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8

txi4u好看的玄幻小說 明尊笔趣-第一百五十九章金鐘響,鐘山震;玄光現,洞天開展示-hclgb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
黑夜降临,苍穹之上的繁星因此而越发璀璨,远方的金陵城万家灯火,宛若繁星一直坠落到地上。但月上中天,太阴星的光辉渐渐夺取所有星光,犹如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投向锁龙井时,古井之旁已经人影攒动。
老一辈的世家真人,带着自家的后辈来到了古老的玉井之前。
共有一百多人站在玉井边上,大多都是一位老一辈真人,带着一位年轻修士。
世家那边人数最多,一共有九位阴神真人联袂而来,带着数十位世家修士。
仙门一方共有三名阴神真人,罗浮派的三长老一副惫懒神色,身上的青色道袍都皱巴巴的,清虚山的辛召真人是个中年儒雅男子,头戴纶巾,身穿儒服,神态温和,再加上吴越剑门的剑苦真人,身材高瘦,气质凌厉,神色间极是严肃。此三人,也有两人出身修行世家,只有罗浮派的长老,却是寒门出身的人物。
而散修之中,只有钱晨、刘裕拥有阴神战力,几位结丹之士,乃至通法修士都以两人为首,隐隐托庇于两人身后。
此外还有道院一方,也是一位阴神真人,带着几位道院真传弟子,这几名真传弟子甚至在铜雀楼宴中都没有露过面,司倾城便混迹其中,偷偷给钱晨使了一个眼色。
这时候,天空一座赤铜大殿轰鸣,飞入了钟山之中。
殿前一位阴神修士阴测测的扫视了众人一眼,面色恭谨,对身后道:“王爷、几位宗子,钟山到了!”
司马越从大殿中走出,俯视殿下的众人,看到钱晨,他面皮顿时一抽,眼角微微跳动,那股嚣张气焰不由得压下了三分,叫世家一众真人看的好笑,心中对钱晨的芥蒂都消弭了三分——这位李太白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那股隐隐的傲气,不会因为是谁而有所改变,倒也并非针完全对他们世家。
没看到司马家这一代有太子之势的东海王,在他面前都吃了鳖吗?
“王爷!”那皇室供奉在司马越面前,犹如奴仆一般,看到司马越盯着钱晨,心里也有些发虚,他可不是李太白的对手,只得硬着头皮道:“要不,假天子之令,将此人逐走?”
司马越微微摇头:“如此得罪谢公!而且,孤又岂会忌惮区区一个阴神散修?”
“司马氏都来了,看来是时辰已到,通往金陵洞天的道路也应该开启了!”罗浮山的邋遢长老睁开眼睛,那眯成一线眼睛中透露出油滑的神色,显然也是成了精的人物,蜉蝣子好奇的问道:“这口井通往金陵洞天,我们要跳进去吗?”
三长老幽幽开口道:“不知道!”
小胖的蜉蝣子瞪大眼睛,看着三长老,一脸你怎么能不知道的哑然。
“金陵洞天一百年开启一次,入口在玄武湖,皇城,朱雀桥,钟山之中轮流开启,上一次钟山开启已经是三百余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我还不是罗浮长老,哪里有机会来这里见识一番?”
三长老气恼拂袖,他语气顿了顿,别有意味的指出:“金陵洞天历代为大晋世家所掌控,若非此次安石公相请,我等仙门修士缘何得以一见?”
顾真人笑呵呵道:“金陵洞天依托建康龙脉,关系国本,朝廷监管严苛,因此才只开放给各地中正官举荐,品级较高的年轻人。此中家室虽是上选,但更重要的是身家清白,不然万一毁了龙脉,岂不是……”
三长老微微一笑,身家清白,那不就是非世家莫属吗?而且还得是世代出仕的郡望世家,就连掌控仙门的修行世家都被排除在外。
萧真人指着锁龙井道:“上一次金陵洞天开启,是在玄武湖水眼之中。道院的流风真人携张天师法印而来,触动湖底的天师剑,令湖面之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水眼漩涡,我等乘着飞舸沉入水眼之中,自然就到了金陵洞天。至于这钟山锁龙井,上一次开启,时间太过久远,我也记不清了……”
此刻,月华已经正正照入井中,井边铭刻的古老符文微微绽放光华,井口处传来水流涌动的巨大声响,仿佛井中清澈的泉水在这一瞬间,尽数被抽空。
蜉蝣子探头去看,只见井中的水位迅速下降。
这时候纵然对锁龙井入口如何开启,一无所知的人也明白过来,金陵洞天——开启了!
