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pu4wu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電影人傳奇-第352章 蘆葦出獄鑒賞-9q0ct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严打开始后,长安在8月15、16、17号进行了三天的大搜捕。这次打击的重点是打击流氓刑事犯罪团伙,只有打击团伙案公安局才有成绩。所以,能都认定为团伙的全给说成团伙,就连跳舞的花案也被定性为黑社会流氓集团,流氓团伙那是多多益善。
芦苇以前就跟马燕秦认识,六月份在北平弄完剧本,回到长安后又到马燕秦那跳了几次舞。严打开始后,芦苇错误地估计形势,以为自己就跳跳舞,又没做别的,肯定没事。当长安全城戒严,警车扎住每个街口,开始拉网清剿时,芦苇还傻呵呵地呆在宿舍,思考是自己到底是跑,还是当面跟政府交代清楚。警察敲开房门,看到芦苇穿着工作服,相貌也朴实无华,都怀疑简直他是假的。
到了公安局,芦苇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知道不能乱说话,否则麻烦大了。于是,他开始装聋作哑,问什么都说不认识。警察生气地问:“你爸你妈认识不?”芦苇道:“不认识。”气得询问的警察差点抽他。由于芦苇什么都不说,警察也没有具体的证据,不太好定罪,他就成为了漏网的鱼,没算到马燕秦团伙案里。
芦苇从八月份抓进来,到现在已经关了五个多月。最初跟他关一个号子的囚犯,就他一个活着,其他六个都死了。芦苇的号子,最近来了个十六七岁的小年轻,犯了暴力强奸罪,被判了死刑,整天哭哭啼啼地喊冤。
这天,芦苇实在烦透了,忍不住道:“你暴力强奸,判死刑不是应该的吗?”
那个小年轻辩解道:“的暴力强奸,那是我女朋友,我们好了几个月。”
芦苇翻了翻白眼:“好再久,女方不同意,你也不能硬搞。”
小年轻愤怒地道:“谁搞啦?我没搞。我倒是想搞,可是她家里有人,我家里也有人,没地方搞。我拉着她坐公共汽车,四处窜,累得呼哧呼哧就是找不准地方。她家又管得严,天一黑,就必须回家。想去旅馆搞,可住旅馆要证明。我们窜了好多天,在郊外寻见一块麦子地,立刻就倒进去抱上了。我以前认为这个很容易搞,结果,她不会,我也不会。搞了半天都被搞成,只能收拾衣服回家。我和她身上又是土又是麦穗的,抖衣裳都费了半天功夫,还要一根一根拣她头发里的穗芒。从郊外等公共汽车,朝回赶天就黑了。我们是谈恋爱,搞都没搞成,哪里暴力强奸了?”
芦苇诧异地道:“那你为什么被抓?”
小年轻哭哭滴滴地道:“回家以后,那女子的爹见她状态不对,就问怎么回事。她开始不说,但她爹三审两审,她就招了。于是她爹娘向公安局报案,我就被抓了。审了两回就开庭。没想到判我死刑,我当场喊冤,说我都没搞,向太祖保证,我就吃了两口奶,吃奶也判死啊?结果法官把判决往桌上一搭,说娃呀,人一辈子,就娘的奶能随便吃,别人的奶,你一吃一个死!”说到这里,他又哭了起来:“我根本不知道,真的冤枉啊!”
芦苇愣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明明就是谈恋爱,稍微亲热了下,这都被定性为暴力强奸判成死刑,确实太冤枉了。不过他也没心情同情小年轻,自己跳个舞都关半年了,还不知道怎么判呢!
就在这时,狱管站在门口叫道:“芦苇,收拾东西,有人来领你了。”
芦苇已经在监狱关了五个多月,听到的不是判刑,就是枪毙。他的心始终是悬着的,现在听到有人接自己,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喜出望外。他顾不上那个哭哭滴滴的小年轻,闪电般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他一边走一边问:“陈管,谁来领我啊,是西影厂吗?”
狱管摇头道:“不是,听说是北平来的同志。”
芦苇一怔,北平来的同志?在北平我没什么熟人啊!难道是电影出口公司?我又不他们厂的人,怎么会来领我?不过他也没有细想,这个地方简直就是地狱,一分钟都不想多呆,只想尽快离开。他提着行李,跟在狱管身后,快步往监狱长办公室走。
走进监狱长办公室,芦苇一眼就看到了监狱长。平常冷着一张脸的监狱长此时面带微笑,正跟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说话,看上去非常热情。那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出口公司艺术中心主任许望秋。
芦苇激动地道:“许主任,你怎么在这里?”
