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5

ttkme精彩都市言情 禁區之狐 起點-第一百七十四章 先把火點起來鑒賞-164rl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高祐俊最开始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但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在他无意间去采访胡莱听到那个消息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挖到了一个了不起的大新闻,这个事情要是扔出来,一定引爆岭南足坛。
当时他在现场整个人都是晕乎乎的。
直到回到社里,他才重新冷静下来。
胡莱嘴中的爆料对于孙赫来说是非常严重的指控。
俗话说得好,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胡莱说出来了,要是他再给曝出来的话,这笔账要算在胡莱头上,也要算在他高祐俊头上。
作为海神俱乐部青训主管,尽管孙赫平时出现在新闻上的频率很低,但怎么说也是岭南足球圈有名有姓的一号人物。
有社会地位,有人脉关系的。
自己就这么贸然把这个料抖出来的话,会不会惹怒了某些人?
那简直是一定的。
如果这事儿是真的话,那还好说。
但如果不是真的,只是胡莱的口嗨,那么胡莱或许顶多赔礼道歉一下,自己在岭南足球圈里可就彻底混不下去了……
毕竟他得罪了一个中超俱乐部的青训主管,而且这个青训主管还是该俱乐部总经理的人。
自己对待这个爆料必须谨慎。
高祐俊开始去搜集证据。
要把矛头指向孙赫,他总是要有一些真凭实据的。
但很可惜他在网上搜了一圈,不管换什么关键词,都没有搜出胡莱所说的这件事情。
那这是否就说明胡莱是在胡说八道?
高祐俊却不愿意这么认为。
因为虽然他没搜到有关孙赫和胡莱之间的事情,但他却知道自从孙赫上任之后,他就时不时会听到一些对于海神俱乐部青训的抱怨。
有好事者还拿赵康明所在的海神成绩和孙赫的海神青训成绩放在一起比较,得出结论,孙赫的青训水平是远远不如赵康明的。
网上有一种传言,说孙赫在全顺足校工作时的成绩也不怎么样,他这样一个全顺足校都不要的教练,却能够摇身一变,成为堂堂中超球队海神俱乐部的青训主管,背后一定有猫腻!
虽然这里面很多事情都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得出解释,比如海神俱乐部青训水平下降和俱乐部调整了青训策略有关,孙赫在这里面所要承担的责任可能不大。
但一个人如果身边总是围绕着这样那样的非议,多少说明他本人是有问题的。
基于这样的猜测,高祐俊觉得胡莱所说的应该不全是瞎编乱造。
他可能会出于给自己的恩师鸣不平的心理,想要恶心一下海神俱乐部,恶心一下孙赫。
可如果这事儿压根儿没有,他就这么为了帮自己的恩师出气,却把自己拖下了水,这得多蠢啊?
以他对胡莱的观察和了解,他觉得胡莱不应该是这么蠢的人。
虽然网上没有关于这事儿的确切证据,但高祐俊决定换个角度来看待这个事情。
这事儿说白了不就是孙赫入主海神青训营之后,逼走了胡莱吗?
那么他是否有和胡莱说那些话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不是真的赶走了胡莱。
高祐俊觉得自己可以曲线救国,旁敲侧击地打听。
反正他在海神俱乐部里也是有朋友“线人”的,问一问不就行了吗?
想到这里,他在通讯录中找到了一个名字,然后拨过去。
“老黄啊,我想找你打听个事儿……胡莱你知道的嘛,孙赫你也知道,那你知道……”
※※※
“胡莱你小子怎么不对那个记者说‘再问自杀’?”
在酒店里住下来之后,大家稍事休息就坐车去海神队的主场南山体育场进行适应场地训练。
在车上,王光伟向胡莱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那记者也没有继续问我啊,我为什么要说‘再问自杀’?”胡莱摊开手。
“胡莱你小子真阴险,专门挑比赛开始之前这个时候把这事儿挑出来,你是生怕对方还不够乱的啊……”前面的陈星佚跪在座位上,趴在座椅靠背上对胡莱说话。
“我怎么就阴险了?之前也没有人问过这事儿啊,难不成我还要自己到处宣扬吗?那不搞得我跟被欢哥甩掉的怨妇一样了?”
