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4

618xa都市言情 《這個刺客有毛病》-第一百二十七章 霍螢的兩個問題熱推-xemhr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应天府并不是这大运河的尽头。
但是确实大运河与长江相连的重要枢纽。
此时涛涛江水之上,方别与薛铃坐在广域静默号的顶端。
薛铃就是真的很不开心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娶何撩。
“总之,这件事情做的不错。”方别继续说道。
“什么事情?”薛铃问道。
“就是你将锦衣卫令牌交给广济奇的这件事情。”方别看着薛铃说道:“原本广济奇只能够依靠自己的信用和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胡北宗,但是现在有了北镇抚司的背书,相信会事半功倍。”
“嗯。”薛铃低低答应了一声。
现在薛铃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想的铁憨憨了。
为什么方别会答应广济奇,薛铃还没有想清楚,但是至少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方别还是希望广济奇能够得到胡北宗的认可,继续完成他的策略与抱负。
而想要取信于胡北宗,蜂巢肯定是人人喊打的存在,但是锦衣卫就不一定了。
而且——薛铃是货真价实的锦衣卫,如假包换,童叟无欺。
“我感觉这样会对他有帮助。”薛铃笑了笑:“不过广济奇也真的大吃一惊,不过他也没有给我说多余的事情,可能是也感觉我是特殊任务吧。”
“你应该本来就是特殊任务?”方别纠正道。
“是啊,我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薛铃摇头说道。
薛铃确实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什么了,最初的任务应该是潜伏蜂巢内部,协助帮助锦衣卫直捣黄龙,但是现在,不仅金蜂玉蜂自己见了一大堆,连蜂后基本上都算是见了,但是目标什么的,就又真的模糊起来。
因为薛铃现在来说,不可能一股脑地倒向锦衣卫,然后把方别他们全卖了。
这样做太蠢了,薛铃自己都清楚。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最好的任务。”方别看着薛铃:“如果说这次与倭寇的战斗你能够起到核心作用,胡北宗一样会将你的功劳上报上去。”
“搞不好,真的有衣锦还乡的那一天。”
薛铃并没有答应方别的这句话。
现在回不去的最重要原因,就是薛铃渐渐发现,整个燕京城问题最大的就是那位圣人。
这还怎么回去啊。
况且有些事情,在燕京城之外,反而更好查一点。
“我倒是想问一下。”薛铃看着方别,认真发问道:“你为什么会答应广济奇?”
“你一向不是那个最怕麻烦的人吗?”
“我现在也是很怕麻烦啊。”方别笑了笑:“但是怕麻烦,与答应人,并不矛盾。”
“因为有些事情,总是有些不做不快的感觉在里面。”
“不做不快?”薛铃有些好奇问道。
对于方别而言,真的有什么东西是不做不快的吗?
“是的。”方别双手搭在脑后,看着滔滔江水滚滚东流:“我不是给你说过吗?”
