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3ixy2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帝國星穹 愛下-十二、獵人獵物-faekj

帝國星穹
小說推薦帝國星穹
“是这里吧?”
与大秦的咸阳相比,这座贵山城可谓混乱至极。赵和看得出来,原本贵山城在规划之时,还算是条理分明,但后来随着统治者的更迭,原本的城市规划被废弃,以至于现在成了个混乱不堪的地方。
就这样的地方,也成了大宛的首都,而大宛人还以其为傲——放在大秦境内,一个稍好些的郡城便胜过它了。
这种混乱,在给贵山城的主人带来统治上的不便同时,也给赵和带来了麻烦。在脱离了白努尔的商队之后,花费了不少时间,他们才找到这里。
这是伊苏斯设在贵山城的一处秘密据点。
事实上,赵和从来没有把此次大宛之行的希望都寄托在白努尔这个外人身上,他虽然没有随伊苏斯的商队来,可与伊苏斯的联系却没有断过。去年伊苏斯离开北州后,就按照他的命令,在贵山、贰师和郁成三座城市都设有秘密据点。
赵和又看了一眼这间民宅门口的标记,确认这是自己与伊苏斯约好的记号。
不过他还是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如同大宛的贫民一般,用块麻布将自己遮着,蹲在街角观察了许久。
“君侯向来胆大,为何在此反而迟疑?”樊令跟他一起蹲着,百无聊赖之下,自然习惯性地讽刺他一句。
这厮倒不是真有恶意,只不过习惯性嘴臭,也就是赵和熟悉他了解他,换了别个还真未必能忍。
“有把握的时候我才胆大,没有把握的时候,除非万不得已,你见过我冒险么?”赵和反问道。
樊令想了想,然后用力地点头:“见过,不只一次。”
赵和哑然,然后摇头道:“你这厮就是纯属抬杠……唔,瞧,有人出来了!”
樊令一边向那门前望去,一边嘴里还嘀咕:“我不是抬杠,我只是实话实说,若你不是喜欢冒险的性子,如今应当安坐于北州城中,哪里要来这大宛?君侯,你如今身份不同了,总不能事事都亲冒矢石去做……”
“这番话是段实秀让你寻机会和我说的吧。”赵和冷笑:“若不是他,就凭你那点心思,哪里能想到这个!”
段实秀始终反对赵和离开北州之事,即使赵和心意已定准备出行之时,他仍然不忘叮嘱樊令寻着机会劝说赵和。
赵和的想法却不同。
“你不懂,我此次来大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贵山城,有些事情赵和也就不隐瞒了。
“我知道,江充,对不对?”樊令道。
赵和看了看他:“大将军对你说的?”
“何须大将军说,在咸阳,这个名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哪怕都过去了二十年,不少人家要吓唬小儿,也会说‘江充来了’。”樊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诚恳地道:“咸阳人放不下他,故此我能理解君侯也放不下他,但此间之事,你遣人来即可,何必亲自前来?”
“换了别人来,未必是江充的对手。”赵和淡淡地道:“二十年前,他能将烈武帝都玩弄于股掌之间,二十年后,安知他不会更为狡猾?”
“正是因此,你更不该来,万一他在大宛之事,本身就是他布下的陷阱呢?”樊令道。
倒不是樊令真的看出了什么,但是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樊令顺口说出来的话语,却在某种程度上揭露出了关键,以至于赵和用异样的眼神看了他好一会儿,在确认他真只是随口说说之后,赵和笑了起来。
“你说的没错,这是一个陷阱。”他沉声说道。
“啊?”樊令愣了。
“江充的那封信,原本就是要将我钓到大宛来——他知道我,我也感觉到他了。”赵和半是无奈地苦笑道:“你知道此人狡猾阴险,被这样一个人在暗中盯住,让人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胆战心惊无法聚精会神。而且,他以自己为饵,露出这样一个破绽,若我不抓住,只怕此后再也找不到他了。”
樊令用手拍着自己的脑门,怎么也觉得听不太明白:“君侯,你且等等,你说江充那封信,其实是他故意给你的?”
“那是自然,若非如此,昧彻怎么可能会有他的信?”赵和轻声道:“他可是连烈武帝都无可奈何的人物,烈武帝密旨给温舒追捕了他二十年,他却依然逍遥自在,怎么可能轻易露出这样大的破绽?当初得到那封信,我没有立刻与昧彻一起来大宛,原因便是在此!”
