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a5人氣都市小说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笔趣-Turn208(真).生存、競爭與怪物與怪物推薦-iqev4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咳咳……”
高密度组成的水,在身体被浸入的一瞬间,排斥的反应和被相融的痛苦同时涌向了身体,仅仅是抵抗这种来自意识上的痛苦,就差不多耗尽了体力,他还要消耗大量体力浮上水面。
终于,就在漆原快要精疲力尽的时候,他浮上了水面,找准了一个方向,游到了岸边。
从山到水,这一瞬间空间的转换让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身处险境。
水泥制作的台阶,漆原辛辛苦苦的爬了上去,带着一身水渍,却出水即干,那些水渍并非是真的物质上的水,而是液化的信息。
在被带出来的一瞬间重新变回原来的样子,散落在空气中。
绝 甘
漆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清楚了周遭的景象。
这里是一片像是水库一样的地方,眼前是被限制在钢筋混凝土岸堤之间的污水。
自己刚刚就是从那污水中爬上来的。
在距离自己十三四米的对岸,一道白色的人影就站在那里,与他对视。
“稻草人……”他认出了那个时常像是幽灵一样跟在自己身后的白色身影真身,“原来是你,你想杀我?”
稻草人没有回答,只是缓缓的抬起了手。
忽然间,四周的数据开始暴动起来,像是被惊醒了一般,以肉眼不可见的形式聚集,压缩,形成了一道囚笼。
随后,在囚笼的中央,空间开始破碎,撕裂,蔓延的裂缝直奔漆原而来。
“playmaker大人!高密度的电子界波动就在这里!”
这一次,艾登录进来,却并没有进入link vrains,而是直接登入了夹缝世界。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playmaker他们知道稻草人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进入link vrains,而是会进入夹缝世界,所以干脆直奔目标。
“来的这么快?”
稻草人斜眼,看到了天空中飞来的那道身影,心中微微一动,果然还是没有放弃吗?
就在稻草人分心的瞬间,令人错愕的一幕发生了。
漆原将护身符叼在了嘴里,然后抓住了自己的左臂,硬生生接着撕裂的裂缝将自己的左臂切了下来,在撕裂的创伤之下,迸溅出来的并非鲜血,而是白色的胶状液体。
下一秒,漆原将这只攥着拳头的手奋力朝着稻草人的方向投掷过来。
萬古第壹宗.
拳头带着风声,却并没有脱离控制,在拳头后方的白色粘液藕断丝连,被漆原控制着直奔稻草人面门。
“!?”
天娇谱 九月阳光
稻草人一个闪身躲开了断臂的攻击。
而那断臂在白色粘液的推动下,重重的轰击在了岸堤上,留下了一个大洞。
红楼之扣连环
数据囚笼的钳制因为稻草人的分心而解除,漆原跪在了地上,咬着牙喘着粗气。
左臂化作的粘液像是触手一般抽动着,被操控着缓缓抽离岸堤,回到了漆原自己的手臂上。
“在那边……”艾在这时看到了下方的稻草人与漆原,但是紧接着,他与playmaker就目睹了刚刚发生的惊人一幕,“那是什么!?”
那个人将自己的手撕下来当武器!?
还有,喷出来的不是血而是白色的凝胶!?触手!?
Playmaker不说话,他也被刚刚那一幕震撼到了。
带着艾从空中飘落下来,站在不远处不敢出声。
总觉得,从稻草人出现在这里,到漆原从现实越过登录的步骤直接出现在这个世界里,这一幕对他们的世界观冲击有点大。
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在远处远远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稻草人转过头,看到漆原人类外壳的左手变成了一张皮,贴在了岸堤,缓缓落下。
“真是可怕,竟然将自己的手撕下来当做武器吗?”稻草人将目光放在了漆原身上,“看来你比我想象中更加危险。”
心狠到这个地步,稻草人不敢保证这个家伙对人类的想法。
哪怕现在有好心,以后呢?
“能活着谁愿意一死了之。”漆原终于休息够了,看向了自己的左手。
人类的外壳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的凝胶化作的触手。
稻草人以往猎杀的怪物们,在见到这一幕之后,脸上不是露出恐惧和绝望的神情,就是对稻草人龇牙咧嘴的咆哮,然而漆原这里反而有些不太一样。
看着不再是人类手臂的外形,漆原默不作声,只是淡淡的试了试,和人类的手一样能够弯曲,变形,能受到自己操控。
可惜,没有知觉……曾经用来推着那孩子轮椅的手,变成了这种东西……不过,再也没有机会和她一起在阳光下散步了吧?
上醫上兵
可以了,至少能当作手来用。
点了点头,漆原看向了稻草人,目光清明,理智,似乎是在思考稻草人下一步将要做什么。
“哦……”稻草人点了点头,“我猎杀的你们不少,但是有你这种冷静表现的,却只有一个。”
“曾经的‘依川漆原’也是这样的人。”漆原回答道。
“猎杀!?”
Playmaker想到了曾经倒在稻草人面前自称“渡舟刻一”的怪物,“那是猎杀?稻草人那家伙……将人当成猎物吗!?”
