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25

2k9um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第二百二十五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相伴-soip8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教室里一片寂静。
丹空大巫入境,任何人都知道这几个字代表的什么——情报。
所以,在星魂内部,必然有大量的巫盟探子,这是肯定的。但是也肯定存在一些星魂的败类,与巫盟合作;否则丹空大巫何必这么偷偷摸摸?
相比较于明面上的敌人,大家其实心中最恨的,乃是这部分败类!
在星魂长大,吃着星魂的,喝着星魂的,享受着星魂的,修炼着星魂的……有所成就了,却背叛了星魂,与星魂最大的敌人巫盟合作!
丧心病狂,寡廉鲜耻!数典忘宗,无耻之尤!
“战争的信息,并非是主要。最主要的应该是……已经好多年没有露面的洪水大巫,天下无敌的存在,已经出现了。这才是最大的威胁!”
文行天长长叹息,心中一点也不乐观。
洪水大巫啊,公认的天下无敌。
闭关这么多年,一朝破关而出,实力会强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根据日月关情报,洪水大巫这一次威压,比之前要强了许多,可见闭关成效卓然。
但是,星魂这边,能够匹敌洪水大巫的两大支柱却还没有动静。
这就更让人担心了。
……
同一时间。
巫盟大殿。
丹空大巫惨白着脸进入了主殿:“老大,我回来了。”
“恩。怎么样?”
“很顺利。”
“顺利就好。”
“这次……”
“你不必多问。”
“是。”
丹空大巫尊敬的出去了。
走了一半,就被烈火大巫赶上了,瞪着眼:“真送出去了?”
丹空瞪眼:“我敢截留?”
“特么的,他自己欠的债,拿我东西去补因果……”烈火大巫很是不满,但是当着洪水又不敢说。
“我就三块了!”烈火大巫叨叨唧唧,嘀嘀咕咕的没完。
“老大没将你这三块都送去就不错了。”丹空大巫咳嗽一声,嘴角又流血。
“游东天又把我打了……”
丹空大巫抱怨道:“这么多年了我的伤就没好过,每次都是快要好的时候就被你们派出去,然后就又被打一顿……”
烈火道:“放屁!老子一次也没派过你吧?”
“放你的屁,就你事儿逼!”丹空骂道:“你和你老婆被人一句话逼住,结果真不出去了?每次都派老子给你跑腿,跑一次被打一次,我这些年挨得揍全是替你挨得!这些本来都应该是打你的!”
烈火心虚:“有的么?”
丹空气的喘气。
烈火大巫随即就好奇起来,压低了声音问道:“老大的干儿子……啥样子?”
丹空大巫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大殿,思考了许久许久,同样压低了声音,皱眉道:“人样子还不错,资质看起来也不错。只不过……”
烈火大巫兴致勃勃:“只不过怎么?”
“性格有些鲜明的特点。”丹空大巫道。
“什么鲜明特点?”
丹空大巫咧咧嘴,看着烈火大巫:“贱逼!”
“草!”烈火大巫勃然大怒:“你个王八蛋骂我!”
“息怒……我说的是老大干儿子的性格……”
丹空大巫回忆着,唏嘘道:“真特么的……贱啊……”
烈火大巫瞠目结舌:……
“贱!喜欢嘚瑟!还喜欢装逼……”丹空大巫道:“我就趁着他最嘚瑟的时候,私自做主砸断了他一条腿……老大还不知道……”
……
大殿中。
洪水大巫根本不理外面无聊的两人,只是在意念沟通天道,查看自己的气运因果抵消。
良久,叹了口气。
“真尼玛阴!”
“因果只是抵消了十分之一,但是特么的感情深厚了是什么鬼?!这有个屁的感情!”
“姓左的,你这老银币!我操你祖宗的……”
“阴了老子修为,反噬了老子气运,坑了老子本命戒指,让老子欠下了天大的因果,现在居然要让老子不断给你儿子送礼?!”
“你特么的想的美!”
“以后……还是不送了……吧……斩不断啊他么得得得得得得……”
洪水大巫仰天长叹,一屁股坐在宝座上,万分懊悔自己这次行动。
“当初……为什么要去化生红尘呢……日你大爷!”
便在这时……丹空大巫显摆的声音被他听到……
一柄大锤呼啸而出。
“我说怎么弥补不了,这混蛋居然打断了他腿!让你去抵消因果的……草!”
大锤将丹空大巫整个人砸进一棵大树中……呻吟不绝。
腿断了。
“老子出去就挨打,在家也挨打……”丹空大巫悲愤莫名。
“这日子没法过了!”