道院派来镇守此地的王知远上前一步,他手托铭刻无数灵文的金钟,运其金钟之上铭刻的无名道经,瞬时间,钟声大作,其上的灵文脱离钟壁,飞舞盘旋,无名道经就是一变,隐隐形成一片祭祀诸神的祭文,钟声在山间激烈的回荡着,引动了井口玉璧之上铭刻的神文。
钱晨凝视那片祭文,那是锁龙井最古老的祭祀篇章,蕴藏着金陵洞天之中,巫楚国传承神道极大的秘密。
曾是楚国大巫于钟山祭祀的祭辞。
这片祭文,被王知远铭刻在了金钟之上,此时钟声敲响,宛如跨越千古,楚国大巫在此祭祀,引动了锁龙井的惊人变化……
“这是……锁龙井的开启方法怎么变了?”朱真人面色大变,回头问道:“王知远,你在搞什么名堂?为何不唤出井中豢养的龙种,血祭开启洞天?”
王知远冷笑道:“我在此地驻守数十年,研究金陵洞天的遗迹,诸位不会以为在下一无所得吧!我已经复原了上古巫楚国祭祀此地的仪式,必然能引动金陵洞天更深层次的变化……保证能将你们顺利的送到洞天之中。而且能直接进入洞天更深的层次,你们赚大了好吗?”
司马越站在铜殿之中,面色阴沉,死死盯着王知远道:“金陵洞天四个入口通往的所在,早已经被我司马氏清理干净,毫无危险,以此为基础才能安全深入洞天之中。你把我们全部送入洞天的更深处,若是触动方仙道那群方士的布置,甚至触及巫神道遗留,你是想害死我们吗?”
“东海王多虑了!”王知远道:“那四个入口通往的所在,早就被收刮一空,还能有什么灵材法器收获!送你们到更深的地方,才是大福源嘛!”
“而且,这般进入洞天的手段,是楚国巫祭遗留,乃是进入洞天最安全的手段,如何会有危险?”
“你们放心进去就是!”王知远厉喝道:“为此我可是下了血本,如此动用道源金钟一回,又要耽搁我祭炼它成为法宝的十年时间,若非三位天师嘱托,我岂会轻动金钟本源!”
金色的雷霆从环绕道源金钟的那一片祭文中浮现,击打在井栏之上,恍若九天神雷的轰鸣从井中无尽幽远处传来,贯穿千里冲上地表,激荡的钟声让锁龙井垂落的巨大锁链骤然绷紧,随即锁链剧烈颤动,发出哗啦啦的抖动声,锁龙井深处传来咔嚓咔嚓的巨大机关启动声,井中一只小龙惊恐万分,遁逃了出来,躲在王知远身后颤抖。
这只龙种,血统比王龙象斩杀的恶蛟还要纯正,已经凝结龙珠,却在这惊人的变故和神异之中,浑身发抖,恐惧万分。
锁龙井中,古朴苍茫的祭祀声清晰的回荡着,井中爆发的神光之中,出现了许多面目模糊的上古先民,带着各色面具羽冠的楚国巫祭,将一只真龙拖到锁龙井上,他高举祭刀,刺入了真龙的逆鳞。
龙血落入井中,祭祀达到了高潮!
神光颤动,又有一群身穿法袍,羽衣星冠的古老修士出现,他们来到这片古老的祭土,拆毁了这里的祭坛和神庙,只留下了那口锁龙井,他们建造了巨大的机关,以天火紫铜铸造了那根锁链,深入井口,成为某种机关法器的一部分……
“这根锁链的材料,不是紫阳炎铜,而是炼制法宝的仙材——天火紫铜!”有仙门的修士大声惊呼。
所有人看向那根粗长锁链的眼神,瞬间都变得炽热,依照传说这锁链至少三千丈长,这是能炼制多少件法宝的灵材?把这等至宝铸造成一条锁链,成为某种机关的一部分,何止是奢侈,简直是暴殄天物。
“天火紫铜一旦成型,几乎没有什么火焰可以熔炼……那毕竟是天火中孕育的铜料!”
“浪费啊!”蜉蝣子仰天长啸:“那些方士铸造什么机关这么奢侈,留给我啊!你们方士祸害了诸天,耗费了多少资源,害的我们后人受穷……”
“传说方仙道没落,便有耗费资源太多,引来天界的道君道尊不满的原因。如今看来,果然该死!”周胤真人感叹道。
“牛批!”钱晨也心有感慨:“要想系住一个洞天世界,果然非得这等神金不可,这些方士借助楚国祭祀留下通往金陵洞天……哦!那时候还是一片神土,借助祭祀留下的通道,打穿洞天神土,用锁链将洞天跟钟山地根系了起来,然后以大江,钟山山水两条龙汇聚之力,积蓄力量,使得必要的时候能将洞天拉回中土。”
“难怪地仙界三十六洞天全部隐匿的时候,金陵洞天还能开启!”
