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98nf5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仙聲奪人-第873章 荒伏讀書-s5cz7

仙聲奪人
小說推薦仙聲奪人
中千界在各大势力的介入中,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趋于平静。
时空夹缝中,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天地五行元素正朝着容娴身体崩溃的位置而去。
很快的,五行之力托着容娴身体仅剩下的还未被时空风暴泯灭的精血去了时空深处。
随着五行灵珠的逐渐汇聚,容娴的新身体也在慢慢形成。
被中千界所有人惦记的容娴此时正一脸茫然的站在大街上,抬头便能见到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化光飞向虚空对战。
转头又发现身后刚才还聊得开心的知己好友已经拔剑对战,仿佛生死仇敌。
低下头时,脚下刚好有一位鼻青脸肿的男修被自家老婆踹倒在地。
容娴眼睛缓缓亮了起来,这可真是个全民好武的地方啊。
寄存在容娴意识内的苍天此时已经收集信息完毕。
它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从崽崽的情绪里辨别出了一个念头:搞事搞事还是搞事。
苍天心惊胆战道:“崽儿,你千万别冲动,这里可是我们所在时间的一万五千年前。强者多如牛毛,一不小心咱们可就栽了。”
顿了顿,它小心翼翼的用唯恐戳到崽崽的轻柔语气说:“别忘了,你的身体已经崩溃,来到这个时空的只是神魂。虽然还是那个中千界,但熟人可都没有了。”
容娴脑袋上不由得冒出来一个问号,神色诧异道:“你是不是穿越时间时脑子坏掉了,熟人?说的好像我和那些熟人都是好朋友一样。”
苍天这才反应过来,对哦,崽儿的‘好朋友’们立场还是有些问题的。
不过那都不是大事,有哪些‘好朋友’陪着,崽儿也能玩儿的开心些。
这么一想,苍天也放下心了。
在这个陌生的时空崽儿很快就会有新的好朋友的。
不等它思考完毕,便见容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的众多修士,随手布下一个灵力罩缓解了下对战溢散出来的余波后,缓缓地舒了口气,说:“还有,你刚才在说什么鬼话,你以为我只剩下神魂就没办法扬眉吐气?”
她装模作样的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叹息道:“是我的错,没能给您足够的安全感,让您总是在自卑与失落中徘徊忧伤……”
“闭嘴。”苍天听着容娴那咏叹调调的话,只觉得浑身汗毛直竖。
它怒极:“你爱做什么做什么,你的身体正在被界珠力量修复,等修复好了就可以回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容娴漫不经心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哦。”
苍天:“……你就一点儿都不惊讶?”
容娴眨眨眼,一脸无辜的说:“我刚才没发挥好,我再来一次。”
说着,她扯了扯嘴角,将表情定格在惊讶上,压低了声音道:“界珠居然这么厉害,我以后再也不担心自己会突然死掉了。真高兴我还有回去的机会,为了表示庆祝,我觉得在这里搞搞事业。”
苍天:“……”
你可以再敷衍一点的。
不过——“你刚才好像说了要搞事业?”苍天不确定的问。
容娴点点头,伸手从绑定灵魂的芥子空间里一拽,一把黑漆漆的,大流水断纹的琴出现在手中。
苍天若是有眼睛,怕是差点都给瞪掉了:“你、你、你居然偷了佛子的太古遗音。”
容娴放在琴上的手顿了顿,语气不满的说:“怎么说话呢,文人雅士的事情怎么能叫偷呢?这明明是以琴会友、互通有无。而且我也#礼尚往来#了。”
苍天冷漠道:“你送什么礼了?”
