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ol7wa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日娛浪人 起點-第五百二十三章血液中的激動(感謝夢回千轉)看書-r744s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正因为高桥浪人拿出了青山铃这个角色并且得到大多工作人员认可,再加上他背后的增本,如今高桥浪人说出有关内容修改的话让松山可以稍微听听。
当然,更多的还是得幕后制作组协调,高桥浪人只起一个建议作用。
松山说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之后高桥浪人便不再多说,转而提出剧本上有关爽太的处理问题。他在思考究竟往哪边走。
是纯情少年的黑化呢还是尽管遭遇困难却保持本心。
这也是高桥浪人自己的映照,从某种方面来看,现实总是先他一步表明他现在的处境。在提出问题的当下他就近乎直觉地明白了这一点,他的潜意识在写出剧本的同时就给他摆出了选择题。
话说到一半高桥浪人沉默下去,不再言语转而结题:“我没问题了。”这是他自己的问题,决不能由他人之手解决,高桥浪人非常清楚。
高桥浪人起了很好的带头作用,在男主角兼年轻一辈站出来说话后,其余人也有胆子将自己的问题说出。幸而这次剧组的大哥们都是好说话的,尽力解决每个人的问题,事实上也没什么好解决的。
问题发生的高峰期永远是在拍摄过程中而不是在研讨会上。
这一次的研讨会主角并不是这些演员,而是位于他们背后的各位经纪人和事务所。调配好各人时间,确定之后的宣传调度,再加上一些合作的零零散散,整个会议关于高桥浪人说得上话的部分不算多。
但对他来说是一个完全新奇的体验,那种参与整个会议的新奇感,这是他担当配角怎么也感受不到的。而且成为主番后他的话语权也在明显提升,对高桥浪人来说这是刺激他肾上腺素快速分泌的一种情绪,那种激动很久没在他身上出现了。
甚至在听他们谈论的时候高桥浪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很不常见的渴望在自己心中奔涌,此刻,他似乎找到了另外的东西为之奋斗,被称作创作欲的东西。
石原也展现了自己专业的一面,认真算起来,之前两人虽然同在加濑老师旗下学习,但高桥浪人真正跟石原合作这算第一次。
她认真研究了自己的剧本,高桥纱绘子这个角色,开口:“巧克力的部分我希望能够拍摄出美食节目的效果。光靠演技的话还是有点勉强,而且剧名叫《失恋巧克力职人》,如果不在巧克力上下功夫很难让观众产生代入感。纱绘子这个人的一大特点就是爱吃巧克力,整个故事围绕在其上,如果巧克力方面拍的不好很难引起大众共情。”
“这方面石原桑你放心,我们请到了巧克力制作顾问三浦直树桑和食物统筹住川启子桑。”
在这方面富士电视台不缺钱。
“嗯。”石原点点头放下心,跟高桥浪人对视一眼——高桥浪人也在担心这方面,石原替他问出,“有专业人士真的太好了。”
石原之后是水川和沟端,另外三人,有村也说了两句,水原希子跟七濑都是新人不敢多说,此次的研讨会到此落下帷幕。
就等下周的拍摄了,一月份电视剧上映。
每个人没说几句话时间就来到晚上八点,散会,各回各家。
高桥浪人血液里还残留着会议时的激动,他总算寻找到身为演员的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他又想起了之前加濑老师说的有关大学的事情。
东大,早稻田。
高桥浪人在两者之间徘徊,犹豫不决。一边是最开始所坚持退路,一个是在演艺圈这方面深度走下去的资本。
高桥浪人再一次走到了人生的岔路口。
“我想要的是什么。”高桥浪人立在冷风中,一时并没有上车,他背靠车身望着街边昏黄的路灯和不时走过匆忙的形形色色的人。
突然他就想抽烟了,或者是喝酒,用这种身体上缓解压力的方式来暂时逃离现实。现在也已经成年了不是吗?
他有一种回到大坂的冲动,跟他最初的老师中村桑见面。
他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服,抬头望天,月亮在很远的地方亮着,低头看时间,八点半,还有到大坂的晚间新干线。
没有时间犹豫了,高桥浪人决定回去,坐上驾驶室一脚踩下油门赶往最近的新干线站台。而在开车的途中高桥浪人跟中村老师打了电话。
“老师。”
“嗯?浪人?”
“抱歉这么晚还打电话来打扰您。”
“没事,时间还早。有什么事情吗?”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能跟您谈一谈吗。”
“当然。什么时候?”
高桥浪人本来想说今晚,但想着到大坂也凌晨了便改口说:“明天早上,或者下午,明天我一天都有时间。而且明天我想去剑道馆练习,很久没动了。”
“好。明天你会待到什么时候?晚上有空的话来我家聊吧,你伯母她跟美奈一家出门旅游了。”
美奈是中村的女儿。
“好。”高桥浪人应下。
然而,现在想要回大坂的冲动在高桥浪人身上流淌着,他已经等不及要回到那个可以称之为家乡的地方。充斥着人情味的地方。
东京有些时候实在是太冷漠了些。
石原是在街旁等着高桥浪人的。
她想的是在车上跟高桥浪人聊聊天,实际上也是对两人关系的缓和,现在的高桥浪人跟她之间有着一层看不见的隔阂,尽管两人刻意不去触碰但却真实存在。
而在高桥浪人过来的时候石原挥手打招呼,但是对方仿佛没看见一样快速驶过,这让石原脸上维持的笑容落下。
高桥浪人是真没看见,他到了最近的新干线买票,将车停在附近,找到车厢坐下等待发车。
但世上就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在他正想回大坂的时候,结束研讨会的七濑也坐上了这班回大坂的车。因为过年没办法回家,这是乃木坂老早就确定的事情,所以七濑只能提前回家补偿家人。
两人上了同一辆车,但却没在同一个车厢,因为艺人的身份他们做好防护没人认出。
两个半小时后新干线抵达大坂,停下。
在来时没碰面的两人在唯一一个出口发现了对方,七濑满脸错愕,高桥浪人亦是如此。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