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zlhx4火熱小說 天降我才必有用 ptt-第七百九十四章 組隊完成鑒賞-vbmug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环境!肯定是环境,和自己这方面的能力无关。张弛虽然一度怀疑过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可后来在叶洗眉的身上得到了验证。更何况幽冥墟这里本身就生育率低下,按照常理来推论,应该和这里的环境有关。
用餐的时候,张弛再次征求了曹诚光和纪昌的意见,前往极北之地风险很大,张弛也没有强求他们一定要跟着过去,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纪昌笑道:“都走到了这里,你才想起问我这件事,是不是担心我信心不够坚定?”
曹诚光道:“他是怀疑你别有用心。”
张弛笑道:“老曹,我发现你要是不挑点事情心里就不舒服。”
曹诚光问道:“人和人之间最重要是什么?”不等两人回答,他就自问自答道:“信任,最重要就是相互信任。”
“什么意思?你不信任我们?”张弛嬉皮笑脸道。
曹诚光摇晃着脑袋道:“非也,非也,是你不信任我们,到现在都对我们几人的决心抱有怀疑态度,认为我们不可能陪你一起走下去,我和老纪肯定是要陪你一起去的,所以说关键时刻,女人靠不住,宠物也靠不住,靠得住的只有我们两个老朋友。”
说的正开心,冷不防闪电一旁冲了过来,一口将他手中的羊腿叼走,曹诚光怒道:“抢我东西,有没有家教?”
雪女道:“就怕不是去帮忙的,主人反而多了两个累赘。”
张弛拍了拍她屁股示意她别乱说话。
纪昌哭笑不得,这个曹诚光可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也难怪人家雪女反唇相讥,听他这么说好像雪女临阵脱逃似的,纪昌在这一点上反而能够理解,毕竟他在幽冥墟呆了十年,知道冰雪长城不但是幽冥和人类的分界线,更是横亘在人心中的一道深不见底的壕沟,五大氏族普遍认为,擅自逾越冰雪长城会给他们的族人带来灭顶之灾。
信仰之力可以让人无所畏惧,同样也会让人止步不前,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任何时候都摆脱不了这个道理。
张弛道:“人多力量大,别的不说,咱们能够从北冰城一路走到这里,如果不是大家同心协力的话根本就做不到。”
曹诚光连连点头道:“那倒是。”
雪女看曹诚光极不顺眼,借口困了,先去帐篷里休息,纪昌等她走后,向曹诚光道:“老曹,你也多积点口德,跟一小姑娘较什么劲?”
“小姑娘?保不齐她年龄比咱们三人加一起还大。”
张弛刚喝到嘴里的一口酒喷了出来,刚好喷了曹诚光一脸,纪昌看到曹诚光的狼狈相,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张弛连连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曹诚光呸了一声道:“你小子一肚子坏水,就是存心故意的。”起身去擦脸。
纪昌笑得直不起腰来,恶人自须恶人磨,曹诚光这货就得用这种方法对付。
曹诚光恶作剧的一句话反倒提醒了张弛,的确,雪女的年龄已经不小了,难不成她已经过了最佳生育期,通常人类反正是过了绝经期就无法怀孕了,好像和雪女相处的过程中没发现她来过大姨妈,也许就是这个原因呢。
纪昌见他突然陷入沉思,忍不住问道:“想什么呢?”
张弛笑道:“没什么。”他想得事情有点难以启齿,回头问问雪女。
纪昌道:“单凭咱们三人进入极北之地恐怕力量还不够。”
张弛道:“极北之地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只要我们足够小心,尽量避免和幽冥的大部队正面遭遇,即便是遇到零散的幽冥,咱们应该可以对付。”他去过一次极北之地,上次的经历让他心底有了谱,更何况在幽冥老祖的指导下,他的修为有了本质上的提高,再不需要依靠单一的吸收火力值,现在已经可以通过吸收外界各种各样的能量,在体内完成转化。
纪昌道:“有件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你会答应古沉鱼的要求?”
张弛道:“何东来救过我的命,这个理由够不够充分?”
