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p1l2c超棒的言情小說 霸衛 起點-第六百九十四章 今天的衛國城着實熱鬧展示-gz9cn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可现在您的府邸已被包围,小的,小的恐怕无法把您带出去。”侍卫很为难,元蒙先生年事已高,腿脚也有不便,若是他一人逃离此地,倒还有可能,可带着元蒙先生一同离开。
“你没听明白我在说什么吗?我让你一人离开,不用管我。”元蒙直接把侍卫推开。
被推开后,侍卫有所迟疑,他奉君上之命,定要保护好元蒙先生,可现在,他若离开,二公子若对他不利,又该如何向君上交代。
“元大人,要走一起走,二公子已叛逆,此时若让大人您一人留在府中,只怕…”
“不可能,文儿是我外孙,他什么性格,我这个当外公的还不清楚吗?”元蒙虚弱地说道,虽然卫文夺走了他的兵符,但他还是愿意相信文儿。
可见侍卫迟迟不肯离开,元蒙清楚,若时间继续拖延下去,卫文只怕会酿成无法挽回的答复,“我就待在这儿,不会有事的,我是文儿的外公,现在兵符也还在他手里,他又怎会对我不利,快去!”
元蒙厉声一喝,侍卫望了他一眼,狠下心,便向府外赶去。
“站住!”才刚刚踏出府外,侍卫便被人给拦住。
卫文在离开元蒙府后,特意派人留下看住外公以及府邸里的所有人。
“怎么,我还没离开,外公便想出对付我的办法了?”卫文正在府外等候,他本想等外公回心转意,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可离开府邸的人,却是这名侍卫,而且还走得这么急。
“见过二公子。”侍卫停下脚步,拱手一揖,道。
“怎么,这么着急离开,是外公的吩咐吧。”
侍卫忙说道:“二公子,元大人刚刚可是被您气得不轻,小的只是出去替元大人找大夫罢了。”
卫文用怀疑的目光望向他:“不可能吧,我刚刚才离开,知道外公的状况如何。”
只见侍卫压低声音,道:“二公子,这可得问您了。”
“照你这么说,这还是我的错咯。”
“小的不敢。”侍卫赶紧拂手,向后退了步道。
“让我来猜猜,外公让你去哪里,估计是去向夷风先生通风报信吧。”卫文的眼神闪过一丝凌厉。
“没有,二公子您误会了。”
“究竟是不是误会,之后就知道了,来人,将他拿下,守住外公的府邸,不可放任何人出来。”卫文语气冷冰冰的,与侍卫印象里的二公子截然不同。
“二公子,您变了,您变得我们都不认识您了。”
“我没变。”卫文朗然一声,喝道,“我从来没变,自从大哥成为世子以来,我一直听外公的话,可到现在,我连世子之位的影都没见到,如今,大哥即位成为君主,而我,却一直留在此地,你倒是说说,谁会服气!”
“你若识相,不如留在这儿,免得伤到你。”卫文可不想在这儿浪费过多时间。
“二公子,那就请恕我无礼。”说完,侍卫便向目的地方向跑去。
“抓住他!”卫文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凶狠,他已完全变了。

夷风先生府邸。
“欧阳将军,您回来一事?”
欧阳亮缓缓抬起手,摆出手势,示意夷风先生莫要多言:“先生,我能回来,全亏我那个外甥,若非他,恐怕我已命丧携地,哪还有与你在此地相见的一天。”
“欧阳将军说笑了,不过您既然跟随世子殿下一同前往齐国,为何不留在那儿,也好保护君上。”
“夷风先生,现在还称扬儿为世子?该改口了,应当称呼他为君上。”
“是,是,是该称他为君上。”
“君上让我回来,是要好好算算与二公子的这笔账。”欧阳亮并不是无缘无故回来,他回来而是有他的目的。
“君上,是指卫扬?”夷风一时半会还没习惯称呼的改变,他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卫和的打算。
“不错,是扬儿的打算,他与庄姜公主作为婚礼的主角必须到场,司徒作为贵客,自然上座,君上认为,他被立为君主后,二公子卫文心里定会不服,或许会作出什么冲动的举动,而我回来,正是来解决此事。”欧阳亮说完,站起身,向府外望去。
“今天的卫国城,看来着实热闹了呢。”夷风笑着说道。

酒筵正进行,忽现一人从殿外赶来,因气氛热闹,众人并未注意到其身影。
他动作迅速,不一会儿便已在上座席,靠近天子,附耳说着些什么。
众位诸侯正等着天子举杯相庆,却见姬宜臼在听完言语后,脸上的喜悦一扫而空。
众人不敢询问,唯有齐侯一人问道:“王上,发生何事。”
姬宜臼并未理会,目光直指上座一人。
众人随着王上的目光,移向司徒卫和。
“司徒大人,孤听说卫国发生了点小事,既然您把卫侯之位让给介卿,这点小事,他不会处理不好吧。”姬宜臼端着酒盏,晃了晃,便缓缓站起身,向卫和敬道。
卫和稍稍一愣,回身望向正在敬酒的卫扬,心里嘀咕着:‘卫国发生什么事了,竟然连王上都知道。’
“司徒大人,您说呢。”姬宜臼见卫和正愣神,提醒了句。
“小事,小事。”卫和忙端起酒杯,回敬道,“此等小事,不劳王上费心。”
尤其是楚君熊仪与宋侯子白,楚卫之战,让楚国赚足了面子,熊仪这么问,他只想看卫和的笑话,而子白这么问,当然是因为宋卫之战落败一事让他耿耿于怀,这么问也是想知道现在卫国究竟是否与他想的一样,陷入困境之中。
“各位,既然司徒大人说此是小事,你们也没必要多问了吧,况且,现在司徒已不是卫侯,今天的主角,齐侯您的乘龙快婿才是卫侯,具体发生了什么,还是等婚礼后,你们再去问卫侯吧。”姬宜臼笑着说道。
随即,他望向卫扬的方向,‘这种状况下,孤倒要看看,你会用什么办法脱离险境。’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