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0gbag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一九八一年-第六百一十章:火腿腸展示-4i8c4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赚钱效应不同凡响,“全力企业”按照销售数量给提成上不封顶,刺激了太多销售员拼了命干。
真的可以用走遍千家万户,历经千辛万苦、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喝干千杯万盏、醉过千回百次来形容。
“全力企业”空调的销售局面很快就打开了。
“事竟成饭店”、“风牌专卖店”团购的两千台空调其实是“全力企业”的第一批冷暖空调。
每一台空调都应该成为样板,因为“事竟成饭店”和“风牌专卖店”都开在经济条件好的城市,都有可能被“全力企业”销售员领来的潜在客户参观。
安装肯定认真对待,力争做到最好!
刘小刚、三小这两个小队长也带着各自的小队负责几个专卖店的安装、调试。
安装、维护、维修的队伍注定小不了,“全力企业”最近招募的年轻人有一大半在接受培训。
才工作不足两年的刘小刚和三小已经成为了师傅,当上了管理十几个人的小队长,一个月的工资加工时费有一百几十块。
到了夏天这个空调销售旺季,他们的收入应该能够翻一倍。
黄道舟已经着手在省城、地级市买房子开设“全力”产品售后服务中心。
地方不能小,不一定要黄金地段,只要不偏僻,交通便利即可。
最好能够有个小库房,楼上还要安排几间宿舍,必须满足二三十个职工住宿。
跟原先办事处都是黄道舟私人买房子租给液压元件厂截然不同,“全力企业”售后服务中心的房子全部是“全力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出资购买,拥有产权。
这就是布局,落子行成“大模样”,然后进行边边角角的争夺。
这一个多月,事竟成饭店经理和风牌专卖店店长都接到了任务。
给“全力空调”挑刺儿。
制热、制冷效果好不好、噪音大不大,运行时是否抖动等等不一而足。
哪怕挑出一点点毛病,“全力企业”至少要派遣一个技术员、一个助理工程师去现场观察,并且必须解决问题、总结经验。
如果技术员、助理工程师解决不了,立刻打电话汇报总公司。
“全力企业”两个小时内肯定派出由负责技术的工程师组建团队去攻克技术难题。
这不是黄瀚所为,而是黄道舟强烈要求的,“质量是企业的生命,为此我们倾尽全力”不仅仅是口号,要落到实处。
以最低价卖给“事竟成饭店”、“风牌专卖店”两千台空调,不仅仅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最主要目的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真实的用户反馈,以便于提高质量,改进服务态度。
黄瀚对“全力企业”有信心,认同黄道舟苛求提高产品质量的态度,照着这个发展趋势,“全力”具备做成中国第一空调品牌的潜力。
哪怕发展达不到预期,三分天下也是可以接受的!
反正“全力企业”赚到手的利润别留着,第一用于研发,第二用于扩大再生产。
国家对于企业的研发和再投入一直都有税收优惠,这些投入可以抵消企业所得税。
黄道舟当官不是为了发财,是为了活得精彩,他根本不去考虑自己能够分多少钱,一心想着吧“全力企业”做大做强。
黄瀚是先知,心里明白着呢,现在无需计较得失,只管加油干,闷头发展。
九二年后,发展壮大后的“全力企业”肯定能够成为上市公司,黄道舟的两成多股份该值多少钱?
那是有几倍甚至于十几倍溢价的,没三十个亿往上也对不起穿越人士啊!
张芳芬和黄道舟都忙,都不在家,本来蛮尴尬的李建国见到高高兴兴进门的儿子李俊后,立刻自然多了。
李俊也是自己人,他只要发现有银行代为发售的股票,都会通知黄瀚或者张芳芬,每一次黄瀚家总会买十几万块钱。
黄瀚开了一瓶茅台准备倒酒。
这几年“酒精”考验的李俊没白混,他这个工商银行信贷科科长太了解酒桌文化,立刻抢过酒瓶做服务生。
李梅、黄馨、黄颦当然是直接吃饭,然后就离开饭桌做习题去了。
黄瀚和李建国父子慢慢喝慢慢聊,半个小时后,终于知道了李建国的来意。
老邻居,关系好,知根知底,当然要帮帮他。
黄瀚道:“叔叔,你别老是盯着面临的困难,应该分析你们食品公司的优势,利用这个优势。”
“优势?”
“嗯啊!屠宰车间、分割车间的流水线、冷库,目前哪个个体户有这条件?”
“可是有什么用?活儿越来越少,设备已经开始闲置了。”
“唉!解放思想很重要,你们食品公司的领导层真混账。”
李建国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因为他就是食品公司领导层之一,而且是二把手,岂不是也被黄瀚骂成了混账玩意儿。
李俊连忙打岔道:“解放思想太笼统了,具体到食品公司应该怎么办呢?”
“你爸爸说活儿越来越少,我就奇了怪了,明明是活儿与日俱增。
咱们县这几年增加了多少人,人民群众经济条件好了,原本一个月吃两三次肉的家庭,现在恐怕一个星期就得吃两三次。猪肉的供应量肯定翻了几倍。”
李俊点头道:“对啊!爸爸,总量翻了翻都不止,你们食品公司生意还不如以前,充分说明领导班子太差了。”
儿子也这么说,李建国不是羞愧了,而是气得直哼哼,正在往恼羞成怒发展。
黄瀚问道:“叔叔,你身在局中,应该更加了解具体情况,你说句实话,这些年食品公司的当权者屁股干净吗?”
“反正我不怕查,我基本上没做什么亏心事!”
“我不是问你,而是想知道你们公司的一把手的情况!”
“公司越来越差,跟他手伸得太长不无关系!上行下效,公司里的干部……,唉!”
