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cofb8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討論-魔童哪吒2-第一百三十五章:左右逢源熱推-4git5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当然是这样,不然能怎样?”苏瑾反问道。
太乙真人摇了摇头,道:“因为据说你是玉鼎他们失踪前最后的交谈者,所以我奉命来向你打探一下当时的情况,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出来一些蛛丝马迹。”
“据说,谁说的?奉命,奉的谁的命?”苏瑾疑惑问道。
太乙无奈地说道:“这不是重点……”
“对我而言,这就是重点。”苏瑾道:“我有充足的理由怀疑,据说的那个人,对我心怀歹意,试图挑起我和阐教的纷争。命你过来的那个人,有意推波助澜,借此来陷害我!”
太乙真人苦恼地抓了抓头,道:“你应该知道的,我不可能告诉你他们是谁!”
苏瑾笑着说道:“那你也应该知道,就算你不告诉我他们是谁,我也能猜测出一二。”
太乙目光幽怨地望着他,道:“别玩了行不行?知不知道整个阐教都差点翻了天,现在尽皆人心惶惶!”
“那可真是……太合我意了。”苏瑾耸肩说道。
太乙真人:“……”
“就算如今天机混乱,圣人亦是无法推演,但以元始天尊的实力而言,想找几个人还不简单?”相互间静默许久,苏瑾突然问道。
“天外天比整个三界都大,其中更是隐藏着无数秘境,凶地,以圣人的实力亦是没办法扫视整个星海,谈何说简单?”
苏瑾颔首道:“我本人对玉鼎他们的失踪报以深切同情,不过很遗憾,我帮助不了你什么。
因为当初要离开八景宫时,我曾提议让玉鼎他们和我们截教一起离开,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却被他断然拒绝了,然后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太乙真人微微一叹,道:“我知道回去后该怎么复命了。”
眼看他召唤出一柄飞剑就要离开,苏瑾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袖口,道:“且慢,且慢,你的问题问完了,我还有问题想要问你。”
“你有什么问题?”
“知道你交游广阔,人缘极好,帮我探听一下一个人的行踪。”苏瑾道。
太乙道:“敌人?”
“朋友!”苏瑾斩钉截铁般说道。
太乙犹豫了一会儿,缓缓说道:“叫什么名字,有何特征?”
“云中子,一介散仙,特征是气运昌隆,福禄无双。”
太乙:“……”
什么时候气运昌隆,福禄无双也能成为特征了?
“我尽量帮你问问,不过不敢保证会有什么结果。”不多时,太乙真人回过神来,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脚踏飞剑,冲入青冥……
翌日清晨,几名王宫内侍在国师府门前不断踱步,一直等到初阳初升,释放出万丈金光时,才敢敲响大门。
作为大王身边的内侍官,他们本身便拥有傲视权贵的资格,纵然是去一方王侯家中宣旨,亦敢趾高气扬,耀武扬威。
但当他们来到这座宛若黑虎坐卧的国师府前时,顿时收起爪牙和脾气,变成了温顺而胆小的家猫。
不提国师在纣王心中的地位,不提朝野间有多少国师的走狗,就说他们的顶头上司费仲,便是国师一手提拔起来的。
对费仲大人自己无礼,顶多被臭骂一顿,了不起打一顿板子,很少有人会被罢官,更别说丢命了。可若是他们对国师无礼的事情传出去,同样以国师门下走狗自居的费仲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煌煌权势,烈于猛虎,谁敢放肆?
故而他们即便是奉大王旨意过来传召国师的,也唯有在尚且清寒的早上等到天色明亮,哪怕脚都站麻了亦是不敢有丝毫怨言!
