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l39i1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 線上看-戊字卷 第三十五節 北靜王水溶展示-3ql0n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是紫英么?”
清朗温润的声音将冯紫英从有些恍惚于盛世市井繁华的景色中拉了回来。
护国寺这一片儿太热闹了。
小河槽儿与伊先胡同、沈篦子胡同、宽街儿、太常寺街以及一条胡同、二条胡同、三条胡同形成了一片繁华的街区。
这里是最负盛名的丝绸、毛皮、首饰和香料售卖所在,冯紫英甚至可以看到丰润祥的幌子在微风中荡漾,但是和其他几家名气更大的首饰行相比,丰润祥仍然只能算是小字辈。
不过这也足以说明丰润祥在京师城里站稳了脚跟,能在这一片立下招牌,开设铺子,本身就足以说明很多了。
冯紫英是骑马而行,瑞祥在前面替他牵着马,人太多,还得要防着马受惊。
老爹从西边儿又带回来不少健马,离开榆林出任蓟辽总督,哪怕是草原上再闭塞的蒙古人也知道冯唐这是高升了,自然要赠送礼物,当然高升未必就是赏心悦事。
二三十匹上等骏马带回来都不好带回府里,实在放不下了,只能寄放在郊外庄子里,而且这等在草原上习惯了的良驹,还真不适合在城里这般小步慢走,还不如寻常骟过的儿马温驯老实。
去贾府,本来可以步行,也可以骑马,不过冯紫英还是选择了骑马。
他想感受一下盛世京师的那份滋味。
一人一骑就这样安然悠闲地漫步在街道上,周围是摩肩接踵熙熙攘攘的车马行人,初夏季节已经带来了几分热意,各种充斥在鼻腔中的香料气息让人竟然有些熏熏欲醉的感觉。
进入夏日,这绸缎庄的生意就要比皮货行的生意热闹许多了,不过来自辽东和塞外的皮货依然紧俏,上等货色并不会降价,商人们也不急于出手,等到九十月间,价格自然就会回升上去。
但这时候却是绸缎庄里最得意的时候了,来自苏杭、湖州、金陵和蜀地的各色丝绸绫锦纷纷上市,鲜艳的色彩和缤纷的花色图案,让每一个从门口经过的人们都忍不住想要驻足欣赏一二。
冯紫英自然对这些物事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自己周围每一个人的面目特征和表情变化,乃至与他们之间的交谈甚至争吵多带来的种种生活气息。
嗯,就是这股子味道,他很想把这一切铭刻入自己的脑海中,永远保存。
这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值得铭记。
每一个时代都有不一样的特色,兴许十年后,这里依然繁盛,但是却已经是不一样的味道了。
身后有些熟悉的声音将冯紫英从恍惚中拉回来,冯紫英转头一看,一顶八人大轿停下,周围人已经主动让开,紫金雕梁冠,面如冠玉,玉色丝袍,同色玉带,这一下来扑面而来的贵气让人立即就能明白对方的身份不凡。
“啊,王爷?!”冯紫英赶紧下马,拱手一躬,“紫英见过王爷。”
“呵呵,紫英,你我兄弟之间,何须如此客气?”赶紧疾步上前扶起,水溶可不敢真的受这一礼,倒不是受不起,而是不合适,这位可是京师城里的名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须得要礼遇。
见水溶说得如此亲热,冯紫英也有些意外。
他和这位北静王爷虽然有过几次交道,但是说实话,并没有太深的交情,多是因为大观楼这个戏园子加上柳湘莲和贾宝玉夹杂其中才熟悉起来的。
现在对方这般热络亲近,还让他有点儿不太适应。
“礼不可废,王爷。”冯紫英浅浅一笑,对方既然这般态度,他当然也不会过于执着。
对方随手过来,把臂而行,他也只能受着,这等待遇往日应该是对贾宝玉才对,明知道自己不太喜欢这这种格调,却还如此,也让他有点儿膈应。
只是对方也算是这京师城中顶级勋贵了,冯家也属于这个圈子,还不好不给这个面子。
“王爷这是去哪儿?”冯紫英要破解这份尴尬,主动发问。
“我去荣国公府,紫英呢?莫不是也去那边儿?听说紫英和林家订亲,林如海过世了,林家女现在住在其舅舅家中,……”
水溶容颜俊美,笑起来更是有一种出尘脱俗的感觉,难怪能和贾宝玉、柳湘莲以及蒋琪官几个走得这么近。
不得不承认,这几人都是姿容出众貌比潘安的角色。
在冯紫英看来,柳湘莲的俊朗之美,贾宝玉的烂漫之美,蒋琪官的阴柔之美,加上这水溶的温润之美,还有那秦钟的娇弱之美,果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相比之下,自己虽然也不差,但就显得有些头角峥嵘难以让人亲近喜欢了。
“嗯,王爷,林妹妹暂时还只能住在荣国府,我也是要去感谢赦世伯和政世叔他们两位。”冯紫英点点头。
“欸,他们两位和林姑娘也是舅甥,住在荣国府里也是理所应当的。”水溶笑着道:“只不过紫英若是去了林姑娘,那和贾家就真的是通家之好加姻亲之谊了。”
冯紫英微微一凛,这水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诚然,自己去了黛玉的确是和贾家扯上了关系,但要说这种关系有多么亲近也说不上,黛玉毕竟姓林,他总感觉这水溶话里有些不一样的含意。
“嗯,也是,冯家和贾家本来就亲近,亲上加亲,是好事。”冯紫英不动声色地应道,他不会去反驳什么,反驳也没有意义。
距离贾家已经不远,二人索性就这样并肩而行,下人们早已经把轿子和马匹带到一边儿上去了,两个仆从跟随在身后。
“嗯,紫英,令尊什么时候赴辽东上任啊?怕是快了吧?”
