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reht妙趣橫生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起點-第964章 惡鬥鑒賞-je84t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64章恶斗
‘真气?’
‘对啊!咱们又回到了筑基之前的状态,只能靠一口真气和体力,在此卑微保命了。’
温姓女子无奈的耸耸肩,然后美目微闭,深深几个吐纳,身躯也轻盈的飘起,多出几分灵动,快速向前跃起,尽量避开厚重的高草,殷姓修士忍不住扶额,一脸黑线。
就在三人离开不久,混元灵榴所在的狼藉之处,一侧远方的地面,迅速拱起又落下,似乎有东西在快速移动。
很快,一只土黄色的脑袋,宛若松鼠状,但是独目长角的动物,一眼盯着刚刚被啃完的残羹剩饭,眼中闪过几许贪婪。
嗖!
迅速抓起三块瓜皮,转身便钻进地下,野兔般的后半身,一阵乱蹬噗腾,就将现场用厚土遮蔽起来,然后消失不见,连钻过的半尺大洞口也跟着坍塌。
“陆兄,远方似乎有山。”
两天后,三个身影还在飞奔,一直沉默的安静气氛,忽然被温姓女子打断。
“嗯!”
“从看到模糊轮廓,到真正站在山脚,还得需要大半日时间,我们当时的落脚点,或许已处于这片草地的边缘。”
剑道至尊(全)
“嗯!”
“不知能否找到合适的材料,迅速打造几把武器,是咱们当前的重中之重。”
“嗯!”
“带走出草地之前,小女子就用这些高草,给你们编织出几个袋子,甚至打造一生衣衫,遮住咱们衣服的闪光,尽量保证隐蔽效果。”
“嗯!不错!”
两人:‘……?!’
见陆寒反应冷淡,温姓女子吐了吐舌头,殷姓修士摇头苦笑,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即便不停的穿梭,在草林中甚至飘荡起来,几乎随心所欲,只剩一道道残影带着微风,如游鱼扎进海藻。
两天时间走过的路程,也仅仅接近万里而已,他们没有贸然飞到几丈高的草叶之上,从而脚踏草尖儿凌空飞跃。
絕品丹醫 玲丹妙藥
虽然动用轻功,可以如箭矢般,前进速度极快无比,但也能引起凶禽注意,就如那天掠过头顶的大鹰,已给这些人留下阴影。
在另一个方向,以复姓欧阳的青脸中年为首,五人仍在迅速游走中,他们分成两小队伍,间隔仅仅几十丈,每隔一刻钟,就用低音哨声联络。
他们的速度比陆寒要慢一成,有人偶尔跳起看看周围,也发现前方仍然茫茫,似乎无边无际,心绪开始出现急躁,气息有些发沉。
但直到第三天,他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因为有块高大石碑,撑天一般竖在前方。
黑色石碑的高度,足有三四十丈高,通体黑金般闪亮,闪耀着金属光芒,一看就不是凡物。
边缘云朵环绕,几个大字苍龙般飞舞,更神奇的是让他们感应到了法力,石碑内部似乎被下了法阵,每隔片刻就有一股恐怖气息外放,似乎能辟邪。
“谁认识这些字?”
“我来看看!”
青脸中年瞅了一眼,直接抓了下头皮,皱着眉回头问道,国字脸老者立即上前,似乎对自己的的渊博颇有信心。
七个苍龙版的大字,既不是金篆文,更不是普通的银蝌文,每个都寥寥几笔,却大气磅礴,有种和天道交相呼应的感觉。
“天元地始镇灵碑!”
‘什么?’
‘额……?’
另外几人当场就懵了,愁眉苦脸仔细思考,最终摇头,甘拜下方,每个字都好理解,加起来就有点深奥了。
“还有一行小字呢?”
“以力证道,劈天开地,肉身至圣,万古不朽!”