“你们找谁?”不多时,漆黑而古旧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名天香国色,宛若天宫公主般的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询问说道。
“下官陈东海,奉大王之命,宣国师大人入宫觐见。”一名无品傲王侯的内侍官面对这看起来十分陌生的女子时,竟是率先带着自己身边的内侍躬身行礼,态度极其恭敬。
“请稍等,我去请示一下我家国师大人。”女子客客气气的说着,随即竟是转身又把院门给关上了,将四名内侍全部晾在原地。
若这里不是国师府,仅凭他们经历的这番遭遇,四名内侍便会气到心态炸裂。
但这里是国师府,连带着他们自己都认为经历这种事情没什么可说的,更没有什么可不满以及抱怨的……
未几,一袭月白色星辰道袍的苏瑾缓缓走出国师府,对着四名内侍淡淡说道:“走吧。”
“下官陈青海,拜见国师大人。”四人之中,陈青海脸上带着谄笑,半躬着身子说道:“敢问大人您是要坐轿还是骑马?”
“这两者都太慢了。”苏瑾摇了摇头,突然对着他们挥了挥衣袖。
就在四人还在想怎么才能更快一点时,眼前突然一花,等他们的双眼能够再度视物的时候,却是发现身前便是大书房,而国师大人则是没了踪影……
大书房内,轻烟袅袅,檀香扑鼻,闻之令人头脑清醒振奋。
苏瑾身躯笔直的站在御桌前,对着一桌之隔的纣王拱手道:“贫道申公豹,拜见大王。”
纣王摆了摆手,自椅子上站起身来,绕过桌子,来到苏瑾面前:“国师,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如何了?”
“幸不辱命,贫道已经成功打入截教内部,争取到了截教的全力支持,大王,从此以后,我们也有靠山了。”苏瑾笑着说道。
纣王闻言心底一松,原本板着的脸上也跟着露出了一抹笑容:“如此甚好,寡人终于能够睡一个安稳觉了。”
苏瑾微微一怔,仔细打量了一番纣王的脸色,眼眸顿时眯成一条细线:“大王近期的睡眠不太好?”
纣王老脸蓦然一红,主动岔开话题道:“不提这些琐事了,国师,寡人这次找你过来,是有一件重大发现要告诉你。”
若苏瑾是那种性格粗犷的人,估计现在就被纣王含糊过去了。
但很显然,他不是。不仅不是,还多疑且敏感,搭配着心细如发的洞察力,总能找出一些非比寻常的东西。
比如此时,经过细心查看,他就发现了纣王身上的一些变化……
“大王您的重大发现能不能待会再说?贫道在您身上,也有了一些重大发现,想要现在就和你聊一聊。”苏瑾抿了抿嘴,到底还是没有选择绕圈子。
从始至终,他都是将纣王平等看待。一直以来,纣王对他亦是如此。
因而他并不想拐弯抹角的探听,暗中调查或者是揣度,反而选择了最直截了当的解决办法!
若是将来有朝一日,纣王接受不了他的这种办法了,也就是两人分道扬镳之时……
未几,纣王渐渐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摊手道:“寡人就知道肯定瞒不过你,当然,我也没有真的想要瞒着你。国师,我把姬蝉收了……”
苏瑾挑了挑眉,问道:“原因呢?”
他不相信经过自己改造后的纣王还会如同原著中的昏聩,更不相信在明知道姬蝉有鬼的情况下,纣王还会缺心眼的收了对方。
若是纣王真的失了智,如同原著中的那般,爱美人不要江山,那么苏瑾并不介意要了他的命。
姬昌都杀了,再杀一个纣王又算得了什么?
何况以他的实力来说,完全有能力将纣王炼制成一个乖乖听话的傀儡!