……
潜龙高武。
文行天宣布完了边关消息,就开始讲课。
重点传授修行理论,尤其是关于经脉承受极限以及若是出现伤损,要如何的补救,再三提及,练功的时候一定要适可而止的问题。
而他的目光基本过一会儿就会锐利如剑的盯着左小多瞪一眼。
左小多如坐针毡,感觉光溜溜的头皮都被文行天的眼睛盯的一个洞一个洞的。
还是有头发好啊。
无法无天并不适合本帅哥啊!
之前有头发的时候貌似没感觉文老师的目光如此犀利呢。
“等到经脉感觉稍稍发胀,就要即时停下来吸收灵气。等到经脉感觉鼓胀欲裂,而且有剧烈痛楚感,甚至头脑发昏感觉的时候,基本上身体就已经达到了爆炸点了。”
文行天一弹手指,将左小多打的光头“梆”的一声,随即道:“这个爆炸点虽然不是自爆,却也是你的丹田要崩溃,你的经脉要裂开的信号,一旦当真出现爆炸,不管你如何的天才,都会一朝而废!知道吗!”
左小多捂着光头,一脸委屈:“文老师,您是给全班讲课,就这么指着我的鼻子说爆炸,这样真的好么…”
文行天大怒:“那你告诉我,你身上的那些个血点是怎么回事?这种细微的小红点,分明是血管渗血丝;你浑身的皮肤,呈现微微的淡红色,都是胎息境界武者了,怎么会控制不住身体血丝渗出?分明你就是已经练到了爆炸点停下来的迹象!”
文行天声色俱厉:“你还委屈?就是说给你听的!混账东西!想要一天练到破虚么?不知死活的蠢蛋!”
“你可知道你练成这样,但凡再拖延个几分钟,你就爆炸了?就废了?”
“昨天我走的时候让你早晨早点来学校,还专门提醒你不要太拼命!结果我不提醒还好,一提醒你就要表演自爆给我看是吧?”
文行天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左小多骂了个狗血淋头,酣畅淋漓。
“你自己说,我之前有没有说过练功要适可而止?有没有昨天再次提醒过你?结果你现在还是快爆炸了!再看看你那光头,无法无天啊,真了不起啊!”
左小多被骂的一脸菜色。
他真不是不知道,昨天也的确认识到自己修炼得过火了;但是……却又委实舍不得将那些热能灵力白白放走……
今天被骂,果然是活该得!
“现在,滚去你的重力室,立刻马上,赶紧消失在我眼前!”文行天将左小多骂得狗血淋头,骂完干脆就将他其发配走人了。
左小多如蒙大赦,灰溜溜的冲向重力室。
教室中,人人都是强行忍着笑,毕竟文行天还在这呢。
但文行天骂完左小多将之赶走之后,就立即转而向着其他人开火了。
“我不赞同,更加不提倡左小多的这种修炼方式。但是,你们一个个的凭什么笑?跟人家左小多相比,你们又岂止是差了一点半点?!他如果是蠢蛋的话,你们就连蠢蛋都不如。”
“不说资质,不说基础,不说星魂,不说功法……就只说练功态度,你们与左小多比过么?敢跟他比较吗?他资质禀赋是出众,但是你们哪一个的资质弱了?那一个没被天才天才的叫过来的?”
“资质不好,能进入潜龙高武?能到这一班?”
“现在坐着的,哪一个不是一个地区,数百万之中选一个脱颖而出的人尖子?为什么到了潜龙,就能迅速的泯然众人了?为什么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文行天骂道:“难道你们就只能回去的时候在原本的环境中装装逼?耍耍酷?在潜龙高武,一个个就认怂了?全都对更强者高山仰止了?”
“你们怎么就不能在潜龙高武装逼?横行霸道?”
“左小多可以挑战二年级的学员,你们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不想想原因?”
“就只是因为他底蕴深厚,天赋过人吗?为什么不想想人家的努力?!”
“刚才骂左小多,你们笑的很欢乐?是,骂了;但是你们知道左小多这么修炼冒着多大风险?三番五次的在耳朵边上讲修炼事项,难道左小多就真的不知道?”
“他不仅知道,而且还很清楚后果,但却仍旧毅然决然的那么做了,为什么?就只是因为他担心浪费能量,所以才会只能撑到自己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才停下。”
“这就是一种态度!”
“而这又是一种什么态度,不会有人不知道吧?!”
“这么做,当然有危险;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不提倡,并不代表你自己没有数!一个人身体的自己的承受能力,只有自己最清楚!你们这样尝试过几次?”
……
【今天一个字没写,幸亏you存稿。】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25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