许望秋板住脸道:“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我在香江拍电影拍得好好的。要不是捞你,至于丢下后期工作,跑到这里来捞人?你还好意思问老子为什么在这里。”
虽然许望秋话说得难听,但听到他是为了专程为自己过来的,芦苇没有丝毫抱怨,只有满满的感激。他是西影厂的人,被抓之后,西影厂根本没人管,来的却是出口公司的人,还是许望秋本人,他又怎么能不心存感激呢。
许望秋见芦苇不说话,没有再说难听的话。他知道像芦苇这种文人,骨子里是很清高的,要把他们说得太狠,会伤到他们那脆弱的自尊心,就道:“我给你们西影厂打过招呼了,到时候会发调令,把你调到我们公司。你到我们公司担任编剧,为公司创作剧本。”
芦苇闻言大喜,他已经写了两个剧本,但在西影厂并不受重视,编制也依然是美工。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能调到出口公司,还能担任编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主任,你没骗我吧?”
许望秋翻了翻白眼:“你觉得老子很闲是不是?专门跑到长安跟你开玩笑?”
芦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有点不敢相信。”
许望秋不再和芦苇多说,就对监狱长道:“现在芦苇到了,那我们就带着他回去了。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监狱长笑着摆摆手,对芦苇语重心长地道,“芦苇,出去后跟着许望秋同志好好学习,要好好做人,以后不要再进来了。”
芦苇点点头道:“我会的,以后肯定不会再进来了。”
许望秋和刘建民领带着芦苇从监狱出来,打开吉普车的车门。等芦苇上车后,许望秋闻到了一股酸臭味,不由皱了皱眉:“你小子这一身臭得,多久没洗澡了?”
芦苇老脸一红,讪讪笑道:“那个,挺长时间的了。监狱里面洗澡不方便。”
“你小子活该,让你去跳贴面舞。还好你小子管住了自己的吊,没跟马燕秦睡,否则不关个十年八年的,估计是出不来的,这辈子就废掉了。”许望秋摇了摇头,对司机道,“师傅,你们长安最好的浴池是哪个,找个好点的浴池,让这小子好好洗洗,去去晦气。”
吉普车一路前行,不久便到了东大街,在大同园浴池旁边停了下来。大同园浴池跟普通浴池不同,是花园式布局,临街的三层木楼与后边的三层木楼对应,东西两边的二层木楼与南北楼相通,中间则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大花园,豪华中透出典雅。
许望秋本来打算让芦苇去洗洗,他们在外面等着。现在一看大同园浴池环境不错,他就有些心动,便叫上刘建民和司机,一起去浴池洗洗。
许望秋进入大同园,在售票处买好了票,然后和芦苇他们一起来到了二楼的男浴池。他们进入房间后,脱去衣物装进床头柜锁好,裹上浴巾、穿上拖鞋就走向浴池。
一进如浴池间便是雾气缭绕,热气腾腾。浴池间有一大一小两个池子,大池的水相对温热;小池的水温则偏高,是为耐烫浴客准备的。今天是星期四,时间又是下午,浴池的客人并不多,就十来个。他们的身子都没入水中,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显得舒坦与惬意。
许望秋他们来到大浴池边,除去浴巾拖鞋,赤条条进入浴池中。许望秋从香江马不停蹄的赶到长安,又不住为芦苇的事奔走,身体有些疲乏。此时微温的池水包裹着他的身体,浑身的毛孔都不由张开了,如同按摩一般,让人无比的舒服。
许望秋享受着池水带来的放松状态,嘴里却没有闲着,问芦苇跟马燕秦到底是怎么回事,又问他入狱后的经历。
芦苇没有丝毫隐瞒,许望秋问什么,他就说什么,该讲的不该讲的都讲了。
芦苇真的是命大,在监狱的时候,他认识的一个人因为参与跳舞和其他事被判了死刑。这个人为了保命,在狱中疯狂揭发别人,芦苇就是他揭发的目标之一,他揭发芦苇的材料写了五张纸。好在他把揭发材料交给了一个姓陈的狱管,而这个人跟芦苇关系不错,就当着芦苇的面把那五张纸烧了。如果这事真要报上去,那芦苇可能就捞不出来了。
在浴池里洗了一个多小时,许望秋他们从浴池出来,坐着吉普车向西影厂驶去。
到了西影厂家属区,许望秋对芦苇道:“你就自己回去吧!我们就不陪你了!你回家后好好休息几天,把身体养好。出口公司很快会给西影厂发调令,春节过后你拿着调令到出口公司报道就行。”
芦苇下车后,对着许望秋深深鞠了一躬:“许主任,谢谢你!真的给你添麻烦了!”
许望秋微微一怔,笑着安慰道:“没必要谢我。我也是看你有编剧方面的才能,觉得你是个人才,关在牢里太可惜,才帮你的。等你进了出口公司,好好写剧本,就是对我们的最大回报。”他冲芦苇摆摆手:“你赶紧回去吧,我们就走了。”
许望秋话刚说完,司机就发动车子,带着特有吉普车特别有的响声绝尘而去。
放心吧,许主任!从今以往我芦苇这条命就卖给你了!我一定会写出让你满意的剧本的!芦苇望着吉普车后的尾灯,在心里默默说了句,然后迈步向自己家走去。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