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zokom精品玄幻小說 這個修士很危險 愛下-七百三十三章 巫族初窺-4819j

這個修士很危險
小說推薦這個修士很危險
紧接着,徐胭脂又往许易口中打入一粒灵体丹,药力化开,很快,许易便恢复过来。徐胭脂将那瓷瓶抛给许易,随着青光离体,遂氏的肉身迅速化作线条散开,也留下一个血色皮冻。
看成色那血冻比祝先生的大了一倍有余,血冻才现,便被徐胭脂摄过,连同满地的资源,收入须弥戒,一并交给了许易,“弄死的是个大巫,瓶子里装的是巫灵,那血冻一样的是巫精,拿回天庭邀功请赏,能有不少收获。”
许易也不矫情,收了资源,“你现在在做什么营生,要不然,来帮我,我现在……”徐胭脂竖起一根指头,打断了许易,“咱俩是朋友,哪有朋友给朋友帮闲的,另外,我现在在邪庭待得很好。”
许易苦笑道,“你倒是坦率,你就不怕我抓你回去请功?”徐胭脂瞪着他,“你若需要我作功劳,大好头颅随时还你,不过,窃以为你还是等上一等,等我在邪庭混得更大一些,再来取功劳。”
许易展颜笑道,“不错,跟我混了这么久,终于学了点幽默去了。行了,你且去吧,送卿千里终须一别,我可送了不止一千里了。”徐胭脂真没想到许易会如此细心,这种被默默关怀的滋味,真的会上瘾。
徐胭脂嘴唇动了动,没有说话,身形一展,鸿飞冥冥。这回,许易真没继续跟了,彼时,他决定跟一段,是因为徐胭脂重伤跌入惠州城,后来,徐胭脂也说了伤他的不是向家,那就是有人在追杀。
这种情况下,许易自然不会坐视徐胭脂孤身犯险,但经过这一波后,危机已经解除了,纵然有人处心积虑布局,也万没有不集中力量而分散力量的道理。
徐胭脂离去后,许易第一时间取出禁瓶,将巫灵放出,星空戒内,荒魅早就要命也似地催了半晌了,他还没尝过巫灵的滋味,心中渴盼得紧。这不,巫灵才放出,便被荒魅长鲸吸海,吞了个干净。
才吞下巫灵,荒魅舒服地打了个寒颤,那模样显然是爽快得不行,在空中扭了好一阵老年迪斯科后,荒魅睡了过去,睡了约莫半盏茶的工夫,荒魅苏醒过来。便对着许易叭叭开了。
“死的那个叫遂氏,全名遂杰,按巫族谱系称呼,他叫祝遂杰,乃是十二祖巫祝融大神的血脉嫡传,比那些自号姓祝的巫族,论出身高贵了百倍不止。但祝遂杰轻易不会显露自己姓祝,实在是他混得太次了。
“怎么个次法儿,我看这家伙神通不弱啊。”“怎么个次法儿?你可知道这回是谁要杀徐胭脂,是个唤作熊氏的大巫,在邪庭的地位颇高,是他出了十枚玄黄精,才请动遂杰出手的。”
“十枚玄黄精,这也太廉价了吧,我做一首诗词,也不止这个价啊。照这样看,专门找这样的杀手,做个杀手中介,赚头可真不小了。对了,你说的这个邪庭到底是怎么个存在,我听过不少次了。”
“邪庭乃是一个强大组织,可以理解为反社会成员联盟,在里面混迹的都是邪修和巫族,邪修需要巫族的战力,让他们能和天庭抗衡,巫族需要邪修的力量,给自己扩展生存空间,双方一拍即合。徐胭脂应该是邪庭一个强势人物的得力手下,触碰到了熊氏的利益。对了,熊氏是巫族,所以才请了同为巫族的遂杰。你也别觉得十枚玄黄精少,巫族生存不易,便是在邪庭也受排挤。十枚玄黄精算是大生意了。”
“巫族内部的实力怎么划分,我看这遂杰和其他四个家伙,有着不小的区别。”“那是自然,遂杰乃是大巫,其他四个是原巫,原巫和大巫之间的主要区别,就是没有修出巫灵,还记得你当初干掉的祝先生么,那家伙死就直接死了,彩条一散,成了个血冻。遂杰死的时候,可是溢出了巫灵。说到这儿,简单给你普及一下巫族的等级,他们分原巫,大巫,金巫、地巫,天巫、古巫、巫皇,祖巫。从大巫开始就修出巫灵了,越往上威能越是恐怖,现存的巫族,遂杰意识里,最强的就是天巫,连古巫都不复见。值得一提是,原巫之下,还有白巫,原巫和白巫的区别,原巫已经有了法力,能使用巫力,白巫只能凭本能战斗。”
许易道,“说来说去,这场辛苦仗就弄翻了个苦哈哈,半点好处没落着,得,这回看在徐胭脂的面上也就罢了,下回,这亏本的生意,老子是坚决不做了。”
荒魅嗤道,“亏本?不不,怎么会亏本,遂杰是遂氏嫡传血脉,他有着罕见的遂氏源牌,这玩意儿,不知多少巫族惦记,奈何不是遂氏血脉,使用不得。还记得遂杰最后弄出的蓝色火焰带吧,那是赫赫有名的遂氏源火。若找到遂氏族人,便是付出一切,他们也愿意收回这块遂氏源牌的。”荒魅说地慷慨激昂,许易翻出一块古朴的木牌,木牌是酱黑色,中央有三道纹路,不轻不重,就是寻常的牌子。
“你把这玩意儿吹得这么神,到头来,与我还是无用,再说去找遂氏发卖,这交易哪里能轻易做成,说不定又是一场刀光剑影。”话至此处,许易顿了顿,“不对呀,作甚我要发卖,我自己用不就得了。”
荒魅哂道,“你就别想这腾云驾雾的美事了,怎么可能,巫族和人族、妖族皆不相同,怎么说呢,巫族更接近本源,相传创世神乃是祖巫,不是没有道理的,更有残典古籍表述,巫族乃是人族、妖族共同的祖先,更有综述说,巫族非人非妖,亦人亦妖,但遂杰之辈,天然自傲,认为自己是高于人族和妖族的物种。源牌的设计,更是只有祝氏族人可用。你连巫族都不是,遑论祝氏。”
许易拧眉道,“你小子少泼冷水,老子有四色印空间,先折腾一通再说。”要了好宝贝,如果不折腾一通就放弃,那不是许易的性格。荒魅知道这货是逮着只蛤蟆就要攥出泡尿,劝是没用的,索性省嘴。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