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cj64q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八十六章,勇者屹立展示-080ny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众所周知,绿皮是一个从来都不记录历史的种族,对于这个在古圣于危机关头专门创造出来,只用于战斗的种族来说,对历史的了解仅仅只限于绿皮中间那些口口相传的各种俚语、故事、谣言和神话。
绿皮们大多都不清楚自己的部落已经存在了多久,首领换了几任,有什么值得铭记的重大事件,这些都不重要,绿皮们大多只记得那些辉煌的胜利,打得痛快无比的战争,还有历史上那些老waaagh的warboss们,以及一部分由于印象过于深刻而被刻入DNA中的画面。
而对绿皮来说,那些号称最伟大、最强大、最waaagh的绿皮大军阀们,毫无疑问都做出过很多伟大的事迹,比如说虾米颅骨京观,比如说胡子烧烤大会,再比如说干翻那群尖刺小子(混沌)的光荣故事。
但对于绿皮们来说,一项最大的诱惑,无异于冲过黑火隘口,进入虾米们所谓的帝国,去烧杀抢掠一番,去把那些虾米们看起来坚固的城市和伟大的神庙通通砸成稀巴烂,然后在上面拉屎拉尿,没有比这更快意的了。
胡子仇敌们不难战胜,在绿皮的记忆中,它们和胡子的战争有胜有败,大致打成五五开,其中最近最辉煌的胜利毫无疑问是烈酒哥方突袭卡拉克-铁峰堡,差点把矮人王室一网打尽,而最近最惨痛的失败毫无疑问是八峰山的陷落,大概有十万绿皮战死于这一仗中,那个贝勒加胡子和灰色大warboss莱恩一起把史卡斯尼克和奎克干得屁滚尿流并最后把它和它的史奎格砍成几段。
因此,相比起对付胡子,冲过黑火隘口,冲入平原对虾米们大开杀戒的诱惑要大得多,看看那些伟大的绿皮传奇军阀吧,铁爪哥巴德曾经几乎毁灭艾维领、毁灭索尔领、几乎毁灭威森领,最终在布伦瑞克城下止步,大胃王咕噜横扫整个帝国南方,几乎攻入白狼城,最后甚至一路waaagh!到了奥苏安。
在一位神秘来客在世界屋脊山脉以东,找到圣域实力的绿皮大军阀,对无比强大的warboss沃嘎兹-铁颚提出了希望它率领绿皮进攻黑火隘口的请求时,沃嘎兹-铁颚几乎没想太多就认为这一切有得搞。
它早都想来一场天命之waaagh了!
没错,那个神秘来客就是曼弗雷德,最后的吸血鬼伯爵在数百年的漫长岁月中,早已摸清楚了绿皮们的兴趣点,当他使用蹩脚的绿皮语言将自己的意图说清楚之后,几乎是立即就让绿皮们兴奋和狂暴起来。
没错!消灭胡子哪有干虾米来得有意思?
当然,曼弗雷德鼓动绿皮打黑火隘口,鼓动绿皮们入关真的是为绿皮着想么?
你猜啊。
不过除了曼弗雷德摸准了绿皮的兴趣以外,绿皮本身面临的困境也是沃嘎兹-铁颚希望和能够聚集起一支如此巨型waaagh!的重要原因。
自从黑岩堡被摧毁、八峰山陷落之后,绿皮在世界屋脊山脉南端的生存情况已经开始陷入了困境,在矮人连成一片,和那个灰罐头大warboss留下的恶地三卫面前,绿皮们的活动空间变得小了很多。
被收复的八峰山被经营得如铁桶一般,恶地三卫的虾米们更是得到了胡子们的全力帮助,更多的绿皮只能够被迫往南发展,结果在那里又撞上了赛特拉的古墓王军队,排骨们比起虾米和胡子更难缠,更难对付,经常打倒了又爬起来,骨头打散了还会重组,而且打起来还很没劲,不够爽快,恶地绿皮先后和古墓王交战几场,也都没占到便宜。
从绿皮的角度来看,也确实该有所变化,为绿皮的存亡而战了。
在双方都有需要的情况下,吸血鬼伯爵曼弗雷德顺利和绿皮达成了协议。
因此,这场巨型waaagh终于爆发了。
由于曼弗雷德精准地给出了斯提尔领援军的行进路线和时间,绿皮圣域大军阀沃嘎兹-铁颚直接率领着精锐在道路上设伏,将数千人的斯提尔军全部斩杀,斯提尔领的斯朵夫将军也被两下就砍下了头颅挂在战猪脖子下面。
同样,部落萨满对于曼弗雷德给出的意见也持赞同观点,那就是让那些低等哥布林、小子们先去消耗虾米的体力和有生力量,让虾米们疲惫,最终让warboss率领精锐出现,一举决定胜负!
那么,沃嘎兹-铁颚的计划成功了么?
