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s4zy2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第六百零四章 危城展示-lam12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站在宗祠最高处望着远方,看见一线烟尘而来的时候,唐青山心中有些绝望,如此大的阵仗,如此之多的骑兵,绝对不是明教的人。
而如果是黄昏的援兵,包围宗祠的北镇抚司缇骑应该早就做好了迎接冲击的防御姿态。
然而没有。
这就意味着是对方的人。
宗祠守不住了。
不过他倒是高看了庄敬,毕竟锦衣卫很少参与战事,庄敬也不是沙场武将,在围住宗祠之后,并没有让北镇抚司的缇骑在外围担任斥候。
是以庄敬根本不知道有援兵来了。
唐青山发现北镇抚司没有任何动作,反而放那一百余骑进入包围圈,直奔宗祠而来,心中便雪亮起来了,是己方的援兵。
又看见己方援兵身后的那一队人马,刚兴奋起来的情绪又低落下去。
对方的援兵也到了。
局势,还是没有得到改变。
宗祠内的人纷纷汇聚在一起,迎出门外。
这个时候,已经不担心庄敬会趁机进攻,毕竟现在来了一百多的南镇抚司缇骑,真要撕破脸皮打,都有顾忌。
很大概率,这事要形成对峙了。
赛哈智率领刘明风和众多麾下和众人汇合后,问于彦良,“情况怎么样?”
于彦良立即简单说了一下。
赛哈智沉默半晌,问唐青山,“你们还没通知到明教的人?”
唐青山拉着妻子张涟的手,一脸无奈的摇头,“因为浙江承宣布政使孙隽的缘故,杭州这边短期内组织不起多少人力,我担心他们来也是送死,所以未曾通知,不过应该是知晓消息了。”
明教,终究是乌合之众。
沉默了一阵,许久才道:“你们南镇抚司因为我已经牺牲了二十来个兄弟,我良心难安,如今又来一百多人,可还是身在包围圈中,如果事情真没有其他后手,我和拙荆便去投案罢,只有一个心愿,希望赛镇抚使能将小女带回京畿,请黄老弟帮忙抚养。”
曾经我拿他当兄弟,他想当我女婿。
如今我拿他当女婿,希望他不会再拿我当兄弟,因为这样的话,会死很多很多的人,明教也会陷入这场看见未来的漩涡之中。
赛哈智哈哈一笑,“看不起人是不是?”
看向身后儿郎,“有怕死的乎?”
众多缇骑拍刀,“唯一死耳!”
赛哈智很是满意,对唐青山道:“莫再要说投案的事情,你也没犯罪,于彦良没告诉你么,之所以有这个局面,是因为陛下召见你,想招安明教,当然,黄昏老弟也有他的想法,他是想让你们明教在他的带领下,走在利国利民的正确道路上。”
唐青山唯有叹气。
陛下有心,黄昏有意,明教也愿意的话,可大明天下的其他臣子不愿意啊。
要不然会有今日之事?
刘明风忽然自信满满的道:“你信不过我等,难道还信不过黄指挥,也信不过我大明的天子?”
唐青山喟叹,“可当下的局面是陛下联手黄昏对抗朝臣,这个局势还真不敢说十拿九稳,别忘了,众怒难犯,何况此事牵扯到我明教,而我明教有被太祖定位邪教,陛下多有掣肘之处。”
在道理上,陛下就不能明着帮忙。
刘明风笑道:“所以这个事,还需要多管齐下,因为接下来,汉王和赵王都会跟着纪纲入场,而陛下不能明着出手,所以太子会入场,饶是如此,我们依然处于下风,为此,明教必须做点什么,要不然真的没有机会。”
唐青山唯有苦笑,“明教早已不是元末时了。”
没有这个实力。
刘明风笑道:“无妨,不需要实力,只需要明教做一些事即可,你也不用担心,黄指挥也来杭州了,他会去联系明教的。”
唐青山还能说什么。
只能选择相信。
周胜然忽然冒出一句:“其实能否扭转局势,太子入场又或者陛下暗地里帮忙都不重要,重要的还是明教,明教需要在这件事上发声,让天下百姓知道,是什么人导致了明教不得不跳出来,所以我认为——”
赛哈智咳嗽一声。
周胜然立即噤声。
赛哈智笑道:“周千户的想法,也是黄指挥的想法,就不用说出来了,我们在这里牵扯着庄敬和庄连的北镇抚司缇骑即可,其他事情交给黄指挥罢。”
周胜然释怀,也放下心来。
如果黄昏想到的真是自己想到的谋略,那么这件事就能迎刃而解,当然,那个谋略是最后不得已而为之,一旦走了那一步棋,后续会有很大的问题。
所以最好还是动用神机营中军,来拱卫着大家离开。
赛哈智回首看了看庄敬和庄连的包围圈,笑道:“无妨,大家暂时在宗祠这边驻扎下来,也不用继续打了,就这么等着罢,庄敬和庄连现在也只敢围而不攻。”
唐青山苦笑,“粮食不够的。”
唐青山哈哈一笑,“无妨,粮食不够么?会有人送来的,到时候我带人正大光明的去接应便是,反正现在庄敬和庄连也不敢动手,毕竟老子的官职比他高。”
当援兵赶到的那一刻,在庄敬和庄连没有彻底全歼宗祠众人的把握之下,他不敢动手,因为庄敬和庄连还要等援兵。
周胜然却有些担忧,“其实双方已经撕破脸皮了,而且因为唐青山兄弟的存在,北镇抚司是有绝对的理由动手,只不过在今日之内,他们不敢妄动,因为不知道后面是否还有援兵,一旦他们摸清楚情况后,真有可能发动攻击。”
赛哈智笑道:“是这么回事,黄昏也说了,而且黄昏还说过,如果没有预料错误的话,杭州这边属于赵王势力的地方卫所,此刻也在向于家埭这边调拨,一旦兵力调拨过来,就会一场围杀,不过按照黄昏的估计,至少在七天之内还打不起来,因为太子也会入场。”
周胜然恍然,“杭州的地方官?”
赛哈智笑道:“没错,地方官虽然管不到军事,但只要地方官也到了于家埭,局势就会变得很微妙,等赵王的人和庄敬反应过来,神机营中军那边,也该有所动作,就算依然无法动用神机营中军,也还有最后一步棋。”
周胜然沉默了一阵,“所以我们只能守,不能攻,要站在道理的根脚上。”
赛哈智摇头,“那哪能。”
不能让儿郎们白死。
该攻还是得攻。
沉默了一阵,“就这样罢,大家先趁这个机会,休养一下罢。”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