纣王丝毫不知自己此时正在鬼门关上徘徊,轻声道:“阴阳交互本就是大道至理,许是因为之前压制的太狠了,前段时间我体内突然爆发出了无尽欲望,如山峰般不断拔升,如大海般汹涌澎湃,发现这情况后我赶紧又吃了一颗绝情丹,结果非但没有将这欲望压制下去,反而犹如火上浇油一般,令欲望更加旺盛了。
担忧身体会被憋坏,我传召了六位嫔妃,结果不管怎么做,心头的那团火焰依旧在熊熊燃烧,直到……姬婵出现在我身边。
我知道这不正常,其中必然隐藏着很多猫腻,但是和姬婵过了一夜后,我发现自己竟是功力大进,仅仅一夜的时间,远超三年苦修……”
“大王,有句话叫做放长线,钓大鱼。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先用一些蝇头小利不断吊着你,一步步的咬上他们的鱼饵,落入他们的圈套。”听他说到这里,苏瑾本能的回应道。
“国师,寡人虽然是第一次听说放长线,钓大鱼这句话,但是这道理还是知道的。”纣王摆了摆手,认真说道:“听我说完……若仅仅是如此,姬婵现在应该还在冷宫内待着。后来,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愉后,姬婵向我坦白了,她说她是阐教仙人派来的妖孽,主要任务便是祸乱朝纲,颠覆殷商江山。
她不想这么做,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假如她真完成了这任务,等待她的一定是死无葬身之地!”纣王沉声说道。
苏瑾心知肚明,这番话没一点毛病。
别说是姬婵这只妖王了,就算是千古第一妖狐妲己,最终不也是魂飞魄散的结局?
“她对大王说这些,究竟是何居心?”
“她发现我是修行者的事实了。”纣王沉默许久,幽幽说道。
听他说了这么多,苏瑾对此倒是有了一些心理准备,面不改色地说道:“可以理解,毕竟到底是你知道了她的深浅,她知道了你的长短,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熟悉对方的身体?”
纣王脸膛一热,重重咳嗽道:“说正事,她说她会帮我保守秘密,因为她就是依附我而生的藤蔓,我如果被诸神毁灭了,她肯定也活不了!另外,她也很不甘心被阐教掌控,想要夫唱妇随,与我并肩作战。”
苏瑾道:“于是,你就相信她了?”
“怎么会?”纣王摇了摇头,道:“将信将疑吧,不过我觉得拉拢住她,总比将她彻底推到对方阵营中好。”
苏瑾叹息道:“怕就怕我们掌控不了她啊。大王,不说其他,就说她这左右逢源,长袖善舞的能力,便不是一般人可以企及的。
阐教那边认为她是他们的人,我们现在又认为她可能成为我们的人,不管局势如何变化,唯独是她,进可攻,退可守,立于不败之地。”
纣王沉默了下来,良久后,沉声道:“国师以为应当如何?”
“有两种选择。”苏瑾不假思索地说道:“第一种,大王狠下心,容贫道杀了这妖孽,一了百了。
第二种,大王派遣内侍前往凤藻宫,赐死姬婵。这种手段当然杀不了她,如果她足够聪明的话,也会明白我们不是想杀了她,只是再给她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她再怎么样也不会选择玉石俱焚,说出你是修行者的事情。相对比于这一条,贫道更倾向于第一条。”
纣王抿了抿嘴,心念飞转,最终摇头道:“国师,你相信寡人吗?”
“此言何意?”苏瑾惊诧问道。
“她已经是寡人的女人了,寡人有信心将她真正变成我们的人。”纣王说道。
苏瑾眉头微微蹙起,道:“风险太大了,一不小心就是覆舟之祸。”
“寡人明白,所以一定会小心行事。”
苏瑾目光复杂地望了他一眼,到底没有再过多的劝谏什么,转而说道:“大王疯狂暴涨的欲望肯定不是因为被压制的太狠,而以您现在的生活条件来说,我唯一能够联想到的地方便是……我给你的那瓶绝情丹出了问题!”
“当初欲望爆发之时,寡人就检查过绝情丹了,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纣王说道。
“不知大王可否方便将绝情丹取出来让我看看?”
纣王没有丝毫迟疑,当即来到书房的暗层前,取出了呈放丹药的玉瓷瓶,转身递送至苏瑾面前。
“这不是绝情丹!”伸手接过瓷瓶,倒出两粒丹药放在掌心,认真观察了好一会儿后,苏瑾断然说道。
纣王愣住了,连忙问道:“不是绝情丹又是什么?吃了之后可会出现什么不良后果?!”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