢赋予他们超强的恢复能力,色孽赋予他们精湛的战斗技巧,奸奇赋予他们玄妙的魔法能力。
再凭借着足够多的基数,这让他们成功地成为这种混沌军队之中的主要组成部分。
当然,仅限于主要组成部分。
事实上,就算是蜥蜴人,又或者是矮人,都是有可能被腐化成混沌军队。
唯一不怕被腐化的就只有。。。。。绿皮了。
这些混沌军队,有一部分甚至得到混沌四小贩的恩赐,甚至成为使徒。
所以这一个混沌军队的战斗力还是比较强大的。
其实,本来按照某“人”的计划,他们应该向着边境亲王领那里进攻。
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加上最近一段时间,帝国和巴托尼亚将会跑出大规模的军队在边境亲王领那里大杀特杀。
因为马林堡的那些商人成功活下来了。
并且因为他们都受到了阿拉比人的“威胁”,所以就算是那些本来应该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那些商人,无论是出于危机感,还是单纯就是报复心理,他们直接付出了大价钱,直接支援巴托尼亚和帝国的军队向着边境亲王领的方向进攻。
而很显然,在面对着有钱任性的巴托尼亚和帝国军队。
这些混沌军队,直接就放弃治疗,已经不想战斗了。
毫无疑问,某“人”的窃国计划,已经完全失败。
所以混沌四小贩自然就懒得加注了。
于是这些混沌军队在齐聚边境亲王领的西南方,巴托尼亚的南边的提利尔那一边聚集了起来。
提利尔那里也是一个联邦国,只是和巴托尼亚比起来,稍微差了一些。
一个是战斗力上,另外一个是国土范围之上。
提利尔以雇佣兵而出名。人类在提利尔非常普遍,但是矮人,高精和食人魔在贸易亲王的军队中也经常被雇佣。
山脉保护提利尔免受无法无天的边境亲王领区域的侵扰,但是丘陵地带的森林就已经足够危险了,里面住着各种食肉野兽。哥布林和盗匪经常也是无所不在的威胁。
海岸边的城邦国则是为了争夺贸易支配地位而和阿拉比人以及埃斯塔利亚人斗争的重要的海军力量。
虽然提利尔因不同城邦间的竞争被分隔,但是对共同遗产的认可确保了他们在共同的敌人面前能彼此协作。内陆国家则主要发展农业,在面对海岸边城邦国的时候有时难免低三下四。
提利尔没有常备军,所有城邦国都雇佣有佣兵连队。这些连队既有那些以遵守和雇主合同的条款为荣耀的坚毅的职业士兵,也有那些向叛乱,掠夺,背叛的欲望俯首称臣的无耻暴徒。
总之,因为这样的原因,提利尔这一边的情况基本上都非常混乱。
甚至,海盗之家萨图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属于提利尔的一部分。
至于说到底是不是归提利尔管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也因为这样,所以有不少的混沌军队在提利尔这一边,可以说是非常轻松。
在提利尔那里成功上船之后,这些混沌军队就向着奥苏安的方向前进。
只是现在嘛。
这些舰队基本上都会根据信仰的邪神,而划分。
比如说信仰恐虐的混沌军队会搭乘一条船,信仰奸奇的混沌军队会搭乘一条船。
他们的目标虽然说都是奥苏安,但是仅仅只是“合作”而已。
毕竟纳垢的混沌军队。。。。。基本上都是瘟疫和毒素,一般混沌军队跟他们坐一条船的话,不用2天的功夫,估计就要倒在地上张口闭眼了。
再说,混沌军队之中,实在是不怎么和谐,比如说恐虐的混沌军队随便找人砍一下,试一下武器,也不是什么奇怪的原因。
至于奸奇的混沌军队就更加奸奇了,他们可能只是享受一下,戏弄你的感觉,然后有些时候还是比较要命。
大概也就色孽的混沌军队最为和谐,但是。。。。。太“和谐”了。
然后就是在一条恐虐的船上。
一个看上去,除了手臂有些鳞片之外,整体来说,看上去还像是个人的中年人趴在船的围栏上面叹息着。
而在他的腰间,一个人头正在血淋漓地滴着血水。
这在恐虐这一艘船上,可以说是非常常见的情况。
“怎么了比尔,怎么唉声叹气,根据我神的指引,大概就是这几天,我们就能够经历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了,哈哈一想到我的斧头能够砍在那些高傲的精灵身上,就是爽啊。”在他的身边有一个长着牛角,按照某人的说法,应该更加像是魔裔的混沌掠夺者笑着说道。
此时的他正在一个磨刀石的前面,踩动磨刀石,正在不断地打磨着手中的利斧。
毕竟要面对的,可是那些装备精良的精灵,不让斧头变得更加锋利可不行。
“唉,没办法,我的儿子死了。”比尔有些无奈地说道。
“什么,谁不知道你最宝贝你的儿子,谁敢杀死你的儿子啊。”这一个混沌掠夺者有些惊讶地说道。
“没办法,谁让那傻儿子太傻了。”比尔充满无奈地说道。
“怎么了?”这一个混沌掠夺者问道。
“这傻玩意,刚刚吃了一条海上捞起来的鱼,然后拉肚子拉死了。”比尔充满无奈地说道。
“哦,那没事了。”混沌掠夺者听到比尔的话,嘴角微微有些抽搐,就没说什么了。
果然是傻货。
这家伙就不知道,在距离这里不远就是纳垢的船了吗?在有些混乱的海流之中,一些在那些纳垢的船只边上路过的鱼很可能就会出现在这里附近。
甚至,有可能是一些闲着蛋疼的奸奇的家伙,特意将那一些经过纳垢船的鱼直接扔到他们船之类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性。。。。。
总之也因为这样,就算这一条船基本上都是恐虐信徒,没有那么多事情,基本上就是正面对A,但是还是要有些戒备心。
所以,这一路上基本上他们都会吃自己准备的干粮,并且这些干粮基本上都是严密地注意情况。
而很显然,这个傻家伙是没有想明白这一点,然后。。。。。。傻不拉几地吃下了鱼。
也因为这样,所以不管是因为纳垢,还是因为奸奇的人,都没办法找到复仇的目标。
因为纳垢的人,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只是路过的。JPG
“唉,可惜了,这傻儿子才第一次出海,都怪我将他保护太好了,年纪轻轻,甚至就连人都没杀过,没抢过东西,没有尝过精灵女人的味道就死了,真的是太可惜了,也只能像这样带着他的脑袋一起上去,到时候砍多几个精灵的脑袋,然后在他的眼睛还没有完全腐烂之前,代替他上多几个精灵女人,也是极好。”比尔摇了摇头地拍了拍腰间的脑袋。
是的,那一个脖子上依旧还在不断渗血的脑袋,就是他的儿子,刚刚砍下来,非常新鲜。
而对此,这一个在他旁边的混沌掠夺者却是没有露出任何诧异之类的表情,反而一副很正常地样子说道,“那你可要努力一些了,这一路上雨就没有停过,现在好不容易停了一下,却是这么多的雾,怕不是过不了几天就烂了,我觉得你还是找那些奸奇的家伙帮忙释放一个尸体防腐吧。”
“算了吧,死灵才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在释放尸体防腐的时候,会不会额外放点生命东西,说不定直接就放一个尸爆术,到时候我可就死定了。”比尔撇了撇嘴地说道。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