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30tkr优美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一起成功-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君心閲讀-vtksu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叶凡被请进调查组的当天下午。
象国市中心,穿过城市的象河上游,河神大殿。
一个身材笔挺的青年正带着一众华衣权贵毕恭毕敬祭拜着河神。
青年三十岁不到,一身白衣,轮廓分明,头上结着麻花辫,很是温润如玉。
他很是耐心的接受一系列礼仪,还响应着大祭司的三叩九拜,给人无比的虔诚之感。
赫连青雪在大殿门外远远看着,双手低垂,目光急切,却不敢有半点打扰。
半个小时后,白衣青年跪在地上,接受大祭司的头顶抚摸,被祈祷一番后才起身退出大殿。
“象少!”
几乎是白衣青年刚刚出来,赫连青雪就快步从后面走了上来。
毫无疑问,白衣青年就是九王子象连城了。
白衣青年波澜不惊,看着缓缓流淌的象河开口:“回来了?”
“回来了!”
赫连青雪很是生气:“叶凡这混蛋太不像话了,太无法无天了!”
“我就没见过他这种自以为是不懂尊卑的家伙。”
“昨晚当着我的面毙掉象问天,早上擅自散播大王子死讯,下午更是用医术贿赂了整个调查组。”
“象青天、阮公平和王公正他们全都被叶凡摆平了。”
“叶凡还发动舆论和患者,四处宣告第一庄和大王子恩怨。”
“沈半城父子现在都被民间审判成凶手了,但凡有半点出入就指责调查组黑幕。”
她很是恼怒:“大王子一案,八成是查不下去了。”
“沈半城是第一庄主事人,是大王子对手,也是象国首富。”
象连城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他的份量担得起凶手两个字。”
“可你我都清楚,象镇国九成九不是沈半城父子杀的啊。”
赫连青雪脸上带着一股子焦急,好像不把叶凡绳之于法她就睡不着觉:“象大鹏就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夫,靠拳脚杀十个八个人我能相信。”
“三百多人,还用毒,根本不可能啊。”
“而且那一场大火也摆明是毁尸灭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在我们的情报中,象镇国和沈半城早已勾搭在一起。”
“至少象国股市一战,象镇国跟沈半城是联盟的。”
“那个给第一庄股票助力的神秘基金就是象镇国旗下。”
“象镇国竭尽全力帮助沈半城,还损失了几百亿,沈半城怎会对他下死手?”
“这说不通!”
“而且叶凡当着我和护卫营的面杀死象问天,也昭示了他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的态势。”
她补充一句:“所以肯定是叶凡血洗了镇国府邸,然后嫁祸给沈半城父子。”
赫连青雪虽然心高气傲,但跟随九王子多年,很多弯弯道道都能看清楚。
让她气愤的是,明明心知肚明的事情,叶凡却睁着眼说瞎话。
调查组更是装疯卖傻不戳破叶凡的谎言。
“就算是叶凡干的,沈半城和象镇国死了,对我们也是有利无弊。”
象连城风轻云淡:“一下子少了两大阻碍,我起码可以少奋斗十年。”
“再说了,叶凡跟楚子轩是朋友,我跟楚子轩是兄弟,算起来我们跟叶凡也算有渊源。”
“我昨晚还让你适可而止帮叶凡一把,你怎么反而想着证实叶凡是杀人凶手?”
他的语气没有什么责备,却能直透赫连青雪内心:“你跟他有仇?”
“我跟叶凡没仇。”
感受到象连城的威严,赫连青雪打了一个冷颤,不过很快又挺直腰板回应:“只是镇国府邸见识叶凡杀掉象问天的狂妄,我心里就告诉自己绝不能让叶凡扯上你。”
“象少,我就是知道咱们跟叶凡那点渊源,所以才积极捉拿他揪出他撇清他。”
赫连青雪向象连城告知自己的心声和想法:“不然象国调查组将来查出他真是凶手,咱们又没有针对叶凡的动作,很容易让人以为是我们唆使叶凡所为。”
“我现在就听到不少风言风语,都在议论叶凡是你请来象国对付大王子他们。”
“你们两个还故意不联系保持切割,这样叶凡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不会牵扯到你。”
“特别是叶凡昨晚拿出见象如王的信物,更加让人认定你们两者有密切关系。”
“白玉大象就是叶凡最后的倚仗,也是佐证你们关系密切的证据。”
“所以我才积极参与此案,希望查出真相钉死叶凡,让外人无法指责你什么。”
“毕竟如果你真牵扯到大王子死亡,是绝不会想着定罪和审判叶凡的。”
“只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叶凡这混蛋太狡猾,轻而摆平象青天他们。”
她俏脸带着一股子憋屈和担忧:“我觉得,王子你应该奏请象王,停止三公调查组长职务,让象扒皮去审问叶凡。”
大王子死掉,沈半城垮了,九王子上位再没悬念,她不希望这个节骨眼,叶凡这个凶手拖累九王子。
而且她希望象扒皮过去,用小皮鞭把叶凡抽啊抽起来。
这样她也能出口恶气。
“这只能说,叶凡确实能耐不小,比咱们听的,看的,搜集的,还要厉害。”
象连城神情缓和了下来,收回了落在象河上的目光:“对叶凡不要多事了,让他自生自灭吧。”
“哪怕我们出于瓜田李下的考虑不对他援手,也不要为了彻底清白落井下石。”
“怎么说他也是楚子轩的朋友。”
“我们大局已定,没有敌手,不要再节外生枝了,偶尔一些污点也不用放在心上。”
象连城背负双手,在河边慢慢走着:“强敌已死,余孽的非议,无所谓了。”
赫连青雪眼皮一跳:“可是……”她内心深处还是不想放过叶凡。
一是希望定罪叶凡切割九王子,二是觉得那混蛋太嚣张。
“你啊,就跟象大鹏一样,勇猛有余。”
看到爱将一副很是不甘心的样子,象连城掠过一抹浅浅笑容。
随后他又望向了人声鼎沸的下游:“不,应该说你被怒意蒙蔽了眼睛,看到这个案子背后的真正东西?”
赫连青雪一愣:“什么真正的东西?”
象连城淡淡开口:“你是不是觉得象青天三个老糊涂了,被叶凡随便用医术忽悠就失去了立场?”
“没错,象青天三公简直就是老年痴呆,叶凡忽悠什么就是什么。”
赫连青雪倾诉着苦水:“当然,我也承认,叶凡医术确实厉害,妙手回春救治了很多人。”
“可比起大王子的案子,病情这种小恩小惠实在不算什么。”
“可象青天他们就是失去立场和水准,不是老糊涂是什么?”
她对三公很有怨言,觉得他们不配做组长。
象连城一笑,贴着河边缓缓前行:“你啊,还是太年轻,太天真!”
“连你都知道叶凡医治是小恩小惠,比起镇国府邸一案微不足道,难道你以为象青天他们不知道?”
“不,象青天知道,阮公平知道,王公正也都知道。”
“他们德高望重,享誉官方和民间,历经几十年沉浮。”
“所经大案更是双手双脚数不过来。”
“这样的三公,你以为会老糊涂,会被人忽悠?”
“小瞧他们了!”
“叶凡要干什么,他们要干什么,三公心里跟明镜似的。”
“之所以这样偏袒叶凡,不过是他们早就知道,这个案子的最终走向。”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