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325lz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從契約精靈開始 愛下-第523章 噫噫的機緣(第二更)相伴-hbzhw

從契約精靈開始
小說推薦從契約精靈開始
[领域:剑鸣]
苏皓眼前,第一时间浮现出相关信息。
他的眼睛穿透白色领域,望见内里浮现出的一柄柄长剑。
就跟许多剑类领域一样,一柄柄虚幻的剑穿梭在其中,乍一看这个领域平平无奇。
苏皓碰见过的类似领域,就不下十个。
但……
鸦的领域跟其它妖艳贱货不一样,正常的领域,兼具困敌、镇杀、增幅、压制、空间等等能力,一个领域镇下去,能秒杀一大片菜鸡精灵。
鸦的领域不一样,功能简单,朴实无华。
它只有一个功能。
增幅强化。
剑鸣领域内那些不断穿梭的长剑,其实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唬人。
但霎时,
有如万剑归一。
当呆鸦的羽翼剑高举时,领域内无数剑影飞射而来,一柄一柄融入它的右翼斩灭剑。
顷刻间,羽翼上的剑之纹路大绽,带着斩尽一切的韵味,鸦一剑挥出。
“铮——”
万剑齐鸣!
这一道带着淡淡金色的剑芒,毫无迟滞地从鸦身前的巨大火鸟身上斩过。
火鸟身上出现一道断口。
它的身躯没法再愈合,而是一寸一寸的湮灭,彻底消失,连最原始的元素粒子也没法留下。
斩灭了巨大火鸟的剑芒,余势不减地飞出,撕裂空间,在难以描述的瞬息出现在冠位火焰鸟面前。
剑芒斩过。
一片片带着生生不息火焰的羽毛飞起。
冠位火焰鸟捂着翅膀,满脸惊讶。
……
“不愧是你,领域都跟别人不一样。”
“哑~(那是的哑~!)”
鸦骄傲地昂头,又低头,盯着苏皓身后的影子,挥了挥翅膀,眼带战意:
“哑哑哑~!”
阿阎的头从地面阴影上冒出,没有说话。
苏皓本着不太好打击鸦积极性的想法,斟酌着说,“你才刚跨入领域级,还是再缓缓吧,多积累积累领域力量……要知道阿阎很久之前就跨入领域级。”
他没说的是,就是它们俩同级,鸦你哪来的勇气挑战阿阎。
之前被虐的还不够吗?
看看阿阎,都不想继续虐菜了。
鸦没有这个觉悟。
天晴雨停,它感觉自己很行。
老牌冠位火焰鸟都被它伤到,怎么不能跟阿阎来一场?
战斗可能会很艰难,但领域全开,枷锁尽断,种种底牌全部施展的情况下,它怎么也能跟阿阎……五五开吧?
感觉能够五五开的呆鸦,叫上拗不过它的阿阎,两只精灵寻了一处偏僻的规则决斗场,切磋去了。
苏皓没打算观战。
他抬手,打出一个响指。
马来——!
“唏噜~!”
二哈麟身影出现,它如今的身高哪怕蹲下,苏皓也很难爬到它背上。
好在坐骑二哈麟号早早升级。
冷冰冰的鳞片坐起来,哪有软绵绵的云团舒服。
不用苏皓吩咐,一团白云就出现在脚下,将他托起。
由二哈麟带着,朝神树盆地一侧飞去。
大地在眼角的两侧迅速飞退,只有背后撑起苍穹的神树,依然巨大遮住天空。
站在神树树叶上眺望,整个盆地似乎不大。
但真飞起来,才能感受到这里的广袤。
即便是二哈麟也要飞上十来分钟,才抵达目的地。
这里跟神树周围,跟整个天柱山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
枯萎、萧条。
非要说的话,跟幽阴之地有那么点类似,一样是个特殊地域。
但这里,藏有一个前人的遗迹。
是遗迹,而不是传承之地。
神树圣地内外尽管很多年都没有人类活动的踪迹,这些个传承也是上个时期遗留下来,距今不知多少年月。
但诸多传承保存得相当完好。
不落多少灰尘,能量充足,规则运转无损。
这样完整的传承之地,苏皓只见过一个——传承圣殿——其它诸如‘剑痕之谷’,表面上还是破破烂烂,尽是荒凉,其传承机制也时灵时不灵。
传承圣殿过于神秘,不知是什么存在所留。
但神树圣地内的许多传承,他能看出个大概……顶级传承、高级传承、中高级传承……并不全是最高端的传承,只是集中在一起,显得震撼。
外界,至今被发现的传承也不少,只是多残破,很多能量耗尽只剩破铜烂铁,唯一的作用大概是考古。
按照苏皓的理解,
有精灵保养、维护的传承,才叫传承之地。
没有保养维护,任由其在时间长河中磨损的,叫遗迹。
这个遗迹,就躲在盆地的角落。
也不在圣地提供的传承试炼目录中。
前一阵子,
呋呋噫噫在好几个传承之地的争夺中落败,无缘一个个光、暗类型的传承。
让它有些郁闷。
尤其是,胖熊都拿到一个顶级传承,对比之下它备受打击。
于是呋呋噫噫外出散心。
散心当然也是在圣地范围内,外面并不安全随时可能被套麻袋,那就不是散心。
当它走到这一带时,碰巧见到这一片不太寻常的地域。
呋呋噫噫鬼使神差地步入其中,又好运地触发遗迹已经很残破的传承机制。
这一股力量包裹住呋呋噫噫,进入未知的传承空间内。
“不灭之甲、剑痕之谷这样的顶级传承,也只是把传承之物直接摆出来,没能拥有传承空间。”
苏皓所知的传承之地,只有圣殿,才拥有自己的传承空间。
其二就是这里。
枯萎的大地上,残留着一节节枯木。
这里万籁俱寂,元素粒子都稀薄不少。
唯独远处,
矗立着一尊黑色方尖碑。
一个黑色的小圆点,静静悬浮在方尖碑之上。
呋呋噫噫就在里面。
……
神秘的传承空间内。
永夜曜姬一身黑色哥特长裙,一道道黑色圆环悬浮在它周围,地面遍布着黑色的魔纹,从空间的尽头蔓延到天穹,宛如一个巨大的囚笼倒扣着。
噫噫就站在正中央。
双手抬起,黑色圆环内一个个玄奥符文隐现。
赤红的符文。
漆黑的符文。
不断扭曲变化的符文。
每一个符文,都代表着不同的黑暗力量。
时间流逝,
传承空间内没有昼夜之分,噫噫只是一个劲地吸收传承知识,消化得自传承赠予的力量。
它不知过了多久。
苏皓感觉没等多久。
远处,
黑色小圆点一抖。
巍峨的方尖碑轰然坍塌。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