纪昌道:“秦君实也和他同行?”
张弛点了点头,即将进入极北之地,对纪昌也没什么好瞒的。
纪昌道:“这我倒是有些想不透了,秦君实放着好好的光明城主不当,选择前往极北之地冒险,他不知道这一趟的风险有多大吗?”
张弛道:“也许良心发现呢。”
纪昌摇了摇头道:“我来幽冥墟已经有一些年头了,对秦君实这个人也算是有些了解,此人在幽冥墟数百年,一直明哲保身,缺乏担当,怎么会突然转了性子?而且他们夫妇反目多年,突然之间又放下了恩怨,这又是什么缘故?”
张弛道:“毕竟是两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纪昌道:“总觉着这里面有文章。”他压低声音道:“你可以问问飞凤将军,她也许知道内情。”
张弛微微一笑,他和秦绿竹匆匆一晤,还没有来得及倾诉别后思念之情,哪有时间提到这些事。
曹诚光擦了把脸,换好衣服回来,张弛递给他一块刚刚烤好的羊排,算是补偿一下刚才喷他一脸的损失。
曹诚光啃了条羊排,喝了口酒道:“多带点干粮吧,等到了幽冥墟,未必有那么肥的黄羊了。”
张弛道:“对,有备无患。”
纪昌道:“你去过幽冥墟,在那边有没有见到黄羊麋鹿之类的生物?”
张弛仔细想了想,好像上次真没见到这一类的生物,见到最多的就是乌鸦和秃鹫,那些玩意儿都是喜欢吃腐肉的。
曹诚光道:“我总觉得那些幽冥是受到某种病毒感染所致,既然人可以被感染,其他生物也是一样,那里就算有猎物,咱们还是尽量少吃为妙,万一不小心被感染了,稀里糊涂地变成了幽冥,你说该有多冤枉。”
纪昌道:“你变成幽冥倒也不错,找个女幽冥,生一群小幽冥,带着你的老婆孩子在极北之地打下一片天下,到时候你就自立为王,成为幽冥大帝。”
曹诚光听得悠然神往:“到底是我哥,想得真周到,你说得那么好,怎么自己不去做呢?”
枯燥的旅程连抬杠都变成了一种乐趣。
纪昌道:“都去休息吧,晚上我来值守。”
曹诚光道:“我也睡不着,陪你喝酒。”
张弛起身离去,没有和两人客气,也许这是他在冷山高原的最后一夜了,明天就要和雪女分别,相处的时间弥足珍贵。
夜半时分,纪昌正在往篝火堆上添柴之时,忽然停下了动作,他感觉到周围灵气的波动,这种波动是他最为熟悉的,第一时间判断出一定是有人开启了传送门。
纪昌站起身来,原本在火堆旁打盹的曹诚光也清醒了过来。
在他们的对面传来一个悦耳的声音道:“纪先生,别来无恙。”
却是秦绿竹到了。
纪昌笑道:“飞凤将军。”
曹诚光小眼睛滴溜溜转着:“飞凤将军,看着有些眼熟呢。”
秦绿竹道:“张弛呢?”
曹诚光朝帐篷里努了努嘴道:“跟女奴睡觉呢。”
纪昌暗叹,这货的坏真是天生的,唯恐天下不乱。
此时张弛已经衣冠整齐地从帐篷里出来。
秦绿竹一语双关道:“看来我打扰你的好梦了。”
张弛打了个哈欠道:“没睡好,始终有一只苍蝇嗡嗡乱叫,吵得我睡不着。”
秦绿竹不禁莞尔道:“天寒地冻的哪里有苍蝇,苍蝇在这里可是稀罕物。”
曹诚光跟着附和道:“就是,要是有苍蝇我会当宠物养起来。”
雪女也随后出来了,面色微红,在秦绿竹的面前显然有些不好意思,恭敬道:“将军。”
秦绿竹笑道:“我和雪女有些话要说。”她向雪女招了招手,两人一起向远处走去。
张弛有些迷惑地望着她们的背影,曹诚光幸灾乐祸地拍了他大腿一下,身高所限,拍这个地方最顺手:“还不赶紧去,要打起来了。”
张弛道:“我不去,要不你去送两把刀给她们,让她们俩对砍。”
曹诚光道:“太血腥了,女人打架不是流行抓脸扯头发吗?”