“你们这些聪明人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樊令嘴巴动了一下,终于放弃了继续劝说。
这原本也不是他擅长的事情。
阿图在旁闷声道:“我却有些明白了。”
樊令大惊:“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明白?”
“我们在草原上猎捕猛兽之时,猛兽也会捕猎我们,胜者是猎人,败者成猎物。”阿图道:“贵人的意思,就是这个,那个江充想要捕猎贵人,贵人同样也想要捕猎江充,而大宛,就是对方选择的猎场,现在,则是贵人选择的捕猎时间。”
赵和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他选择捕猎的地点,我选择捕猎的时间,这很公平……而且,无论是江充还是我,都不可能将目标盯在一个猎物之上,随着我们的到来,会有不少人都涌入此间,他们以为自己是猎人,但事实上……都是猎物!”
说到这里之后,赵和长身而起,向着正站在门外左顾右盼的那人行去。
那人自伊苏斯设下的秘密据点出来,按理说,就应该是伊苏斯安排接应他们的人。
那人目光很快就被赵和吸引,他向赵和看了过来。
赵和大步而来,目光却没有停在那人脸上。
双方擦身而过的时候,赵和才猛然停下来,向那人问道:“请问,能给点水喝吗?”
在离开白努尔的商队之后,赵和三人就进行了换装,而且赵和如今留了八字胡须,虽然相貌与大宛人还有明显区别,不过葱岭、河中地区人种混杂,原本也有秦人相貌者在此生存,因此他并不是很显眼。
如今更是一口流利的大宛话语,对方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便挥了挥手:“那边有水井,自己去打去!”
赵和笑了笑,道了声谢,然后不顾前行。那人在后边望了赵和背影,突然心中一动,开口又唤道:“且住!”
这是用秦话说的!
赵和脚下未停,人继续前行,却回过头来看了那人一眼,用诧异的神情问道:“你说什么?”
“呃……没什么,你自去打水吧,井那边有绳索有水桶。”那人道。
赵和径直前行,走过一个拐角之后,他停了下来。
片刻之后,阿图与樊令也走了过来。
“如何?”赵和问道。
“有人出来与那人说话。”樊令神情不快:“伊苏斯也靠不住了!”
他自然不快,伊苏斯可是被他睡服了的女人,若是她靠不住,那就意味着樊令的“睡功”出了问题。
与此相比,因之而反应出来的危险,反而不放在他的心上。
“未必是伊苏斯靠不住,她可能出事了。”赵和眨着眼睛:“这也是必然的事情,江充布下陷阱,怎么可能留下伊苏斯这儿,此际他想来已经织就了天罗地网,只等我来了。”
“那君侯你何必还要来打草惊蛇?”樊令道。
“因为我要证明某些事情,同时也要给江充一个信号。”赵和道。
说完之后,他不再耽搁,继续向前走。
虽然只是第一次来贵山城,但他对贵山城似乎很熟悉,没有多久,便到了城中的一处地界。
这次走在最前的是阿图。
阿图已经将遮挡他面容的麻布掀去,身上的衣裳也解开,赤着上身,露出黝黑的肌肤。
在此地界中,他这模样,并不显得突兀,因为贵山城这里居住着几百户两千余名黑人。
这些都是昆仑奴的后裔——当初建立这座贵山城的那位君王,可是建立了一个辽阔的帝国,治下也包括昆仑奴的故土,他的军团之中,并不乏这些肌肤黝黑的成员。而这些年随着骊轩的扩张、火妖的崛起,也有更多的昆仑奴或主动或被动东来,在河中和葱岭一带生存。
更何况,在这里,光明教的残余力量还在。
“我的兄弟。”来到一户庭院之前,阿图看到其门户边上看起来如同涂鸦一般的火焰图案,当即上前叩门,开门的同样也是昆仑奴,两人见面之后相互行礼,然后阿图便开口以兄弟称之。
“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我的兄弟。”对方也道。
“我们需要一个容身之所,需要一些消息。”阿图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道。
对方打量了阿图身后的二人一眼,又确认了一下阿图的手势,然后招了招手:“跟我来吧。”
他并没有将三人带到自己的居所之中,而是向着更为狭窄的深巷里行去。赵和随着他走入这些宽不过尺许的巷子,耳畔突然安静下来,只觉得自己仿佛是从闹市突然到了旷野,而周围的气氛,也变得有些诡异。
直到与对方一起来到一口井前。


標籤: , ,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Posted 13 9 月, 2020 by rachelthac keray in category "歷史小說