‘好了!我们法力被封的原因,几乎就在这里了,此地应该是这个空间的中枢,此碑是镇压气运的宝贝,这里的主人是个体修。’
‘镇灵,应该就是压制万法的意思,只有肉身和力量,在这里才被得到认可。’
头戴金箍的青年,撇撇嘴表示不服,玄仙的法体也不会差,缺点就是他们个头太小了,譬如那只大鹰,一爪下来,他们五人也够呛抗住。
“再看看另一面,或许或有其他指示,那处峡谷并不隐蔽,以往历次的地门秘境开启,肯定有人进来过。”
石碑厚度足有两丈,但另一侧的颜色,比正面暗沉不少,却刻有一副画像,还用金色描绘过,只是有的地方已经斑驳。
画像是一个巨大的魔神,生态形状狰狞无比,正站在混沌一片的世界里,满脸怒容须发飘扬,将手中大斧子横着扔出,所过之处一片清明,从此上浮下沉,朗朗乾坤再现。
众人挠头。
‘嘿嘿!看来咱们的方向最正确,那个姓陆的领着两个傻子,此刻怕是已经落入了凶兽巨爪。’
‘正确个屁!这里也是草原的中心,我们的方向正好和边缘背道而驰,多走了三天冤枉路,他们那一队人,应该已经到达尽头了。’
灰发散修终于开口,立即怼了罗姓的阑珊妇人,眼中寒光闪烁,也不管对方反应如何,一个纵越就飞到半空,站在石碑之上。
上面风声不小,从各个方向吹来,带着各种气味,拂过草原涌向远方,或者几种风力汇聚,形成大大小小的气旋。
“走这里!”
很快,当他跳下后,就一头扎进草丛深处,只丢下一句话,另外四人面面相觑,还是青脸中年率先动身跟了上去。
星際之女武神
此方向和他们走来的路线,正好也是九十度视角,正对着石碑一侧,与陆寒完全背道而驰。
…………
陆寒一行三人,已经停下休息半个时辰,他们前方真的出现了山岳,而且是一座大山,高度足有三千丈。
虽然已经清晰的见到山岳,但温姓女子和殷姓修士,并未因此有所放松,他们距离草原尽头,仅剩下十几里远。
经过短暂闲聊,陆寒已经知道,黄裙清秀女子名叫温娴,是世家大族的族老,宗族位于瀚海仙宫西北。
被他治疗经脉,长相憨厚的中年姓殷,双字元基,姓名里透着稳重,不知为何,那天见了法阵就冲动受伤了。
温娴似乎学过编织一类的技能,她将高草撕开,将边缘锋利之处去掉,只将寸厚的地方撕下来,很快就打造出一个背包,背包宽幅一尺,深度一尺半,正好附和脊背特点。
“好了,做一个背包即可,三套衣服才是重点。”
“啊?陆道友难道另有想法或者妙招?”
殷元基一愣,温娴也停了动作,但二人接着就惊讶起来,然后目瞪口呆。
因为他们发现,陆寒正坐在那,脸庞开始红润,闭目皱眉,嘴唇微动,双手掐诀,似乎正在施法,一股微弱的波动,正从他身上扩散、
“呔!”
嗡!
仅仅片刻,陆寒轻喝一声,右手迅速一抖袖袍,波动猛然鼓荡几下,接着就消失无踪。
同时在地面上,哗啦啦多了一堆东西,而陆寒则面色潮红,似乎费力不小,胸膛还在急促起伏。
‘哇——!’
如穷苦人看见一对珍宝般,温娴立即惊呼起来,殷元基双目放光,不可置信,瞠目结舌。
‘陆道友竟然还能破开这里的法则,虽然时间太短,但能开打开储物戒,就已经足够了,这些东西在往日只是普通货色,如今已成珍宝。’
从袖袍里掉出来的,分别是一把湛蓝短刀,一根黑漆漆短棍,以及一柄通体陈旧的迷你斧头,另外还有十几个小瓶。
“下一次施法,估计要等到无数天之后,我是利用冲击筑基期成功的刹那,才打开的一个储物戒,筑基只坚持了一个呼吸,就被界面法则打掉了境界,根本为此地不容。”
‘咦?我竟然没想到,这是两种修行方式之间的落差,也算作一处纰漏,成而未成,趁机取巧。’
‘方法找到了,但损耗的真元也不容小觑,虽然我等作为玄仙,真元几乎无穷尽,然而前途还很远,危险也无法预知。’
那把湛蓝短刀,陆寒交给温娴暂时使用,斧子落到殷元基手里,他自己则用那根黑漆漆长棍,至于那些小瓶,分给两人各一瓶后,就尽数揣进怀里。