那锁链拉动的声音,竟然是在将一个洞天世界拉近,颤动的锁链所承载的力量,足以将数十名元神真仙压垮,随着天地间那一股无比浩大,且沧桑久远的气息正在靠近,洞天和建康龙脉正在悄然的接近,乃至重合,这一刻建康城下的地脉龙气焕发神异。
秦淮河中泛起五彩之光,朱雀桥下洞明如火,映造乌衣巷彻夜通明。
少阴白虎皇城处,浑天仪下龙吟阵阵,皇城地宫微微颤动,仿佛有真龙在怒啸。
玄武湖中龟蛇盘结,浮起巨大的玄武石像,犹如湖中小岛一般,石像之上神光璀璨,似乎有一只真玄武在摇头摆尾,引得周围的渔民叩拜。
锁龙井底,一枚法印大放光明,骤然飞起……
璀璨的灵光引动青龙七宿,角、亢、氐、房……七颗大星动摇,环绕明月垂落一道通天彻地的光柱,那法印之上,印文浮现,一字一字大放光明,王知远赫然回头,看着那光柱中的印文,满脸不可思议。
如太上谕!
“怎么可能……金陵洞天中有太古神土,方仙遗迹,甚至还有被旁门仙门占据的历史,但怎么会有太上的令谕?金陵洞天并非道门三十六洞天之一啊!难道是?”王知远赫然回想起,三年前某个拿着小师妹的信物来此,在井中投入一枚法印的某人。
某人正在借助残留的法印,借助贯穿中土、洞天的光柱,锁链,印向遥远的洞天彼端,探索这条道路。
钱晨睁开眼睛,心中震惊道:“井中,某种巨大的东西正在冲上来……我还是低估了那些方士的疯狂,他们居然在金陵洞天和地仙界之间,修了一个电梯!”
钟山剧烈的颤动起来,山根喷涌神光,昔年烙印此处的神道印记再次共鸣,金陵龙脉的起源骤然显化,一座巍峨无匹的神峰在神光之中耸立,一只衔烛赤龙盘踞神山之上,恰如司倾城给钱晨看过的拓印。
天东有若木,钟山有赤龙衔烛!
钟山,竟然真的就是钟山!
“难怪钟山并不巍峨,却能成为南方祖龙!”谢灵运也震撼道:“原来它竟是一座上古神山残留的山根所化!”
这一刻,没有谁比钱晨心中更加震撼,他低声喃喃道:“钟山之神,名曰烛阴……可钟山当在赤水之北,西北无日之国,乃是极北寒山,为何此界,会在金陵?”
此刻钟山颤动,玉井所在的峰头山石崩裂,露出玄黄之色的山根石质,淡黄的龙气氤氲蒸腾,玉井喷涌神光,其中黑、白、青、赤、黄五色神光轮转,引动了钱晨体内五行天遁大丹的力量,更有铭刻在玄黄山体之上的神秘符文,在古井之中种种星相符号的牵引之下,汇聚到一起,化为一张巨大的八卦图。
“五行的力量,蕴含上古神道的气息!”
“而八卦图,却是方士铭刻,记录洞天和地仙界通道的坐标数据显化!”
此刻,只有钱晨才能将这种种异象梳理清楚:“其中的道理,泾渭分明,五行气息神明而古朴,八卦却蕴藏极为高深的玄理!”
以玉井为中心,笼罩整个山头的八卦玄光发出一股隐隐的牵引之力,王知远后退一步,带着微微的震撼之色,看着这惊人的变化,低声道:“诸位,金陵洞天已经开启,还不进去?”
这时候,便有人顺着这股牵引之力投入八卦玄光之中,化为一道道流光投入玉井。
钱晨微微一笑,是诸位阴神之中第一个迈入玄光者。
王龙象微微沉吟,便跟随其后,接着一众散修都壮着胆子,投入玄光之中。罗浮山的邋遢长老嘿嘿一笑,拉着不情不愿的蜉蝣子也走入玄光,最后仙门修士也跟着进去了。
世家的一众真人面面相窥,庾亮面色平静道:“不过出了些变故而已,我等有何惧之,难道真的如那些寒门所说,世家老朽无胆了吗?”
跟着一众世家子弟,也迈入玄光。
他依旧看着玉井,突然低声道:“李太白,你的来历我不想追究,但你最好保护好小师妹,哼!司马家和魔道勾结,也偷渡进入了金陵洞天,我将你们送的更深,应该打破了他们的某些筹划。只要你够聪明,就不会有事。”
念及此处,王知远露出一丝冷笑——
“方才司马越的脸色,煞是好看啊……”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8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