显然,毫无疑问它的这个计划很成功。
当它率领的精锐赶到并加入战场,帝国军队几乎是可以用惊慌失措来形容,没有人想到在漫长的几个小时战斗之后,绿皮居然还藏着如此强大的精锐部队,尤其是那八百多绿皮战猪大只佬们一齐冲锋、五个军团五千人的绿皮大只佬们一起对着天空喊出waaagh,当两个军团共好几百人、全身重甲手持双手巨斧的黑兽人加入战场,当二三十米高的两座搞毛巨像并肩前行时,帝国军的士气几乎崩溃了。
就像是压垮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
最先受到冲击的是努尔的炮兵团,面对绿皮战猪大只佬们的冲锋,努尔军首当其冲,这些勇敢和老练的炮兵们此时也难免惊慌失措,当这些绿皮战猪大只佬们像个炮弹一样砸入炮兵阵地的时候,一整个炮兵团的火炮在眨眼之间几乎被完全摧毁了。
“后退,后退!”当面对绿皮的猪突战术,努尔军的第一个反应是后退,艾米莉亚派来的黑石守卫和努尔铁甲军立即将弗雷德里克保卫在其中,努尔铁甲军统帅朱巴尔-福克朝着年轻的男爵喊道:“男爵,请您立刻离开战场!西奥多,男爵就拜托了!”
“不!我不走!”弗雷德里克被两个黑石守卫架着往后撤退,太阳王的大儿子怒吼道:“我怎么可以临阵脱逃!”
“您必须离开,即使我们全员战死,你也不能出事!”朱巴尔-福克朝着努尔大法官西奥多-布鲁克纳吼道:“快点带着男爵走!”
“我们撤不走的!”弗雷德里克怒吼道:“现在只能坚持!”
两个努尔炮兵团很快就被绿皮完全摧毁,那些宝贵的炮手们在绿皮的砍刀之下遭到屠杀,然后是三个火枪团,依靠着两次齐射,绿皮战猪大只佬们在丢下了八十多具尸体之后一举击溃了这三个团。
战场上到处都是帝国的逃兵。
大炼金师拜尔沙泽-盖尔特见到这一幕也是大惊失色,他赶紧念动咒语,虔门之风鼓动,一面高墙将努尔铁甲军、黑石守卫与绿皮军队赶紧隔开,然后大炼金师立即命令索尔领精锐们顶上。
艾尔德拉德卫队前来对付这群怪物,他们无法抵挡绿皮们的冲锋,但他们为努尔军的重整争取了时间。
冲上去的士兵们轻而易举地遭到了屠杀和击溃,他们用血肉之躯组成阵线来抵挡绿皮战猪大只佬们的冲锋,沃嘎兹-铁颚亲自冲锋在前,它一刀下去就是两个虾米!
恐慌开始在帝国阵线的左翼逐渐蔓延开来,仿佛兽人军阀无可阻挡,一个接一个恶劣至极的消息传到了盖尔特这边来。
“法伊道夫第一步兵军团溃败了!”
“我的阁下,第三手枪骑兵团坚持不住了!”
“索尔领第五长戟团已经被完全摧毁了!”
“如果再得不到支援,艾尔德拉德卫队即将全员战死!”
金属脸此时也有些手足无措了,盖尔特只能下令所有人上去顶住。
就在左翼的索尔领和努尔联军行将完全溃败之际,一位金袍黑甲的年轻人却再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他高高举起黑底天秤金狮纹章大旗,在他的身后,努尔铁甲军和黑石守卫们用行李车和各色火炮、战车排成了一个圆阵。
“弗雷德里克-冯-勒布维茨-贝纳迪诺在此!”弗雷德里克双手举起大旗,男爵高声喊道:“努尔、还有索尔领的士兵们,向我集中!”
“嘟呜~呜呜~呜嘟~”沉重的号角声响起,在巨大的军旗之下,已经伤亡过半的左翼军队开始朝着弗雷德里克的所在之处重整。
绿皮圣域大军阀沃嘎兹-铁颚也注意到了弗雷德里克,它不仅放声笑道:“瞧那娃娃磕碜的秃噜样,还向俺集中涅?劲儿劲儿地。”
然而努尔铁甲军的火力确实特别凶猛,前几波尝试着冲上去的绿皮们被圆阵阻挡,被一排排火枪射杀,勇猛无畏的黑石守卫们发誓一定要保护他们的男爵,双手大剑切开了任何试图靠近的绿皮躯干,努尔大法官西奥多布鲁克纳一拳将两个绿皮大只佬锤飞,顺手一剑砍翻了一个哥布林战将。
沃嘎兹-铁颚很快判断这个圆阵暂时拿不下来,而它对弗雷德里克这个娃娃也不感兴趣,于是绿皮大军阀接着下令:“小的们,憋跟内娃娃吭哧瘪肚滴,跟俺来!Waaaagh!”
“waaagh!”
“waaaaaaaaaaagh!”