水溶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十日内就要离京,兵部那边还有一些琐事儿需要处理安顿,没准儿还要不了十日就要走,再等一等怕遇上天气不好了。”冯紫英也显得很随意。
“前两日本王和牛公、王公等几位说起,有意祝贺令尊升任蓟辽总督,顺带也为令尊饯行,今日见到你,也请紫英回去之后替令尊带个话,改日帖子再送到你府上来。”
水溶的话让冯紫英措手不及,牛继宗和王子腾?
虽然不确定水溶有什么目的,但是这等饯行接风似乎也都是京中惯例,你要说这里边有些什么不妥,也说不上来,但这样一堆武勋齐聚,会给外界一个什么样的感觉?
或许内阁兵部都不会在意,但是有心人却不会这么想,比如皇上。
只是要拒绝却也不合适,人家提前和你打了招呼,甚至可能看你的时间合适来调整,你总不能不吭声不出气明日就出城赴辽东吧,那更落了痕迹。
“呵呵,王爷太客气了,那我就先替家父道谢了。”心思只是在胸中一转,冯紫英便满脸堆笑地答应了下来,状极欢愉。
水溶也在悄悄地观察着冯紫英,见冯紫英好像是真的发自内心喜悦,心里稍稍舒了一口气。
这个冯家几年里突兀的崛起,甚至比那陈继先更为耀眼,以前觉得冯唐此人也不过是榆林总兵,未曾想到转来转去,以为会是出任三边总督,但没想到却突兀地成了蓟辽总督,打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
从这个时候大家才算是真正开始重视起冯家来了,好在还不算晚。
冯紫英此子倒也是个人才,不过对于大家来说,文臣的价值意义是日后的事情了,现在还是其父的位置更重要,价值更大。
“大家祖辈都是当年跟着太祖皇帝打江山的,令尊和令伯当年也是跟着太上皇戎马一生,咱们这些勋臣啊,都不容易,许多年龄大了,不过小一辈还是该走动一些才是啊。”水溶目光平视前方,话语里却颇多感慨。
冯紫英越发谨慎,只是点头,却不接话。
“听说紫英一直对令二伯病殁之后未又香火延续封爵不太满意?”
冯紫英吃了一惊,这宫中也太漏了,这等消息好像只有自己和皇上说过,至于薛家,便是薛蟠都知道轻重,断无可能说出去,而且他也不知道细节,宝钗和薛姨妈几个更无可能,不过忠顺王那里倒是不好说。
只是水溶问及,他却不能不回答:“王爷明鉴,我二伯好歹也是在大同总兵任上病殁,云川伯这一爵位本来就是我冯氏一族先祖所得,却不明不白没有了,这很难让人接受,……”
“可是皇上赐封了你大伯呼伦侯,这已经是破格赏赐了,也同意紫英你兼祧了,怎么紫英还不满意?”水溶话语里倒是没有多少情绪,好像在说一件很寻常的事儿。
“王爷,难道说呼伦塞一战,我大伯为了救皇上和忠顺王战死就不该得这一侯爵?要知道我大伯也是连香火都无人继承的。”冯紫英故作愤愤不平地道。
“呵呵,我并无此意,不过冯家要拿回云川伯还得要看皇上心意了,但你们家才封了呼伦侯,皇上恐怕也要考虑其他武勋的态度,短时间再封恐怕不容易了。”水溶无可不无可地道。
这厮是什么意思?冯紫英也有些困惑了,和自己说这个意欲何为?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