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mf6e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乃木阪物語 雲狗007-第四百九十二章 表象 上推薦-oy2xf

乃木阪物語
小說推薦乃木阪物語
圣诞LIVE过后,正如深川所说,她不再针对两人的关系咄咄逼人了。没有了那种一触即发战战兢兢的紧张气氛,彼此相处除了心中稍有隔阂,似乎也没多大问题。
“娜娜敏,休息一下吧。”
练习室内,接过深川递来的水瓶,桥本稍稍失神,半晌才抬头看向她四处给白石和卫藤分发水瓶的背影。
成年的标志是什么呢,它是成熟与幼稚的间隔线吗。
这一点点的隔阂,若有似无,之前的纠结与冲击像是桥本擅自构建的一个梦境,有着相当强烈的错觉感。
深川仿若无事地和她交谈,关心的举动也一如往常,如果这就是成熟的最终形态的话,那桥本似乎还有晋升空间的才是。她沉默地拧开盖子,咕噜咕噜地将水灌进身体。
红白将近,不过还有三天时间。明天就是现场的排练。乃木坂全员出场。虽说只有一首歌的表演,但那种“绝对不能出错”的心理压力还是让不少成员紧张不已。
前不久的招待会上,得知红白出演的消息,生驹甚至激动的哭了,还是五更西野之后陪着安慰她。
一期生固然有完美表演的压力,二期生却也不见得能轻松多少,要知道很多成员甚至没多少站在舞台上表演的机会,一下子登上这么大的舞台,欣喜之余只剩担忧了。
万一跳错动作,拖了前辈的后腿……
不过,也有人烦恼的是其他方面。
“虽然能登上红白是很棒啦,而且我们也能出场,但总感觉所有的成就都被前辈们完成了,稍微有点失落。你说对吧,飞鸟。”
休息时间,北野特意坐到小飞鸟身边,大大咧咧地叹气。
“我倒是能大概体会到你的感慨,但是啊,你不会忘了我也是前辈这件事吧。”小飞鸟不慌不忙地补充水分,刚刚被她拍了下背,差点呛到,此刻小眼神稍有埋怨。
“飞鸟就是飞鸟哦,我们是朋友,才不是前后辈。”
“……你是说我们关系好还是在小看我啊,如果是后者,我可要生气了哦。”
“飞鸟真是的,”北野无奈地摇了摇头,“别这么敏感嘛,我们好好相处不行吗?”
“……你果然是在小看我吧。”
坦白说,被小飞鸟皱着眉头眯着眼睛看,北野稍稍感到寂寞,那个活泼开朗最喜欢笑着挖苦别人的小飞鸟好像一瞬间掠过地球的彗星一样一起不复返了。怎么说呢,她们曾经一起在MV的拍摄期间趴墙脚下看着蚂蚁行军蹲到腿麻,上个厕所也是邻居,一张纸两人分享都不成问题,如此坚实有力的关系,没想到也会有被怀疑充斥的时候。
如今,北野关心小飞鸟特意坐过来,对方竟然这么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自己,北野有点失落,不明白是时代的变迁还是人心的不古,小飞鸟的音容笑貌似乎还留在昨天。
“飞鸟酱,”北野故意叫的亲昵些,“别说这种冷淡的话嘛,我是在关心你哦。”
“关心我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望着一瞬间警觉起来的小飞鸟,北野深感头痛,“飞鸟酱,我觉得用好处来衡量人际关系是一种很……很不好的行为,你就不能乐观点吗?”
“哼……谁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飞鸟抱着膝盖的手,微微松开,后背靠在墙上,扬起视线往上看。北野跟着看过去,发现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想让飞鸟你开心点,别闷闷不乐的。”她嘟囔。
“闷闷不乐也不是什么坏事吧,”小飞鸟说,声音淡淡的,就像那种树下悟道的高僧一样,不慌不忙地开口,“有开心的人,就有不开心的人,有开朗的人,就有含蓄的人,有喜欢热闹的人,也有只想安静待着的人。为什么外向性格的人总要强迫内向的人与她统一战线呢,安静的人会默默守着自己的世界遗世独立,可奉行热闹主义的人却总是过界,攻城略地强硬地改变他人,我觉得这是一种偏见和自私的暴政。”
“……”
北野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小飞鸟的一番话信息量太多,坦白说她有部分没听懂。于是便像被飞鸟传染了一样,同样发呆似地瞪着天花板,思考着‘暴政’这个词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两条失去梦想的咸鱼,就这么虚度了两三分钟的生命,直到一道身影挡在她们面前。
“麦麦?”
“深川前辈?”
深川笑着在小飞鸟面前蹲下身子,“飞鸟,还没走出来吗?”
深川的问话就像是突然敲响的铜钟,在小飞鸟脑海中荡起一圈圈的回音,她不情不愿地从悟道入定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在北野的观察中,小飞鸟神色稍显不自在,用力搓了搓脸。
哦哦,不愧是圣母。北野心中赞叹,一来就搞得飞鸟方寸大乱,而不是像自己这样被一番大道理绕进去。
“Kii酱,”深川看向北野,温和地笑,“可以让我和飞鸟说说话吗?”
北野点了点头指着飞鸟右边的位置,“那边没人坐。”
深川笑容僵在脸上,无奈,只好说的更直白些,“我想和飞鸟单独谈谈。”
“啊,单独啊……”北野扁着嘴,视线在小飞鸟脸上转了好几圈,才恋恋不舍地起身,“那我先去迷离爱那边了。”
其实她超级想留在这听她们的谈话,只可惜这好像是机密事件。于是她只好一步两回头地慢慢走远。
小飞鸟坐的这片地方在练习室最角落的位置,平时少有人在这里休息,也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突然被小飞鸟占据,几乎成了她的专属领地,神圣不受侵犯,除了北野这种愣头青,也就深川这类圣母光环加持的成员能过来了。
深川坐在北野的位置上,余光中撇到,除了北野,桥本和五更几人那边似乎注意到这边的情况,有意无意地望过来。
“麦麦你放弃了吗?”小飞鸟低着头突然问道。
深川愣了下,一时没有回话,只沉吟半晌才笑着反问。
“那飞鸟你呢?”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