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97v6o精彩都市言情 大國戰隼 起點-第683章 大膽提出意見-8xf1o

大國戰隼
小說推薦大國戰隼
高原山区的巨大积雨云来到了这座城市的上空,人们迎来了连续三天的雨水天气。
部队协调之后,成洛马厂征用了三流机场的一个维修机库,在这里对01号黑丝带进行维修,一些重要的试飞数据第一时间导出来,然后开始分析故障原因,找出原因解决问题。
李战也暂时留在三流机场配合研发人员的工作。
考虑到保密问题,01号黑丝带既不能使用公路运输的方式返厂,也不能分解掉使用运输机运回去,所以只能飞回去。因此就必须要修好,至少要恢复正常的飞行能力。
厂家派了大批的人员和设备进驻三流机场,部队相关单位也来人了,根据技术团队的估算,没个把月的时间是做不完这边的工作。光是分析故障原因就是一项大工程。李战撰写了详细的试飞报告之后没有休息,而是跟着研发人员埋头研究。他的协助可以更加的有针对性。
01号黑丝带的机身结构没有出现变形的情况,这个结果让研发人员大感吃惊。要知道飞机是在超音速情况下机头突然下坠的,那是一个非常大的过载机动动作。
扛住了这么高的过载,意味着飞机的机身强度试飞不需要再进行了,没有什么试飞数据比现在的数据更有说服力了。
最让技术团队诧异的是,原以为会严重损坏的两台发动机居然全部是正常状态。在对动力系统进行了全面详细的检测之后,动力系统失灵的原因是控制两台发动机的电子系统出现了问题,从而导致发动机对飞行员的操纵失去了反馈。
由此带来的比较重要的问题是,航电系统一定存在某种缺陷,至少稳定性是达不到设计要求的。这一点技术团队反而是心里有数的。四代机是我国设计过的技术最先进最复杂的战机,本身就存在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
但是,出现如此严重的故障,技术团队依然是受到了上级的训斥,要求他们立即成立攻关小组集中力量尽快把问题解决掉,彻底排除这方面的隐患。
这就是试飞员的价值的。
换句话说,试飞员开的飞机都是有故障的,而且是只能通过飞行才能暴露出来的故障,不单单是飞出飞机的飞行包线。
从这个角度来了解试飞员会对试飞员与飞行员之间的区别有更加明晰的认识。如果说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是刀尖上的舞者,那么试飞员则是和死亡掰手腕的生命守护者。
包括舰载战斗机在内,都是先由试飞员飞过确认达到设计要求并且总结出一套规范之后,才交到一线部队飞行员手里。
所以很多时候试飞员的技术理论基础一点也不比专业技术人员差,甚至一些厉害的还能指导研发团队进行改进并且出理论书籍。试飞员个个都是金疙瘩。比如陈铭,虽然战斗飞行技术也许他们比不上李战,但是在技术理论这一块,十个李战加起来也比不上他。
上次安排李战和陈铭搭档正式出于这样的考虑。
李战谈感受,指出当时姿态下飞机应该是什么样的表现、应该达到什么样的表现和实际表现是如何的,这些很具体的意见对研发团队来说比较难理解,这个时候陈铭再根据李战的意见转化为专业的指导意见用术语表达出来,研发团队就很容易明白了。
两人就这么搭挡着干了二十多天的辅助,在三流机场吃了二十多天的超标餐食,在第三十天的时候,整个维修工作总算是完成了。利用机场深夜休息的时间进行了一系列的地面测试,包括地面试车和滑跑测试。
又经过了三天的地面测试,确定飞机已经恢复了飞行能力之后,在第四个深夜里,李战驾驶01号黑丝带从三流机场起飞返回成洛马机场,同时地面队伍也在深夜一口气全部撤回。
接下来的分析工作更多更重,同时要对01号黑丝带进行新一轮的改进。然后李战就开始闲了下来。
包冠华找到他,说,“春节没休假,马上五一了,趁现在事不多,你休个假,我给你批三十天假期。”
李战笑着说,“老领导,你可不是部队领导了,哪能给我批假。”
“我就算是转业了也是你领导。”包冠华笑着指了指李战示意他坐下来,“婉君怀了孩子,六个月了吧,你这个当爹的不该回去看看?”
李战顿时有些忧愁了,说,“是,我很不放心,但也有点害怕。”
“人之常情。”包冠华笑着说,“初为人父都是这样,我当年情况比你还差,那是整宿整宿的睡不者啊。”
“是吗?我还以为是我自己出了问题。”李战惊讶地说。
包冠华笑着说道,“有了孩子意味着要担负起一个家庭,孩子出来了你要把他养育成人,想到父母是怎样把自己拉扯大的,因此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这是正常的。”
“说到底就是还没有做好当爸爸的心理准备。你啊不用过于纠结,老话怎么说的,船到桥头自然直。到了那个阶段你自然就都懂了。”
李战微微点头,“希望如此。”
“那你还犹豫什么,我告诉你,女人这个时候特别希望丈夫陪在身边,这是谁也代替不了的。”包冠华说。
李战说,“明白,我明天就回去。”
点了点头,包冠华说起了工作上的事,他说道,“这一次改进动作比较大,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四代机最终交付部队的技术指标水平会比原始设计高出好几个百分点。”
他点了根烟抽了两口,说,“这同时意味着以后的试飞标准更高了,很有可能许多项目是以前没有的。你可以想想怎么来进行后面的试飞工作。”
“老领导,我有些话不吐不快。”李战皱起眉头,沉声说道。
包冠华说,“说,大胆的说。”
李战已经不是几年前只知道拉杆的小伙子了,经过三年多的任职历练,方方面面都成熟了起来。他如此慎重地提出来,显然是一些不便于在其他场合提出来的话。
理了理思路,李战说,“我认为以F-22A作为追赶对象来进行设计不符合实际要求。”
这句话完全出乎意料,包冠华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目标,研发团队也从来没有动摇过这个信念。
黑丝带首飞前,F-22A是世界上唯一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四代机,不管是现役的还是在研的。以F-22A作为追赶对象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也的确是这么来做了,甚至不少技术是比F-22A更加先进的。
以F-22A为赶超目标并没有问题啊!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其他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