容娴得意的说:“我将业火留了一簇给佛子,我知道他们佛家想要。”
这邀功的小模样差点气笑了苍天。
苍天:你倒是挺能的,拿你不稀罕的去换人家稀罕的,还是在别人不知情的时候换。
苍天面上平静无波,心情波涛汹涌。
它没想到崽儿在它眼皮子底下都能学坏,这品性太失德了,它得纠正过来。
不过暂时还不能太过着急,不然适得其反。
苍天暗暗隐匿了,悄悄的在做计划。
而容娴也不是个安分的家伙,来到一万五千年前的中千界时,她悄悄出去打听消息。
不,要高大上一些。
她要去收集情报。
以前在容国的时候,有探看司帮她搜集情报,她办起事来再容易不过。
再看看如今光杆司令一个。
容娴仰头望天,一脸悲苦道:“我真是太惨了,我的人生被天道搞的一团糟。天道总是在分岔路口忽悠我拐个弯,去了那个满是泥泞荆棘的路。”
她声音低沉华丽,再加上咏叹调的贵族式装腔作势的模样,倒是一派贵气,能吓唬住人。
“虽然天道不爱我,但我爱自己。”为了表示此话很认真,她还郑重的点了点头。
不远处,看见这一幕的青年扬了扬唇,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本是察觉到这个位置突然出现一道强大的魂体,唯恐这魂体因为某些原因一时想不开危害世间便急匆匆赶来了,却没想到这魂体这般有趣。
他手中若隐若现的签筒缓缓的消散,那股玄之又玄的气息也收敛了起来。
青年并没有上前打扰的意思,确定这姑娘理智还在,且对人类没有恶意,便放任自流了。
待他离开后,容娴若有似无的扫了眼他之前站的位置,微微蹙眉。
天机阁的人怎么在这里?
刚才那气息看起来与之前她见过的天机阁主挺相似的。
天机阁阁主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九爻好事六爻?
容娴想了想,发现自己对这没印象便抛之脑后了。
罢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被那人一打岔她倒是想起来刚才忽视的问题了。
容娴伸手在小剑空间内一抓,一个光溜溜的婴儿出现在手中。
婴儿肉嘟嘟的很是可爱,那双还看不大清楚的眼睛像个黑葡萄似的。
容娴神识一扫,沉默了下来。
这小孩儿有潜力啊,好好培养的话未来的强者之位定然有其一席之地。
可一想到这小孩儿是她感而有孕来的,就有些别扭和不自在。
这是她的血脉。
是她与天地五行元素在天道的算计下相交才有的孩子。
天道想借她有孕时实力大损而杀了她,却没想到她毫不犹豫的就将孩子完整的从身体剥离了出来。
没想到她穿越了时间后,这孩子也跟着来了,还吃了小剑空间内的许多小天道力量成功出生了。
哦,她说的出生是指这孩子从一团黑乎乎的虚影长成了一个完整的人类幼崽人形。
不过这孩子现在该怎么处理?
容娴晃了晃手里的小崽子,陷入深思。
心中还半点不谦虚的夸奖着自己:‘我可真是个全能的人,行医救人、杀人灭世、弹琴作赋、角色扮演……就没有我不会的。世界这个舞台这么大,发挥的余地实在太大了。也不知隔壁的那位是怎么忍受无尽的寂寞和孤独当那个高高在上的天道之君的。’
一番推心置腹的自省后,容娴感受着手里微不可查的重量,目光落在小孩儿身上,神色好似僵了一瞬,又好像很快反应过来似的自圆其说:“啊,除了养孩子。”
说罢,她琢磨了下,对孩子道:“你是在中千界几近荒芜、我也危机四伏时出生的,就叫你荒伏吧。”
至于姓氏,就看这孩子之后的命运了。
她伸手在荒伏的眉心一点,剑典和修炼法门出现在孩子脑中。
不等那些庞大的信息冲击小孩儿的意识,一层层封印便将其封住了。
唯有小孩的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才会一层层解封。
“等你的修为到达天仙级别,最后一层封印便会解开,你会记起此时发生的一切,记起我是你的母亲。”容娴语气轻飘飘道,“到时你可以选择认我,也可以不认。”
说罢,她随手拿出一块布将小孩儿包起来,又朝着小孩儿怀里塞了一把带着保护力量的匕首。
她目光一闪,剑气一荡,在匕首上刻下一个荒字,便将孩子扔了出去。
至于扔到了那里,容娴也没有探查,她又不会养孩子,谁捡到了谁养吧。
她不养荒伏小,也不需要荒伏养她老。
反正有她的力量保护,荒伏也不会出现生命威胁,这样就很好。
嗯,就是这么渣。
扔掉了大麻烦后,容娴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
她感受了一下天地力量,转身朝着至阴之地而去。
此时,刚刚天道天榜争帝结束,道台内出来一道浑身气息凛冽森然,浴血奋战多日的青年。
他便是刚刚拿到剑帝称号的容明。
容明脚步刚刚踏出道台,一个小孩儿从天而降落在了他脚边。
还稍显青涩的剑帝:“??”
此时的他与未来不同,未来的他背负国运,一身龙袍的重量让他高高在上中却无时无刻不透着孤寂。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