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tt7xm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ptt-第九百章 直—12通用直升機分享-hvckb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我觉得我们伊朗也要重新考虑一下航空运输力量构成的问题,最好能够实现一次性部署一个航空营的能力,这样有助于提升伊朗应对各种传统与非传统安全方面的能力。”
巴基斯坦的军事观察员话音未落,伊朗的军事观察员便迫不及待的表达了重新求购运—15plus运输机的意愿。
其他国家的军事观察员纷纷发声,都对之前被他们丢进时代垃圾堆中的运—15plus运输机的重视,甚至有几个性子急的,开始跟身旁的中方翻译人员和陪同人员询问什么时候能够跟主管这方面的官员做进一步沟通。
弄得那些个陪同人员是一愣一愣的,心说现在主要的不是救灾嘛?怎么扯上来生意?
好在他们之前都受到相关方面的培训,不至于抓瞎,于是一个拖字诀用上立马就把各色人等给打发了。
当然也有对此不屑一顾的,比如说诺罗科夫,这位来自俄罗斯北高加索的老毛子虽不至于看不上中国同志的直升机,可要说有多少欣赏却不见得。
毕竟继承自苏联的俄罗斯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直升机大国,无论是数量还是种类,都要比中国强得多,因此看着运—15plus的机舱内扯出一架中型通用直升机,虽说是惊讶,但也仅限于对中国军队进步的惊叹。
从技术上讲,诺罗科夫还真的没有多少诧异的地方,没办法类似的操作苏联六十年代就玩通透了,当年的在镇压“布拉格之春”时,苏联空降兵部队就已经把这个套路应用到实战中去了。
这都快三十年了,中国这边才能够用一款轻型运输机装载最多起飞重量为5吨的小体量中型直升机,就算有进步又如何?顶多是补齐短板而已,相较于当年的苏联,现在的美国,以及第二梯队的欧洲还是差了些火候。
也正因为如此,诺罗科夫可以十分理智冷眼旁观,做到真正的观察,甚至还暗暗的打着小算盘,是不是趁着这个机会让国内加大对中方和新德里的攻关力度,以便把航空支援装备一式两份,卖给两家,狠宰两刀,赚双份的钱。
毕竟在这次喀喇昆山口地震过后,大型运输机和直升机在高原的优势地位将进一步突出,而中国和新德里又在这两方面短板明显,在需求与能力不匹配的情况下怎么办?自然是举着绿油油的美元票子采购了。
俄国作为苏联的继承者自然有义务帮助这两个国家完善大型运输机和通用直升机装备体系建设。
想到这里诺罗科夫嘴角微微上扬,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旋即在一阵嘈杂中清清嗓子,周围人对诺罗科夫还是很重视的,见其要说话便停止了议论,诺罗科夫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还是很满意的,于是轻咳一声说道:“根据前苏联的作战条例,以及多年来总结的各类任务行动中积累的经验,恶劣地形和气候条件下的任务,还是大型装备更具优势。
就拿直升机来说吧,最起码起飞重量在6到8吨的中型通用直升机才可以满足基本的任务需求,很明显中国在这方面还是差了点儿,之前起飞的直升机尽管也属于中型,但起飞重量估计连5吨都不到,这就大大限制了任务弹性。”
说着诺罗科夫顿了一下,旋即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古巴雪茄,一旁的副官立马掏出打火机,十分狗腿的帮其点上,诺罗科夫美美的吸上一口,旋即眯着眼睛不无惋惜的继续说道:“当然,我们的中国同志或许拥有6到8吨的中型通用直升机,但碍于有限的快速机动能力,无法将其运到这里,只能使用小一号的中型直升机,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因为我觉得这次救灾过后我的那些亲爱的中国同志们应该会意识到,类似伊尔—76这样的大型运输机的价值,哪怕是二手飞机也拥有运—15plus不具备的能力,当然配合我们最新款的米—171直升机之后,其效能将是现在运—15plus与那架起飞重量不到5吨的直升机组合的数倍。”
前面的话诺罗科夫还是对着那些军事观察员说得,但说着说着诺罗科夫的眼光就已经看向了那位中方陪同人员中军衔最高的军官,那意思很明显,赶紧跟你们领导说,俄国大把的伊尔—76和米—171,想要以后遇到喀喇昆仑山口这类事情不吃亏,痛快把外汇储备贡献出来,我们战斗民族保证你不吃亏。
几位负责陪同的军官也算见过大风大浪的,却没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直截了当的,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眼见陪同人员踟蹰,诺罗科夫有些不耐烦,准备再说两句加加码,便在这时,天边传来一阵轰鸣,一群人立马抬头看天,只见一架比运—15plus明显大了一圈儿的双发喷气式运输机从众人头顶略过,朝着野战机场徐徐落下。
眼见此景,其他人是惊叹,但诺罗科夫却是如果被踩了尾巴猫,看着徐徐下降的飞机失声惊呼:“大型运输机……这……怎么可能?”
……
“我的老天爷,这……这……这怎么可能?”
就在诺罗科夫惊讶的看着一架双发大型运输机徐徐降落而震惊不已的同时,位于神仙湾哨所坍塌了一多半的哨所营房对面空地上,那叫做小姚的黑大个儿战士,双手抱着氧气袋,看着徐徐降落到哨所训练场上的直升机愣了好半天,终于是忍不住怪叫出声。
一旁的冯波临,没好声气的对着小姚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什么不可能,吸了那么多氧,是不是大脑被氧气泡傻了?赶紧的,先把伤员抬过去。”
“不是,班长,这直升机我以前见过。”
小姚一边辩解,一边把氧气袋跨到腰间,然后跟冯波临和另外一名战士抬起担架就迎着直升机螺旋桨的风力憋着一口气冲了过去,等把担架送到机舱上,几人退回来后,眼瞅着直升机艰难的重新升起,冯波临这才没好声气的瞪了小姚一眼:“还看过?做梦看过吧。”
“真的,班长,我几年前在我姐的设计稿里看过这款直升机,一模一样,半点儿不差,当时我姐说怎么也要五六年才能有些眉目,没成想这才三年多,这款直升机就弄出来了。”
冯波临看着小姚说得煞有介事,不禁信了几分,但还是半开玩笑的说道:“难不成你姐还是直升机的总设计师?”
“她是腾飞集团旋翼飞行器气动研究室的研究员,这些年一直忙活一个型号,叫什么来着……”小姚皱了下眉,旋即拍了下脑袋,兴奋的叫道:“对了,叫做直—12通用直升机。”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