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aeqxp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三章 不欺讀書-aoupm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有些事发生了,就再也解释不了,尤其是眼前还摆着铁面将军的尸首。
三皇子看向床上。
“我对将军没有仇恨。”他说道,“我只是需要让占据这个位置的人让路。”
陈丹朱怔怔看着三皇子:“殿下,就是这句话,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无情,如果有仇有恨,他杀你你杀他,倒也是天经地义,无冤无仇,就因为他是领三军的将军就要他死,真是无妄之灾。”
三皇子点头:“是,丹朱,我本就是个无情无义凉薄心毒的人。”
他承认的这么直白,陈丹朱倒有些无话可说,只自嘲一笑:“是,是我误会您了。”说罢转过头呆呆出神,一副不再想说话也无话可说的样子。
“丹朱。”三皇子道,“我虽然是凉薄恶毒的人,你也恨极了我,但有些事我还是要跟你说清楚,先前我遇到你,与你同乐同笑,都不是假的。”
陈丹朱没说话也没有再看他。
三皇子看着女孩子苍白的侧脸:“遇上你,是出乎我的预料,我也本没想与你结识,所以得知你在停云寺禁足,我也没有出来相见,还特意提前准备离开,只是没想到,我还是遇到了你——”
远远的一瞥那个女孩子,不是飞扬跋扈得意洋洋,而是在大哭。
与传说中以及他想象中的陈丹朱完全不一样,他忍不住站在那边看了很久,甚至能感受到女孩子的悲痛,他想起他刚中毒的时候,因为痛苦放声大哭,被母妃训斥“不许哭,你只有笑着才能活下去。”,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哭过,父皇问他痛不痛的时候,他会笑着摇头说不痛,然后看着父皇还有母妃还有四周的人哭——
但是,他真的,很想哭,痛痛快快的哭。
他就像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他想走过去抱抱他,安慰他。
这一走过去,就再也没有能走开。
“你说能治好我,我很高兴,我也相信你能。”三皇子接着说,“但是,对不起啊丹朱,我没有时间,我等不了。”
陈丹朱道:“你以身诱杀了五皇子和皇后,还不够吗?你的仇人——”她转头看他,“还有太子吗?”
她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当她想看清的时候,她就什么都能看清,三皇子含笑点点头:“我小时候是太子给我下的毒,但是接下来害我的都是他借别人的手,因为那次他也被吓坏了,以后再没自己亲自动手,所以他一直以来就是父皇眼里的好儿子,兄弟姐妹们眼中的好大哥,朝臣眼里的稳妥老实的储君,我以身诱了两次,都没能抓到他半点马脚。”
以身诱了两次,一次是周玄家的宴席,一次是齐郡归来遇袭,陈丹朱默然。
“上河村案也是我安排的。”三皇子道。
那真是小瞧了他,陈丹朱再次自嘲一笑,谁能想到,不声不响病弱的三皇子竟然做了这么多事。
“但我都失败了。”三皇子继续道,“丹朱,这其中很大的原因都是因为铁面将军,因为他是陛下最信任的武将,是大夏的坚实的屏障,这屏障保护的是天子和大夏安稳,太子是将来的天子,他的安稳也是大夏和朝堂的安稳,铁面将军不会让太子出现任何纰漏,遭受攻击,他先是平息了上河村案——将军将上河村案推到齐王身上,那些匪贼的确是齐王的手笔,但整个上河村,也的确是太子下令屠杀的。”
他看向床上躺着的老人。
“将军他能查清楚齐王的手笔,难道查不清太子做了什么吗?”
查清了又怎么样,他还不是护着他的太子,护着他的正统。
陈丹朱默然不语。
“我从齐郡归来,设下了埋伏,诱惑五皇子来袭杀我,单单靠五皇子根本杀不了我,所以太子也派出了人马,等着渔翁得利,人马就埋伏后方,我也埋伏了人马等着他,但是——”三皇子说道,无奈的一笑,“铁面将军又盯着我,那么巧的赶来救我,他是救我吗?他是救太子啊。”
陈丹朱想了想,摇头:“这个你误会他了,他可能的确是来救你的。”
三皇子看她。
陈丹朱道:“你去齐郡来跟我告别,递给我山楂的时候——”
提到往事,三皇子的眼神瞬时柔和:“丹朱,我自决定要以身诱敌的时候,为了不牵连你,从在周玄家的宴席上开始,就与你疏远了,但是,有很多时候我还是忍不住。”
所以他才在宴席上借着女孩子失误牵住她的手不舍得放开,去看她的荡秋千,迟迟不肯离开。
为了在世人眼里表现对齐女的信重爱护,他走到哪里都带着齐女,还故意让她看到,但看着她一日一日真的疏离他,他根本忍不了,所以在离开齐郡的时候,明明被齐女和小曲提醒阻止,还是转头回来将山楂塞给她。
对于往事陈丹朱没有任何感触,陈丹朱神情平静:“殿下不要打断我,我要说的是,你递给我山楂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没有好,你所谓被治好是假的。”
三皇子怔了怔,想到了,伸出手,那时候他贪恋多握了女孩子的手,女孩子的手落在他的脉搏上,他笑了:“丹朱真厉害,我身体的毒需要以毒攻毒压制,这次停了我很多年用的毒,换了另外一种毒能让我变得跟常人一样,没想到还能被你看出来。”
陈丹朱自嘲一笑:“我一点都不厉害,我也什么都没看出,我只是以为你被齐女被齐王骗了,我担心你,又无处可说,说了也没有人信我,所以我就去告诉了铁面将军。”
三皇子看着她,恍然:“怪不得将军派了他的一个军中大夫跑来,说是协助太医照看我,我当然不会理会,把他关了起来。”又点点头,“所以,将军知道我异样,提防着我。”
“提防,你也可以这样想。”陈丹朱笑了笑,“但或许他也是知道你病体未痊愈,想护着你,免得出什么意外。”
三皇子轻声说:“丹朱,很抱歉,我没有见过人的善意。”
陈丹朱点点头:“对,没错,毕竟当初我在停云寺讨好殿下,也不过是为了攀附您当个靠山,根本也没有什么善意。”
三皇子的眼里闪过一丝哀痛:“丹朱,你对我来说,是不同的。”
陈丹朱看向床上老人的尸首,喃喃道:“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将军说我以为是在利用别人,其实别人也是在利用你。”
她以为将军说的是他和她,现在看来是将军知道三皇子有异样,所以提醒她,然后他还告诉她“赔了的时候不要难过。”
现在她赔了,输了,这都是她自找的,她不难过。
陈丹朱的眼泪在眼里打转并没有掉下来。
“你的恩怨情仇我听明白了,你的解释我也听明白了,但有一点我还不明白。”她转头看三皇子,“你为什么在京城外等我。”
三皇子突然不敢迎着女孩子的目光,他放在膝头的手无力的松开。
“是因为,我要利用你进入军营。”他慢慢的说道,“然后利用你接近将军,杀了他。”
陈丹朱看着他,脸色苍白孱弱一笑:“你看,事情多明白啊。”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言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