坐在陈星佚旁边的张清欢扭头瞪了胡莱一眼:“妈的胡莱,说你就说你,别扯上我!”
“比喻,欢哥,就是一个比喻,修辞手法,懂吗?”胡莱摆摆手,满不在乎。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谁奇怪胡莱说出来的往事,因为他们都已经知道了,胡莱当初在向队友们解释他为什么从海神来闪星的时候,就说过这事儿了。
所以没人大惊小怪。
“我觉得事情没这么好搞,胡莱你有证据证明那个孙赫对你说过那样的话吗?”
“我哪有,我当时又不知道他会这么说,也没有录音。不过他是在训练结束之后当着青年队所有人说的,我想总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听到了吧?”胡莱摇头。
“那为啥到现在也没见有人出来说?”
“没人问吧……我现在在闪星过得不错,他们就觉得没必要再谈过去的破事儿了吧?”胡莱猜测道。
“那你说这些话都没证据,媒体怎么曝光?”
“这我管不着。媒体想挑事儿,那当然就得自己去找证据啊,我要是连对话录音都给他们了,他们恐怕又要觉得我是故意构陷孙赫了。”胡莱摇头,并不是很在意这事儿。
对他来说,其实完全就是随口一提,能成功恶心到孙赫当然好,如果不行……这不还有比赛吗?
※※※
高祐俊放下电话。
他虽然没拿到胡莱和孙赫对话的直接证据,但是他却获得了自从胡莱加盟海神青年队之后青年队比赛的记录。
这东西不算是什么机密东西。按理说如果中国足球在数据统计方面的工作更专业一些的话,这东西是应该在各种数据统计网站或者海神俱乐部自己的网站上轻易找到的。
但因为中国足球在资料管理方面的落后意识,才导致普普通通的青年队比赛资料都只能在俱乐部的资料库里束之高阁,鲜为人知。
他通过翻阅这些比赛记录发现了一点——在赵康明还在海神做青训主管的时候,胡莱在青年队的出场时间还算是正常水平。
他刚来海神青年队的时候,是一分钟青年队出场时间都没有。这很正常,因为他刚刚才从一个学生球员转变为职业足球俱乐部梯队的球员,和球队不熟悉,训练也还没上正轨,自然是没有代表青年队出场的资格和能力。
但随着他在海神青年队待的时间越来越多,他也开始逐渐打上了青年队比赛。
当然了,他并没有就这样一跃成为海神青年队的主力球员,而是在替补和边缘球员之间来回摇摆。
随着时间的推逝,他在海神青年队的出场时间也一点点增多。
他的表现越越来越好。
胡莱在青年队的高光表现是在2021年十二月,在这个月海神青年队打了三场比赛,这三场比赛胡莱两场首发,一场替补登场,三场比赛全都有进球,其中最后一场比赛更是梅开二度。
以如此出色的表现结束了他在海神青年队的第一个赛季。
按照高祐俊的理解,胡莱的这个表现足够让他在新赛季的青年队中打上更多比赛了吧?
但并没有。
海神俱乐部2022年一月份就开始闹出赵康明和俱乐部总经理张强的矛盾,二月中的时候,赵康明辞职离开了俱乐部,随后孙赫成为俱乐部新的青训主管。
高祐俊注意到自从孙赫成为青训主管之后,胡莱就再也没有入选过比赛阵容。直到他在赛季中期转会离开俱乐部,都没有再为海神青年队打过哪怕一分钟的比赛。
你说巧不巧?
