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zefie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泰拉世界見聞錄》-第三百八十三章看書-3getc

泰拉世界見聞錄
小說推薦泰拉世界見聞錄
面对白翊的问话,莱利并没有回答,而是举着斧头继续向着白翊劈了过来。白翊在闪躲的同时往莱利的双眼之中看去,发现后者的瞳孔之中已经开始被橙黄色的光影覆盖。
这种眼睛白翊在汐斯塔市中看到过,深潜者们的双眼就跟莱利的一模一样。
“被影响了吗?”白翊心道,转头又看向了另外的几个隆噶家的家仆,果然也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橙黄色的光影。不仅仅是如此,这几个隆噶家仆的身上,似乎还冒出了一些青黑色的模糊光雾,看上去就跟深潜者身上的那些粘液有些相似。
“这是……什么啊。”白翊的身后,希维兹惊叫道。在这些青黑色的雾气出现出后,这些隆噶家的家仆就好像是穿上了盔甲一般,饶是希维兹尽力的斩击,也难以在他们的身上留下痕迹。
“你们有谁会使用法术的吗?尽可能使用法术轰炸,寻常的武器攻击对他们的效果很差!”想起来汐斯塔市中跟深潜者的战斗,白翊对着身后的拉米亚和冰岩喊道。从开始动手之后,拉米亚就一直缩在后面,就好像是非常惧怕战斗一般。如果不是白翊偶尔还能够听到冰岩喊拉米亚的名字,他还以为拉米亚已经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了。
“我,我知道了。”拉米亚咽了一口唾沫,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铃铛,摇晃了一下。随着拉米亚的动作,周围的空气似乎立刻就冷了下来,而在这些隆噶家仆的身上很明显的能够看到有霜痕在凝结,其动作,也随着冰霜的蔓延而变缓了下来。
在拉米娅拿出这个铃铛的时候,白翊就愣了一下。这个铃铛不管是从样式还是大小上来看,都跟游戏中初雪手持的圣铃一模一样。而在拉米娅摇起了铃铛之后,白翊感觉隆噶家仆身上的这些青黑色的雾气似乎被蔓延的冰霜给腐蚀了一般,原本有些发亮的雾气变得黯淡了不少。
“这是……自然震慑吗……”白翊吸了口气,双臂上的源石技艺火焰燃烧了起来。如果拉米娅使用的源石技艺法术,真的是类似初雪那自然震慑的技能,那么接下来他们对这些隆噶家仆的攻击,就能够造成有效的伤害了。
扫了一眼整个战圈,现在冰岩在独自面对着三个隆噶家仆,西维兹拖延着两人,W的火力也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崖心的战斗力可以忽略,这边压根儿就没有杂技队可利用的地行……现在白翊的面前除了莱利之外,还有两个拿着铳械的家仆。只不过之前莱利等人的眼中出现橙黄色光影时,他们并没有像是莱利等人一样立刻被影响并控制,而是在后面还挣扎了一段时间,眼中才被橙黄色占满。
“试一下吧,md,真的不想把印记用在他们的身上。”看着莱利将斧头挥舞的虎虎生风,白翊很冷静地后仰躲过了莱利巨斧地横扫,然后立刻挺腰起身朝着莱利冲了过去。斧头的攻击范围虽然巨大,但如果让白翊冲进了一步之内,那么莱利就只能是任由白翊拿捏。
一步迈到了莱利的面前,白翊的拳头就已经扬起对准了后者的脑袋。虽然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但是在看了一眼莱利身上那一块儿一块儿结实的肌肉之后,白翊还是觉得要想放倒面前的这头牛,还是直接对准脑袋动手更加快捷一些。
不过白翊在动手的时候,显然是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泰拉世界的住民在多出了各种生物特征之后,原本应该是人类致命弱点太阳穴的地方,因为莱利种族是丰蹄族的缘故,头顶向前螺旋弯曲的牛角正好是挡住了太阳穴的位置,白翊的这一拳捶在了牛角上,虽说莱利也确实难受得一B,但性命至少是能保住了。
莱利脑袋上受了白翊这一拳,感觉好像是被榔头给轮了一锤一般,脑子里面嗡嗡直响,就连眼中的橙黄色光影也似乎飘摇了不少。身体踉跄着向后退去,莱利嘴里发出了不名意为的闷声,脚下还没站稳,手中的巨斧就再一次对着白翊扫了过来。
脚下还未站稳就攻击,这是已经昏头了吗?白翊摇着头,正打算迎上去再给莱利来两下,但白翊在正要冲上去的时候,却突然心生警兆。冲过去的步子顿了一下,白翊下意识地侧身,两道气流从白翊的胸前擦了过去。
在莱利身后,两个隆噶家仆端着铳械,枪口还冒着硝烟。或许是在被控制的状态下的缘故,隆噶家仆开枪的动作并不流畅。白翊在躲过这两发子弹后,迅速朝着莱利欺身靠近。他不信,他跟莱利贴身战这些家仆还敢开枪。
“W,你那边怎么样了?有办法帮我把莱利身后的那两个家仆解决吗?”白翊在和莱利缠斗的时候顺便还问了下W那边的情况。相较于在这边的战圈,白翊对W那边的战斗要稍微担心一些,如果不是说还想要从莱利的嘴里问出一些事情,同时也不想波及到谢拉格的圣山,他现在就可以将源石技艺肆无忌惮地爆发出来,将莱利等人一并给烧成炭。
“还不错,至少这些家伙被我耍的团团转的。”W的语气听上去很轻松,并且还有爆炸和大骂声传来。“怎么,你那边撑不住了?”
“不算,你应该能听出来,我这还能跟你聊天呢。”白翊闪躲着莱利的攻击,警棍抽在了莱利的腿上。“你那边完事儿了的话就过来帮我再牵制两个人,我怕再纠缠下去,会忍不住开大。”
“那就开呗~”
“这里可是谢拉格的圣山脚下,动手已经是大不敬了,我还开大,在圣山下面开大动手的事情要真传出去了,银灰银老板也保不住我们。”
“啧,麻烦~”W撇了撇嘴,收拾起了自己刚才放在脚下的装备,“好好,马上就过来。不过你可小心别被我给不小心炸死了。”
“你不会。”
W站在石块上,按着耳中的联络器有些愣神。虽然对白翊的性格也算有些了解了,但真的听到白翊这么说,W发现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心境。原本以为在经过了这些年,自己已经不会再因为任何事情而有触动的情绪,可今天却……
“我不会,你就这么肯定吗?我可是雇佣兵啊,雇佣兵,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W低声说着,像是在告诉白翊,又像是在跟自己说着。可事实上,白翊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已经静音,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从联络器中传来。
“都是这样,真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两个的,都这样?”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