李建国说不下去了,一声长叹。
“你敢站出来把心太黑的送进去吗?”
“这……,我做不到。”
一个单位越来越差,十有八九是领导班子出问题了,从李建国的态度就能觉察出,食品公司的衰落有外因,也有内因。
黄瀚没有纠结是不是把食品公司的蛀虫捉出来,道:“叔叔,食品公司的机会还有很多,我确实能够出金点子,但是你得当一把手才行!”
“我?当一把手?”
“你现在就是书记,又掌握了一把手腐败的证据,不把他送进去已经够意思了。
你别瞻前顾后,这时不能当老好人,尽快找去他家摊牌,给他留个体面,让他主动申请调离,难道这一点都做不到?”
“这……,这……”
“叔叔,你如此优柔寡断,我帮不了你,建议你调离食品公司,这个单位这样搞下去肯定倒闭。
然后县里愤怒无比,下令彻查,食品公司经得起查吗?贪污腐败的都要去坐牢!你这个不作为的书记即便不坐牢,也肯定挨处分。”
“凭什么处分我,我又没同流合污。”
“你渎职,坐视国有资产流失,包庇贪污腐败分子,处分都嫌轻,双开最是恰当!”
黄瀚故意刺激李建国,话说得太难听了,李建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额头上都是汗。
李俊已经是副科级,当了两年多干部,早就嫌老爸安于现状,也想开导开导他。
今天终于逮到机会了。
他也附和道:“黄瀚的话有道理,单位效益好,什么都好说。
到了亏得发不出工资,职工到县里去闹的时候,你这个二把手肯定会被从严从重处理,双开十有八九。”
黄瀚继续加码,道:“你想明哲保身只是你想的,你们食品公司整个班子都烂了,谁会相信你是干净的?”
“对呀!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黄瀚、李俊俩人有点像一唱一和,李建国简直是被两个年轻人挤兑得无地自容。
“所以你此时应该挺身而出,争取力挽狂澜!”
“力挽狂澜?”这是啥意思?李俊来了兴趣,不说他爸爸了,而是面对黄瀚道:
“我爸爸哪有力挽狂澜的能力啊。他这几年一直都是在混日子!”
李建国火了,原来连儿子都瞧不上自己啊!
他瞪眼怒道:“你怎么就能断定我没有力挽狂澜的能力?食品公司的门道我哪样不懂?我要查账连会计都用不着。”
见爸爸眼睛瞪得溜圆,直喘粗气,李俊立刻闭嘴。
黄瀚可不管李建国是不是火了,继续刺激他,道:
“懂得多有个屁用,人最重要的是血性、气魄、胆量,你连挤走一把手都不敢,说什么都是白搭!”
李俊当然明白了黄瀚的用意,他小声嘟囔一句:“就是!”
“我是转业军人,写过志愿上前线的血书,我会没血性?”
“此一时彼一时也!”
“你等着,我明天在办公室里跟一把手摊牌,要是他执迷不悟,我特么拉他去纪委!”
李俊立刻鼓掌,道:“爸爸,我支持你!”
“关键是挤走一把手后,我得扭转现状啊!从哪里着手才行之有效呢?”
“这件事容易,把所有的门店承包或者租掉,张贴告示公布收费标准,欢迎个体户来你们的冷库存放货物。
跟卫生防疫站联合起来,举报小刀手屠宰未经过检疫的生猪,改进服务态度,主动去联系养猪专业户。
估摸着养猪专业户被你们盯上了,根本不敢把猪卖给小刀手,前提是你们的出价要公道,要是人家觉得太吃亏了,保不准会挺而走险。”
老百姓其实都怕麻烦,如果食品公司派出收购队上门服务,哪怕比小刀手的出价低一些,只要不离谱,都能接受。
毕竟是卖给国家,省心,况且统购统销的政策又没取消,只不过执行力打了折扣,真的较真,这里其实是有文章可做的。
食品公司有实力,有政策,有储存能力,有屠宰分割流水线,被小刀手击败,完全是因为干部、职工麻木不仁人浮于事造成的结果。
只要当上一把手的李建国行得端坐得正,狠抓作风建设,使得食品公司的干部、职工端正工作作风,改进服务态度。
做到定期走访养猪专业户,并且约定时间上门收购,再联合检疫站抓私宰生猪的小刀手,加大检查市场的力度,严查未经检疫的猪肉,重罚违规商户。
食品公司打个翻身仗不会太难。
黄瀚特希望食品公司能够有作为,“放心肉”也是个大问题,牵涉到万户千家。
李建国听得认真,他是内行,被黄瀚这么一点拨,觉得云开见月明,脸上有了喜色。
他道:“是啊!统购统销制度又没取消,我们食品公司天然具备优势。”
“你们具备优势还竞争不过一盘散沙的个体户,说明什么?”
“唉!我承认,是我们无能!”
“那就放开手脚去做,证明无能的是别人,你是有能力的。”
“嗯!我明天就跟一把手来个图穷匕见!”
“你放心大胆去做,要是那一位还敢执迷不悟,我会找秦书记、钱县长施压。”
李建国当然知道黄瀚是三水县的第一智囊,更加知道黄瀚家跟秦昆仑、钱国栋的关系。
喜道:“有了你撑腰,我更加有信心。”
黄瀚道:“你争取花三个月时间把食品公司整顿好,接下来可以投资开办一个工厂生产火腿肠。”
“火腿肠?是不是一种香肠,我们食品公司一直都在生产苏式香肠,只不过这一两年销路越来越差。”
“不是,但是产量要比香肠大多了,你可以了解一下,生产火腿肠需要专用设备,国内没有,是日本货。”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都市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