“之所以要追求力量,是为了在需要自己站出来的时候,可以安然无恙地去做一些想做的事情,而不是只能无能为力地畏缩妥协。”
这样说着,方别静静走到楼梯处:“叫一下所有人,我们应该开一个会了。”
……
……
是的,开会。
因为霄魂客栈所有人都在船上,所以需要开会的时候,通知还是很方便的。
广域静默号上也有专门用来进行会议的大房间,当然——通常这个房间被称之为餐厅。
以及人到齐了。
何萍,商九歌,盛君千,宁夏,霍萤,黑无,端午,方别,薛铃。
殷夜不在,当然,也可能是在暗中观察中。
反正只是叫一声的事情罢了。
“我先来说一下事情的经过,我想这里的很多人还没有搞清楚之间具体的来龙去脉。”方别站起来环视四周,然后开口说道。
因为这事实上是方别一个人做的决定,而现在就是将自己的决定传达给所有人。
“究竟是什么事情?”商九歌看着方别说道。
“简单来说,就是我们可能要和倭寇正面交锋的事情了。”方别看着商九歌笑了笑说道。
“事情是这样子的,之前在西湖小筑的时候,汪直说将会给蜂巢提供一批刺杀名单,用来针对东南各省的各级官员将领,来向朝廷施加压力。”
“而事实上,在我们进入东南地界的时候,确实有飞鸽传书,送来了刺杀的任务。”
“任务的目标一共是两人,都是地字号的任务,其中一人名字为邱大鱼,另一人的名字为广济奇。”
方别看着所有人:“不熟悉也没关系,你们只要知道,这两个人都是如今东南的重要将领就可以了,事实上我怀疑两江总督胡北宗也在这份名单上,不过他的任务应该是属于天字号的任务,可能另有人完成。”
“而我和薛铃,就暂时没有知会大家,就前往岸上,去探探那个广济奇的消息,因为广济奇所在的石屏卫所,当时距离我们确实很近。”
这样说着,方别也就顺理成章地将石屏卫所发生的一切讲了出来,并且提到了之前他救回来的那个青年将领就是广济奇,而广济奇则在知道了方别的身份之后,依然想要请求方别来帮助他来对抗那批倭寇,并且为此,要去征求两江总督胡北宗的同意。
“而胡北宗很可能会同意,因为他并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而是非常讲究实用主义的技术官僚。”
“也就是俗称的能臣。”
“去打倭寇吗?”商九歌顿时来了兴趣:“老实说,最近都没人和我打架。”
这是真的,自从在汴梁去燕垒山夺取祥瑞之后,商九歌就一直赋闲在家,连去西湖小筑这样的热闹事都没叫她。
当然,商九歌也不是一个完全耐不住寂寞的人,毕竟在华山上,这位少女可以一闭关就是闭关一两年的存在。
但是——依旧还是会闲地发霉,闲的长毛。
如今听说有事情可以做,商九歌当然非常高兴,乃至于隐隐兴奋。
“我听说倭人的刀法还是很有一手的,希望可以见识一下。”而在一旁,盛君千开口说道。
倭刀介于刀剑之间,毕竟他们一向是刀剑不分,不过对于神州人而言,倭刀其实应该一律称之为刀。
而盛君千就很乐意和用刀高手好好切磋一番。
毕竟盛君千如今的武学修行是真的已经到了瓶颈,必须要和高手切磋才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也是盛君千想要加入蜂巢的重要原因。
但是——真是奶奶个腿,盛君千加入蜂巢之后,就没有遇到几个自己能打得过的敌人,宁欢到来之后,盛君千甚至直接被发配到了嵩县去截杀信人,就真的彻底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而现在倘若以倭寇为敌人的话,那么——盛君千可以高呼一声你爷爷我又回来了。
毕竟,高手打不过,虐菜还虐不了,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不是我打击你。”方别看着盛君千笑了笑:“这次这批倭寇有个首领很厉害,我怀疑你打不过。”
大型辱盛现场。
盛君千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刚想说怎么可能,但是随即想到——方别说自己打不过,那么还真的有可能打不过。
毕竟方别的眼力还是公认的毒辣。
瞬间死鸭子嘴硬的想法都没有了。
“那我呢,那我呢!”商九歌雀跃说道。
商九歌从来不担心敌人的强大,她只担心敌人在哪里,够不够打。
毕竟连宁欢商九歌都敢提剑A上去,还有谁商九歌不敢打的。
“他不是你的对手。”方别简单明了地说道。
老实说,这个世界上,单纯用剑的人,能够打得过商九歌的人实在太少了。
并且现在的商九歌还是刚刚经历了清净琉璃方,清净世界,紫极天象三重BUFF增益的商九歌。