将军夫人,请吃回头爷! 妙手红袖
追妻之路三世之旅
这三件仙器,本来都重若千钧万吨,但在拿出的刹那,都被陆寒施法加了神通,他自然不会将自己未受约束的情形告知别人,即便这两位有所怀疑,在当前形势下,但凡有点脑子,都会将其深深埋在心底。
暂时未显露实力,因为没遇到真正的危险,打造这个小空间的主人,也被他料定是个体修的强者。
私人助理
未进入金仙境界前,他虽有本源道镜那样的至宝,很难和大罗金仙抗衡,因此不想引起强者注意,或许就在此时,有人正在暗暗窥探。
激怒了大罗那等级别,整个仙域都没有容身之地,即便他被护佑而不死不灭,也休想再抛头露面,只要挤进金仙门槛,道君之下彻底无忧。
半日之后,穿上草衣草裤,头戴草帽的三人,彼此对往后忍不住哄笑。
若匍匐在地面上,就像一簇草丛般,利用荒草气味,以及翠绿的色泽,便于隐藏潜伏和避险。
前方的数千丈高山,只是一条山脉的突出部分,两侧连绵不绝,根本不见尽头,形同天堑般横在这里,必须踩在脚下才能远眺。
…………
地门秘境少了这九个人,仍旧在杀气弥漫中,继续跟随光阴度过悠悠岁月,仅仅三年多时间,陨落的修士不知凡几,经历过最初的喧嚣后,又恢复到空旷寂静状态。
只是偶尔响起一阵剧烈打斗,刀光剑影里必分生死,轰隆隆巨响传播开去,有人或许会惊讶,但也让许多人藏得更彻底。
轰轰烈烈的寻宝,不知不觉间陷入了中断,杀伐量劫如冰水淋头,让大部分人清醒过来,迅速将保命放在了首位,基本进入规避和苟且求稳的状态。
弥阳仙域,惶恐神色已成为修士的标配,一时间遁光匆匆,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小城池,转眼变得拥挤不堪。
无数世家弟子,纷纷从外地跑回来,处于茫然无措之中,就连围观地门秘境的百变沙海,也变得空荡荡和萧瑟,只剩跟随族老前来的队伍,还蜷缩在一起继续等待。
我只想享受人生
这三年中,他们之间不知发生了多少次哭嚎,每次撕心裂肺,都意味着一名族老,彻底消失在天地间,那杆代表碧海云潭的大旗,早已消失不见了。
唯一比较稳定,仍然继续运转的,当属各个巨城的拍卖会,因为修士规避风险,以及为自己增加保命手段,导致拍卖会场场爆满。
苍月圣地主城,今天就有一件特殊之物,引起无数高阶躁动不安,那是一根青翠碧绿之光闪烁,仅有三尺长、两寸宽,边缘圆润长条。
当拍卖师将其从防护法阵内取出,一股浩然的蛮荒气息,立即汹涌宣泄开来,导致在场的所有人,在这股气息逼迫之下,纷纷发出低声惊呼,被压在座位上难以动弹,更有修为较弱的,放出护体灵光,脸色早已大变。
“这是今天的压轴拍卖品,一块来自远古真灵的遗骨,其作用几乎万能,相信好多道友都知道,但此物在本仙域,二十万年来,仅此一根……”。
…………
与此同时,不知身处那个空间的陆寒,正和殷元基一起,躲在山顶巨石之后,紧紧盯着山下的凶狠厮杀。
“温仙子不听你的话,现在危机四伏,唉!”
“你不是也差点没忍住,那株神药还很烫手,没点手段真无法弄到。”
他们位于山巅,周围寒霜覆盖,但山腰以下却奇花异草,尤其是山脚,仙药无数,原本灵兽大妖时常露头。
但现在,尖鸣和怒啸冲散白云,一只上百丈的双头恶禽,黑色羽毛不断震颤,将周围变得暗淡昏沉,两个凶目充满杀机。
金黄色的鹰爪下,正死死抓住一条巨大蟒蛇尾部,蛇身泛着妖异彩色,鳞片层层护体,二十丈长的身躯,足有两丈粗细。
蟒蛇惊恐至极,正凶狠的不断喷射毒雾毒水,但被巨翅带起的狂风乱流裹走大半,有部分即便沾染双头恶禽,伤害效果也大打折扣。
距离恶斗之地仅仅三里外,一棵巨树底部,粗大根须攀枝错节的空隙,有个女子身影,正脸色发白偷偷观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