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ir9ft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獵諜-667、你很缺錢嗎?-ktja6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倘若这里不是华亭市的话,曲元罗未必敢包庇曲仁东。
这里不是日控区的话,曲元罗肯定不敢包庇。
但这里偏偏就是日控区所统治的华亭市,曲元罗作为跟随日军的大汉奸,他有什么不敢做的?在背后有日军撑腰的情况下,曲元罗是肆无忌惮的敛财,在华亭市耀武扬威。
不趁着现在这样做,更待何时?
所以说但他看到这边曲仁东和何润喜的闹事后,过来都没有任何犹豫的意思,直接一巴掌就扇过去,当场就将何润喜扇倒在地。
接着曲元罗就趾高气扬的望过来。
“反了你了,连我曲元罗的儿子都敢动,你找死不成?是谁把他放进来的?他又是谁?来个喘气的,给我说说他是哪根葱!”
这刻的曲元罗气焰滔天。
明明是你曲元罗收拾了人家,现在倒是搞的像是人家欺负了你似的。
“曲老板,他叫何润喜,是咱们华亭市一家服装厂的老板。刚才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明明就是曲少爷想要给他一次机会,救他于水火,谁想他就硬是不答应!你说有他这样办事的吗?这不是明白着辜负曲少爷的好心好意。”
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凑上前来说道。
“有前途!”
曲元罗听到这话后满意的一笑,拍拍这个男人的肩膀说道:“你说的很对,咱们做事就不能这样不知道感恩是吧?”
“对!”这个男人谄媚的说道。
“来啊,给我将何润喜丢出去,像是这样的人,以后就不要进来了,这里是佑德酒店,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曲元罗淡然说道。
“是!”
立刻就有几个人上前来将何润喜架出去,他原本是想要反抗的,可谁想不反抗还好,这么一反抗,迎来的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大家继续吧!”
曲元罗就这样云淡风轻的把事情解决掉了。
什么在这里和何润喜叫板,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没有必要。多大点事情啊,在他眼中何润喜就是一只蚂蚁,你什么时候见过一头大象和一只蚂蚁讲道理吗?
人群就开始继续热闹起来。
“父亲!”
曲仁东这边想要张嘴解释,曲元罗却是冷漠的瞪视了一眼,“从现在起你不要再说话,给我回到楼上办公室中,等到晚宴结束我会去找你谈话。”
“是!”曲仁东恭敬领命。
别看在何润喜前面,曲仁东表现的非常强势,但在曲元罗这里,乖巧温顺的就像是一只小猫儿,他可不敢挑衅曲元罗的权威。
“事情解决了?”武田正雄看到这里的事情后没有在意的问道。
“解决了。”曲元罗说道。
“你现在毕竟是曲氏公司的老板,做事情都要讲究点规矩,像是这种场合,最好是不要发生任何事,要是发生你也要有能力去解决。”武田正雄告诫道。
“是!”曲元罗沉声道。
“今晚就这样吧!”
武田正雄离开。
矢野浩四离开。
梁程和郑茉莉也都离开。
等到他们都走了后,那些参加晚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今晚的主角原本就不是他们,而现在主角全都离场,谁还好意思留下来?
“咱们也走吧!”
楚牧峰带着苏月柔随着人群走出了佑德酒店。
所有在暗中戒备的特工们也都开始悄无声息中离开。
今晚的晚宴就这样结束。
“这么看的话,咱们想要杀死梁程,曲元罗和郑茉莉是有些难度的。对了,你之前不是上楼去了吗?那个汤姆逊准备怎么办?”苏月柔问道。
“紧盯着郑茉莉和汤姆逊就成!”
“是!”
……
佑德酒店办公室中。
“砰!”
面对着站在眼前的儿子,曲元罗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办公桌上,眼神冷漠的说道:“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知道,我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对何润喜动手的,就算是想要谋划他的工厂,也应该在暗中做事!”曲仁东恭敬的说道。
“对,你说的很对,有些事能做却是不能说的,你现在是将不能说的事情堂而皇之的说了不算,还是在这样的场合闹事,最后要不是我当机立断的解决掉,你还想要怎么样?你准备闹腾出什么样的风波?你知不知道真的那样做了,武田正雄是不会对我有任何好感的!”
