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7

msbwb優秀小說 扶蜀 鳳溪凰躍-第四百三十二章 力斬王雙鑒賞-q59zu

扶蜀
小說推薦扶蜀
临汾已北的开阔地界。
此刻,身着魏军战甲的军士正被一群群身席民服却杀气沸腾的汉军士卒围杀着。
细细望着,汉军优势兵力已经在连连压缩着魏卒的厮杀空间,抵御也仿佛变得极其困难。
其间一将身长八余尺,虎背熊腰,双手提着的一柄锋利的流星锤,锤上好似布满寒光点点般的利刃,令人生畏!
此将正是率众赶赴而来的魏将王双。
厮杀半响,居于阵脚指挥着军士围攻的魏延目光也不由注视到了此处,瞧见其双手拾着百余斤左右重的流星锤却犹如臂使,策马奔于阵间一锤接着一锤的挥舞着,将一位位围拢而上的汉军士卒身躯砸得血肉模糊,鲜血直流。
尸横遍地的惨状亦是随处可见!
魏延虎目微睁,猛吸一口气,面色略有丝毫震惊,喃喃沉吟着:“此贼将甚是勇猛也!施展约莫百余斤重左右的流星锤却依旧犹如臂使,双臂恐怕有千钧之力。”
“此贼难对付也!”
一时间,魏延也不由犯了难,他选择于此地设伏就是看重了此地的地形利于合围,又是居高临下呈俯冲之势,忽然袭击下想来定可以快速解决战斗。
此乃他战前所思虑的规划。
他知晓,自己以偏军假冒主力佯渡汾水的计划势必瞒不过魏军太久,外加上魏将郝昭、孙礼以及朱灵等各部进军亦是相互协调策应,若他一旦歼灭王双使用的时间过长,极有可能导致己方的局面危机四伏起来。
所以,时间目前很紧迫。
战至此时,魏延已经有所发现,魏军兵力差距以及气势都远远不如己方,但却在王双亲自率众厮杀的鼓舞下,魏军纵然不敌却依然军心高涨,强撑着继续与汉军做困兽犹斗。
犹之哀之,自古哀兵皆难以力敌之!
瞧着己方军士虽一队队结阵围杀着魏将王双,但奈何此人太过勇猛,一柄百斤重的流星锤挥舞开来仿若横扫千军之势,竟是隐隐杀出了一条长长的血路。
一时,竟是杀得汉军有不敢上前之势。
魏军隐约有破围之势。
见状,魏延顿时大急,他内心很清楚若此战无法歼灭王双所部,那他后面的计划将无法实施,那么一旦魏军四方合围而来,等待他的将唯有败亡一途。
念及于此,魏延心下一沉,短暂思索便做下了决定。
他要搏一把。
“弟兄们,都随本将继续杀,只要我等在坚持一时半会,待我军各方援军其至定能反败为胜,杀尽蜀贼。”
“杀杀。”
此刻阵间,王双奋力挥舞流星锤大杀四方时,亦不忘鼓舞着人心。
“杀啊。但有将军所在,我等杀至最后。”
“贼子受死!”
这一刻,王双竟是凭着自身超强的勇武渐渐地扳回了局势,随着魏卒的各种呼吼,军心逐渐坚定下来。
片刻后。
“老贼受死。”
一声震吼响彻周遭,魏延神情冷厉,纵马拖刀疾驰而来,浑身气势、杀意亦是节节攀升,震慑着四方的魏卒。
那强大的气场让其越发接近了王双。
而正在厮杀的王双也忽然嗅到了一股强烈的气场袭来,心下大赦,却也不敢小觑,连忙挺身迎战。
“砰!”
刀与锤陡然相撞,发出了仿佛惊天般的震响。
二人亦是各自倒退数步,胸间气血回荡久久未能平复。
魏延此刻甚至感觉到双臂隐约在颤抖着,王双的力量之强已经超乎出他的想象,外加上百斤重的流星锤猛砸而落,这股力道如何能小觑之?
所谓“锤棍之将”不可力敌,就是此理。
另一面,王双自然也不好受,但他却强撑着负面影响继续高喝一声,挥舞着流星锤攻来。
魏延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己方反败为胜的僚机。
他要一举拿下魏延!
虽然他已然凭借自身暂时凝固了军心,但汉军优势兵力的围攻下,己方的局面却依旧岌岌可危,极有可能撑不到各方合围的时候……
但若此刻能抓住此机会,力斩主将魏延则势必汉军军心将大为崩溃,那他便能率众击溃敌方。
此刻,双方主将的目标都已经很明确了,那便是施行“擒贼先擒王”的战术策略。
只不过。
魏延面目却凝重无比,他已经感受到以王双的勇武与自身不相上下,难以在短时间内分出高下,紧紧的一番权衡他,他剑眉一凝,再度挥刀迎击而上。
“砰砰砰!”
再度连续数合的碰撞,二人已经彻底战意盎然。
再一合策马而来,王双流星锤一锤无视魏延的防御,一锤运用了生平之力猛然砸下,这一锤竟是令周遭军士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气息,层层杀意将魏延包裹其间。
王双高吼着:“魏延,受死!”
一锤砸下的瞬间,魏延大惊,顿时慌不择已的拨刀轻挡稍微延缓流星锤砸下的速度以后,便立即纵马逃离。
一锤扑空,王双厉声高吼再度攻击而上。
瞧见其再度一锤砸来,魏延猛然一喝,竟是整道身躯直直从马背上腾空而起。
下一秒,失去控制的马匹瞬间被落下的流星锤砸为了血泥。
“魏贼,死!”
而就在此时,转机才陡然出现,刚刚奋身跳跃半空中的魏延大刀直直对准王双头顶斩落,王双瞬息感受到了死亡的冷意,连忙准备挥锤格挡这一击。
只是,百斤重的大锤又岂是能轻易回防的?
一刀授首!
王双首级抛之而飞,魏延也顺势整道身躯落在了马背之上昂然而立。
他几乎是利用王双大锤挥出这来不及回防的空隙间不足一秒的时间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斩首行动。
紧紧盯凝着王双那还在喷血的无头尸首,魏延才倒吸一口凉气,刚才的一幕实在是令他惊心动魄,满腔的紧张憋在心底。
他若刚才跳跃之时刚好被流星锤飞行的轨迹砸下或者是动作晚了一步,那么现在倒在马下的可能就是他了。
这一击也是他不得已而为之的冒险操作。
下一秒,魏延屹立战马之上,浑身战甲染红着层层鲜红血迹,仿若天神下凡般威猛无比,气场震慑四方,挥刀厉声高喝着:“杀杀。敌将已死,杀尽魏贼。”
一声声震响大地般的吼声,顿时令己方军士身心大为震颤,一支支部众瞧见了魏延大发神威力斩王双的场面也顿时感到热血沸腾不已。
汉军士卒顿时军心大震,纷纷以悍勇的战法攻击着魏军,而魏卒瞧着了王双战马上屹立着的高大身躯魏延,却又未发现王双的身影,不由顿时心下大惊,士气大挫,军心一落千丈。
此消彼长下,魏军被杀得节节败退,没有了王双的亲自鼓舞,兵力人数上又远远不如,焉能继续对抗?
随着王双被斩后的短短功夫内。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7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