张弛道:“你好像很有经验的样子。”
曹诚光道:“不如你啊,能让两个女人为自己打架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小子,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说话的时候,看到雪女一个人走了回来,曹诚光啧啧赞道:“厉害,到底是带翅膀的,她把飞凤将军给打跑了。”
张弛懒得听他唠叨,迎向雪女:“飞凤将军呢?”
雪女向他微微一笑:“怎么?你还想着她吗?”
张弛感觉雪女笑得有些奇怪,凑近雪女仔细看了看,雪女身上的香气和刚才完全不同,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雪女道:“大家收拾一下,咱们马上离开这里。”
纪昌和曹诚光两人对望了一眼,曹诚光道:“去什么地方?”
雪女道:“飞凤将军已经安排好了,我送你们过去。”
听闻现在就要越过冰雪长城,前往极北之地,纪昌和曹诚光都是一怔,虽然他们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可还是感觉有些突然。
闪电出现在张弛的面前,抬起头,两只蓝眼露出不舍的光芒,张弛伸手抚摸了一下它头顶的白毛:“走了,你自己多多保重。”
闪电在张弛的掌心蹭了蹭:“主人,她是飞凤将军。”
张弛笑了起来,闪电的嗅觉比自己还要灵敏,当然能够分辨出眼前的雪女其实是秦绿竹所扮,就在刚才她们两人离去的功夫,她们已经完成了身份的互换,雪女应该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此前欲言又止,原来是她代替秦绿竹留在冰雪长城将飞凤将军继续伪装下去,而秦绿竹则陪同自己一起前往极北之地,目前来说这是最好的安排。
闪电问:“主人还会回来吗?”
“这里也是我的家啊,以后我会经常回来的。”
雪女率领众人离开了哨所,她和张弛走在前方,纪昌和曹诚光跟在他们的身后,四人顶风而行,走了大概三里的距离,进入了一个不起眼的玄冰裂隙。
纪昌道:“雪姑娘,咱们要如何越过冰雪长城?”
雪女道:“这里有一条密道可以直接通往冰雪长城。”
纪昌道:“即便是进入冰雪长城,咱们也不可能做到不惊动守军就离开那里进入极北之地啊。”
雪女道:“过去没有可能,可现在冰雪长城已经产生了裂痕,修补过的地方其坚固程度和原来无法相提并论,将军已经全都安排好了。”
她忽然停下了脚步,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矮胖的身影——宗九鹏。
谁都没有想到宗九鹏会在这里现身,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宗九鹏双目漠然望着张弛道:“打算丢下我吗?当初不是答应过我,要带我一起去极北之地?”
纪昌和曹诚光都向张弛望去,不知他何时与宗九鹏达成了协议。
张弛笑眯眯望着宗九鹏,他已经判断出眼前人根本就不是宗九鹏,该来的始终要来,幽冥老祖终于还是跟上了他们的脚步,张弛本以为幽冥老祖选择离开他们独自前往圣城废墟,看来幽冥老祖也需要秦绿竹的帮助。
张弛道:“我说过的话当然算数,宗先生,一起走吧。”抓住雪女的手轻轻捏了一下,秦绿竹的拟态能力还不到家,手掌的温度明显要比雪女高一些,雪女的掌心从来都是凉凉的。
化身为宗九鹏的幽冥老祖其实也存在许多破绽,冷漠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就算纪昌和曹诚光也看出他有些不对头,也许幽冥老祖根本就没想掩饰。
幽冥老祖打量了一下雪女道:“你不是雪女。”
“跟你有什么关系?”
张弛道:“宗先生,对我女人客气点。”担心幽冥老祖会对秦绿竹不利,毕竟他和秦家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先给他打预防针,不看僧面看佛面,挑明他和秦绿竹的关系,幽冥老祖这个亲外公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应该不会秦绿竹下手。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