可以说不真的打一场的话,很少有人能够清楚商九歌目前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不过至少有一点可以清楚,那就是商九歌真的再打一场的话,这个少女的江湖榜排名肯定会继续提升。
白衣剑仙商九歌的名字,如今在江湖上真的是响当当的。
“这样啊。”商九歌听到对方不如自己,甚至说还有一点沮丧,瞬间就没有了什么战意。
“不过他的东瀛刀法很不错,如果你想要见识一下的话,他倒是不错的试刀对象。”方别继续补充道。
“好的!”商九歌瞬间就被打了鸡血,高兴说道。
所以说有时候,这个刚刚见面的时候感觉有一点高冷的少女,真正熟悉之后真的感觉她实在太好懂了。
“还有人有其他的意见吗?”方笔的战前动员感觉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征求大家具体的意见和看法了。
毕竟就征求意见来说,霄魂客栈有的是好战分子,毕竟顶级好战分子黑无还没有开口说话呢。
所以战前动员什么的真的是非常的方便。
况且倭寇真的是怎么出手都不会感觉良心会痛的对象,就感觉很爽。
当然,唯一的问题就在于,如果真的协助剿灭了这伙倭寇的话,就和目前蜂巢要和汪直合作的初衷相违背。
而广济奇的名字依然在方别的暗杀名单上,不完成或许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扣除积分罢了,总会有其他的蜂巢刺客接到这个任务。
到时候怎么继续处理,就会比较麻烦。
当然——郭盛其实也上过暗杀名单,不过那个名单,在西湖小筑之约后,已经暂时清零了,因为那本身就是秦针对霄魂客栈所做出来的应对,也最终解除。
“我有一事要问。”霍萤静静举手,看起来就像是课堂上举手发问的优等生。
“说吧。”方别看着霍萤,其实霍萤差不多就要离开了,不过为啥没有走,这大概是一个小小的谜。
可能是单纯的顺路?
其实霍萤一直都在说着走,但是方别总是能够给霍萤找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来做。
大概就是物尽其用吧。
“第一,广济奇是否可信?”霍萤看着方别说道。
广济奇是霍萤亲手救治的,也大致了解广济奇的一些情况,而广济奇更是需要将方别等人的身份告知胡北宗,而不是自己先斩后奏,作为私军使用方别这伙的武力。
怎么说呢?
大概就是广济奇本质上还是制式军官,行事非常的稳重,如果说不先对胡北宗说明,那么一旦方别等人的身份暴露,广济奇会非常的被动,而对于此事一无所知的胡北宗都没有办法保下广济奇。
但是选择将这一切开诚布公,压力就会来到方别等人的身上,毕竟蜂巢和朝廷是已经公开化的敌对关系,方别等人真的就是一枚枚行走中的军功章。
“可信。”方别看着霍萤笑了笑:“为什么可信,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他其实在我的暗杀名单上。”
周围人纷纷点头。
这真的是一个过于可信的理由。
现在的方别,是真的没有杀广济奇的理由和借口,如果广济奇反水的话,其实能够抓方别的人,现在已经真的太少了,毕竟对抗武功的只有武功,而武功能够和方别相提并论,甚至能够擒住方别的。
朋友。
江湖榜甲榜第七了解一下。
“好的,这个我没有问题了。”霍萤点了点头。
“据我所知,蜂巢和汪直现在是出于合作状态,就像你所说的,之前收到的暗杀名单上面就是出自汪直的手笔。”
“那么问题来了,蜂巢和汪直合作,而身为蜂巢的刺客,你却打算和官府协作对付这些倭寇。”
“这对于蜂巢,对于汪直又该怎么交代。”
“会不会被罩上不顾全大局的帽子?”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方别。
是的,霍萤所提出来的这两个问题,都算是非常关键的问题。
第一个还好,方别已经给出了足够信服的解答。
但是第二个,就真的有点微妙了。
霄魂客栈已经和蜂巢貌合神离了很久了,这次西湖小筑之会,算是给这种貌合神离画上了一个逗号。
但是如果方别这次再去灭杀这伙倭寇,那么,汪直会怎么想,蜂巢又会怎么想。
这毫无疑问是个大问题。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4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