“说是人类……那家伙的脑电波不太对劲,”艾将目光锁定在漆原身上,“现在那家伙身上散发的,有些类似伊格尼斯的数据和算法……”
“伊格尼斯?”
Playmaker的眼睛看不到,在漆原那摊在地上的左臂触手散发着阵阵数据的电弧。
没错!那就是伊格尼斯的算法!但是……怎么可能!?人类……
“我不知道你这具外壳的过去,”稻草人说道,“但我能看出来,能让你保持理智的,是因为你融合的数据足够多。”
所有的怪物转生成的人类,不是瘫了就是烂泥一样爬不起来,偶尔激灵的,也只能躲开一两次攻击就失去了理智。
眼前这个知道自己命运的家伙,还能保持冷静,也足够令人惊讶了。
能够挣脱锁链,能够攻击自己,还能够收回黏胶,眼前这只怪物转生成的人类,也许并没有那么简单。
伊格尼斯算法在脱离了人类外壳的束缚之后,庞大的计算力环绕在漆原周身,阻挡了其余数据的进一步侵袭。
“有意思。”稻草人将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决斗盘戴在了手腕上。
“playmaker大人,我们要不要将那家伙救出来?”艾眯起眼睛,“也许在那家伙身上能够调查到稻草人究竟在做什么。”
“嗯……”playmaker点了点头,正要站起来找机会冲上去的时候,一道无形的屏障忽然间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形成了一个椭圆的屏障,将稻草人与漆原笼罩在其中。
“嗤!”
漆原的触手主动撕裂,凝胶变为了固体,化作了一副卡组……老式的决斗盘,曾经的依川漆原,也和现在的一样,是个念旧的人。
“你应该知道规矩,”稻草人说道,“这场决斗决定了你之后的命运。”
这句其实是废话,哪怕这些怪物赢了决斗,也带不走稻草人的什么,反而是稻草人,可以一直追杀他们。
对于这些怪物而言,这种黑暗决斗,哪怕胜利了也顶多只能挡住稻草人一时。
“我不会坐以待毙。”漆原神情凝重,他已经从“猎杀”这个词汇中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命运,缓缓的将决斗手环抬到了眼前。
“哪怕是为了那个孩子……”
“糟糕!又要用决斗来决定吗!?”playmaker看向了头顶这个闪烁着数据光芒的防护罩说道,“那场猎杀……”
Playmaker盯着眼前的稻草人,他现在很想喊出“等一下!还有很多事情你没有告诉我”之类的,但是他知道稻草人不会回答他。
现在,恐怕连带走唯一线索的最后机会也要失去了!
挖坑埋王爷:邪君狂妃 沐秋
“这是上一次来自link vrains中心数据的屏障!?”艾惊呼道。
那个屏障的难缠程度,playmaker有所了解,如果不是稻草人主动撤出,艾根本解不开。
“能解开吗?”
“需要花一点时间……”艾伸出手,用手指轻轻点了一下防护罩。
—————
一道电流窜过,艾连忙收回了手,但手指还是被电的一片焦黑。
艾泪目的看着playmaker,“大概有些困难……”
風起天子 天霄逆浪
Playmaker默不作声,不再看艾,而是看向了场中的决斗,特别是看向了漆原,“我不希望他会死,那是和我们有交集的人!”
“我会尽力的!Playmaker大人!”
“先攻归我……”漆原抓起了五张手卡,在稻草人无所谓的目光中,抢下了先攻。
将五张手卡放入了左腕的触手上,触手下意识的卷起,夹住了那五张手卡。
能用。
“通常召唤手卡中的【突变体M-05】!”
培养罐中悬浮着一只怪异的螺壳种子,从召唤的光芒中上浮,随后培养罐碎裂,其中的种子发出刺耳的吼声出现在了场地上。
“接着【突变体M-05】的效果发动!这张卡召唤、特殊召唤成功的场合,从卡组将【突变体M-05】以外的一只突变体怪兽加入手卡!我将【突变体ST-46】加入手卡!”
接过从卡组弹出的卡片,将其放入了触手。
“接着再度发动【突变体M-05】的效果!将这张卡解放,从手卡以及自己场上表侧表示的卡中将张卡除外,根据除外种类,将不同的怪兽从卡组、手卡特殊召唤!”
“我将【突变体M-05】解放!然后将手卡中的【突变体ST-46】除外!”
皇家特助
又有一只培养罐自召唤的漩涡中升起,带着一只长着红眼的螺壳。
【突变体M-05】像是受到了命令一样,种子一样的身体中伸出了无数的触手,落到了【突变体ST-46】的培养罐上,用力一扭。
培养罐破碎,两只突变体以触手为媒介,身体紧紧的相融,包裹在一起,随后触须延伸,形成了构筑的基础。
“根据【突变体M-05】的效果!被除外的是怪兽卡,因此特殊召唤的是卡组中的【突变体兽化形】!出来吧!”
种子之中蔓延出的触手形成了四肢,而种子的外壳化作了装甲,逐渐变宽,覆盖在了身躯之上。
怪异触手化作有着狰狞外表的黑色怪物,重重的落在了河面上,掀起了大片的水花。
似乎这个场地相当适合他,污水池,出手化作的怪异怪物,以及怪物的拥有者,同样也是怪物的漆原……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