在赵康明辞职之后,孙赫来之前,胡莱还是有为海神青年队出场比赛过的。
但孙赫一来,他的出场纪录就戛然而止。
高祐俊还进一步注意到,时任海神青年队主教练的陈墨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离职的。
孙赫有没有对胡莱说过他在海神青年队没有前途的话,高祐俊不得而知。
他却知道,在孙赫来了之后,胡莱就在青年队打不上比赛,这一定是有问题,有原因的。
胡莱又没有受伤,所以不可能是因为伤病原因错过了半个赛季的比赛。
他之前表现出色的,也不太可能是因为实力不够无法获得出场机会。
青年队球员在涨球的阶段,却一分钟出场时间都没有,这个举动本身意味着什么,相信任何一个稍微懂点足球的人心里都清楚。
所以尽管没有其他证据,高祐俊也倾向于相信胡莱的话了。
想到这里,他从自己的位置上起身,把自己整理好的资料拿在手里,向主编办公室走去。
这种涉及岭南市本土中超俱乐部管理层的新闻,他一个小记者还没有资格决定发不发。
而且就算出了事情,这不也还有主编大人帮他顶着的呢吗?
※※※
在主编办公室里,高祐俊把自己整理的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资料,都摆在了主编的办公桌上。
主编看完之后,沉默了几秒钟后问道:“你这个分析……有几分把握?”
高祐俊说得很保守:“呃,我不知道,老大。我只是基于我所知道的资料进行合乎逻辑的推理,最终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胡莱当初的转会很有可能和孙赫有极大的关系。”
他心里已经决定了,要是主编不同意发,那就先不发了。
然后自己再继续去找资料,顶多是赶不上这场足协杯半决赛的热度而已。但他相信如果这事儿被他查实了,那曝出来,不需要什么足协杯半决赛,也一样可以在岭南足球圈里小小的轰动一下。
“嗯……我建议你在做这个的时候不要用肯定句,用疑问句,不要轻下结论,把你现在的东西摆出来,然后讲出你的合理推断就行了,不要给结论。看到的人自然会有自己的结论。”主编敲敲桌子。
高祐俊眼睛亮了:“高啊,老大!实在是高!”
主编不吃他这一套,而是又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发?”
“本来我想今天晚上就编好做成视频,发到咱们的抖音头条号上去,还有公众号、官方微博这些……”高祐俊说道,“但我又想到马上就是和闪星的半决赛了,我怕发了这些东西会影响到海神的备战……”
“你小子没说实话。”老主编笑着指了指高祐俊。“你觉得海神会因为这个新闻就影响比赛表现了?你想多了。青训的那些事情和一线队有什么关系?一个孙赫能影响到一线队的表现?当然,不排除海神队输了比赛之后拿这个当借口……但我觉得无论是海神队输球还是用这事儿当借口的可能都太低了。”
说完主编把东西又扔回高高祐俊:“就今天晚上发吧,另外你写个详细报道出来,我们上明天早晨的晚报。”
听说自己的这个报道竟然还能上《岭南晚报》,高祐俊有些难以置信,他只是新媒体部的一个小记者,晚报这块他连想都不敢想啊……
虽然现在论影响力,晚报还不如新媒体部,但这个意义完全不同,能上晚报,就意味着主编对他的支持和肯定!
“当然不要以为见报就完了。你要继续查下去,把这个事情查清楚,到时候我们再上报。所以别以为到此为止就万事大吉了,不要给我半途而废,到最后不了了之。”主编很严肃地说道。
高祐俊感受到了一种责任感,他想起了自己最初是想做一个调查记者,而现在多少让他找到了那种感觉,于是他拍着胸脯向主编保证:“老大你放心,我保证把这事儿给查清楚了!”
“行,去吧。”主编挥挥手。
高祐俊转身迈着轻快的步伐出了主编办公室。
他觉得自己好像要去干一件大事了。
当然,再继续调查之前,他首先要把自己今天晚上的阶段性工作成果发出去,先把火点燃,再继续去找柴火,把火烧旺点。
回到自己工位上,他用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把短视频制作完成,点击上传发布。
接下来他就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始继续在网络上搜寻所有可能的蛛丝马迹了。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5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競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