绿皮精锐绕过圆阵直冲帝国中军。
如果说弗雷德里克试图重整左翼的军队,那么年轻的男爵算是成功了,伤亡过半的努尔索尔联军勉强在他的号令下且战且退,撤入圆阵中抵挡绿皮的攻势,但毫无疑问,帝国的左翼军队已经无法拦截绿皮的攻击了。
帝国的中军很快就发现从侧后方冲来了数百头绿皮战猪大只佬,骑手们都是欧克兽人中最好的战士,浑身战伤的强悍老兵,相比普通的绿皮小子更大更强壮,它们形成了一股无可阻挡的战斗力。
更糟糕的是,正面战场上,五个绿皮大只佬军团的加入已经令瑞克大军十分吃力,而搞毛巨像的加入更是让帝国军雪上加霜,这些可怕的巨像一次拍击地面就消灭了整整一个排数十个长戟兵!
黑兽人们使用着双手巨斧冲进右翼的艾维领军队,对整个艾维领人拳打脚踢,斧头横扫,马吕斯选帝侯的军队无法对抗如此强大的敌人,选帝侯被迫向皇帝求援!否则右翼将在二十分钟之内崩溃!
“柯特,我们手中还有预备队么?”皇帝的中军几乎已经全部投入战斗,他着急地朝着瑞克元帅问道。
“还有几个军团……但不能够起作用,他们大多是自由民兵团和预备役。”瑞克元帅绝望地说道:“陛下,请您立即离开,率领还能撤退的军队撤退,我只需要两队骑士帮助我完成断后的工作,我会为您争取时间!”
“撤退?”卡尔-弗朗茨皇帝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似乎有些困惑。
如果在这个时候,皇帝撤退了,那意味着什么?
就算瑞克元帅以自己的牺牲强行断后,这场战斗同样是失败的,艾维领将会沦陷,帝国的粮仓不仅一整年会颗粒无收,而且那些无数富饶和繁荣的城镇、庄园都会在绿皮手中化为灰烬。
然后是半身人的家园穆特领、南方的索尔领和威森领,努尔会被围攻,紧接着就是布伦瑞克和瑞克领,直到帝国全境。
这是皇帝做的事?抛下他的万千子民?到时候怎么跟所有选帝侯交代?歼敌十万,胜利转进布伦瑞克?
“不!”皇帝开口了,他神色坚定:“我不会回到首都去,柯特,那是你的任务,带上一个中队,你给我回布伦瑞克去,重建我们的军队和城防,而我,要亲自去对付那个绿皮大军阀。”
“陛下?!”瑞克元帅着急地大吼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这是命令!”卡尔-弗朗茨的眼神从未如此冷酷。
柯特-海尔伯格很快就意识到皇帝心意已决,瑞克元帅张了张嘴巴,劝导的话堵在了喉咙里。
他是个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瑞克元帅随即朝着皇帝敬了最后一个军礼,然后带着一队瑞克禁卫离开了。
皇帝忍不住笑了笑,在最后的最后,能逼得海尔伯格让步一次,他足以自傲了。
我听见黑火隘口钟声传来。
帝国骑士的战歌震彻山海。
我愿永远担当你的利剑与盾牌。
即使天堂之门不再向我敞开。
象征着帝国守护神的战锤盖尔-玛拉兹高举于天,皇帝指着绿皮大军,发出了他最振奋人心的演讲:“跟我来,帝国的勇士们!冲啊!”
五百位瑞克禁卫和一千位帝国骑士全部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声:“为了查理曼,为了帝国!”
从山坡之上,钢铁洪流滚滚而来。
此时帝国中军已经接近全军溃败,只剩下布伦瑞克荣誉守卫、卡隆堡大剑团和弗朗茨近卫大军团还在守卫着零星几个阵地,到处都是屠杀,绿皮们快乐地将虾米从他们的掩体和阵地中抓出来,撕成两半或者砍成几段,看着他们因为恐惧四散奔逃,如果不是还有蒸汽坦克维持阵线,帝国早已一败涂地。
而在右翼,艾维领军队也已经溃败了,只剩下冯-克拉斯格斯堡卫队和金羊毛骑士们还在疯伯爵的旗帜下战斗,疯伯爵此时已经彻底狂暴了,他的口中爆发出一阵接一阵的猪叫声,他手中的符文之牙“众母之哀”是极少数能够轻易切开黑兽人板甲的神器,他简直没把自己当成主帅,而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无双勇士。
果然,他的存在吸引来了绿皮大军阀沃嘎兹-铁颚的注意,waaagh!的声音从远到近,五百多头绿皮战猪大只佬们从侧面冲向冯-克拉斯格斯堡卫队,将这支著名卫队的最后几十个人屠杀一空。
又一支传奇部队将在今日除名。
然后是难缠的金羊毛骑士们,这些双手大剑骑士们试图保卫他们的选帝侯,可在黑兽人和绿皮战猪大只佬的两面夹击之下唯有像是破布般被撕开,像布娃娃般被撞飞上天。
沃嘎兹-铁颚很快见到了它的猎物,它看到了马吕斯手中闪闪发光的符文之牙,绿皮们很清楚,这把剑是warboss的象征,如果能够将它抢来,岂不是意味着它已经变得如哥巴德一样伟大?
“今天结束之前,会有一个人站着,一个人倒下!”
“Yeaaaaaa!”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