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no5c4精品都市小說 頭狼笔趣-3901 舊案重翻相伴-98l2b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望着好似从天而降的这群巡捕,我能清晰的感觉出来,他们肯定是真的,赝品可能敢穿他们的服装,但绝对不敢在十字路口掏枪,而且瞅他们手里的家伙什,清一水98式防暴枪,这种玩意儿,黑市作坊根本仿不出来。
知道对方是真的,我反倒没有那么心慌,皱了皱鼻子开口:“咳,同志我问下,咱们是哪个部门的?”
“你现在没有任何权利提问,马上抱头下车!”对方表情严肃的低喝。
我转动几下眼珠子后,回头朝刘祥飞声音很轻的叮嘱:“跟以前一样,别的事情我想辙。”
刘祥飞心领神会的点点脑袋。

一个多小时后,鹏城特J大队,我见到了顶着两个黑眼圈的赵海洋。
看得出他一定来的很匆忙,连制服都没穿,就套了件比较宽松的夹克,里头仍旧还捂着睡袍。
“啥情况啊海哥?”我皱了皱眉头望向他。
赵海洋脸上的肌肉抽搐几下,压着嗓子暗示我一句:“这儿不是聊天的地方,我先帮你做了保释,咱们出去再慢慢说。”
“我内个小兄弟呢?”感觉他的表情很凝重,我忍不住又问。
“出去再说吧。”赵海洋深吸一口气,再次冲我眨巴两下眼睛。
凌晨五点多钟,我俩回到公司,我的办公室里。
闻讯赶到的张星宇和叶小九已经先一步在屋里等待我们。
“海哥,到底是咋回事,怎么有行动,你都不知道提前跟我们知会一声呢。”叶小九埋怨的扫视一眼赵海洋。
“唉..”赵海洋叹了口气,索性拖下来外套,挂在椅子上,然后抓起烟盒,自顾自的点上一支,咬着嘴皮道:“我如果告诉你们,我压根不知道这件事情,你们信么?如果不是朗哥给我打电话,我现在搁床上做梦呢。”
张星宇皱着眉头出声:“你以前不是告诉我,特J队的头儿跟你关系相当好么?”
“宇哥,我这么跟你说吧,今晚上的行动,别说是我,就连他们头儿都蒙在鼓里。”赵海洋咬着烟嘴,表情苦闷的回答:“缉捕刘祥飞的那几个人队员压根不是咱们鹏城的,他们只是借用特J队的装备和车辆。”
“那帮人是哪来的?”我皱着眉头出声。
赵海洋指了指天空,掐着嗓子道:“上京,打H办!”
一瞬间,我脑瓜子“嗡”的一下,感觉呼吸都好像变得不再顺畅。
用力喘息几口,勉强平复下心情后,我盯着他的眼睛询问:“那我兄弟,会怎么样?”
“你那兄弟手上有命案吧。”赵海洋搓了搓脸蛋子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被他杀害的还是我们同行,对么朗哥?”
我再次一怔。
刘祥飞当初之所以会入伙,就是因为杀了人,躲无可躲,可这段往事已经过去很久,就连我们内部知道都没几个,更别提外面人,此刻赵海洋能说出来,足以证明案子恐怕已经发酵,而且不是最近刚刚被人盯上。
“朗哥,这些信息是我费了不少劲才打听出来的。”赵海洋吸了口烟,继续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感觉这次的案子恐怕很难办,如果放在以前,我随随便便问俩人就能问出来案情和原因,可这次上面的下来的人明显在故意瞒着我们,目的不就是怕我们会通风报信么。”
我和张星宇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开腔。
旁边的叶小九忍不住问道:“海哥,你直接说保出来大飞的几率有多高?”
“他的案子很难办,我尽力吧。”赵海洋撅灭烟蒂,又给自己续上一枝烟道:“现在最好的地方是他被捕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只要他不乱咬,至少你们全是安全的,同时也算是给你们争取到一段求救的时间,我实话实说吧,他的案子虽说是几年前,证据证物可能都已经模糊,但毕竟牵扯到人命,已经不是我这个层面可以解决的了,你们要是想平事,最好的方式还是从根上找找关系。”
叶小九烦躁的骂咧:“草特奶奶的,我就想不明白了,到底因为点啥,会把那么久之前的案子翻出来。”
赵海洋咬着烟嘴沉默半分钟左右,轻声呢喃:“不是翻出来,很有可能他的案子一直都有人在追查,只不过因为刘祥飞这几年在莞城,查案的没有他线索罢了。”
“那为啥现在找到他线索了?”张星宇紧绷着脸开口。
“杭城!”赵海洋不假思索的回答:“你们前阵子在杭城闹腾,感觉好像翻篇了,可因为王嘉顺、聂浩然的落网,重新让这些人走入大众视线,同时也让一直盯着他们案子的那些部门发现了契机,再加上某些有心之人在暗中推波助澜,为抓捕他们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听到赵海洋的话,我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敢情今晚上那几个冒充巡捕的家伙真实目的并不是为了绑架小哥俩,而是想逼迫他俩用自然的方式露面,完事给真巡捕创造抓捕时机。
赵海洋眯缝眼镜看向我道:“朗哥,你加点小心吧,倘若刘祥飞绷不住压力吐口的话,那后果..”
他的话没说完,但结果我们都能听明白。
“趁着人还鹏城,我去活动活动,看看能不能让你们见一面。”赵海洋拍了拍我肩膀头,起身朝门外走去。
屋子里瞬间只剩下我、张星宇和叶小九。
沉寂片刻,叶小九拿胳膊捅咕我两下道:“要不你找找旗哥吧,兴许他能跟上京那边对上话。”
“天亮再说吧,你也回去歇着吧,从这儿杵着只能干着急。”我揉搓两下脸蛋,冲叶小九示意。
“行吧,有啥需要我的地方,随时打电话。”叶小九叹了口气,也起身离去。
张星宇端起茶杯“滋溜”嘬了一大口,而后站起身子,将房间门反锁,表情平静的开口:“大飞十有八九悬了,要不..”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打断:“把后面的话给我咽回去,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别产生,那是咱自己兄弟,从崇市到粤省,一步一个脚印跟着我踩出来的,别说他肯定不会害我,就算会,我也认!”
张星宇直勾勾看了我几秒钟,晃了晃脑袋,岔开话题:“大外甥呢,跟你联系上没有?”
“没有,他不接电话,不过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没被抓,不然赵海洋早就打听出来了。”我揪了揪鼻头道:“或许是被什么事情给羁绊住了,毕竟他身上挂着伤。”
“李凡呢?有消息没?”张星宇接着又问:“今晚上所有的事情,全是从他开始的,我不相信是巧合。”
我横着眉头道:“他要有鬼,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现。”
话音还未落地,我兜里的手机就不安的震动起来。
看了眼竟是李凡的号码,我狐疑的将屏幕抻到张星宇脸前,看他点点脑袋后,我才按下免提键。
“咳咳咳,王总..”手机里立时间传来李凡孱弱的声音:“跟你打完电话以后,我就被敖辉的人打晕了,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又把我放了,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丢。”
我沉着脸发问:“你现在在哪?”
“第二人民院,外伤科,我脑袋被他们砸了个大窟窿..”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