曲元罗恨铁不成钢的吼叫。
“父亲,我是故意那样做的!”谁想听到曲元罗的话后,曲仁东非但是没有任何退缩的意思,反而是露出一种自信表情。
“什么意思?”曲元罗不解的皱眉。
“我这样做有三层目的,第一层是想要告诉所有人,何润喜的工厂我是惦记上,我都敢在我父亲举办的这种宴会上做出这种事,就说明我对他工厂的决心有多强烈,这样即便是有谁想要打这个工厂的算盘,也都会好好的掂量下够不够分量。”
曲仁东的话让曲元罗愤怒的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不怕你有目的,怕的是你没有目的。我就说曲仁东是个做事很谨慎的人,就算是偶尔有所嚣张跋扈,但大体上的方针是不会出错的。
莫非他真的是另有目的?
“继续说!”
“我的第二层目的就是想要向武田正雄和矢野浩四释放忠心。”
“父亲,您觉得我这样做之后,华亭市的那些人会怎么想我?肯定是会觉得我是一个做事心狠手辣,无所忌惮的主儿。而这样做,势必会让他们这群人恼怒我,厌恶我。”
“可您不觉得这样做,恰恰是岛国人想要看到的吗?他们想要得到的是一个断绝了所有后路的效忠者,而不是说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反水的人!”
曲仁东的话一针见血。
曲元罗若有所思。
“第三层目的就是为我准备的,我是想要靠着这样的方式藏拙。我要让所有人都见识到我凶狠没脑的一面,只有这样才能在暗中隐藏起来做事。”曲仁东缓缓说道。
三层目的,每一层都是站得住脚跟的。
听到这样的目的,即便是曲元罗也不由露出满意表情,之前的那种愤怒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赏和肯定。
“很好!你能这样做,说明你是成熟的,说明在你的心中是有着一套做事的章程。这样的话,对你的发展是有好处的。行吧,既然你对这事有所把握,我就不管了。你愿意怎么动何润喜就动,但记住不要玩火自焚。”曲元罗吩咐道。
“是,父亲!”曲仁东弯腰领命。
……
长夜漫漫。
无心睡眠的楚牧峰回到家中后就开始琢磨起来整件事,他要将今晚所有出现的人物都捋顺,即便是过来打招呼的何润喜都在自己的思路中。
这样,很快一个计划就出现。
“或许应该拿曲元罗当做敲门砖,将他杀死后,其余两个就能顺势拿下!”将心中的计划重新思索了一遍后,楚牧峰嘴角笑容微扬。
就这么干!
一夜悄然而逝。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楚牧峰去见了何润喜,而这个家伙昨天在医院只是简单的包扎后今天就来到工厂上班,工厂这边已经是陷入到绝境中,他可不能说再不露面。
“老板,您都拖欠咱们工人两个月的工资了,要是说再不发钱的话,我怕他们会闹事的。”
“说的就是啊老板,我们之前是能够压制住,可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
“他们也要养家糊口,总不能说一直这样耗着吧。”
……
就在何润喜帮着绷带坐在办公室的时候,他面前站着的这群工人代表都开始不断的倒苦水,一个个的好像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其实他们也是想要钱的。
说出来那些话,不只是为普通工人说的,也是为他们在发言。
两个月不发一分钱,你想饿死谁?
疯掉!
就知道会是这样,你说我不能留在医院里面,留在那里这群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可只要回来,就得面对他们这轮番轰炸的抱怨,我难道不想要发钱吗?这不是最近工厂不景气,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拿出来周转。
但凡是有一点能耐,我会这样对你们委曲求全吗?
麻痹的,谁不想要干,全都开掉。
可现在的情况,何润喜真的不敢这样说,倒不是说不能开,而是怕自己只要敢说开,又拿不出来拖欠的工资,这群疯掉的工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把这里拆了都是有可能的!
“这事你们容我再想想办法,办法是肯定能想出来的。我保证绝对不会拖欠你们一分钱的!”何润喜扫视过全场后说道。
“等到有钱了,你们都会发双倍工资,去做事吧!”
“老板!”
“全都去做事!”
何润喜猛地拍桌子,吹胡子瞪眼的喊道。
看到他真的发怒了,几个代表也都不再逼迫,转身离开了办公室,希望真的像是何润喜说的那样,一切都能好起来吧。
“咚咚!”
就在这时有人敲门。
听到敲门声,何润喜都没有抬头,便心烦意乱的喊道:“敲什么敲,不是给你们说了,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吗?”
“你很缺钱吗?”
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軍事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